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72 元磁仙洞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元磁仙洞 山河壯麗,靈氣濃的化不開,葉凡真切感受到這片道場的珍貴,除卻縱橫天地間的兇禽猛獸,以及遍地的古藥外,還有許多靈土。 他徒步而行,見到了一塊塊修行寶地,瑞氣騰騰,非常適合修煉。更有一些湖泊,五光十色,祥霧氤氳,可稱之為靈湖,精氣四溢。 這都是難得一見的神土。品質,真品質,好! 他甚至見到了源的演化過程,在個別地方,天地精元濃郁成液,結成晶體,一枚枚剔透閃亮。 葉凡深入太古道場大半個月了,悟道修行,并未遇到敵手,只有龍馬跟在其身后,同樣沉浸到了一種妙境中。 “該去看一看了。” 他騎坐龍馬,沖天而上,踏著祥云,馳騁過蒼宇,隆隆作響,讓靈山古地中的各種強大異獸都不敢出頭。 “呱!” 一頭金烏與一只蛟龍爭鋒,在奪一株血凰藤,赤紅如瑪瑙般晶瑩的古藤,并不粗長,只有一丈多而已,狀若一只仙凰展翅,引起了獸王的血戰。 “這地方可真是非凡,竟有這種東西,傳說仙靈遺留世間的精血會生出一些異種草木與古藥,這應該是此列寶藤。”龍馬道。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龍馬突兀殺入,奪走了這種血凰藤,就像是牛嚼牡丹般一口就咬了下去,頓時讓它渾身赤霞閃爍,精氣四射,差點將它撐裂。 他們橫空數以萬里,來到一片寧靜之地,見到前方光華爍爍,一名女子盤坐于丈許大的池中,繚繞一條條圣霞。 “這是……龍涎液。”葉凡訝異。 靈池很小,不過丈許,內里精氣蒸騰,流光溢彩,周圍靈草遍地,古藥生長。汩汩而涌的池液,那是地脈龍首吐出的精華,是大地孕育的一種寶液,罕見與難得。 穆廣寒盤坐當中,寶液打濕了衣襟,曼妙-玉體若隱若現,曲線動人,云發光滑柔順,披散在雪白的頸項間。 她閉著眸子,沐浴龍涎液,與地下龍脈還有這整片山河結為一體,一股浩瀚的力道在澎湃。 “這妞造化真大,竟得到這么一處寶地悟道,事半功倍。”龍馬說道,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想打悶棍。 但終究是沒有付諸行動,穆廣寒沒有招惹過他們,他們不想無故壞人根基,悟自己的道最要緊,因為只有一個月的時間,駐留在這等妙-地,每一分鐘都很寶貴。 “阿彌陀佛……” 另一片山川深處,佛號如雷鳴,那里成為金色的世界,各種佛光流淌,淹沒了整片的山脈與古地。 苦頭陀正在修行,幾乎將一片靈山演化成了佛國,氣象萬千,天宇中有三千古佛在禪唱,震動大地。 “這和尚在做什么?”龍馬驚訝。 “他在開辟虛空佛國。”葉凡動容。 一尊尊上古菩薩,一個個古老的佛陀,化成一道道金色身影,將苦頭陀包圍,圍繞著他而轉動,神秘而宏大。 “那山裂開了,出現一座小廟。”龍馬睜大眼睛。 前方那座巍峨的巨山,出現一道道裂痕,一座古老的廟宇升騰而起,發出萬丈光輝,普照十方,隱約間可見一座大佛虛影盤坐在內。 “廟內的波動好強大,這是一種傳承。”葉凡瞇縫著眼睛,站在遠方,沒有離去。 那座小廟將苦頭陀吸了進去,金輝幾乎化成了液體,將此地覆蓋,而后熾盛的光一閃,一切都消失了。 古廟、禪唱、三千菩薩與佛陀等都消失了個干凈。 “這光頭來頭不小,我們沒能闖進去,那小廟絕對是一處神藏。”龍馬眼熱。 “那是佛門的東西,多半需要特別的咒語開啟。”葉凡并不留戀,轉身離去,大致知道了這是怎樣一個世界,天材地寶無盡,蘊含了無盡的機緣。 難怪燕赤峰這么多年來一直會跟進,妙-處真是太多了。 葉凡降落在地上,不再尋覓,悟道修身,徒步而行,他在調節自身的狀態,準備沖破這片天地的禁制看一看。 因為,這不是一顆生命古星,像是一個封閉的世界,不知外部情況如何。 就這樣走了幾日,葉凡見到一個熟人,芮瑋正在采集各種天地靈粹,見到他非常高興。 “這里真是一個好地方,如果能夠將我的族人接引到這里居住,如同進入了天堂。” 芮瑋也只能這樣想想,太古道場作為試煉地,絕不可能開放給外人居住,這里事關重大。 “你是否見到過特別的地方?”葉凡詢問。 芮瑋道:“有幾處禁地,非常的危險,一般人都不敢進入,尤其以一片玄磁地最為恐怖,只要有金屬兵器,必會連累自身被撕裂。” “在哪里?”龍馬立時問道。 葉凡也是一振,他有一種妙-術要修成離不開神磁,需要以此磨礪,才能功行圓滿。 “離此不遠,當真是一處險地,我見到一些人剛一臨近就粉碎了,更不要說深入了。”芮瑋臉色發白的說道。 “我去看一看。” 芮瑋提醒道:“葉兄,你千萬不要無故涉險,那里真的不是善地,野白骨灰燼成片,恐怖無邊。” 這是一處斑駁古地,四野靜悄悄,沒有古藥,也沒有靈草,更無一頭異獸出沒,死氣沉沉。 山脈深處,有一座高聳入云、數以萬丈高的巨峰,在山根處有一道道仙光沖起,赫然是一口古洞。 在山脈前,白色的骨粉積了很厚,讓這里成為一片名副其實的死亡絕地,可是洞中的仙光卻是這般引人。 “葉兄你真要進去?”芮瑋擔心。 “我只是去修煉一種神術,不用擔心,我有分寸。”葉凡拍了怕他的肩頭。品質,真品質,好! “我這里有避劫古碑一塊,你若是出現危險,可立刻捏碎,能瞬間出脫困。”芮瑋說道,遞過來一塊石碑,只有一尺多長,上面刻了很多符文。 這是一宗秘寶,他留作保命所用,而今借給葉凡,擔心他在這里出問題。 “不用。”葉凡搖了搖頭。 他并沒有立刻沖進去,而是在外圍就開始運轉元磁妙-術,進行修煉,接引出一道道仙光。 龍馬也是如此,認真悟道,體會這宗秘術的妙-處。 一人一馬渾身頓時被電磁光籠罩,看起來神秘無比,肌體晶瑩近乎透明,當然這并非傳統意義上的電磁,而是神磁。 兩個時辰后,芮瑋動容,不得不得倒退,離開了這片山脈,因為此地完全被仙光籠罩了,那一人一馬逐步深入,進入了古洞中。 自這一日開始,馬嘶、狗叫、龍吟、麒麟吼不時發出,葉凡咬牙堅持,可是龍馬則鬼哭神嚎,雖不退縮,但是卻叫個沒完,不加掩飾。 很難想象,一頭龍馬發出各種獸類的的嘶吼,不知道的還以為有一群古獸被困于此。 這是一處太古洞穴,長存也不知多少萬年了,元磁仙光一縷縷、一道道,無窮無盡,葉凡深入后忍受著肌體分解之苦。 人體有場能,被這元磁仙光所困,相互影響,幾乎可以讓一個人瞬間成灰。 但是葉凡抵住了,在這幾日間,他將得到的元磁神術修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突飛猛進,接近大圓滿。 “汪,嗷嗚……”龍馬呲牙咧嘴,鬼叫連連,它也修行的差不多了。 古洞很深,仙光彌漫的盡頭,竟有幾株古藤,枝葉稀疏,但每一片都剔透閃爍,仙光蒸騰。 “見鬼,這個地方怎么會有植被,不可能生存才對。好香,它竟然結有果子!”龍馬大叫,張口就吞下了一顆。 “嗷汪……”下一瞬間它開始尥蹶子,渾身噴元磁仙光,近乎要瓦解了,整具軀體都在抽搐。 若非修有相關的秘術,龍馬非得交代在這里不可。 “好強大,是最純粹的元磁仙光,是天地未開前的一種本源力。”龍馬痛并興奮的大叫著。 葉凡也服下了一枚果實,這并非不死仙藥,但卻是一種萬古罕見的異果,有特別的神效。最終,他也渾身顫抖,得到了一次洗禮,渾身若明鏡臺、似神璃鏡,燦燦生輝。 至此,他的元磁神術修成,日后只要境界提升,這種秘術會越發的恐怖,稱得上是一種無敵的秘法,堪與帝經禁忌篇古術媲美。 當神術修成,這座古洞對他們的危害立減,再難傷他們的體魄,萬縷仙光撲來,若清風拂面。 葉凡與龍馬又各自吃了一枚元磁異果,結果發現對自身沒有多大用處了,一顆足矣。 古藤上燦爛奪目,還有八枚果實,每一個都不過拳頭大,都流光溢彩,像是上古天玉雕琢而成。 “唔,你確信見到他來到了這片古地,進入了太古元磁仙洞?”不知何時,燕赤峰來到山脈外,見到此地瑞霞噴薄,仙光萬縷,有些吃驚。 旁邊一人以無比肯定的語氣說道:“我通過元天神鏡親眼所見。” 燕赤峰皺眉,道:“太古道場最神秘與可怕之地莫過于此,號稱仙洞,自古至今,沒有幾名試煉者能進去。” “里面該不會有莫大的的好處吧?”一人問道,其他人也都露出熱切之色。 “據傳,有一種古藤,是從另一個世界失落下來的。”燕赤峰指了指高天。 “啊,有什么妙處?”很多人都激動。 “此騰結有一種果實,算不得不死仙藥,但是卻有奇異神效,唯有服用者知其妙-處。”燕赤峰說道。 “當真?可惜了,既然萬古來沒有幾人可進去,我們渴望也無用。” “此人既然進去了,就別想出來了,我們送他一程。”燕赤峰冷笑道,直接祭出一宗法寶,轟向山脈深處。 一片熾烈的光,一聲巨大的轟鳴,法寶粉碎,可是元磁仙光更加恐怖了,如汪洋決堤。 “對,送他上路!”其他人也都殘酷的大笑了起來。 “妄進太古仙洞,我們送他成仙,嘿!”品質,真品質,好! 以燕赤峰為首,十幾人對著這片山脈攻擊,但凡打出的法寶皆成齏粉,在元磁仙光下不可能保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