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324 五十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五十 王子文心有悵然,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景。 葉凡登天路而去,看似灑脫,卻也有別樣的心緒,看一場盛世繁華,迎一片白骨成山。 江山如畫,血染的風采。到頭來,不知是誰的盛世,誰的繁華。亦或是一幕凄涼悲景? 葉凡回到了主路上,進入曾經的人族圣城,開始了新征程,沿著這條古路前行,看斗轉星移,日月沉浮。 星路無疆,強者恒強,一路上他看慣了生死,見多了凄涼,血雨飛灑,許多人杰殞落,成為別人故事里的風景。 在接下來的一年里,葉凡幾乎成為了獨行客,難以見到其他試煉者,因為在很長時間內他都是在域外支路上前進。 就如同人族第三十關可通向天兵古星,接下來的關卡也有這樣的支路,只不過生命地難尋,有的是一片又一片的無人禁區。 葉凡無懼艱險,不斷的橫渡,一路闖關,磨礪自己。 這些古地,有的被廢棄十萬年之久了,而有的則更久遠,如今只針對少數強者開放,進行選擇上路。 一條條古老的支路,極其困苦,磨難重重,險阻諸多,在很多人看來是死路。 “年輕人,黃金支路是首選,因為那才是最強者的歸途,最深處的人杰都會尋找這樣的試煉古地。” 途中,一位老者曾經這樣說過。葉凡意外得悉,宇宙最深處,有為帝路爭雄者準備的黃金試煉場,不少都在支路上。 葉凡堅定的前進,一關又一關的闖了下來,磨礪己身。 時間匆匆,轉眼近兩年過去了,葉凡遭遇了大大小小的數十上百戰,帶著龍馬、黃金獅子等前行,來到了人族第五十關。 他在此駐足,因為這是一片奇異之地,半百之關,大道之數,是一片非常重要的圣土。 “嗷嗚……” 龍馬、黑熊圣人等全都長嘯,這兩年來他們出沒在各大禁地,常年在荒無人煙的區域行走,連跟鳥毛都見不到,受夠了這種單調。圣堂 “終于要進入一處生命古地了,本座迫不及待,想立刻到達。” 這是一個座宏偉的巨城,比之以前所見的任何一座都要雄偉,漂浮在宇宙中,來到近前感覺很壯闊。 葉凡他們一行人順利進城。 清晨,朝陽燦爛,路旁的佳木、古藤上露珠滾動,被霞光映照的如一顆顆晶瑩的珍珠,剔透生輝,充滿了生氣。 古城很寧靜,沐浴在晨曦中,整座城池都有一層金色的光輝在流淌,顯得莊嚴而神圣。 尤其是一座座古老的建筑物,被金色光輝灑落在房脊、巨殿間,越發的顯肅穆與巍峨,讓人想要虔誠膜拜,心中祥寧。 人族第五十城氣勢雄渾,非常的不一般,葉凡剛一進來,就感覺到這里道痕密布,幾乎與大道交融在了一起。 “嗷嗚……”龍馬長嚎,劃破了清晨的寧靜。 人族第五十城,街道很寬,以青石鋪成,黃金獅子、九尾鱷龍、黑熊圣者等沖進來,如一陣山洪暴發,傳遍整條古道。 一些人或立在青石上,或盤坐在道臺上,吐納天地之精,一道道白色的氣柱從他們口鼻間噴出,發出雷鳴。 許多人睜開眼睛,同時向他們看來。 “葬帝星……人族圣體來了!” 不知是誰說了一句,頓時引發一陣騷動,很多人側目,盯著他們看個不停。 星空古路中斷二十多年,葉凡不能上路,直到今日才趕到人族第五十關,自然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他在人族第十關時的一些戰績,陸陸續續傳過來了一些,他這種身份格外敏感,自然被一些人留意、關注。 然而,古路中斷二十幾年,傳過來的戰績等都很模糊,真假莫辨,謠傳居多,無法確認與求證。 當然,有一點人們可以確定,葉凡很強勢,擊斃過人族圣城的大統領,將一位執法者的子侄格殺,奪走了執法圣衣與神令。 這還是古路未曾中斷的事,故此能被人清晰的知曉。 “這就是葬帝星的圣體,終于到了,接下來的古路注定不會寂寞,只是不知道前路上的人會不會想辦法回來,與他一戰。” 許多人都在期待,臉上露出異色。 人族第五十城非常宏偉,容納的人口極多,在這個清晨不少人都在迎著朝霞吐納,有試煉者,也有原住民。 這是一座特別的古城,身在人族第五十圣城,連孩童都懂得練氣,吐納煉道,城中高手林立。 “半百古城,大衍之數,這座巨城很非凡,滯留了這么多的試煉者,他們在尋找什么,還是在參悟至理?”黃金獅子道。 “所有人都在關注我,沒有辦法,本座無論走在哪里都會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龍馬大言不慚,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清晨,金色霞光普照,一群圣獸與異族沐浴在光輝中,倒也很神武,確實有很多人的目光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這匹馬確實不錯。”