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92 妖皇洞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妖皇洞 大湖寧靜,水霧迷蒙,方圓足有數千里,沒有什么生靈敢闖進來。 岸上,古木蒼翠,生機勃勃,石崖絕壁上一株株靈藥生長,散發出一縷縷的清香。 葉凡在幾十里外悟道,這幾日引發了不少異象,早已驚動湖中的九尾鱷龍,可它卻沒有出現,一直隱忍。 因為,它見到了岸邊那個人的異常,許多經文浮現,如金屬鑄成的古字,繞著他的身體旋轉,氣象太驚人了。 九尾鱷龍是一頭圣獸,為這一區域的霸主,不同于一般的獸修,其實力超級強大,仙根非凡。 在過去的歲月里,它擊殺了不止一位圣者,才搶占到這片水府,得到上古傳承,其天資讓許多老輩古獸忌憚無比。 然而今日它卻心驚肉跳,感覺像是被一頭兇獸盯上了,從頭到腳一片冰涼,通體森寒。 這是從未有過之事,還有比它更兇的蠻獸嗎?簡直是一個諷刺! “我的體內流淌有真正的龍血,沒有人盡知我的潛能,為古來最強種類,而今卻有生靈要獵殺我!?”九尾鱷龍憤怒,它從水府中劃水而上,盤踞在一塊礁石上,露出龐大的肉身。 整具軀體金黃,像是由金子鑄成,明晃晃,璀璨的刺人雙眼,且其體內有一股爆炸性的力量。 這是一個龐然大物,黃金軀體,鱗甲森森,綻放金輝,真龍頭,鱷魚之身,且有九條尾巴,數以百丈長。 “是那個人類!”九尾鱷瞇縫著眼睛,黃金軀體流出一道道圣輝,趴在礁石上,內心非常忌憚。 就是這個人類,在它的水府畔悟道,這么多天來還沒有離去,且深入到了湖泊中,讓他心中不安。 那個人踏水而來,肌體強健,黑發披散,眸子深邃,飛逸若仙,可是那修長的軀體中仿佛蘊含著能煉化宇宙的力量,讓它陣陣悚然。 葉凡肌體生輝,寧靜祥和,看似云淡風輕,超然物外,但是卻給予了它極大的壓力,如一尊仙王在踏波而行。圣堂最新章節 “人類請止步,你進入了我的領地,這是對我的挑釁與不敬。”九尾鱷龍道。 黃金霞光綻放,它的身體移動時,金色鱗甲鏗鏘作響,灑落出大片璀璨的芒,圣威彌漫。 葉凡并不駐足,且在其身后,龍馬長嘶,在萬頃碧波上踏出千重大浪,茫茫一片,沖撞而來。 “人類,還有你的坐騎,速速止步,我與你們井水不犯河水,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九尾鱷龍叫道。 “體內流淌有部分龍血的圣獸,上古遺存下來的罕見異種,不錯,當本座的扈從吧。”龍馬叫道。 “惡馬,你們欺人太甚,我一忍再忍,你們卻步步緊逼!”九尾鱷龍嘶吼,黃金之軀讓千里巨湖沸騰,橫掃龍馬他們。 一場大戰爆發,龍馬與九尾鱷龍激戰,血氣貫日月,戰意裂蒼穹,這是驚世級的圣獸大戰。 九尾鱷龍咆哮,這么多年,從來都是它惹是生非,還從未有人敢主動招惹它呢。 就在數日前,它吞食了十幾位人族強者,其中有圣境的人淪為了它的血食,遠非其對手。 葉凡道衣飄飄,發絲晶瑩,披散在胸前背后,他以源術覺察到這個地方有罕見的天材地寶,仔細尋找。 不得不說,九尾鱷龍是一個硬茬子,竟與龍馬激戰了很長時間,將方圓數千里的湖水都蒸干了,上萬里的山川都化為了劫灰,并未落敗。 “本座不信邪,我看上的扈從竟收服不了!”龍馬惡狠狠的叫道。 九尾鱷龍更是心驚,它是后起圣獸,讓諸多古獸都忌憚,同階無敵,不曾遇到過對手。誰知,還有比他更逆天的兇獸,戰到吐血,險死還生。 “天龍八步!”龍馬大叫,馬蹄跟天鼓擂動般,蒼茫天宇崩碎,一具龐大的金色鱷龍墜落,砸在地上,渾身鮮血淋淋。 “作為我的扈從如何?”龍馬斜睨它。圣堂最新章節 “你做夢!”鱷龍嘶吼,口中吐出一件法寶,乃是圣器,將要燃燒掉,寧死不屈。 “你自裁我絕不攔著,不過事后我準備扒了你的皮做金光燦爛的鱷皮戰靴。”龍馬好整以暇。 …… 這是屬于龍馬的戰斗,葉凡沒有參與進去,他發現了大湖的異常,剛才兩頭兇獸大戰時明蒸發了個干凈,可是瞬間又充滿了水。 “是一處上古洞府,鎮壓有一宗罕見的天才地寶。” 他以源術觀天地之勢,窺破玄奧,一指點了下去,一座圣人級的法陣崩潰,發出沖霄的光華。 “不!” 九尾鱷龍大叫,同時很震驚,葉凡居然一指就點碎了一座上古法陣,那簡直就是一道通天劍氣。 水下洞府內部有一些法器,還有圣獸的一些修煉法門,甚至有凝練龍血、向真龍進化的無上秘術。 這讓龍馬都大吃一驚,被唬的一愣一愣的,鎮壓九尾鱷龍后,如饑似渴般觀看,體味這些上古的法。 