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26 蒼天霸血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蒼天霸血 山勢開闊,不見一株草木,只有這樣一座古墳,一世輝煌,一世悲涼,在此獨自落幕。圣堂 葉凡默默站著,心中有無盡感觸,帝路爭雄,星路殘酷,圣體也成為了別人故事的的殤,化作一種凄景。 大地上寸草不生,只有暗紅色的土石,這里寂靜而幽冷,平日少有人會來此。 葉凡感知到了后方的兩人,卻未回頭,站了很長時間,那兩雙敵意的眸光都沒有移開,依然在朝這邊觀望。 直至過了很久,葉凡一聲嘆息,這樣血灑域外,埋骨他鄉,他為那位前輩圣體而覺得悲涼。 灑下一片潔白的花瓣,葉凡行了一禮,慢慢轉過身,向著回路走去,這里讓他觸景生慨,星空古路艱難,生死難料,令他警醒。 遠方站著兩個人,雖然已經掩飾了敵意,但是到了葉凡這等境界,一縷波動都可感知,怎能會瞞過。 不過他沒有理會,這一路上斬殺了諸多敵手,競爭者太多,這樣的眸光見的多了,算不得什么。 這兩人顯然不弱,都已進入了圣境,他們本能的體會到了葉凡的強大,半瞇著眸子,一語不發的觀察。 霍的,葉凡轉身,敏銳的覺察到了什么,遠處有一座壯闊的山峰,在那絕壁上有一行刻痕,鐵鉤銀劃,非常蒼勁。 “錚錚……” 劍鳴動天,在其眸子凝望過去的剎那,絕壁上竟發出了鏗鏘之音,如一柄柄神劍在震顫,每一個字都在發光。 鐵鉤銀劃,蒼勁有力,每一道刻痕都散發寶輝,劍芒萬道,斬破霄漢,絕世劍氣凌天。 幾個字在輕顫,它們宛如有生命,竟然發出了這樣的可怕波動,比一個不世高手復蘇還要凌厲。 這是一股不滅的武道意志! 竟有人刻在此地,讓葉凡見狀都一震,雖然只是一縷印記,但是卻極其恐怖,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所留。 自走上星空古路后,葉凡面對諸敵時皆未曾如此,而今卻心有驚意,這個人太過非凡,透過石壁,傳達出一種無敵的信念。 “在向我下戰書嗎?”葉凡自語,盯著石壁上的幾個字。 轟隆! 突然,天地轟鳴,那幾個字抖動的愈發劇烈,天上降下一道道瑞彩,地上生出一朵朵神蓮,霞光億萬縷。在這一刻,龍鳳和鳴,白虎嘯天,玄武渡海,伴生出各種驚世的異象。 僅是一縷武道意志而已,竟然如此的今人,實乃是古來罕見的奇景,幾個古字勾動了其他人的道,引來大道共鳴。 因為,古往今來,有許多強大的修士來此祭拜,在這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道痕,此時復蘇! “轟!” 驚變發生,一股無敵的戰意自幾個古字發出,沖擊各種異象,宛若一尊神祇蘇醒,絕對強大,剎那間粉碎了一切。 剛才還是大道共鳴,龍鳳和鳴,神霞萬道,瑞彩億縷,可此時所有異象全都被那無敵的意志斬碎了,磨滅了個干凈。 這是一種惟我獨尊的信念,舍我其誰,我花開后百花殺,竟說這樣一股意志,睥睨八荒,狂霸到極致! 葉凡第一次如此變色,這絕對是一個無以倫比的危險人物,比他想象的還要厲害,堪稱是一個絕世敵手! 僅一縷武道意志而已,就已經能夠如此! 絕壁上只有四個字:惟我獨尊。 四字綻放光華,橫掃天上地下,像是一尊神魔蘇醒,有一股氣吞山河之勢。 這在傳到一種信念,唯有葉凡的圣血澎湃時,它才會被激活,在此下了戰書,四個字代表了一種意志。 遠處那兩人震撼而又激動,相互看了一眼,轉身就走,他們知道要等的人來了,而今該去前路送信了。 “你們不說些什么,就這樣走了嗎?”葉凡立身在絕壁前,沒有轉身,平靜的問道。 地平線上,兩人都快消失了,可是心頭卻劇震,感覺到了一股無以倫比的強大壓力。 “我們奉命等候在此數十年了,因為星空深處那個人相信,這一世葬帝星的圣體會來,讓我們等到結果,去告訴他。圣堂” 其中一人站住,雖然心中波瀾起伏,有些不安,但是依然大聲的說了出來。 葉凡神色漠然,十萬年了,他出現了,宿敵亦來到了星空古路上,這一戰絕對是不可避免的,必會石破天驚。 事實上,這些年來,他聽了太多,即便古路中斷時,也有人族老接引使在訴說,很多人都在期待這曠世一戰! “我也想與他一戰,星空深處見。”葉凡平淡的說道。 “不,他會回來。讓我們在此守候,一旦得悉人族圣體到了此地,要我們第一時間傳遞消息,屆時他會回來。”另一個人開口,心中很緊張,怕葉凡生怒,將他們擊殺。 十幾萬年前,人族圣體被截殺于此,未能踏向星空最深處,而今那個人亦是如此,要踏上歸程,開啟相似的一戰嗎? 