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94 陰云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陰云 這是一枚心形的種子,暗淡無光澤,通體成黃褐色,雖無神華,可是卻有一股強大的生機彌漫。 “這是什么?”龍馬眼巴巴的看著。 九尾鱷龍連哭的心情都有了,這粒種子絕對非凡,它懷疑是一株神藥涅槃而成,原本與它咫尺之遙,而今卻像遠在天涯海角。 “我怎么看像是一枚不死仙藥的種子啊?”龍馬大眼珠子嘰里咕嚕的轉個不停,而后突然探出頭,吭哧一口咬下。 “嘎嘣” 九尾鱷龍覺得牙磣,替它牙疼,一臉同情的看著它,龍馬那幾顆大牙上出現了指頭印,差點斷下來。 “疼死本座了!”龍馬呲牙咧嘴。 它不聲不響,想要吞掉疑似不死藥的種子,可是咬在葉凡的手指上沒有能搶下來,還將自己的牙齒差點崩斷。 “那其實是我的。”九尾鱷龍說道,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葉凡翻過來掉過去的看,他感受到了一股旺盛的生機,真的有不死神藥的氣息,讓他覺得有些夢幻。 他有些不太相信,妖皇怎么可能留下一株神藥? “像是桃核,錯,確切的說是核中的桃仁。”葉凡自語。 而后,他仔細感應,認真確認,眸中露出異光,他知道這是什么了,真的與一種不死藥有關。 他催動神力,掌心霞光萬道,沒入種子中,剎那間黃褐色的種子射出一縷縷仙輝,燦爛無比。 葉凡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與在瑤池見到的蟠桃古樹相仿,道:“妖皇曾服食過蟠桃不死藥。” 真正的蟠桃不死藥在生命禁區——神墟內,瑤池的古樹是其結出的種子栽種出來的。 任瑤池萬般呵護,動用了無盡地乳、神液,將其培育起來,也不可能比得上真正的蟠桃仙藥,只有其部分藥效而已。 因為,每一株不死藥都是唯一的,不可復制,從不并存。 “這是真正的蟠桃神藥的種子,即便肉汁精華等被妖皇服食了,留下的這粒果仁也非同小可。”龍馬坐不住了。 九尾鱷龍也是百爪撓心,更加的心神不寧了,悔恨不已,占據洞府多年,居然錯過了一宗至寶。 一般的杏仁與桃仁等需經處理后才能食用,這樣一枚逆天的種子,誰也不知如何洗盡當中的有害物質。 “要不你試試?”葉凡瞄了龍馬一眼,將其中的厲害關系說出。 龍馬使勁搖腦袋,開什么玩笑,拿它試藥,一個弄不好就可能化為塵土,這枚種子蘊含有不死精華不假,但服食后有命活下來才行。 “這么一枚干巴巴的種子,本座看不上,要不你讓鱷龍嘗嘗?”龍馬攛掇道,想讓九尾鱷龍試藥。 “你差點將大牙崩掉,不是很想吞食嗎,我不與你爭。”九尾鱷龍一臉憨厚的樣子,很仗義的說要讓給它。 龍馬斜睨,忍著踹它的沖動。 不死神性精華蘊含在肉汁中。與之相比,這枚種子的價值雖然也大的驚人,但卻也并不是很逆天。 “唉,妖皇服食了神藥,空留一個核,真沒誠意。”龍馬磨嘰了幾句。 上古玉塊烙印進它與九尾鱷龍的腦海中,令它們收獲巨大,其中以換血秘法最為逆天,可向龍轉化。 九塊古玉是兩頭圣獸最大的收獲,將影響他們以后的修行道路。 “轟隆!” 遠處,傳來風雷之響,像是神鼓在擂動,夾雜著一陣黃色的大風,很是妖邪與逆天。 “唔,發生了什么?” 龍馬與九尾鱷龍一起沖出洞府,葉凡也跟了出來,向遠方望去,只見很多道身影向那個方位飛去。 “有驚世法器出世,我們也去看一看。圣堂最新章節” 強大的波動非常劇烈,源自數千里外,一群修士在戰斗,且蔓延向了更遠處。 “發生了什么?” “一艘石船從域外墜落了下來,風雷大作,不少人在追擊。” 葉凡聽著人們的議論,覺得有些不對勁,忍不住望天,難道星空中發生了大戰? “該不會是圣靈統率大軍攻至了吧?”其他人也都露出憂色。 很快,消息傳來,這是星空深處的一艘石船,在接近與窺視人族第十城時,被接引使一劍斬落,墜在了這顆古星上。 這些隱情傳至,讓不少試煉者都一陣緊張,大戰真的可能要臨近了,此前聽到的秘聞可能要成真。 “真的有一尊圣靈嗎,這實在讓人驚悚,欲斷人族古路,實力肯定達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 這是一種讓人不安的氣氛! 即便是踏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心中無畏,一個個都很自信,可是想到要面在境界上足以讓人絕望的圣靈,也都變色了。 兩萬里外,一名圣獸王出手,奪走了來自星空的法器——石船,留下一具殘缺的尸骸,并非這顆古星的生靈。 