葉凡一眼望過,思忖了一番,記下了幾種能用的上的法門,其他獸修之道于他無用。 他在水洞中前行,來到上古洞府的最深處,在一面石壁前靜站了片刻,雙手按出,以驚世神力推動,竟發出了一陣沉悶的聲響,一堵石壁被他移開。 上古洞府中還有洞府,更加神秘,這么多萬年過去,直至到了九尾鱷龍這一代也沒有發現此洞。 外洞府的九尾鱷龍瞠目結舌,水府存世多年,換了一代又一代尊者,竟然都沒有發現核心之秘。 可以清楚的見到,成片的霞光射出,噴薄瑞彩,透過水府,漫過大湖,染的這片蒼宇都一片燦爛。 不要說是近在咫尺的龍馬與九尾鱷龍,就是遠方的其他修士也能知曉,一定是有古寶出世了。 “上古妖族天書!”九尾鱷龍大叫,眼睛都紅了,空守寶山,卻未得到最重之物,不知咫尺之遙內有神珍。 這是九塊上古天玉,每一塊都古意盎然,流動滄桑之意,彌漫出一股祥和的氤氳霞霧。 葉凡若非源術通天,也不可能發現這座內洞府,畢竟已瞞過了很多代人。 他探出神識,觀察上古妖族天書的內容,見到一一組組烙印,九枚玉塊各不相同,記載了不同的法。 這讓葉凡大吃一驚,不是一部無缺古經,而是妖族早已失傳的高深莫測的各大道統殘法。 比如,凈化血液,讓一個圣獸逐步蘊出龍血,漸漸凝練、純化。比之在外部洞府見到的要完善很多。 這些不是一部古經,但對于妖族圣獸來說,都是極其重要的法,涉及面非常廣,不局限于一個領域。 “這肯定一代妖族天驕所留,這是有意收集、整理的,道行高深,恐怕他最后即便未能成帝,也不遠矣。”龍馬觀看后驚聲道。 九尾鱷龍恨不得吃了它,這原本都是它的,結果卻被外人捷足先登了,讓它心中不甘。 葉凡在一枚玉塊中見到了關于妖族內一些失傳道統的假想與探索,非絕世驚艷的人不會推演這些東西,觀點犀利、富有卓見。 “這可能是一代妖族大帝未成道前、年輕時所留的東西,可以說是驚世天書!” 雖然這不是真正的妖帝經,但是卻記載了其年輕時涉獵的東西,以及一些推想,藉此能夠看到他的一些思想!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九片上古玉塊記載的法雖然絕世珍貴,但卻也比不上那些心得與推演,這是一部修行手札。 “藉此可觀一個人走上成道路的一些思想火花,這才是無價的!” 龍馬反復觀看,并且大方的給九尾鱷龍看了幾塊,它們都心頭劇跳,一致認為,多半真的是成道者年輕時所留的玉塊。 葉凡默默看了很久,道統于他不是很有用,那種創道的思緒卻讓他覺得很驚艷,有一種隔著時空、遙見對手的感覺。 “是他……一代妖皇!” 葉凡發現了一枚印記,與在北斗星域的南嶺妖皇殿所見到的印記一模一樣,像是一尊妖神臨世,又像是一個飛舞的古字。 關于妖皇是否存在過,連北斗南嶺的大妖們都沒有充足的證據,因為他太古老了,青帝都要尊他一個祖字,后人難以考證他的名號。 傳言,妖皇來自星空深處,晚年進入北斗,棲居南嶺。 妖族走上人族的古路并不稀奇,至今如南妖等還在延續,只因距離自己的生命星較近。 就像有些人族,最終會就近踏上妖族、神族等的古路前行,反正最后會匯聚向終極的唯一古路。 當然,這樣所面對的危險也是巨大的,若是暴露身份,遭受的攻擊可能大很多倍,非逆天者不敢輕易嘗試。 “怎么樣,可愿做我的扈從?上古妖族天書可以隨你觀看。”龍馬無恥的誘惑。 九尾鱷龍妥協了,當然要求稱兄道弟,而非做扈從。 龍馬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道:“好吧,你的修為不要落我太多,還有幫我找些圣獸扈從,多多益善。” 葉凡由得它去,大魔神、帝天都收服了一些部下,龍馬若是愿意效仿,他會給予支持。 “還有一個盒子,生機這么強烈,里面有什么?”龍馬驚疑不定,見到了石桌上的另一個木盒。 葉凡打開,頓時有一股生機勃勃的氣息撲面而來,正是此前所感應到的一股生命力。 “一枚……種子!”九尾鱷龍驚聲道。 “唔,真是好運氣,這個大湖中竟有這樣一座上古洞府,蘊有絕世神藏。” 洞府中的霞光沖天而上,驚動了附近很多強大的生靈,這是一批人族試煉者,最先趕到。 其中一個年輕的女子生的花容月貌,淡淡的笑道:“我不想多說什么,你們立刻離去,我不為難你們。” 而另一個男子,顯然亦是中心人物,渾身神環籠罩,笑了笑,道:“放下東西,你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