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00 血染魔土

“殺啊……” 天地間到處都是喊殺聲,大戰極為慘烈,天空中的尸體密密麻麻,不斷的墜落下來。 大地上最殘酷的一處戰場,流血漂櫓,尸骨堆積成了一座山,人們殺到癲狂,浴血而拼。 有強大的圣靈坐鎮,率領來自星空深處的異族大軍不斷的收割生命,唯有以足夠血與ú骨獻祭才能打開神鬼葬地內的古井。 人族自然奮起反抗,大戰這片魔土,一朵朵血花飛濺,一件又件法器寸斷,這是染血的天地。 慘叫聲、兵器的碎裂聲、法術的對決聲,鋪天蓋地,在戰火中穿透八荒,讓人靈ú顫栗。 大月坡的戰斗最為ī烈,人族已經得悉,圣靈一脈想開啟這處可怕的封印,可能會導致整顆古星毀掉,全都在阻殺。 這個時候,大荒中的原住民——各種古獸,也都站在了人族這一邊,因為它們怕自己的生存地被摧毀。 故老相傳,大月坡不能有失!神鬼葬地內的封印絕不能打開,不然整片星域都可能會崩裂。 誰也不知道神鬼葬地內的古井下有什么,但是霸龍女王馱蘭以及一些絕世圣獸王都深知,祖輩遺訓肯定有其道理。 “斬殺個干凈,滅掉此地人族!”那頭坐鎮大月坡深處的圣靈大叫著。 這是一個所向披靡的存在,雖然還未晉升到圣人王高階,但是卻睥睨葬地,難逢抗手,可擊殺得道多年的圣獸王。 “吼……” 他一拳揮出氣吞山河,汪洋一般的血氣彌漫,將一個頭圣獸王活活打碎在天空中,圣王血灑落,許多生靈慘叫。 圣王血堪比絕世利器落在諸多修士身上,將他們洞穿。 這是一場災難,神鬼葬地所缺的就是生靈的鮮血,這尊圣靈眸子森然,招式大開大合,開始不惜以此圣血誤傷異族大軍,獲取獻祭的ú血等。 慘叫聲此起彼伏,戰爭越發的慘烈。 “殺!” 依然是這頭圣靈如入無人之境,撲殺到了一頭神獅的近前,狂霸“獅王小心!” 許多古獸嘶吼,向前援救。 顯然,這頭老獅子威望極高,是這顆古星上赫赫有名的強者,統率諸多的古獸,此時很多人一起救援他。 “嗷吼……” 一聲獅子吼整片大月坡都在顫抖,遠山都炸開了,老獅子是一頭圣獸王,大戰這尊圣靈,血氣滔天。 “沒用的,我圣靈一族雖然人很少,屈指可數,但每一個都是絕世高手你們來再多也無用!” 這頭圣靈嘶吼,神威蓋世,雖非高階圣人王境,但是卻可搏殺道行高深、潛修數千載的圣獸王名宿。 噗、噗…… 鮮血迸濺,一頭頭來援的古獸被他拍成肉泥,一道道血浪沖起觸目驚心,在他的面前幾乎沒有什么可阻擋。 就是那些圣器也都無用,被一對石拳打碎了一件又一件,圣器之火熊熊燃燒,將他襯托的如同天神下凡。 圣靈不可擋! 這種生物很難出現在世上,可是一旦顯化,都是絕世高手,同階的人根本就不是對手,只能喋血與飲恨。 “嗷吼……” 老獅子王大吼,見到這么多部下死去,如黃金鑄成的軀體璀璨奪目,血戰圣靈,怒擊長空。 這是真正的獅子吼,天崩地裂,來自星空深處的異族大軍成片的倒下,像是在收割麥子般,一茬又一茬。 異族大軍成批的崩碎,在獅子吼中化為血霧。 然而,圣靈并不憤怒,他需要鮮血澆灌神鬼葬地,哪怕是結盟者,是己方的人也無所謂。 在他的眼中,ù出一縷縷兇戾的神光,他越發的勇不可擋了,大殺黃金老獅子法術盡出,道行盡展,可是卻依然不能壓制這尊圣靈,自身神血淋淋,戰不過圣靈。 他真的盡力了,但圣靈無敵的傳說難以打破。 “你如此的強大,獻祭時一人足矣抵百、抵千、抵萬!”石人大吼,血氣貫日月,強勢絕倫的沖殺到近前,任法術打在身上,抓向黃金老獅子。 老獅子王是這顆古星上的一方霸主,但是此時卻明顯不敵。 “噗!” 鮮血迸濺,號稱圣獸王中都數得上的不朽獅王爪,被石人的手掌切碎。 “吼!” 一聲大吼傳出,石人莫普神威驚世,將黃金老獅子的軀體抓住,徒手撕裂在蒼穹中,鮮血四濺,墜落在神鬼葬地。 可以清晰的看見,一片片血雨精華飛向那口古井,讓那里騰起陣陣薄煙,神秘而詭異。 “啊,老獅王死去了!” “跟他們拼了,為黃金獅子王報仇!” 許多古獸大叫,眼睛都紅了,黃金老獅子為一方霸主,君臨大荒多年,有極大的威勢,統率了一批忠誠的部眾。 “啊……” 大戰更加ī烈了,異族大軍遭遇了最為瘋狂的反撲與剿殺,許多人殞落,尸骨成山。