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62 天地不認可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天地不認可 數十桿通天戰矛飛來,黑色的矛體比大梁還粗,每一根都長達十幾丈,鋒銳寒冷。圣堂 轟! 這已經不是刺,可以稱之為砸下,這么粗大的矛鋒從十幾里外飛來,成片的插入大地,讓這里頓時崩碎了。 這是一次偷襲,在葉凡、龍馬與九天國度的人對話之際,一片粗大的長矛飛落,威力驚人。 龍馬四蹄騰躍,差一點給釘在地上,險些中道,有一尊大魔盯住了這里,是魔國的人。 龍馬大怒,葉凡也是轉過身軀,向那邊眺望,只見一個高十幾丈的魔,正屹立古地中,冷漠的看來。 “轟!” 法寶飛舞,道器閃爍,大戰在繼續,有數個強大的國度在此爭鋒。 那尊大魔一擊未成,轉身而去,尋找其他獵物,進行殺戮。 葉凡抬手,兵字訣運轉,將一桿粗大的戰矛吸到了手中,渾身金光大盛,當場擲了出去。 長矛達十幾丈,可是在其手中卻輕如稻草,一道烏光刺天地,轉瞬就飛到了目標處。 那個大魔躲避,但是長矛如有生命,剎那迫到了其胸口前,他的甲胄發光,仰天嘶吼,手中盾牌猛擊。 “噗” 血花飛起,長矛洞穿了盾牌,刺透大魔的軀體,留下一片血河灑落,帶著龐大的尸體飛出去數里遠。 最終砰的一聲落在地上,濺起大片的煙塵,他被釘在大地上,死于非命。 葉凡的手段暴戾而直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做完這一切很平靜,打量戰場。 此時,喊殺震天,到處都是人影,靈族、魔國、神國、九天國度等,高手數不勝數。 試煉者中的許多人也到場了,葉凡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在此爭奪,顯然他們知曉了情況,意識到道之源的重要性。 “殺啊……” 大戰激烈,各種法器飛舞,寒光刺目,寶旗獵獵,蠻獸嘶吼,強者如云。 這是一片混亂之地,鮮血不時濺起,若非有禁制鎮壓,這片古地早已被毀掉數十上百次了。圣堂 “哧哧哧……” 大片的光雨落下,這是飛劍,全都為巴掌長,能有數十柄,將一片巍峨的山脈削成了平地,許多人死于非命。 飛向葉凡時,他眸光熾盛,元磁仙光哧啦一聲飛起,電磁交織,將成片的飛劍化為了鐵屑。 戰場上面每一處都有殺劫,許多人斃命,伏尸地上,猩紅的血染紅了土地。 九天國度的人已經不需要勸說葉凡了,因為他們與之站在一起,短短片刻間,已經有十幾次攻擊降臨。 “嗯?” 葉凡在戰場中見到了天荒十三騎中的幾人,他嘴角露出一縷冷笑,取出一張大弓,搭上一根潔白的骨箭,拉開蛟龍弦,咯吱吱作響。 一股恐怖的氣息彌漫而出,周圍大戰的強者全部倒退,露出驚容,向這邊望來。 這是葉凡親手制作的寶弓,材質沒的說,連那骨箭都是圣獸脊背上的骨刺煉化而成,端的是恐怖。 咻! 一道白光飛出,穿透了天宇,發出震耳欲聾的異嘯,劃過戰場,讓許多人驚駭,忍不住回頭觀看。 天荒十三騎中的老五、老六、老七皆在場,當聽聞到聲音時早已晚了,一股強大的波動襲來。 老七嚇到魂飛魄散,移形換位,可是卻躲避不過,十幾件法器自體內飛出,擋在其身前。 然而,他依然未能逃過一劫,雪白的骨箭刺透所有法器,讓它們崩碎,而后釘進了他的額骨中,噗的一聲,他的整顆頭顱都炸碎了。 格外的血腥、暴戾,鮮紅的血,白色的腦漿,濺落在戰場上,讓許多人震撼。 天荒十三騎中的老五與老六臉色蒼白,他們就站在老七的身邊,被紅白相間的液體濺在身上,一陣頭皮發麻。 因為,那落在臉上的液體還很溫熱,這種血腥手段,對于他們來說太有威懾力了。 “是他——葉凡!” 走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這一批共有四百三十七人,最終有三百數十人活下來走到這一關。 共有十人在這處戰場中拼殺,爭奪道之源出現的那片圣地。不少人驚呼,認出了他,見到這一箭之威,無比膽寒。 葉凡嘴角掛著一絲冷酷的笑,繼續彎弓搭箭,長弓能有多半人高,弓弦被拉的狀若滿月。 第二支白骨箭飛出,撕裂天地,一瞬就到了眼前,噗的一聲,天荒十三騎中的老五發生一聲大叫,整個身體都被射碎。 又一人殞落,這片戰場許多人膽寒,這是何等的手段,這兩人絕對不弱,但卻像是三歲孩童般,無還手之力。 