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80 強勢還擊

注冊900號,看書沒彈窗!耶!!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強勢還擊 現場鴉雀無聲! 槍鋒血淋淋,觸目驚心,插在青石地上,粗長而冰冷的金屬矛桿在輕輕的顫動,將管承釘在血泊中,鮮血沿著金屬矛桿而淌。|注冊900號會員,看書不彈廣告!| 這一景象讓所有人都脊背一涼,一股寒氣從沖腳底板沖上頭蓋骨。 鮮血濺起很高,染紅了青石地,更濺落在大統領的衣襟上,鮮紅而刺目,這意味了什么,每一個人都發毛。 這片廣場靜可聞落針墜地,沒有一個人出言,所有人都望向葉凡,他想做什么?這是一種強勢的挑釁! 冰冷的長槍就插在大統領的一旁,不及兩尺,幾乎刺中他,此時黑色的長槍桿依然在顫動,冷冽而刺目。 血淋淋的場面,讓眾人渾身冷颼颼,感同身受,一股寒氣席遍全身,這是驚艷的一槍,更是血腥的一槍。 這是一種強大的威懾,壓抑的氣氛讓人要窒息。 葉凡立于馬背上,巋然不動,只一擊而已,就將一位超凡入圣的試煉者挑殺,讓每一個人膽寒,絕艷一槍,震撼人心。 現場死一般的寧寂,管承被釘在血泊中,一動不動,鮮血流淌。 “大膽,你敢在人族圣城撒野,冒犯大統領嗎?!”終于,一名老兵大喝,打破了現場的寧靜。 直到這時人們才恢復過來,一片議論,葉凡太強勢與犀利了,剛一出現,就做出何樣一番舉動。 血濺人族圣城大統領,彰顯武力,這可真是膽大包天! 幾名老卒上前,或持青銅戰戈,或以長劍相抵,遙指葉凡,露出一股凜冽的殺意。 “嗡” 那把插在地上的黑色長槍顫動,發出刺目的光,一寸一寸離地,自主拔地而起,將管承的軀體留在地上,鮮血噴涌。 “無論你來自哪里,無論你有怎樣的身份,在人族圣城動武,違背城規,等若與整條人族試煉古路上的強者為敵。”一名兵士喝道。 噗! 突兀的血光飛起,那桿黑色的長槍像是一條黑色的真龍,一個擺動,穿透此人的眉心,鮮血四濺。 “他反了,在城中殺人,不服星空古路上的約束,將被視為人族叛徒,眾位齊出手將他當眾格殺,人人有功!” 大統領手下的兵長大叫道,聲色俱厲,喝聲傳遍半個古城,給葉凡扣下了一頂大帽子,其心可誅。 這樣的罪名若是坐實,將受古城各方勢力群起而攻之,身為大統領于瀚身邊的兵長,自然不是一個善茬兒,眼中閃爍冷光,喝道“將他拿下!” “嗡隆” 虛空崩碎,黑色的長槍一震,震塌了十方空間,橫掃而過,將一排兵士的銅劍都掃碎,而后立劈這位兵長。 葉凡的兵器自主變化,雖為一桿長槍,但是此時卻如一把天劍般,那槍尖鋒銳而森寒,上面的血槽流動可怕的暗紅色光澤,發出嗚嗚的異嘯聲,似魔鬼在哭泣。 “你敢反抗,與全城人族為敵……” 這位兵長大吼,神色猙獰,招呼所有人前沖,可是話語卻戛然而止,黑色的長槍劃出一道刺目的閃電,將他立劈! 矛鋒自他的眉心劃下,一道血色的裂痕一直蔓延到雙腿間,而后噗的的一聲鮮血噴起數尺,兩半軀體分開,他橫尸在場。 其他幾人被鮮血濺在身上,全都感覺到了一陣冰冷刺骨的殺意,不約而同,在第一時間止步。 “葉凡你想做什么!”大統領于瀚喝道。 葉凡端坐馬背上,一動不動,直至將剛才躁動的幾位兵士都滅掉,才冷幽幽的開口,道“我想做什么,你不是看到了嗎?我在為本城除人族敗類。上來就給我扣上一個人族共敵的大帽子,他以自己是自己是法、是帝、是道嗎?!” “你在說什么?”后方一群兵士喝吼,一個個殺氣騰騰,站在大統領于瀚的身邊,靜待他的命令,個個神色不善。 葉凡先一步出手。冰冷的長槍化成一道黑色的龍體,騰舞如電,噗噗聲不絕于耳,接連洞穿了剛才邁步而出的幾位兵士,讓他們都倒在了血泊中。 盡管這些人很強大,也嘗試反攻,但是兵器都碎掉了,每一個人都被矛鋒穿透身體,死于非命,血花綻放。 “住手,你當真想與整條星空古路上的人族為敵嗎?”大統領于瀚冷聲問道,他倒也沉得住氣,竟未出手。 “我殺敗類怎么能算與條星空古路為敵?”葉凡冷漠的說道,鏘的一招手,黑色長槍飛回到他的手中,立馬橫槍,更加震懾人心。 “他們是城中的兵士,就這樣被你無故殺戮,接引使不會容你,必會親自出手鎮殺!”大統領大喝,聲音如一道雷電,劃過長空,沖向城主府方向。 顯然,他要驚動接引使,讓他出來主持局面,他自己一時看不出葉凡深淺,不想當場動手。 “他們也配稱作保衛人族圣城的兵士?”葉凡冷哂,面帶嘲諷,更有一股不加掩飾的殺機。 一名兵士正氣凜然的叫道“你在城中肆無忌憚的殺伐,自恃功高驚世,需知天下強者輩出,會有人鎮壓你,并且你沒有什么資格詆毀我等。” “你聽到了嗎?”大統領于瀚冷聲說道。 “你們也被配稱作兵士,也敢說有沒有資格這幾個字。”葉凡持長槍向前指去,兵鋒所向,這些人無不變色。 “我正要想大統領請教!”葉凡的聲音變得冷酷了起來,道“我在太古道場中悟道,為何遭到十幾名兵士圍攻?” 此話一出,那些兵士都變色,在場的其他試煉者也都神色一震,竟然發生了這等事,更加確信,葉凡這是要大鬧一場。 “我不明白,你說的兵士是哪些人,怎會進入了道場中,難道是其中的妖獸所化嗎?”大統領于瀚平淡的說道。 “我也不明白,城中的兵士不守護古城,為何進入道場,要殺我們這些試煉者。”葉凡神色冷淡,而后大聲喝道“我更不明白,為何這些圍攻我的人,此時全都站在了你的身后!” 聲音如雷鳴,震動了整座古城,隆隆而響,讓每一個人都心驚,這是一種道喝,葉凡在質問大統領。 大統領一擺手,說道“我想你看錯了,這些都是我的兵士,從未離開。他們守護人族圣城,勞苦功高,個個值得敬佩,都是我人族的英雄,怎么會去道場中殺你?請不要向他們身上潑臟水。” 在說這些話時,他正氣凜然,充滿了一種威嚴,可謂義正詞嚴,話語與大道和鳴,隆隆震動而出。 葉凡輕蔑的笑了,這種威嚴太廉價,如此虛偽,已不是惡劣所能形容,讓人感覺到了大統領的無恥。 “你在笑什么,在人族圣城容不得你放肆!”大統領于瀚說道,可是依然沒有親自出手的打算。 在其身前,十幾名兵士如臨大敵,一個個各持兵器,看向葉凡,全都做好了拼戰的準備。 當然,拖延時間更是首選,若是接引使到了,威懾力會更大,那個老怪物修道這么多年,想來實力超絕,城中無人可敵。 “哈哈……”葉凡大笑,肆無忌憚。在大統領看來,當真是無比的囂狂,這是在當眾嘲諷他們。 “你一身正氣,真是隔著十丈遠,就要讓人傾倒。那好,我就當著你的面,一個個殺了他們,給你弘揚正氣的機會。”葉凡喝道。 龍馬咆哮,化成一道火光,快到不可思議,一道赤霞般的閃電沖至,他單手持槍向前刺去。 “鏘!” 僅僅一槍而已,十幾把兵器全部碎裂,噗的一聲一人被他刺透胸膛,挑在半空中,定在了那里。 而后砰的一聲,這名兵士身體四五分裂,猩紅的血液濺起,飛向四面八方,有些血液落在了大統領身前。 所有人都變色,僅一槍而已,毀掉所有人的武器,同時刺死了一人。 大統領于瀚變色,他自然看出了,葉凡這是故意為之,要當著他的面一個一個的殺死其手下,做給他看,等若當眾扇他的嘴巴。 哧! 葉凡震裂此人,槍尖處出現一縷神念,這名兵士在太古道場中出手時的畫面瞬間重現,揭示了真相。 噗! 葉凡第二槍刺出,任這些人抗衡、躲避,但是依然無可避免,第二人被刺透額骨,挑殺于半空中,鮮血淋淋,尸體一動不能動。 同一時間,一縷神念飛出,也再現了在太古道場中出手的話畫面,當眾展示。 大統領于瀚臉色鐵青,鏘的一聲,背后升起一桿圣旗,威勢浩蕩,吞天納地,獵獵作響。 葉凡當眾取證,這是赤露露的羞辱,所謂的守土英雄丑惡的一面皆暴露,讓他難以說出什么話來。 而這些兵士則一個個面如死灰,葉凡的強大超出他們的預料,實在過于可怖,他們即便人多,可卻也沒有辦法掌控了。 “你還有什么話可說?!”葉凡大喝,震耳欲聾,整座人族圣城都搖動了起來。 所有人都發怔,而后是一片喧沸,到了現在,一切都預示著,葉凡將要在城中大鬧了,徹底撕破了臉! 苦頭陀、穆廣寒、拓跋玉、歐冶魔、羽仙等一個個都神色異動,今日所發生這一切超出了他們的預料,每一個人都心中不平靜。 天荒十三騎的二首領更是臉色冷冽,一語不發,站在燕赤峰的身邊。 青詩仙子與她的小侍女月兒也在場,神色平靜,無憂無息,靜觀這一切。 “鏘!” 大統領出手,手中這桿大旗魔氣滔天,輕輕一抖,整個旗面將蒼宇都覆蓋了,向著葉凡遮蓋而去,喝道“妖孽,你以法術演化,蒙蔽諸雄,今日除你。” 葉凡大笑,道“狗急跳墻了嗎,今日將你們全部擒殺!” 見到了大家的熱情,月票比上個月好多了,辰東受到鼓勵,當然要多寫一些。先去吃飯,回來繼續寫后面的兩章。請大家的月票再熱情些。 ! 900號書屋全文字閱讀更輕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