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279 成圣歸來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成圣歸來 九位大帝消失了,可是無窮天劫與雷光還在,在上方隆隆而鳴,震動蒼茫星域。 葉凡屹立蒼穹下,平復心緒,而后再次登天而上,他知道天罰未結束,后面還有危機等待他闖過。 “殺啊……” 一種蒼涼的氣息迎面撲來,像是來到了洪荒宇宙的盡頭,見證了太古前的一場神戰,金戈鐵馬,喊殺震天! 葉凡置身于一片浩大的戰場中,像是來到了太古前,千軍萬馬奔騰,浩大壯闊,無盡的天兵天將出現,還有一座座古闕、巨殿在混沌雷光中矗立。 太古的天庭! 他心中第一時間浮現出這個幾個字,心神劇震,仿似真的回到了那個年代,數不清的人形閃電沖來,他們是太古前的天兵與天將嗎? 這是神話時代嗎,遠方有吼碎日月星辰的混沌神祇,有縱橫九天之上的真正金烏,在連天大戰! 壯麗的畫卷,不朽的詩篇,是眼前這片戰場的真實寫照,無以倫比,古人長嘯,至尊怒吼,大戰到星河崩碎。 那一座座宏偉的殿宇,一座座高大雄拔的天闕,巍峨磅礴,落座天穹上。 仙霧朦朧,混沌氣繚繞,古建筑群廣袤無垠。 無數的人在廝殺,在這片天宮巨闕前戰斗,所有這一切依然都是閃電所化,充滿了神話時代的氣韻。 “殺啊……” 喊殺震天,四野都是天兵天將,這是一場曠世大戰,葉凡拖著疲憊的傷體,被卷了進來,進行最后的征戰。 朱雀橫舞九天,展翅星河崩,騰蛇穿蒼空,一掃而過,諸星殞落,這是一場大滅亡似的恐怖景象。 葉凡身在其中,并不避退,他一往無前,只身殺到前方,戰血沸騰,擋著披靡。 他在古天庭前大戰,參與到了這場征伐中,沐浴無數人的鮮血,踏著無量的尸骨前行,尋找自己成道的方向。 人形閃電,宮闕形的雷光,所有這一切都栩栩如生,宛若真實場景。甚至當一拳轟碎一位古圣的頭顱時,那鮮血噴灑的景象也是如此的神似。 葉凡思忖,這些都是天地間曾經出現過的存在嗎,被天地以道痕的方式記錄下來,想要為后人揭示什么? 他一路征戰,尋找自己的道路,心存無敵信念,上天入地,縱橫十萬里,惟我獨尊,殺到四野茫茫,不見敵手。 這是一場劇烈的慘戰,在千軍萬馬中沖擊,葉凡剛成圣而已,就經歷了這樣一場大劫難似的洗禮,于穩固境界來說,有莫大的好處,升華后進行了一次寶貴的沉淀。 也不知道殺了幾天幾夜,葉凡殺到精疲力竭,再也見不到人影,腳下盡是伏尸,他只身闖入到了古天庭最深處。 無邊落葉紛飛,一片又一片,都染著血,帶著寒意,更有一種凄涼。 這就是中央天宮外的凄景,沒有一兵一卒把守,有的只是死寂與寧靜,更有輝煌落寞后的萬古悲涼。 劫灰遍地,積累了厚厚一層,雖然也都是閃電所化,可是卻如此的真實,像是百萬年沒有人踏入了。 葉凡步履堅定,一步一步走向這蒼寂的中央天宮,拾階而上,進入空曠的殿宇內。 他懷著戒備之心,向那正中心的無上寶座望去,心中頓時一震,那并非為空,有一道朦朦朧朧的身影! 孤身一人獨坐,像是承受了萬古的寂寞,若隱若無,模模糊糊,宇宙星河圍繞他而轉動,有一種氣吞洪荒宇宙,古往今來獨尊的氣概。 帝尊! 葉凡止步,拖著傷體,立身在中央天宮內,與那暗淡的身影對峙。 在中央天宮中,這座殿宇候內,將會有一場震驚古今的曠世大戰嗎?葉凡做好了準備。 這若是帝尊,必然極度強大,實力不可想象,不然何以能夠駕馭古天庭,葉凡又將面臨一場生死大考驗! 葉凡神è平靜,心中鎮定,心有無敵之信念,存氣吞八荒之氣概,無論是面對誰,他都可從容視之。 即便真的是帝尊又如何?他可與之一戰! 