數日后,十萬里外的一片山脈中發生暴動,古獸大戰,圣威彌漫,那個區域血流成河。 當人族試煉者趕去時,發現原來的幾頭對人族還算友好的古獸都殞落了,另幾頭野心勃勃、對人族敵視的古獸崛起。 這讓人覺得有些不妥,古獸間雖有爭斗,但是這么激烈還算少見,死了大批強者,鮮血將那片土地都染紅了。 “該不會有域外星空中的勢力參與吧?”敏感的人有些不安。 如果這只是一絲疑云,那么接下來發生的一件事則稱得上是一種陰霾了,籠罩在許多人的心間。 西部方向,一頭君臨一域、得道數千年的圣獸王殞落,這一戰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一頭圣獸王,在這顆古星上絕對屬于金字塔頂端上的強者,卻被人干掉了,它與第十城中的接引使有些交情。 “我已感覺到了一種不祥……” “星空深處的圣靈要到了,這些都只是前期的陰影。” 一種恐慌的氣息在彌漫! 星空中到底聚集了怎樣的強大存在,竟要崩斷人族古路,這次行動不發動則以,一旦發動,絕對石破天驚。 就在這幾日間,有各種秘聞傳出,傳言宇宙深處誕生了一位偉大的圣靈,血氣裂宇宙,眸光碎長空,強大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第十城只是一個戰場而已,他要席卷整片星域。 試煉者在提升實力,接引使也在出動,向古路深處求援,同時與這顆生命星上的圣獸王等相商。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些事情讓人感覺到了更為嚴重的危機,有古獸出動,開始大肆剿殺人族試煉者。 人們相信,域外的力量滲透了進來,聯合了一些古獸,驚世戰爭的陰云越來越近了。 很多人都不安了。不少修士走到這一步早已明白,成道無望,所寄托的不過是成為圣人王等。而今,又發生了這等事情,一些人恨不得立刻返回故土。 陰云籠罩,不好的消息不時傳來。 數日后,試煉者中一位來頭不小、道行驚人、曾經在大魔神手上支撐數十招的強者被殺,血雨染紅了那片山脈。 盡管當年那一戰后此人寸步未進,且停駐在此,不再上路,但是人們相信只要他過的了心中的那道關,實力必會突飛猛進。 一位強大的種子就這么死了,可與二十幾年前的大魔神爭雄的圣者,就這樣被屠,自然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 不少人自危,因為在這幾日里,陸續有強大的試煉者出現意外,死于非命,這太不正常了。 很多修士返回了第十城,等待一場暴風驟雨的來臨。 四日后,一則更為驚人的消息傳來,星空古路深處一處人族古關遭襲,被人打爆,整座圣城的人全部殞落,連接引使都戰死了。 這讓人驚悚,震撼了所有人。 那段星空古路斷了,無法連上前路,也無法接上后路。 這像是一股颶風般席卷而來,人心惶惶,戰爭將至的陰云壓的人透不過氣來,比想象的還要可怕。 “星空古路都被擊斷了,我們還能走下去嗎?多半沒有前路可行了。”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尊圣靈,要對人族的整條古路動手嗎?!” 諸多修士退到第十城,全都露出憂色,不知接下來會面對什么。也有不少人沒有回去,擔心第十城重蹈覆轍,首當其沖,被人粉碎。 兩日后,又一則不知真假的消息傳來,據傳又一段星空古路被人擊斷了,那片星空被血染紅。 陰霾浮現眾人的心頭,這條路還能走下去嗎?這可是古來少有的事。 難道說,他們這批試煉者將無緣前路了嗎,亦或是說星空古路到了末代,從此可能要斷絕了。 在這讓人窒息的氣氛中,葉凡心頭也很沉重,可擔憂也無用,此時提升實力最要緊,在這場危局中指不定會有多少人身殞。 “這枚蟠桃種子不能服食,其中蘊含的不死神性精華以及大道碎片自然無法觸及,但是我卻可以煉出其中的強大的生機來。”葉凡自語。 無論是他,還是龍馬亦或是九位鱷龍都甚為可惜,不死神性以及大道碎片才是仙藥最珍之處。 蟠桃種子的生之力足夠強大,世間罕見! 葉凡需要相互對立的力量沖關,此時有了生之力,自然需要死亡的力量。 龍馬嚴重懷疑,不怎么相信他開創的天功,幾次提醒他,不要亂來。 最終,九尾鱷龍想到了一個地方,認為那里蘊含著磅礴的死氣,也許能助他修行,在前帶路。 “你們無需擔心,有對立的兩種力量,我當可沖關,可以強大起來。”葉凡對自己開創的道很自信。 現在整條古路都籠罩著不祥,他需要盡可能的提升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