石圣靈莫普大笑,帶著一絲冷酷,繼續大開殺戒,沖擊各路高手,勇不可擋。 “小主上莫要殺的過于ī動,當心族高手偷襲!”這個時候,有一尊三頭六臂的生靈上前說道。 “放心,我有分寸,這些人族太弱了,難以奈何我。這一次一定要得到傳說中的古器,只要修成上面的法門,我因提前出世而導致的不圓滿就可化解。”石人莫普冷幽幽的說道。 “這是一條大魚,被尊為小主上,肯定是倍受尊崇的存在。”龍馬在暗中道。 它與九尾鱷龍都很震驚,因為這個石人的戰力太強大了,簡直就是無敵比它境界高的圣人王都不是對手。 葉凡渾身是血,他從大月坡外圍一直殺到深處,也不知斬了多少異族強者,眸光冷冽無比。 “圣靈少有繁衍后代者,這多半是圣靈中的主宰者看重的一個后輩!”葉凡說道他的眸光更加冰冷了,這個石人肆無忌憚,狂霸無匹,在其腳下伏尸成百上千,死的全都是高手! “嗷……” 石人莫普突然像是受傷的野獸一般嘶吼了起來,眸光比毒蛇還冷,霍的轉身,道:“你手上沾染了我圣靈脈的鮮血是一個被我族詛咒的人,必須要死!” 就如同此前遇到的那個石人般,剛一接近,就能夠感應到葉凡屠過圣靈,立時驚醒,充滿敵意。 葉凡惱火,自殺過一頭石狼后,在圣靈面前簡直難以藏形了會被第一時間發覺。 “不要莽撞,你不是它的對手,這個石人在圣人王境界都是無敵的。”龍馬阻攔。 “趕緊退后,現在不能與他硬撼!”九尾鱷龍也焦急的說道,關于這尊石人,在戰場中有目共睹連老輩圣獸王都不斷飲恨、喋血! “烏古守護在外圍,居然讓你闖進來了,我親手格殺你!”石人莫普化成一道神光沖來神威滔天他口中所說的烏古,正是不久前葉凡遇到的那個石人,同樣戰力驚世,于圣人境中近乎無敵。 “走啊!”龍馬焦急大叫。 “避其鋒芒!”九尾鱷龍也喊,充滿了焦慮,它認可葉凡的資質絕世罕見,將來必可與圣靈一戰但是眼下卻還早。 葉凡不動如磐石,并未退縮,眸光冷酷,看著撲殺而來的石人莫不,他渾身金è血氣澎湃,而后揮動右拳,打破天地! 他的體內,一股浩瀚如星河般的死氣沿著他的拳頭傾瀉而出,似九天銀河全部垂落! 當然,這片銀河被染成了墨è,漆黑恐怖,這是無盡的死亡之力,讓人絕望。 “吼……”石人莫普大叫,這股毀滅ì的力量太浩瀚了,讓他悚然,可能會污了他的不朽圣靈身。 退無可退,避無可避,無盡的死亡力打出,葉凡的輪海內,那黑è的ī魚一下子明凈了不少,去了大半的黑氣。 在這一刻天地失è,日月無光,星海般的死亡拳力太過霸裂了,摧枯拉朽,硬撼石人王。 “啊……” 慘叫聲不斷,異族大軍損失慘重,被這種汪洋般的黑è力量侵蝕,許多人成為飛灰,血霧都沒有留下,連獻祭都不行。 石人王莫普大叫,而后連連悶哼,到退出去數里遠,渾身烏黑一片,被死亡之力侵蝕,他負了不輕的創傷。 這是不可想象的,不要說是圣人境,就是圣王境的強者也難以傷他,此時一個人族修士幾乎將他給打穿! 圣靈,是無敵的代稱,而今他卻險些殞落,讓莫普驚怒交加。 “嗷吼……”他如野獸般嘶吼,血氣如海,將渾身的黑氣排盡,但是ō口的血洞卻很難愈合。 他震怒到極致,向著葉凡撲殺而去。但就在這一刻,一位人族老者出現,僅一擊而已,就打了一個天崩地裂,將他震退。 人族第十城的接引使出現,擋住了名無敵的石人王,與他大戰,占據上風。 “烏古,你這個蠢貨在哪里,放進來了殺我族強者的兇手,還不速速過來將他格殺!”圣靈莫普怒吼,向外圍傳音。 一聲清嘯傳來,早先的那個石人又現,朝這個方位殺來。然而人族也有大批高手趕來,向前殺去,有老圣人對上了那尊圣靈。 在這一刻,葉凡也開始大開殺戒,就如同剛才的無敵圣靈般,他在異族大軍中沖殺,無人可擋。 “不要留下血霧,全都擊成飛灰,不能讓他們藉此獻祭!” 葉凡強勢而霸氣,一拳一個,接連將數十上百位異族強者打爆在天空中,骨塊四射,鮮血淋淋,最終熊熊燃燒。 他一路血戰,擋者披靡,殺進大月坡最深處,來到了神鬼葬地的中心。 他勢如破竹,也不知斬殺了多少強者,真可謂是從尸山血海中闖過的,然而此時他見到古井的剎那,卻是渾身冰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