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78 無敵過關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無敵過關 天崩地裂,這個人的天靈蓋中黃金血氣沖天,滔滔而上,霸絕天地! 這是一種絕世恐怖的氣息,金色血氣將雷海都給沖散了,讓混沌都炸開了,此人冠古絕今,屹立在那里,睥睨蒼宇。 一個人,一位大帝,初登圣人境,展現出了這般神威,在這等境界來說,算得上震古爍今。 “為什么?”葉凡自語,對面的人與他一般,絕對是人族圣體,關乎甚大,簡直不可想象。 故老相傳,從未有成帝的圣體,怎么眼前見到了一個年輕的至尊? 若是他人在此一定會頭皮發麻,這顛覆了認知,打破了常理,開古往今來從未有之盛事。 “轟!” 對面個人打了過來,絕代霸氣,身體修長強健,黑發亂舞,眸光深邃,像是有億萬星辰在其瞳孔內浮現,可怕無邊。 這是絕代巔峰對決,兩個圣體大戰! 他們以強撼強,以硬撞硬,金色血氣震散了雷劫,打的天崩地裂,星域顫抖,絕世驍勇,神威不可擋。 每一個人都有一種唯我獨尊的氣概,一嘯星河動,健碩的軀體,飛舞的黑發,冷酷的眸子,旺盛的金色血氣,可謂氣吞山河! 他們全都揮動六道輪回拳,將這一秘術展動到了絕巔境界,于交戰中升華,更趨近于自己的道。 這是一場人族圣者的巔峰大戰! “吼……” 葉凡一拳,將一顆隕星粉碎,金色拳力滔天,橫擊三萬里,打的四方宇宙劇烈搖顫,像是要崩毀了。 對面那個身材高挑、雄姿偉岸的年輕至尊,怡然不懼,同樣以六道輪回拳回擊,粉碎真空,金色血氣洶涌澎湃,將前方的小行星化成齏粉。 這是年輕至尊級的一戰,每一擊都強至常人無法想象! 每一式都千遍萬化,蘊含諸多道法,稍有不慎,就是形神俱滅,激烈無比。 六道輪回拳,這是一種至強無敵的拳意,需要一往無前的勇氣,心中惟我獨尊,這是立足天下無敵的根本所在。 他們大開大合,拳力驚古今,無敵信念粉碎日月星辰,每一拳落下,都有星體顫抖,恐怖滔天。 遠遠望去,那金色的血氣淹沒了星域,讓天劫都不再耀眼了,成為了陪襯。 這是一場曠世驚艷的對決,足以載入人族圣者大戰的修煉史中。 當戰到白熱化后,葉凡露出異色,此人只以六道輪回拳對敵,再無其他真義,怎么會如此? 而他之所以沒用變式,是想一爭高下,看一看在同一秘術下孰弱孰強,帝路爭雄戰,強者進,弱者退,心懷無敵信念者都不會避。 “與我一般,連無敵拳意都一致!” 葉凡覺察到了不對,初時以為是圣體成道,現在卻露出了異色,他在剎那間變招,以斗戰圣法演化出一口大鐘,悠悠動星河,擴散向遠方的鐘波震碎了一片隕石群。 嗡隆! 蒼茫雷海中,無盡混沌深處,一道雄姿挺拔的身影降臨,擋住了無始鐘,頭頂上出現一口吞天魔罐,垂落下億萬縷光輝,茫茫神能動宇宙。 這是……葉凡動容,難道是狠人來了嗎?可是很快他就發現錯了,這是一位年輕的至尊,在演化都戰圣法,與他針鋒相對。 第二個人出現了,與他大戰,另一個人暫時退倒了一邊,不再出手。 轟! 葉凡眸子冷冽,金色電芒刺穿星空,他施展斗戰圣法,眉心前出現一塊虛空古鏡,射出一道可照亮萬古的仙光,璀璨奪目。 喀嚓一聲,虛空崩潰,雷海避退,這一擊稱得上是傲古凌今,威力絕倫,身為一個圣者有這等表現,堪稱絕艷。 “鏘!” 對面那個人,不急不緩,背后騰起一柄皇道仙劍,化成一道大龍,騰空而起,斬破古今未來。 這是以斗戰圣法演化的太皇劍,絕世犀利,攻擊力舉世無雙,劃破了永恒! 葉凡倒吸冷氣,對面這個年輕的至尊所修的都圣戰圣訣出神入化,與他并肩,只強不弱。 他大戰到狂,與此人征伐,連出重手,不換秘術,盡情演化斗戰圣法,在絕代巔峰同升華。 轟隆! 當生死對決,達到極盡后,對面的人與他一樣,渾身沖出了金色的血氣,弗遠不至,氣貫日月,霸絕蓋世。 圣體,又一個圣體!葉凡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停了下來,對面的人也退后了幾步,他認真打量那兩人。 圣體成道,化作大帝,怎能有兩尊,還是說并非年輕大帝? 