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271 太古道場

清冷的夜空中,弦月高掛,星輝爭艷,垂下一縷縷的銀芒,讓這個古城內騰起陣陣薄煙般的光霧。 葉凡坐在房脊上,看著夜空,龍馬說的對,壓制境界越發艱難了,要盡快選擇一顆古星了。如今形勢惡劣,有很多危機,成圣迫在眉睫。 城中很復雜,竟有星空古路深處回來的強者,最為糟蹋的是,此城的一些巨頭也心懷叵測,他有理由相信,護城的兵士靠不住。 只是不知道那位接引使如何,這是一個極為關鍵的人。 寒鴉鳴叫,在冰冷的夜空中格外的幽遠,不遠處一條河水流淌而過,鄰著這片房舍。 “咻!” 葉凡瞬間從房脊消失,手中持一桿長槍猛的刺進了河中,嘩啦一聲水響,他從河中挑出一具軀體,自天靈蓋沒入,已經斃命。 他所面對的勢力沒有幾個是善類,尤其是道之源、古經諸物加身,令不少人覬覦,注定不得安寧了。 也許唯有將居心叵測者大殺一方,才能徹底解決后患。 后半夜,萬籟俱寂,唯有星輝點點,城中很寧靜,遠處一座高大的建筑物上,天荒十三騎中的二首領手持一把大弓,上面搭了一桿戰矛般的巨箭,血槽很深,呈暗紅è,內里竟刻有葉凡二字,鮮血點點,淌落下來。 這是一件禁器,經過絕世高手的加持,在一定距離內有一種可怕的詭異之力,防不勝防。 他竭盡所能,拉開了這把大弓騰出陣陣龍虎之氣,血è的巨箭宛若戰矛,鋒銳冰寒,對準了葉凡的居所。 一聲異嘯傳出,血è的巨箭洞碎虛空,摧枯拉朽,瞬間而至! 與此同時,葉凡渾身發寒眉心間隱約間出現絲絲血紋仙臺要碎開一般,冰寒生疼。 這種感覺猶如對決君威山主時,對方施展了一宗詭異的禁術讓他心神不寧。在這一刻,葉凡身化龍形曲線,演化金è太極,同時撐起異象,沖天而起。 同時,他祭出了萬物母氣鼎,當的一聲正好迎上那桿血è的巨箭發出一聲震天巨響。 噗! 血è巨箭寸寸斷裂,而后猛的炸開,一股強大的能量在高天上彌漫,驚動了百里巨城內所有人。 古城有禁制,但縱然如此,天穹還是被撕裂了,宇宙星輝齊涌,颶風慘烈傾瀉向黑暗的星域中。 還好有高手第一時間修復禁制,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全城高手剛才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高層建筑上,光影一閃,天荒十三騎中的二號首領自原地消失,出現在另一座府邸中,離開了現場。 葉凡眸光冷冽,第一時間沖上了那座高樓,可惜終究是晚了一步,沒有能堵住敵手。 金碧輝煌的大廳中,雕梁畫棟,手臂粗的神燭照耀,令這里一片通明,天荒十三騎中的二首領道:“這一等真的威力奇絕,可惜還是沒有能殺死他。” 燕赤峰蹙眉,認真詢問,道:“他怎么破解的,要知道這一箭可以輕易抹殺擁有數千年道行的強大古圣。” “被萬物母氣源根鑄成的鼎擋住了,寸寸崩毀。”天荒十三騎中的二首領說道,雖然只是為了將水攪渾,并沒指望一擊必殺,但還是很遺憾。 “這就難怪了,昔年鑄造此箭時耗去了無數的天材地寶,秘刻上了數千言的咒文,有破萬法的無上神能,可瞬殺圣人,唯一的缺點就是怕堅物所擋。”燕赤峰道,這是其玄祖留給他的護身至寶。 此箭可破萬法,克制無盡神術,輕易斬人元神,可是卻于物理攻擊方面有所欠缺。 天荒十三騎中的二首領見到了葉凡的黃金圓以及模糊的異象,隱約間覺得,沒有鼎多半也難傷其身,不過他沒有多說,他只有一個目的,為葉凡多樹敵人。 “轟!” 后半夜,又是一聲巨響,一個巨大的紫金錘從天而降,將葉凡的居所砸成了飛灰,圣氣一縷縷。 葉凡立身在天空中,沉著臉,他決定主動出手,在這后半夜大開殺戒。 究竟有那些人對他不利,他深知,現在沒有必要講什么證據,統統殺掉就是。 然而,大統領及時出現了,讓他不得不罷手,未能付之行動。 “城中不太寧靜,希望你要克制。”于瀚說道。 葉凡沒有說什么,靜如深淵,落在河畔一塊青石上,閉目打坐。 清晨,霞光照耀,一個充滿朝氣的清早出現了,昨夜的一切并未驚起什么瀾,城內一派繁華。 “當……” 大鐘悠悠,接引使終于出面,他像是預感到了什么,不想讓這些人修養太長時間,要立時開啟太古試煉場。 踏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一個個精神飽滿,誰都不想錯過,都在等待這一刻。 “燕赤峰也要進去,這些年來他進去多次了,得到了莫大的好處。”城中原住民中有人低語。 一群蠻獸飛馳,踏著長空,離地十幾丈高,呼嘯而至。 除卻燕赤峰外,還有城中一些大勢力的子弟,雖然這樣進去有些不符規矩,但是對本城子弟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 帝天的人也到了,幾位老者站在人群外,眸光停在葉凡身上有些冷冽,又看了看不遠處的大統領。 苦頭陀、拓跋玉、歐冶魔等分站一方,面無表情,等待太古道場開啟,磨礪自己。 遠處,管承走來,與天荒十三騎的二首領在一起,向燕赤峰那些子弟而去。 就在古城廣場上,憑空出現十二道門戶,通向一片太古的試煉場,神門璀璨,內部仿佛是一片仙域。 “唔,你們好自為之,多多磨礪己身,當年曾有人在這里得到了莫大的機緣,而今威名震古路,如謫仙子、大魔神等都曾在此感悟頗深。” 接引使說道,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青詩仙子。 管承站在這里,用力握緊拳頭,指節有些發青,因為他憶起了另一個可讓天地為之而變è的名字,對于昔年很多人來說代表了一種禁忌。 猶記得當年,那一人一騎,馬踏長空而過,一槍將他連人帶騎釘在地上,鮮血淋淋,那是何等的張揚霸氣。 而這個人縱橫星空,所向無敵,數年前聽聞他曾在星空深處被諸雄圍獵,大戰一夜,毀掉了一段星路,震動蒼茫古域。 這么多年過去了,管承至今想來還有一種被洪荒猛獸的盯住的感覺,渾身寒毛會倒豎,這是一種難言的壓抑心緒。 那個人至今無敵,在星空古路最前方所向披靡,能與之一戰者真的不多。 就是在這片太古道場中,那個人曾經打破道場禁制,只身沖向域外,唯有管承見到,連接引使都不曾知曉,當時的霸氣身姿至今讓他想來都渾身冰冷。 重履故地,他一下子就能想到了那位冷酷的年輕至尊,不禁攥緊了拳頭。 當日,管承見葉凡單人匹馬進城,一槍刺死中年道姑的金翅天鵬,讓他想到了自己的遭遇。同樣被人一槍穿透,鮮血淋淋,讓他觸景生情,沒有道理,沒有選擇的憎恨起葉凡,故此也就有了后來的沖突。 十幾年來的修養,他重新恢復了信念,實力大漲,故此又踏上了古路,自第一關開始從頭再來。 可而今他又有些猶豫了,站在這里,他不自禁的想到了昔年那個人的威勢,身體有些發冷。 管承看著朝霞中的葉凡,在其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相似的特質,自語道:“我懼恨的是這種無敵的氣質。” 十二道門戶開啟,試煉者進入太古道場,一些大勢力的子弟也跟隨深入,接引使與大統領以及兵士都沒有阻攔。 而后,神門緩緩閉合了。 這是一片蒼茫大地,浩犄壯闊,許多古獸在嘶吼,都是太古異種,至今在外界早已絕跡,不曾想能在這里見到。 幾只金烏劃過長空,留下一串串火光。一頭龍雀展翅抓起一條山脈,用以筑巢,遮天蔽日,恐怖無邊。 葉凡走進來后,閉上了眸子,一步一步向前而去,用心去感受這種磅礴大氣,有一種無窮無盡的力量在洶涌。 力之道! 時間之力、空間之力、天地之力、萬物之力……多法門,萬般道統,都離不開力,內蘊在內。 葉凡覺得這個世界讓他親近,渾身血氣騰騰,體內如雷鳴,散發出至強的戰力,這片大地讓他圣血澎湃。 人族圣體,肉身無雙,力量無窮,來到這個地方自然而然的融入到了這種氣氛中。 葉凡徒步行走,丈量過每一寸土地,閉眸感悟自然萬物,捕捉力之道,渾身精血滾滾,像是一座巨山在移動,壓的古地隆隆作響,像是要沉陷了。 最后,他如一顆星辰般,每一次移動,都讓天地萬物共鳴,法則無盡,一條條秩序神鏈交織,擊穿了山河。 璀璨的神鏈與他肉身相鄰,讓他看起來炫目無比,他像是一只仙凰,在仙域內浴火重生。 這個世界,諸多兇禽猛獸都顫栗,即便有圣獸出沒,也都遠遠的對他避開了。 葉凡有一種沖動,想撕開這片山河,打破禁制,超脫這里,沖向道場外部的世界,看一看究竟來到了何處。 “時間還早,我慢慢體悟。” 葉凡沒有莽撞,感悟半個月,他睜開了眼睛,金電撕裂虛空,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舉手抬足,可以摘星捉月。(未完待續!。 《派網》提供最快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