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66 帝路黯然

今昔何年,星空中總不知歲月寒暑……路向前,唯有征伐。%網各處古地情況不同。一陣風吹過,枯黃的葉子調落,讓人感覺到了秋的蕭瑟,這是一種凄景。 踏上星空古路,一路戰斗,有多少人杰如枯葉般調零,栽倒在血泊中,埋骨他鄉。 在這座充滿秋意的古城中,試煉者都在沉默的休養身體,為了接下來的戰斗,為了能夠活下去。 葉凡步履堅定,修有“者”字訣,渾身金色血氣繚繞,很快就恢復到了絕巔之境,瞳孔內斂的光化為深淵,深邃而又罐璨,這是一種矛盾的景象 傍晚,夕陽如殘血,勾勒的天邊仿佛伏尸萬千,讓人生出莫名的凄涼。 一些修士在微寒的秋風中行走,街道兩旁的樹木早已枯黃,亂葉飛舞,有一種暮氣與凄涼。 葉凡出門,目光炯炯,心志如鐵,每一步落下都堅定有力,他信心不動搖,行走在斑駁的古路上。 他深知經過血色戰場的洗禮后,有的是修士十分倦怠了,雖然在尸山血海中闖過,但卻失去了爭勝的心。 果然,他進入城中最為恢宏的酒闕時,剛登樓而上就聽到了一些落寞的話語。 “我決定了,就此退出,頭也不回的返回故鄉,再也不做成道的妄想。” 說這句話的人是一個苦修士,短短幾個月的時間,由英姿勃發而變得無比滄桑,眸子不再犀利,有些暗淡,兩鬃都染上了幾縷白霜。 “真的……主動退出了嗎?”旁邊有人問道,帶著同樣的苦澀,顯然亦是心有戚戚焉。 “走了,留下來沒什么意思,與我來自同一地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了我。著不到一點希望,連我的弟弟都死了……” 許多人默然,一種酸澀涌上心頭,這是他們心中的不甘與悲涼,曾為一域人雄,踏上這條路后再也沒有了昔日的光環。 曾幾何時,他們各自屹立于一域之巔,年少得志。可是自負的人們,在這里卻嘗到了敗果,成為了另一批強者眼中的踏腳石。 一個頹廢的年輕人,喝到爛醉時,突然大哭了起來,情緒失控,難以自抑,臉上帶著不甘的淚水,道:“曾經的驕傲,一域無敵的輝煌,在這里算不了什么,被人無情的踐踏。帝路爭雄,那僅是少數幾人的戰場,對我們來說太過殘酷,我們只是可悲的路人與死人。” 此人話語一出,許多人都默然,憶往昔歲月崢蝶,也曾自負,呼嘯天地,氣吞萬里,可是走上這條路,許多人品味到了苦澀。 “我喜歡的人,死在了我的面前,她是那樣的哀傷,我卻無力相救,只能顫抖著將她從血泊中抱起,眼睜睜的看著她的眸子暗淡,身體冰冷,失去最后的一絲光彩。”又一人低語,充滿痛苦,道:“這里只有傷與痛,我再也不想憶起,今夜就走。” 酒闕中竟一下子站起十幾人,哴蹌著下樓,去找此城的統領,要踏上回程,永遠不再回頭。 就在這個夜晚,一道道身影帶著不甘與痛,帶著一種蕭索,選擇不同的星空坐標,各自孤獨的上路,他們的背影很凄涼。 秋風起時,有女子在低唱。 “我們是別人故事里的殤,如那調落的葉,隨風飄零,找不到方向。大帝路上,有我們的足跡,卻不在天堂,只是那一抹凄艷的紅,訴說著血的哀涼。馬踏星空,偉岸的身,驚艷的戰,射下神月,打破萬古神話,筑一曲帝路輝煌,成為絕唱。那是別人的榮光。彷徨,迷惘,我們在何方,掙扎,尋訪,帝路上一堆白骨注釋了我們的凄涼。” 歌聲如泣,幽幽咽咽,隨著秋風,伴著落葉,灑落古城。 在這個夜晚,隨著一道又一道遠去的凄影,這批試煉者只剩下不足百人。 帝路上的一堆骨,這是大多數人的歸宿,是一個殘酷的現實,迷惘不甘也沒有任何作用。 剛到第二關而已,就已看不到希望,因為一些修士清醒的認識到,僅這批人中就有數十人勝過自己,還談什么未來的帝路爭雄。 余下的九十多人,有人相信自己的潛力,認為只是境界不夠,可以慢慢成長,最終成為神話。 也有人只是為了磨礪,不為成道,待將來化作圣人王,返回故鄉。 人的志向與抱負各不相同。 有人失落,有人露鋒芒,性格不同,命運不同。在這個夜晚,留下的修士有人彈劍高歌,錚錚劍鳴動天地,熱血斗志昂揚萬里。 葉凡很平靜,見慣了生死,自踏上修者路,血戰至今,對他來說還有什么迷茫?唯有一顆堅如鐵的心。 至于龍馬,雖然付創,但是心情卻不壞,因為它在不久前的那一戰中以非圣之境差點咬死幾頭圣獸。 