在這一瞬間,葉凡心中生感,神色頓時一震,他一語不發,運轉兵字訣,幾乎在一瞬間,那蒼穹深處降下第三人。 轟! 葉凡將兵字訣運轉到了極致,向前攻伐,那第三人出手,攔住了他的去路,結果是同樣的絕世秘術。 而且,這個人將兵字訣運轉到了爐火純青、登峰造極的地步,將葉凡整個人都當成兵器,要控其真身。 大戰劇烈,舍生忘死,兩人打到瘋狂,葉凡收獲極大,在與他實力相等,神術一般無二的對決中,他得到了莫大的啟示。 最后時刻,這個人亦沖起金色的血氣。 “我在與誰戰斗……” 葉凡雙目中神光暴射,在這一刻他毫不猶豫的施展另一種秘術,進行征伐,大戰第四位出現的年輕圣體。 這是一場艱苦的戰斗,一場接一場,一戰接一戰,葉凡每一種秘術都施展了出來,出現一個又一個圣體。 星域雷光霍霍,戰氣隆隆,殺伐上震九霄,下沖九幽,光耀宇宙。 葉凡浴血而戰,收獲巨大,每一種秘術都有一個圣體在演化,達到了極限盡頭,這對他的益處太大了,難以估量。 就像是數十個他,各自研究一種秘術,而后與他爭雄,進行驗證,提升這種道的更深層次的真義。 “我在與自己戰斗嗎?!”葉凡仰望蒼宇,也不知道過去了多長時間,所有的道術都施展完畢。 四周,一具具健碩的身體,英姿偉岸,各自屹立于一方,將他環繞在中央。 “是了,都是我自己,并非一個成帝的圣體!”葉凡自語。 在這一刻,他思忖天劫到底是什么,這天地是否真的有意志,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情。 道,先天地而生,宇宙星空摹刻古往今來的各種人杰印記,他出現在了這里,對抗的天劫中出現了自己,并非不可思議。 “依據我的心念而顯化……”葉凡洞悉了一些真相。 他心中有無敵的信念,惟我獨尊,始終不動搖,這片星域的天劫摹刻最強意志,故此出現了他自己。 與不同的自己大戰,演化每一種秘術,這種妙處難以言表,讓他能夠更清楚的認識到不足與長處。 最終,每一具圣體都消散了,沒有道痕留下,如飛灰般湮滅。 咚! 葉凡登天而上,一步一步邁進雷海深處,終于在此又遇到了恐怖的大敵,古之大帝的年少身姿顯化。 一道、兩道、三道……不多不少,整整九道身影,皆無比真實,除面部外,那濃密的發絲,偉岸的軀體,全都是如此的真實,各立一方。 這一關,終究是到了,沒有避過,葉凡并沒有懼怕,反倒血脈噴張,有一股欲仰天長嘯的大戰沖動。 能與古之大帝年輕時代、同境界一戰,葉凡在修煉一途上便沒有了遺憾! “未曾想到,諸多大帝來過這里……” 大戰爆發,比仙三斬道更為兇險,這個地方乾裂坤崩,鬼哭神嚎,所有的雷劫都被打散了。 葉凡曾經歷過這一切,而今再次面對,經驗自然豐富無比,逝我與道我齊出,輪番大戰。 即便如此,他也是險死還生,神禁一出,對面立刻有人達到神禁,還擊回來,讓日月星河都變色,冠絕天下。 無敵的法,恐怖的道,此時不斷紛呈,這是一片古老的星域,多位大帝都曾來過,被天地記下了他們的道痕。 無始大帝、阿彌陀佛、斗戰圣皇、羽化大帝都曾于此出現過…… 這一戰,葉凡殺的肉身崩碎,元神四裂,九死一生,面對諸帝輪番殺伐,上蒼這是要磨滅他。 古往今來,沒有一人可以戰這么多大帝,就是帝尊與不死天皇也不行,這超出了個體的極限。 每一位大帝都是無敵的,從來不見兩帝相遇,也不可能有人一身獨壓他人,因為被壓者不可能為帝。 在這一戰中,葉凡險死還生,不可能一人獨壓九帝,活下來就是勝利。 第一批大帝與古皇消失,第二批又出現,顯然這片星域曾經極度輝煌,引得諸帝與古皇來此憑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道跡。 最后,葉凡星空中,渾身是血,也不知道粉身碎骨多少次,神禁都曾觸發,也只能是這樣染血收場。 “每一位大帝都是無敵的……”戰罷良久,葉凡這樣輕語,越是對大帝了解,越會有這種感覺。 “我也是無敵的。”他輕聲說道,語氣平淡,經過這一戰,他的意志與信念更見堅定,難以動搖。 在九位年輕的無敵大帝的圍攻中活下來,這是一種奇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