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96 神鬼葬地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神鬼葬地 大月坡中心處,地勢開闊,沒有什么坡度,霧靄也很淡了。圣堂最新章節 一對巨大的石門發出咔咔聲,正在慢慢移動,出現一道縫隙,沖出一股讓人驚異的薄煙。 白色的煙靄像是仙霧般,朦朦朧朧,從石門縫隙中流出,飄渺而靈動。 這是一種詭異的場景,附近層層疊疊的道紋波光粼粼,石祭壇上金色的霸龍蛋燦爛奪目,而石門則悚然莫名。 一頭野狐面對白霧溢出的石門,在石祭壇前獻祭。一頭石狼也很不安,低聲嘶吼,走來走去,在旁守護。 神鬼葬地! 石門后是遺棄之遺地,屬于太古前的神話時代。 這么漫長的歲月過去了,誰也不知道成為了怎樣一處古跡,石狼與野狐很緊張,充滿焦慮的等待。 巨大的石門后,出現一縷縷白色的仙霧,始終沒有其他變化,讓人摸不清狀況。 石狼發出一聲低吼,渾身爆發出了滔天的血氣,它踏過波光粼粼的道紋,來到石門前探出一只爪子,向著石門推去。 轟隆! 像是一座大山在移動,石門慢慢打開,出現一道粗大的縫隙,可以讓三匹馬并排通過。但離完全敞開還差的遠。 野狐湊到近前,與石狼相互看了一眼,它們渾身圣輝萬丈,散發出強大的威勢,一閃身都沒入了門內。 “它們進去了,我們怎么辦?”九尾鱷龍忍不住也想沖進去。 這么漫長的歲月過去了,神話時代的舊地重現世間,但凡是修士莫不想進去看個究竟,若有古器留下,絕對驚天。 “先等一等,我想他們也只是探路,不敢深入。”葉凡道。 “嗚嗷……” 突然,狼嘯狐嚎,圣輝沖出,里面像是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兩大圣獸嘶吼,激烈對抗著什么東西。 “不會吧,這么多年過去了,神話時代早已塵封,里面還有生靈?!”龍馬吃驚的張大了眼睛。 這一切都過于匪夷所思! 不說那頭野狐,單是那頭石狼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存在,于圣人中罕有敵手,一般的古圣與它對上,只能殞落,因為它乃是天養地孕出來的。 片刻后,石狼竄了出來,近乎被腰斬,頭顱亦是被劈下少半,傷勢極為嚴重。它雖然是石質軀體,但是體內卻生出了血液,圣輝普照,鮮血淋淋,慘不忍睹。 接著野狐逃出,身上出現數十道血痕,每一道都割裂了它的要害,圣獸肉身近乎被四分五裂,圣血流淌。 兩頭強大的古獸十分疲倦,消耗大量的精血,身體在痙攣,搖晃著走了出來。 “不滅的戰意,這處神話時代的葬地一定有主上需要的東西。”石狼低吼,它渾身圣血蒸騰,治療傷體。 嗡隆! 突然,天地轟鳴,一頭鱷龍渾身金光億縷,似一座金山般砸了下來,粉碎真空,狙殺石狼。 “啪” 九位鱷龍那小山般的金色爪子劇痛,差點斷裂下來,它是洪荒異種,自出世到現在幾乎從未吃過大虧。 而眼下卻被一頭石狼差點撕下一條鱷龍臂來,讓它震驚,域外圣靈一脈如鳳毛麟角般稀少,果然每一個都是絕世高手。 “嗷!” 石狼大吼,氣吞山河,天宇直接炸開了,血氣貫日,蒼穹寸寸斷裂,在它強大的圣威下簡直沒有什么可以抗衡。 九尾鱷龍震撼,九條黃金龍尾擺動,化成了絕世仙劍,錚錚作響,繚繞混沌氣,斬落下來。 “砰”、“砰”…… 九條黃金巨尾足有山嶺那么長,各個絕世犀利,然而在狼爪的碰撞過程中,卻近乎斷裂,鮮血淋淋。 九尾鱷龍痛吼,節節敗退,竟擋不住這頭石質的生物,差距過大。 “天養地孕的生靈,果然強大,快些助我!” 并非九尾鱷龍不夠強大,事實上它是圣獸中的絕頂強者,主要是這頭來自宇宙深處的石狼太過霸氣,神勇無敵。 這頭石狼的境界比九尾鱷龍要高一些,占據了絕對無敵的主動。況且,就是兩者境界相同,九尾鱷龍體內淌有稀薄的龍血,鹿死誰手也都很難料。 這就是圣靈的恐怖之處! 這種生物誕生石中,古來罕見,但只要出現一尊,一定是絕世高手。 “噗!” 另一邊,龍馬襲殺野狐,上來就得手了,一蹄子將野狐的肋骨蹬斷,接著展開了暴風驟雨般的攻擊。 然而,龍馬并沒有能夠快速贏下這場戰斗,野狐道行高深,這是一個有望成為圣獸王的狡詐古獸,托著傷體拼斗,各種異術層出不窮。 葉凡動了,一步邁出,天地搖動,殺向石狼。 這頭來自域外的石狼,頓時大吃一驚,它幾乎都快要擊殺九尾鱷龍了,然而這道身影一出現,一拳就將它的石爪震裂了。 這個人形生物是什么種族?它不太相信這是人類,要知道,圣靈一脈的軀體即便是血統最高貴的妖族都自愧不如。 轟隆! 