葉凡回來后,這個家伙正在自我催眠般的得瑟,磨嘰自已堤天下最強者,來日要戰到狂。 “你怎么也以道之源洗腳?”葉凡詫異,見到這一幕有點發怔。 龍馬大刺刺的說道:“廢話,你都這么做了,即便這一股道之源沒有被你用過,我若是融合,豈不是也顯得不如你,將來我怎么成道,如何騎你回去。” 葉凡當場就想揍它一頓,也不知道這個家伙的心態為何總是這么好。 清晨,一縷縷陽光灑落,金燦燦,潮氣蓬勃,映照的天邊一片輝煌,充滿了旺盛的生機。 在這個燦爛的早晨,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力量,都變得無比自信。 陰覆過去,剩下的強者恒強,而葉凡就是在此時得悉了不久后將要進軍一片太古道場的消息,那里有無窮力量。 自然大道、道之源、無窮力之道……到了現在人們都不禁沉思,這果然是一條有講究的路。 “身在此城,陽光灑落,就已經感受到了蓬勃的力量,那片太古道場又將會是怎樣一個所在?” 旭日東升,許多人帶著疑問,覺察到了大街上的一陣騷動,而后人聲喧沸。 “發生了什么?” 眾人都驚異來到街上向路人詢問,結果發現以年輕人居多,向某一個方向趕去。 “怎么回事竟弓起了這番轟動?” “你不知嗎,有人祭出了神光古臺,從前沿古路上回來了,多半能聽聞到戰場上的一些秘辛。” “踏上星路的人,不是不可以逆轉回到后方的圣城嗎,除非放棄試煉路,直接回故土。” “我不是說了嗎她動用了神光古臺不在此列中,不違背城規。” 許多人都在談論,向城中的廣場而去。 葉凡心中一動,向原住民請教,到底是怎樣一回事,神光古臺是什么? “這是一種堪比五色祭壇的神物,可隨身攜帶,能夠在一些特定的星域間穿行往返不受限制。” “怎么才能得到?”葉凡怦然心動,覺得這種東西實用價值太大了。 “自然是需要在古路上擁有杰出表現、立下絕世大功才行,如發現古之大帝的墳冢,做出對人族有益的功績。” 葉凡怔然,知曉這個踏上回程的人肯定來頭甚大,絕對是一個超塵驚艷的可怕強者。 很快就證實了他的猜想,一個名為青詩的女子回來了,號稱謫仙子,極度強大與可怕。昔年,在她那批試煉者中是無可爭議的第一人,追上前路的強者后,也是一路不弱于人。 幾年前,她在天宇中征戰,竟打穿了一個試煉場,殺入一片神秘的混沌仙土內,因此而立絕世大功,被給予一座神光古臺。 任何一處混沌仙土都擁有夢幻般的價值,內部天地奇珍數不勝數,據傳她得到了里面最有價值的一宗至寶。 誰也沒有想到,她在今日踏上回程,回到了人族起始階段的圣城,這絕對是一個可以壓迫無數人杰窒息的女子。 “的確是青詩仙子,她到了我們的城池,二十幾年前曾從這里路經過。” “沒錯,當年我曾有幸見到過謫仙子,真的是她,更加的飄渺腴朧了,而今深不可測!” 許多原住民在議論,尤其是一些年輕的修士,分外激動,對此女印象深刻,多年過去了,至今難忘。 不少人在涌動,朝那個方向而去,都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謫仙子。 “想不到,二十幾年過去后,謫仙子身邊的靈兒姑娘都成圣了,真是遙不可及。” “細想來也理應如此,當年的靈兒姑娘就只差一線成圣了,二十幾年的積累,自然度過了那一關。” 許多人認為,謫仙子回歸,會給而今這批試煉者帶來難以想象的壓力,當年那批人很特別,是一個極度恐怖與強大的組合,而青詩卻能被尊為第一人,自然有奪天地造化之神威。 連第二圣城的接引使都被驚動了,親自去相迎,將謫仙子接進他閉關的密土內,顯然格外看重。 眾人吃驚,對謫仙子更加敬畏。相傳這個女子豐姿絕世,為一絕代佳人,又有如此震動星空古路的修為,想不讓人關注都不行。 “她這樣回來,對后面這批試煉者的威脅太大了,估計會讓一些人道心不穩,面對皓月之輝,有幾人能平靜面對?” “古路上有規矩,她即便回來了,也不可出手,更不能進試煉場。” “即便是這樣,光只是感受到她的神威,以及無上的仙骨,也會讓很多人失去信心的。” 城中有一些老人輕語,低聲議論著,覺得謫仙子的回歸有些不妥,會影響后面這批試煉者成道之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