道路旁,正在吐納練氣的修士中有人開口。 龍馬聞言,揚著碩大的頭顱,一副舍我其誰、惟我獨尊、俯視八荒的姿態,雄赳赳氣昂昂的邁步。 “嘿,小伙子真是了不起,竟然降服這么多圣獸,把這只笨馬賣給我吧。”路旁,一個大漢開口滿臉虬髯,十分的魁梧,像是一截黑鐵塔般。 龍馬頓時從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態中蘇醒,扭轉大頭,支棱著耳朵,瞪起銅鈴大眼,惡狠狠的望去。 “媽的,驢肉館?!”龍馬看到了大漢后面的金字招牌,頓時氣炸了肺,人立而起,就要沖過去。 “本店賣上等的驢肉,偶爾賣點馬肉。”大漢搓手,一副屠夫相,上下打量龍馬,挑挑揀揀,褒貶肥瘦。 “上,一起拆了此店!”龍馬怒吼,招呼九尾鱷龍等一起出手。 葉凡無言了,這大漢還真是不地道,這么撩撥龍馬,不過還真是硬茬子,一看就是一位高手。 龍馬在十二圣中很有威信,呼啦一聲,其他十一人一起沖上,圣威彌漫,就要出手。 “唉,可憐的娃,遇上了這樣無良的接引使。” 不遠處有人低語,這葉凡一怔,露出一縷異色,這竟然是本城的接引使,怎么這個樣子? “啥,你是接引使,挑釁我們在先,本座正當防衛,先將你鎮壓!”龍馬相當的霸氣,招呼一干人動手。 光華一閃,接引使的蒲扇大手一張,覆蓋了天地,將它籠罩,抬手就要壓落。 “接引使大人這是為何?”葉凡移形換位,站在龍馬前,一只金燦燦的大手向前迎去,神光大盛。 接引使收手,搖頭道:“跟你硬拼肉掌,這太不劃算了。”他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從容的倒退。 “前輩就是本城接引使,怎么在此開了一個菜館?”葉凡問道。 “唉,接引使也是人,也需要生活。”大漢一臉滄桑的說道,可怎么看都有點怪大叔的味道。 “我戳,你大爺的,真開了一家驢肉館?!”龍馬氣的瞪圓了眼睛,怒火洶涌,隨時準備撲上去,道:“你褻瀆了本座的威嚴!” “見你們從遠方來,打個招呼而已。”虬髯如鋼針般的大漢嘿嘿的笑道。 這是人族第五十城的接引使,實力強大,混跡紅塵中,沒有一點威嚴的樣子,與以前所見到的接引使大不相同。 龍馬上下打量他,知道這主很難惹,既然對方這樣說了,它也不想鬧事,道:“老家伙,下不為例。” “為了賠罪,我請你們吃馬肉。”接引使盛情相邀,招呼葉凡與天蝎等。 “我戳!”龍馬大怒,揚蹄子就踩,沒見過這么招人不待見的接引使,讓它氣炸了肺。 遠處,一片竊竊私語聲。 “接引使當年被一頭老驢坑慘了,這都過去四千年了,還在耿耿于懷,也不知道吃了多少驢肉了。” “可不是嗎,連帶著一些類驢精怪都同樣不招待見。” 龍馬聞聽,差點噴血,它是天地靈氣孕生出來的,并非凡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圣靈中的一種,居然被認為是驢子的近親。 當然,最終并沒有發生什么戰斗,接引使雖然被一頭老驢坑慘了,但是也不至于因此而對試煉者亂來,他是一個游戲紅塵的奇人。 “唉,如果你們在前路碰見一頭老驢,一定要注意啊。”驢肉館中,接引使一臉苦兮兮,言稱在星空深處多半真的會遇到。 一群兇獸假惺惺的開導,以龍馬為首,喜聞樂見接引使這副樣子,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這幫家伙此時都是壞心眼。 葉凡、黑熊圣人、黃金獅子等吃的很盡興,風卷殘云,實力達到他們的境界自然不需要這樣進食,這只是對美味的一種享受。 “孩子,吃飽了,喝足了,想哭就哭吧。”接引使道。 葉凡一怔,不知道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你在說什么,給我們吃了什么?”龍馬變色,厲聲喝道。 “馬肉。”接引使很干脆的說道。 “老梆子!”龍馬一聲大叫,沖向遠方。 “我們去四處轉一轉,熟悉一下這座古城。”黃金獅子、黑熊圣人等全都開溜,覺得跟接引使呆在一塊很危險。 當他們離去后,接引使一臉鄭重之色,道:“人族第五十關對于你來說意義非凡,有些地方你需要去看一看。” 葉凡見到他如此鄭重,不明所以,不知道他是何意。 “走吧,我帶你去看一看。”接引使嘆了一口氣。 他們徑直來到古城中心區域,那里有一片巨大的府邸,占地極廣,且擁有廣袤的園林區,將幾座山峰圍在當中。 平日,無人可進入,一直被塵封,有可怕的大陣守護。 “吱呀呀……哐當。” 接引使開啟古陣,推開古老的大門,帶著葉凡向里走去,剛一進來,就聞到了一些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