葉凡心中無懼,唯我獨立,這是一種不可動搖的無敵意志。他拖著傷體,向前走去,本以為會與帝尊一戰,然而那道朦朧的光散盡了,并未有什么強者顯化出來。 太古前的帝尊隨風而散,徹底模糊黯淡了下去。 “他并沒有在此地出現過嗎?”葉凡自語,帶著一絲悵然,帶著有一絲失望,更有一種遺憾。 “我所見預示了什么,帝尊一縷殘缺的意志獨守最后的天庭嗎,最終湮滅了萬古悲涼中,我看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轟! 突然,一座古樸的鼎飛了出來,三足兩耳,乃是道的載體,鎮壓古今未來! 始一出現,就沖向葉凡頭上的萬物母氣鼎,劇烈碰撞,同時灑落下一道道仙霞,攻伐向他。 “是它……綠鼎,這是它……處在剛成為圣器時的狀態!”葉凡吃驚的望著。 兩鼎轟擊,星域崩潰,一些行星直接粉碎,席卷過的的地方,萬物皆碎。 在這閃電交織的世界,連綠鼎都被摹刻與顯化了出來,當真是驚世,兩鼎連續碰撞,劇烈大戰。 一日一夜過去后,葉凡拖著疲憊的身體,頭上一座古樸的鼎沉浮,闖過古天庭。 在這一刻,各種異象紛呈,劃破了這片宇宙,可惜除卻龍馬外沒有一個人見證,都是古往今來最恐怖的一些天象。 什么九星連珠,十日齊出等,都是簡單的異象,混沌神祇咆哮,星域毀掉等數不勝數,混鵬一震,橫擊三千界,兇焰滔天。 “結束了……” 葉凡登臨絕巔,坐在混沌海前,將鼎投了進去,靜看它沉浮。 頓時間,各種雷鳴響起,混沌氣四射,鏗鏘作響,一齊掃向此鼎,同時也灌向葉凡的肉身。 最后的煉鼎,以混沌光火淬煉,讓上面的萬物花紋更為復雜多變了,栩栩如生,像是將要透壁而出。 鼎內孕生出的神祇在誦九龍拉棺內的古經,讓此鼎變得愈發的凝實、古樸、磅礴,如面對一泓清澈的宇宙星海。 最后,一切都散盡了,唯有葉凡獨立星空下,一座鼎在其頭上沉浮,垂下星輝億縷,母氣萬條,讓他看起來模糊而不真實。 葉凡這一次渡劫耗時良久,仙四成圣,十年征伐,十年血戰,十年壓制,今朝一舉突破到圣人第三層天,連破三階。 若是有人在這里,一定會石化,圣人每前進一步都消耗極大,多少年也難有寸進,而今卻有人剛一成圣就突破了三階。 閃電消失,這片星域諸多行星炸碎,直到此時才平靜下來,星輝灑落,照耀的一片通明。 葉凡一聲長嘯,漫天的銀è瀑布垂落,無窮星辰灑輝,向他凝聚而來,洗禮肉身,補充其海量的消耗。 成圣后可以在宇宙中獨行,汲取虛無之力,葉凡渾身都是光輝,有星河、月華之力,更有其他宇宙神能。 整整一天一夜,他才停下來,肌體流淌晶瑩光澤,黑發如瀑,身體寶藏多種神門都開啟,填充滿了圣力。 眉心內,一個金è的小人一步邁出,三足兩耳圓鼎頓時縮小,被金è小人抱到了懷中,而后飛入仙臺內,消失在其額骨前。 一切圓滿,葉凡舉手投足,擁有無量力道,在這一刻,他可以摘星捉月,這不是錯覺,而是真正有了這種威能! 成功邁入圣人一列,自此有了質的飛躍。 遠處,龍馬的天劫早已消失了,但是它的蛻變卻并沒結束,還在進行中,這讓葉凡都相當的驚訝。 那里有一個巨大的圣繭,由各種秩序神鏈纏繞而成,此外還有絲絲縷縷的化道力量在那里糾纏。 龍馬被一個大繭包裹,與幾顆月亮一般,圍繞那顆時時刻刻都在交織化道之力的大星旋轉,流動出浩瀚的圣力。 一頭馬竟然學蠶結繭,這讓人感覺匪夷所思。 葉凡已然成圣,眼眸深邃如海洋,內里有萬古諸星運轉的軌跡,有星域破滅的景象,深遠、難忘盡頭,盯著那枚繭。 他深知龍馬有了一場大造化,古來罕見,那化道的大星交織出了無盡的秩序神鏈與法則,將其包裹,讓它在內部新生,成圣后將深不可測。 “轟!” 又過了幾日,大繭炸開了,龍馬渾身都是火光,圣焰騰騰跳動,馬踏星空,發出山崩海嘯般的恐怖聲響。 “本座突破了,嗷嗚……汪,吼!”不知它是馬是龍還是狼,各種吼嘯聲不斷,表達心中的ī動。 “本座連破兩階,古來罕見,誰與爭鋒?”龍馬咆哮,成圣后秉ì難改,輕狂之態盡顯。 可是,當見到葉凡后,它一下子呆住了,忍不住大叫:“有沒有天理,本座差點化道,九死一生,才有了而今的道果,竟比你差一階?!” “走吧,我們回去。”葉凡騰空而起,坐在了它的背上,手持一桿黑金長矛,一槍就洞碎了宇宙,進入太古道場。 人族第二圣城廣場前,十二道門戶先后開啟,苦頭陀、穆廣寒、拓跋玉、歐冶魔、羽仙等先后出來。 而帝天的部下,那六名古圣一個個都冷漠的站立在遠處,觀看出口,他們早已提前出來,靜待此地。 天荒十三騎的首領古陵催動銀è圣狼,踏過長空,馳騁了出來,接著是大批的修士,相繼返回古城。 其中一個年輕男子眸光ī鷙,在其背后跟著幾名老者,一起眺望,像是在等待著什么。被擁簇在當中的年輕人正是燕赤峰,他在太古道場中以替死術逃過一劫。 天荒十三騎的二號首領夜無ú,催動坐下圣獸蒼龍,剎那來到近前,對燕赤峰一陣低語,眸光同樣很冷冽。 半個時辰后,十二道門戶將關閉了,不再有人出入,所有人都一怔,葉凡竟然沒有出來,他的表現有目共睹,難道強大如他都殞落在當中了不成? “時辰到,關閉道場!”大統領于瀚下令。 “還有一個名為葉凡的種子選手未出,按理說不會殞落在當中,大統領應以道鏡照出仙光,查看他是否殞落,而后再做決定。”一位老者說道,乃是接引使坐下的一位高手。 “不必了。”大統領神è冷漠。 “這……按照規矩,需以道境檢查一番才能關閉出口,不然若有人未死,一旦被關在道場內,后果不堪設想,當中的圣獸王若是覺醒,未能及時走出的人多半會殞落。” “關閉道場!”大統領于瀚冷酷的下了命令。 十二道門戶隆隆關閉,將后方的世界封在虛無中。 “嘿,死了,你終究是死了,活不下來什么都不是!”管承笑了,很是森寒,很是冰冷,他的道心穩住了,帶著一種冷漠,面對十二道門戶,ī冷的說道:“成王敗寇,死于此地,來年再次開啟道場,你不過是一堆糞土。” “你在說什么?!”芮瑋怒視。 “我只是在說一個殘酷的事實。”管承冷冷的回應道。 “轟!” 突然,一道天崩地裂的聲響傳來,一座門戶崩碎了,一人一騎神焰跳動,如戰神般躍馬橫槍而來,震動天宇。 “什么?他出來了!”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那一人一騎,被神光籠罩,燦爛如朝陽,熾盛如仙火,隆隆而鳴,踏過門戶,徑直闖了出來,神威蓋世。 葉凡單手持一桿黑è的長槍,縱馬而來,像是一位不朽的仙王下界般,震撼人心。 尤其是近在眼前的管承,見到這一幕更是心驚肉跳,他剛才還在冷諷,而此時卻見到正主殺出,內心充滿了不甘,下意識的向前舉起了青銅戈。 這是一種敵意,一種不甘,完全是屬于本能所為,如此絕世大帝未死,這樣強勢出來,讓他恨而無奈。 葉凡見到這一幕,一槍刺來,龍馬蹄聲大作,震人心神。 鏘! 青銅戈碎裂,葉凡一沖而過,神光萬道,管承一聲大叫,根本就阻擋不了,被一槍刺透,鮮血淋淋,他被葉凡單手持槍挑了起來,懸在半空中。 眾人心驚,充滿了震撼,實在太快了,從管承ù出敵意,下意識的出手,到葉凡一槍刺出,全都在電火石花間完成。 絕世一槍! 葉凡抖手,將長槍投擲了出去,劃過一道可怕的軌跡,釘著管承一起飛行,錚的一聲,落在大統領于瀚的身前。 鮮血四濺,黑è的長槍顫動,將管承釘在了地上,血水濺起,落在了大統領的腳面上。 現場鴉雀無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