對面那道偉岸的身影,第二拳擊來,光華萬丈,整片天地都在跟著的腳步脈動,隨著他的拳頭而轟鳴。 那濃密的黑發,那冷冽的眼神,讓石狼心中一顫,硬著頭皮對抗,施展出了各種法則,進行絕殺。 “喀嚓!” 然而,在接下來的對抗中,它發現這個人太恐怖了,石爪在那對霸拳下出現了裂痕,渾身都是血,近乎要解體。 九尾鱷龍見狀,對葉凡心生敬畏,并不多言,直接轉身去相助龍馬,兩大圣獸共同伏擊有數千年道行的野狐。 “你是誰?”石狼陰冷的問道。 “說出你們的目的,什么時候攻打人族第十城?”葉凡不答,反而冷漠的問它。 石狼變色,施展各種古術,催動法則,一輪神月出現,將它籠罩在當中,戰力瞬間提升數倍。 天狼嘯月,身處月中,燦爛奪目,血氣裂天,強橫無比。 可惜它遇上了葉凡,一只大手探下,化為一個牢籠,上面混沌氣浮現,元磁仙光閃爍,哧啦作響,神秘無比。 葉凡一把將它攥住,活生生粉碎了它的護體神月,同時要將其軀體煉化掉。 “嗷吼……” 石狼大叫,吐出一道仙光,那是他最本源的生命精華,震開大手,逃脫了出去。 “砰!” 然而,等待它的是重重一擊,它依然無法逃脫,葉凡似神魔般追上,一拳打出,風雷碎蒼穹。 石狼大吼,不斷抗衡,數十上百次碰撞后,它被打了個四分五裂,渾身是血,元神想遁,但是一只大手覆蓋了下來。 “你什么都別想得到!”它嘶吼著,在一片璀璨的光輝中,它的元神化成了灰燼,自己了結了自己。 龍馬與九尾鱷龍也取得結果,將修道數千年的野狐制服。這頭圣獸不似石狼那么剛烈,沒有第一時間自爆,被探出一些有用的消息。 可惜,它并不是來自域外星空,不知圣靈何時攻來,只知曉這處神話時代的葬地可能有圣靈一族需要的東西。 它偷盜了霸龍蛋,與石狼合作,在這里布下道紋,與石狼合作,亦想進入神鬼葬地尋找逆天古器。 最終,這頭野狐被九尾鱷龍吞食,成為了其修煉的血食與養分。 “圣靈一族太可怕了,剛才那只是一頭身體有缺的狼,且負了重創,居然差點讓我飲恨。”九尾鱷龍一陣嘆氣。 它道行高深,這么多年來在同階中難遇對手,在圣獸中負有盛名,今日竟差點被石狼給撕裂,讓它有一種挫敗感。 葉凡道:“你要明白,那是一頭圣靈,號稱最恐怖的生物,是天地孕育出來的,無論是誰敗給它都不意外,況且它境界比你高。” “這頭野狐有望成為圣人王,境界高了我們一截,還不是被你我殺了,這才是你正潛能的體現。”龍馬也說道。 葉凡讓它們跟在后面,他頭頂萬物母氣鼎,寧神戒備,自粗大的石門縫中走了進去。 白霧裊裊,宛若一片仙土,感覺不到殺氣,也看不到恐怖的生物。 在石門背后,這片神鬼葬地中,白霧繚繞,看起來很寧靜。 首先,他們見到了一塊巨石,上面有一道劍痕,乃是太古前留下的,無盡歲月過去,磨滅了神山,蒸干了滄海,它還存在。 石狼與野狐就是在此負傷,觸碰了那道劍痕,幾乎被活活劈死在此。要知道,那可是兩頭強大的圣獸,結果在此毫無反抗之力。 這是無上高手留下的一道可怕劍痕,時間沖去了一切,劍氣與仙力等不復存在,有的只是一股不滅的戰意。 龍馬它們從野狐的神識中洞悉了劍痕的恐怖,不然貿然闖進,多半也會遭受絕世劍意的碾殺。 葉凡在這里默默觀了一個時辰,感受到了一種霸道而凌厲的無敵殺意,像是一只仙凰下界一擊! 片刻后,他繼續前進,并未耽擱,這不是他的道,不適合人族修行。 而龍馬與九尾鱷龍在們在此足足站了一天一夜,參悟那道不滅的劍意,身心皆顫,像是在聆聽妖族大帝講解無敵經文。 葉凡在神鬼葬地內行走,驅散白霧,一步一步前行,不久后他心神皆震,所見觸目驚心。 在地上有一具又一具尸骸,鮮血淋淋,戰斗像是才剛結束,短短的幾里地,他已經見到了十幾位古圣的遺體。 有的屬于妖族、有的屬于人族、也有殘缺的石圣靈…… 當葉凡走過去時,鮮紅的血跡、散發著圣威的尸體,全都成為了飛灰,在腳步聲中化為塵埃。 這是一片遺棄之地,屬于太古前! 這么多年過去了,以百萬年為單位,無論是什么,都得磨滅了,號稱不朽的圣骨也不行。 葉凡破開霧靄,前行十幾里,竟見到一道黑色的大河奔涌,它很壯闊,但是卻無聲無息,從神鬼葬地深處沖來。 “冥河!” 葉凡大吃一驚,這是幽冥之水,相傳起源冥界,世間難見,在這里竟然化成了一道大河。 他來到岸邊,感受到了黑色河水的陣陣陰寒,若非是圣體,幽冥水汽絕對能直接將其血肉腐蝕。 片刻后,葉凡心神震動,不時有尸體順著冥河沖下,雖然早已腐爛,但依然具有人形,離化為劫灰還遠。 “這些漂流下來的尸體都是圣人,太古至今這么多年過去了,還存在世上,冥河的盡頭是怎樣一個所在?”葉凡沿河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