葉凡神色冷淡,沒有喜怒哀樂,一股強大的戰意自他身上升起,震動了整片古地。 “鏘”、“鏘”…… 萬丈高的壯闊石壁上,四個氣勢磅礴的大字發出刺目的光,鏗鏘震耳,惟我獨尊幾個字幾乎蘊生出了神明志。 “轟!” 葉凡渾身綻放金光,像是一尊天地神爐,永恒不滅,神焰滔天,淹沒了此地,無敵意沖向九重天。 他的眸子仙光大盛,散發出一種凌厲之氣,那石壁上的四個字被粉碎,而后發出一聲劇震,天地抖動。 地平線盡頭,那兩尊圣人即便離的足夠遠,也是一陣顫栗,身體搖動,連連的后退。 這是一剎那的事,很快天地間又平靜了下來,一切都復歸清明,葉凡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可是石壁上的字卻變了。 另外四個字取而代之,為:有我無敵。 四字大氣磅礴,壓的人要窒息! 這是葉凡的回應,依然是四字,取代了戰書,這是他的意志。 大地盡頭,兩人不斷倒退,全都心驚肉跳,將來必有一場絕世大戰,讓他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一睹為快。 兩人對葉凡抱拳,而后轉身就走,在這個地方,他們一刻也不想停留下去了。 “蒼天霸血……終要相見了!”葉凡自語。 地平線上,那兩人都快消失了,可是聽聞到前四個字身體還是一震,這是一個擁有可怕魔性的稱謂,是一種絕代無敵的體質。 體內流淌有蒼天霸血的人,在其母星上,是無冕之帝,號稱可以打遍宇宙無敵手! 那兩人身形一頓,而后快速消失。 在這一路上,葉凡不止一次聽人說起這四個字,霸體無敵,對這種體質的推崇達到了一個極致。 蒼天霸血,僅這幾個字就有一種可怕的力量,聽聞之后,讓葉凡體內的金色血液躁動,不由自主的洶涌澎湃。 終于要對上了嗎?對于很多人來說,這是一種讓人絕望的體質,太過強大,其名字就概括了一切。 葉凡在這里站了片刻,看著那座孤墳,心中嘆了一口氣,一世輝煌,一世悲涼,讓人痛憾。 曾經的無敵人杰,就這樣孤獨的埋骨在域外,怎能不讓人心生感觸。 他一步數十上百里,離開這片寂寞的古地,向著這顆古星有人煙的地方而去,因為接引使對他說過,在這里四處走走,也許會有些不一般的發現。 山川倒退,大岳遠去,斗轉星移,葉凡走出了荒無人煙的枯寂之地,來到了有生命氣息的地方。 他不得不皺眉,這里被大道壓制的厲害,靈氣干涸,根本就不適合修道,強者很少,城池零星點綴在大地上。 “大道無情,更甚過地球!”葉凡發現了這一驚人的事實。 大片的區域都不能修道,沒有靈氣,被大道拋棄,空空茫茫,雖然全民皆知修道,但是大多數都為凡人。 葉凡走遍古星,發現只有一塊區域可以勉強修煉,可是除卻幾股刻意隱藏的氣息外,其他明面上的人,最強的一批人也只是在化龍秘境。 在星空古路上,這樣的修為真的太弱了。 這不得不讓人感嘆,上蒼何其不公,有的生命地自古繁盛至今,從未衰落過,圣人不絕,鼎盛之極。 而另有一些古星,卻是如此的沒落,非常殘酷,兩相對比,讓人覺得上天實在是厚此薄彼。 前方有一座城池,不是多么的雄偉,但是占地倒是不小,坐落在可修行的這片地域內。 葉凡立身在城外,默默感應,金色血液竟有幾分躁動,不能平復下來,他立時向城內走去。 街道古老,各種建筑等都很陳舊,城中真的算不上繁華,只是一座普通的古城,看不出一點出奇之處。 葉凡走進一條不算寬的街道,向著一片很破舊的建筑區走去,各條小巷都有些臟亂,很明顯不可能是貴族的居地。 野狗在垃圾中翻找食物,一些孩童跑來跑去,嬉戲玩耍。 遠處,一個孩子正在逃跑,看起來六七歲的樣子,穿著很破爛的衣衫,渾身臟兮兮,臉上黑一道、紫一道,有傷痕,有淤青,也有汗水與泥土。 “打他,截住他,不要讓他跑了。” 一群稍大的孩子在后追趕,一個個氣勢洶洶,前方還有人攔截。 可是這個孩子力氣卻非常大,竟然將幾個十一二歲的大孩子推開,敏捷的沖了過去,向臟亂的小巷子深處跑。 “小破孩,你跑不了,你的祖上不是無敵天下嗎,現在你們卻這么落魄,都不能修行。” “看你還敢不敢犟嘴,今天不服軟,打死你這個野孩子。” 一群孩子堵住了小巷,向小破孩逼去。 小破孩渾身都臟兮兮,看起來很可憐,只有一雙大眼睛很明亮,不肯屈服,被人堵住后依然倔強的反抗。 “蟄伏有金色的血液,圣體的后代,返祖!”葉凡憑著感覺尋到了這里,此時震驚,雙目射出兩道可怕的神電。 月底求月票,各位大帝們,法寶猛烈的轟來,一個兵字訣運轉,保證都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