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03 顫栗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顫栗 咚、咚…… 聲響越發強勁,宛如一顆強大的心臟在跳動,又如古天庭的神鼓塵封萬古后再次響起。 實力稍弱的修士臉色蒼白,在這種節奏下心臟都要炸開了,一個個手撫心口,不斷的倒退。 石人倫鐸、莫普相繼變色,心中都有些發毛,這是太古前的一口枯井,萬古過去,怎么可能還有活物?這實在讓人毛骨悚然,簡直不可思議。 這得是多么古老的生物?他怎么能活的這么古遠,完全打破了常理,如同不死的神話一般! “是了,這本就是神話時代的古井,能有這種不朽的神跡也情有可原。”有人顫聲說道。 “胡說八道,沒有人能活過這么漫長的歲月,古之大帝的一世也不過一兩萬年壽元而已。”有人反駁。 人族進攻的節奏變慢了,此地太過詭異,讓人雙股戰戰,總覺得充滿了不祥。 而圣靈一族也是進退兩難,現在守護也不是,不守護也不是,所發生之事太過匪夷所思。 “守住!”枯井畔霧靄繚繞,那是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在火霧中有一尊恐怖的圣靈在盤坐,冷酷的下了這樣的命令。 倫鐸聞言,眸光熾盛,再次無情的出手,將四野的人族還有古獸殺的血肉橫飛,不得不倒退,無人可擋他的鋒芒。 圣人王巔峰的石人,在此地的確無敵了,除卻大圣親至外,沒有人可以降服!而且,若是初階大圣很有可能會被他反鎮殺。 “想我圣靈一族,數百萬年才成就道身,一旦出世,便不在受天地孕養,如同人族般生命短暫,會漸漸老去。這究竟是什么存在,怎么能度過這么漫長的歲月而不死?” 圣靈莫普低語,心中升起一股陰霾,若非那尊盤坐地上的火族老圣靈如此命令,他真不愿守護這口古井,天知道會出來什么東西。 “你們盡可放心,這口井與我圣靈一族大有干系,若是有圣物,也是古祖布下的后手。”騰騰跳動的火焰中老圣靈冷漠的開口。 “殺,膽敢靠近者殺無赦。用人族與這些古獸的鮮血,澆灌在枯井中,迎請我族祖器出世!” 倫鐸、莫普下了命令,統率諸多強者橫掃附近的修士,奪取鮮血,祭祀古井,這里頓時成為了一片修羅場。 人族第十城的接引使率領大批強者向前攻殺,霸龍女王馱蘭亦統率諸多古獸,發起了猛攻。他們知道,圣靈一族的祖器不能出世,不然這片星域會崩裂。 故老的遺言讓他們深信不疑,必須要阻止這一切。 雙方大戰,激烈交鋒,鮮血飛濺,不斷向古井中匯聚而去,接引使與馱蘭悲哀的發現,退也不是進是也不是。 大月坡喊殺震天,神鬼葬地內血雨腥風! 葉凡重新殺入大月坡,但是卻不能改變什么,強者太多,沒有大圣坐鎮,能誰對付盤坐古井畔的至強者——火圣靈。 從天上到地下,一具又一具的尸體墜落,血雨飛灑,這是一片末日來臨的景象,像是走向了大毀滅。 “啊……” “殺!” 各種慘叫、怒吼聲傳來,震動天地,戰場上鮮血汩汩,尸骨成片。 這種景象非常可怕,像是神魔大戰一般,尸體簌簌墜落,砸的大月坡都在動蕩。 葉凡沐浴鮮血,在死人堆中前行,不斷大戰,雖然知道殺不了那只老圣靈,但是卻也在盡力阻止、破壞,不讓魔井打開。 在這一刻,他的發絲都被血水侵染紅了,一綹一綹的黏在一起,戰衣,都是血跡。 “轟!” 突然,天地震動,蒼宇破裂了,一股讓人窒息的威壓出現,大圣戰到了此地,青凰道人橫飛,嘴角溢血,自虛空中栽落下來。 “人族你們不行,阻擋不住圣靈的腳步!”一個威嚴的聲音響起,一個巨大的石人聳立蒼宇上,像是一個天神般俯視下方。 他體內恐怖的血液流動聲響,像是雷鳴般,震的許多人耳鳴,站立不穩。 這是一尊無敵圣靈,最起碼在這片星域中找不到對手,此刻連青凰道人都敗了,臉色蒼白,踉蹌后退也不知多少里才在空中止步。 “人族護道者……敗了!” “青凰道人也抵擋不住圣靈,這可怎么辦?” 所有人族修士都絕望了,青凰道人何其強大,驚艷古今,在這片區域的星空古路上是至高的存在,卻也不敵圣靈。 “人族你們數量眾多,但卻都是綿羊,怎能與我族相比,一個足以殺你們億萬!”莫普在地上大叫道。 這些話像是一把尖刀捅進許多人的心中,青凰道人敗了,誰還能力王狂瀾,怎么去打? “人族,膽敢阻擋,全部殺凈!”高空中名為敖莽的圣靈冷漠的的說道。 青凰道人擦凈嘴角的鮮血沒有退步,一步一步登天而上,手持一桿戰矛,重新向著圣靈敖莽走去。 “人族你們不行,敗了就是敗了,沒有人可與我圣靈族爭鋒,同境界的你們都是待宰的羔羊!”地面上莫普冷笑,道:“你們即便擁有億萬基數又如何,卻尋不到一個可以力敵我祖敖莽的強者,全都是蟻蟲,億萬的蟻蟲!” 莫普的這種話語像是一根鋼針般扎進眾人的心頭,痛而無奈,圣靈真的太強大了,同階難有人匹敵。 “可恨啊,人族下一代的那些無敵體質者都沒有成長到大圣境,不然何以讓你們囂張,全部殺個干凈!”人族第十城的接引使恨聲道。 “人族下一代,這些人都交給我好了,你放心,我會將這些所謂的絕代天驕都抹殺個干凈,你們下段的古路,我會去闖上一闖!”莫普冰冷的說道。 他被尊為小主上,實力在圣人王中階,在這個境界神勇無敵,至今都未嘗一敗。 “你狂妄!”許多人震怒,他的話太過傷人,實在是讓人恨不得立刻就將他斃掉。 天空中,腳步聲傳來,青凰道人白發披散,佝僂著軀體,持戰矛又要殺上去了,背影單薄而蕭索。 “沒用的,你們人族不是我圣靈的對手!”石人莫普說道。他屹立在古井前,仰望蒼穹觀戰,話語讓很多人都攥緊了拳頭,可是此時卻難以辯駁,無人能站出、力敵天上那個名為敖莽的絕世圣靈。 一陣驚呼聲傳來,所有人都吃了一驚,見到一個年輕的男子騰空而起,向青凰道人飛去。 葉凡暗中傳音,要送綠銅鼎給老道人當做武器。 “是你,還沒有死!”地上,莫普與倫鐸全都一驚,而后皆露出震怒之色,齊聲喝道:“你又殺了我族一員,烏古死去了?!” 所有人都一震,這個名為葉凡的人竟殺過不止一尊石人?無論是人族,還是古獸,亦或是域外的異族,全都大吃一驚。 遠方,大月坡外圍,穆廣寒、羽仙、苦頭陀等也都在戰場中,皆露出異色,忍不住向這邊望來。 而人族許多試煉者則直接目瞪口呆,這個人太“兇猛”了! “這是來自葬帝星的……圣體。”有人小聲說道。 剎那間,所有人都一呆,心中震撼不已。 這等戰績太驚人了,竟然可滅圣靈,實在是驚世駭俗,在這一刻葉凡這個名字牢牢被人們記住了。 然而,許多人不明白他為何登天而上,即便他再強大,也不可能與大圣境的圣靈爭鋒,這樣上去多半難有生路。 此時,葉凡焦急,青凰道人像是沒有聽到他的傳音,竟然沒有停下,拖著疲憊的老體,持一桿破損的戰矛要去獨對圣靈敖莽。 “人族你鍥而不舍,以為永不放棄就可以贏下戰局嗎?我承認,你是古來少見的驚艷之士,但不是我的對手,此時若不收手,我寧可付出一定的代價,也會讓你形神俱滅。”敖莽冷酷的說道。 他的話語充滿了殺機,像是一道寒風呼嘯而過,讓大月坡所有修士都從頭涼到腳,眾人望著青凰道人的背影,都露出了悲意。 “若是再年輕上五百年,我不會落敗。”青凰道人輕嘆道。 這些話一出,許多人心中酸澀……暮年之悲。 這曾經是一個無敵的存在,可是時至晚年,他已經氣血衰敗,不復盛況,沒有了氣吞萬里的威嚴與氣勢,身體早已不如從前。 “師祖!”人族第十城的接引使忍不住落淚。 所有人都悲憤,青凰道人昔日是何等的驚才絕艷,奈何終是老去了,今日將要大敗,也許會血染天地,英雄遲暮的悲涼,這樣落幕,讓人心中發堵。 葉凡追之不及,心中大急,青凰道人沒有停下,他也不好直接將綠銅鼎祭過去,怕被生靈敖莽奪走。 石人莫普陰冷的笑道:“什么叫再年輕五百年?不行就是不行!殘酷的事實會讓你們明白,差距就是差距,人族不如圣靈!若是不服,你們盡可尋出一個血氣旺盛的強者,只要敢出來,直接殺個干凈,踩能血泥!” 所有人都怒了,氣血翻騰,恨不得立刻與他決戰,以同階之境之身當眾將他斬殺。 “轟!” 突然,天崩地裂,一股如汪洋一般的血氣鋪天蓋地而下,一道高大的身影撕開虛空沖了出來。 他身材雄偉,披頭散發,透露出絕世恐怖的波動,他并指如劍,削向石人莫普,快到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 “啊……” 莫普大叫,頭上飛出一股清氣,他被斬去了部分道行,由無敵的圣人王境跌落到了圣人境界。 葉凡見到這個人后,熱淚盈眶,激動的大叫了出來,這個對他有大恩的人竟然未死。 轟! 天塌地陷,蒼宇上的高大身影,揮動六道輪回拳,氣吞萬里,向著天空中的無敵圣靈敖莽打去,一往無前,有我無敵! “啊……”地上,莫普大叫,幾乎快瘋了,竟被人斬落下一個大境界。 “現在,我要讓你明白,同階的圣靈算個屁!”葉凡撲殺了過去,他明白天空中那個高大身影的意思,讓同為圣人的他對決莫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