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98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一批強大的生物沖來,莽荒氣息驚世,化成一股洪流,席卷過神鬼葬地,嗡隆作響! “何人敢來此奪祖器?!” 在巨大的咆哮聲中,一頭八臂巨人出現,肌腱如一條條龍蛇纏繞在身上,高高隆起,強健有力。他身高十丈,共有八條臂膀,頭發野草般亂糟糟,眼如銅鈴,且射出冷森森的光束。 他張口一聲清嘯,天穹直接被吼碎,天靈蓋血氣沖起,滔天而上,氣貫長虹! 這是一個極為可怕的巨人,是古圣中的佼佼者,唯一讓人心安的是,他并非一尊石胎,不是圣靈。 八臂巨人大步沖來,八條手臂各持一把武器,首先一把巨斧如一掛銀河般劈了下來,斧刃寒光刺目,茫茫一片。 接著,巨大的神矛、璀璨的長刀、紫電繚繞的神錘等一起落下,向前猛攻,直取葉凡。 唵! 葉凡一聲輕叱,佛教最高六字真言喝出,一股道波擴散,頓時茫茫如海,沖擊向前。 “喀嚓” 寒芒閃爍的巨斧出現裂紋,而后突然炸裂,崩碎在了天空中,且八臂巨人的動作也是一滯,受到了強烈的沖擊。 轟隆! 葉凡強勢出手,在這一刻沒有什么保留,向前撲殺,一場驚世戰爭可能降臨了,他不想被人堵在這風云之地。 他化為龍形曲線,無堅不摧,金色的血氣與肉身是最可怕的武器,那長達十幾丈的鋒銳戰矛、璀璨的長刀、以及紫電錘等,全都在葉凡的肉身下寸寸斷裂,成為齏粉。 他的軀體比圣器還要堅固,充滿了一種不朽的力量,黃金神光燦爛,所向披靡。 葉凡一拳揮出,直接打穿了八臂巨人最后一件武器————大羅圣盾。 喀嚓一聲,金色的拳頭重逾億萬均,穿透古盾,這件圣器快速粉碎,簌簌墜落。 八臂巨人震驚,這是何等的體魄?竟然接連毀他的至寶,讓他以生命澆鑄出的法器成為了碎屑。 這是一個比他們巨人族還“兇狂”的人類,黃金血氣滔天,拳頭已經打了過來,與巨掌相碰,噗的一聲打穿,血液四處飛濺。 “嗷吼……” 八臂巨人痛吼,這一切太快了,對方摧枯拉朽,上來就是硬撼,打穿一切阻擋! 沒錯,連其巨大的肉身都被打穿了,首先就是那雙臂碎斷,鮮血長流,接著是軀干。 葉凡化成一條龍形的曲線,輪海內太極仙圖鳴顫,那株混沌青蓮與肉身相合,暫時脫離出道圖。 這一刻,肉身與青蓮共組道之曲線,相融合在一起,化為龍形,橫空而過。 噗! 大片的血雨飛灑,八臂巨人慘哼倒退,可是卻突然發現,肉身被那條黃金曲線給分割了,斷成了數截。 “啊……” 他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大叫,這一切太過恐怖,他是圣者中的姣姣者,可是在這名人族面前卻是如此的脆弱。 最后一聲輕響,他那碩大的頭顱炸開,鮮血染紅蒼天,他形神俱滅。 嗷吼! 在八臂巨人的身后還有幾頭兇獸,一個個實力強大,兇焰滔天。 可以說,沒有一個是善茬兒,這幾頭都是圣獸,各個強勢,撲殺而來,血氣滾滾,自體內散發出,沖霄而上。 “殺!” 葉凡大喝,帶領龍馬與九尾鱷龍沖了上去,展開了絕殺,形勢危急,此時不知外界怎樣了,必須要在第一時間解決掉它們。 “哞……” 一頭渾身血紅色毛發的巨牛吼聲震天,但是在與葉凡的交戰中,被數十個金色的拳頭砸下,終究是飲恨了,強大的圣軀粉碎。 噗! 接下來,葉凡連出重手,背后五柄神劍齊出,混沌劍氣四射,將一只九頭圣禽斬成了血泥。 翎羽紛飛,血液四濺,這個地方成為了一片修羅場,龍馬與九尾鱷龍也解決了對手,幾頭強大的圣獸全被擊殺,一個都沒有活下來。 “有三頭圣獸是這顆生命古星的上強者,想不到都投靠給了圣靈,可想而知,現在形勢多么危急。”九尾鱷龍道。 他們沒有任何耽擱,沖出了神鬼葬地,自巨門出來時,葉凡將那枚黃金神卵自祭壇上取走,收了起來。 這是一顆不可思議的神卵,蘊含了一位大圣一生的道果,被那只野狐偷盜而來,藉此打開神話時代的葬地,若是耗在這里,實在可惜。 “咦,情況似乎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糟糕。” 當脫離這片葬地、走出寸草不生的大月坡后,他們發現,并未有毀掉整片星域的大戰發生。 他們越過大荒,橫渡大澤,走過很多地方,深入了解,得悉近來氣氛緊張到了極點,戰爭隨時會爆發。 “域外無上的圣靈統率千軍萬馬來了,現在沒有一個人能夠逃離這片星域,已經封鎖了整片星空!” “兩日前,有可怕的石胎圣像顯化在天地中,震懾了所有人族強者,壓迫的眾生要窒息,一場大難來了。” 葉凡從幾位強者那里聽到這樣的消息,心頭一沉,禍亂將起,即將席卷這片古老的星域。 唯一的好消息是,人族的護道者似乎也到了,在與無上圣靈對峙,身在星空中。 這也是無敵圣靈沒有立時發難的根本原因所在,這些日子以來,人族并非沒有動作,護道者早已來了,而今顯化,針對圣靈。 接下來的幾日,葉凡沒有辦法進入星空中渡劫,不然很有可能會撞上圣靈統率的大軍,必死無疑。 龍馬道:“只得先隱忍下來,星域中肯定是十面埋伏,現在戰火一觸即發,不知要戰到哪種慘烈的境地呢。” 葉凡點頭,而后轉身問九尾鱷龍,道:“我讓你找的那些人,可曾有消息?” 一路上他一直在收集龐博、姬紫月、南妖等人的訊息,可是卻沒有辦法大張旗鼓,只能默默尋找,因為他怕為那些人招去禍端。 葬帝星的圣體來了,已經在星空古路上傳開,他希望那些故人能夠聽聞到,他不在乎暴露出來,成為人們關注的目標。但是,他卻不能讓那些故人成為人們審視的焦點,那樣將極為危險。 九尾鱷龍搖頭,道:“這么多年過去了,誰能記得都來過哪些人,我問過許多古獸,都沒有什么印象。” 人族修士一般與圣獸井水不犯河水,在試煉時,雙方都會有意避開,很少發生大沖突。 葉凡默然,他在前幾城時暗中了解到,龐博、姬紫月、南妖等肯定是上路過來了,覺得他們可能會在這里停駐一些年。 而今看來,卻與猜想不符,有些渺茫,那些人沒有留下過多的線索。 “或許有一個位前輩能知曉一些情況。”九尾鱷龍說道,它將葉凡領到了一處沼澤地,緊鄰一片湖泊群。 這個地方、水汽迷蒙,泥沼間很寂靜,沒有什么兇禽猛獸敢靠近,似乎對這里充滿了敬畏。 九尾鱷龍低語,道:“這里棲居著一位前輩,相傳比已逝的大圣級霸龍君上小不了多少歲,活過了漫長的歲月。” “這么了得,比一位大圣還能活的久遠?!”龍馬吃驚。 “這個種族最強之處就是,遠比其他族活的久遠。”九尾鱷龍說道。 一頭活了七千多年的龜族在此隱居,單以實力來論也許不能稱尊,但是壽元卻讓霸龍大圣都甘拜下風。 這位龜族名宿很不講究,住在一個泥沼洞中,瘴氣彌漫,陰暗潮濕,它偏偏就是喜歡。 一切都還算順利,九尾鱷龍求見,它召喚幾人入內,并沒有自恃身份以及什么種族偏見。 “我這一生,有一半的歲月在沉睡中度過,這也是我活的久的原因,你們向我詢問,恐怕失望了。”老龜有氣無力的說道。 它如一個座石山般,靜靜的伏在泥沼洞深處,很多年沒有移動過了,背殼上滿是苔蘚,有些地方甚至長出了雜草。 葉凡一聲嘆息,向它施禮,準備告辭,這個結果并不意外。 “咦,這個女娃似乎見過。”忽然,老龜開口,指向虛空中姬紫月的身影,而后又看向她的兄長姬皓月。 葉凡大吃一驚,道:“什么,請前輩告知。” 老龜道:“那一次,我神游太虛,見到了這兩人在追逐一口古棺,不過只是驚鴻一瞥,便錯過去了。” 無論是葉凡,還是九尾鱷龍都相信,老龜肯定是一個高手,不然何以敢神游太虛。 神識離體,進入宇宙星空中,進行漫長的旅行,唯有接近或者達到大圣領域才敢嘗試,十分危險。 畢竟,宇宙深處充滿了太多的不確定性,一旦發生意外,就是神滅的下場。 “那是神話時代葬于九天之上的棺槨,非常的可怕,我想應該葬有一位大帝,隔著很遠一段距離,我嘗試探索,險些被吞進去,差一點神滅。”老龜心有余悸的說道。 它在那個過程中,見到了一對男女,拼命在后追趕古棺,匆匆一瞥,只聽到了他們的只字片語,而后神識遭創,就不得比結束了神游太虛之旅。 “他們說了什么?”葉凡問道。 “虛空……祖上……我們沿著古路前行,也許還能遇到古棺。”老龜道。 葉凡聞言,不禁思忖,姬紫月與姬皓月走上了古路,意外遇到了虛空大帝的棺槨! 這是一件驚人的事,讓他大受觸動。 葉凡還記得那些景象,自永恒主星遠征時在星空中見到的奇景,那么多的戰船,鎖著一口古棺,可是卻全都崩潰、破滅了。 他沒有想到,姬家的大小月亮亦在星空中遇到了虛空大帝的棺槨,相遇了祖先。 “在星空古路上……”老龜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