天荒十三騎中的老六嚇到驚恐大叫,轉身就逃,此刻首領顧凌不在此地,他急急如喪家之犬,臉上沒有一點血色,嚇到雙腿發軟。 “你們不是屢屢挑釁、想要擊殺我嗎,何需逃遁?”葉凡冷笑,第三支箭飛出,咻的一聲刺透了長空。 “啊……” 天荒十三騎中的老六爆碎,他的不甘厲叫與其肉身以及元神一同湮滅,永遠自這天地間消失。 這樣的結果讓整片戰場的人都為之側目,眾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寒氣,這實乃絕世強者。 幾乎在下一刻,魔國、神國、靈族等各大勢力中的一些強者都暗中出手,向這個方向打來法器。 金色的寶印有山峰那么巨大,血色的葫蘆吞納天地,更有兜天的星辰巨網等,一起落下。 葉凡很從容,怡然不懼,屹立在那里,連續開弓,片刻間他共射出了五十二箭,結果有五十二名強者飲恨。 刷! 兵字訣一展,數十桿骨箭全都倒飛了回來,沒有浪費一桿,他又一次射殺,這種實力嚇到眾人發毛。 僅片刻間,百余位高手飲恨,死去的可不是一般的人,都是一方雄主。 其中更是有二十幾名踏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方才躲在暗中襲殺,以為不能被發現,結果一個都未能躲過,照樣被清算。 殺神! 各方敬而遠之,再也沒有人敢招惹葉凡,全都被驚嚇住了,認為他絕對是這片古地中的佼佼者,君臨一域。 沒有人再敢冒犯,這片區域顯得頗為平靜了。 “道之源!” 有人大叫,地下某一處沖起絲絲縷縷的光芒,有一種天地間最為本源的氣息彌漫出。 許多人沖去,想捕捉到這種神秘的力量,因為這代表了天地的認可。 葉凡見狀,讓龍馬等候,他直接沒入了大地下,追尋了過去,他的源術冠絕宇宙中,在這樣的古地尋找地下仙物,誰也不能及。 地脈中龍氣蒸騰,仙光艷艷,各種瑞氣流淌,氣象非凡。 葉凡見到了數人,速度竟然極快,追逐那道光,并不能被擺脫。 “真是難以想象,二十幾年前就有人得到過一次道之源了,按理說這一世再也不可能出現了,可它居然又生出了。”一位魔圣激動的大叫,這是魔國的一位首領,真身駕臨,魔氣沸騰。 “我聽說另幾片戰場也有道之源影跡,怎么可能會出現怎么多,不太對勁!”神國的一位古圣出現,渾身燦爛,露出疑色。 “道之源有不朽的神性,這一次分成了數股,并非聚在一起成為一個整體,真是古來罕見。”靈族的人說道。 前方有一個光源,能有人頭那么大,極速穿行地層中,后方數位圣人追趕。 葉凡也在追逐,他不僅源術通天,更有行字訣,幾乎在一瞬間就到了近前。道之源有神性,見到有人跟進,速度提升了一大截,轉眼沒入地下更深處。 幾位古圣大吃一驚,緊隨其后,且強猛出手,展開了搏殺。 地上,人們心驚肉跳,這片被封印的古地連續地震,像是要崩毀,強大的波動彌漫。 “咚!” 大地突然裂開,葉凡、魔圣、靈圣等沖了出來,眾人更加的吃驚了,那位成圣也不知多少年的祖宗級人物中居然有一個年輕的身影,混亂搏殺。 “好強大,在這么多古圣中混戰、爭雄,都能傲視而行,誰能滅他。”一些人感嘆。 特別是踏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更是一陣沮喪,有這等人物存在,他們只能淪為綠葉。到了現在,也許只有羽仙、苦頭陀、穆廣寒、歐冶魔等能與他爭雄。 “轟!” 葉凡一拳將對他施辣手的魔圣轟飛,將其半邊身子打爛,鮮血淋淋,摔倒在了山脈中。 眾人嘩然,一位古圣就這樣被打飛,狼狽與慘烈的不成樣子,元神暗淡,近乎要油盡燈枯了。 “咻” 道之源,光華柔和,竟再次沒入了地下,這一次似乎永久性的消失了,連幾位古圣都感應不到了。 “匆匆一現,就這么消失了,難道場中沒有一人得到認可,它不屑停留?” 許多人大叫,無比焦急,而位古圣更是絕望了,錯過機會,就不可能再來了。 人影一閃,葉凡沒入了地下,源術無敵,覆蓋十方,追尋道之源。 這是一場艱苦的追擊戰,不得不說,道之源神性驚人,強大如葉凡擁有行字訣以及源術也差點追丟,足足耗去兩個時辰,他才沖天而上,施展妙術,將其禁錮在蒼宇中。 “他……捉住了道之源!” “天啊,我們竟見證了一個奇跡,萬古少有。可這一世……才隔二十幾年而已,第二次有人得到了道之源!” 這片戰場沸騰,連龍馬都在撒蹄子狂奔呼嘯。 葉凡掌心上,拘禁著一團人頭大的光,無比的祥和圣潔,各種大道符號浮現,神秘莫測。 許多人口干舌燥,就要立刻去爭搶。 然而就在這一刻發生了一件讓人震驚的事情,道之源透出一道模糊的意志,傳蕩開來。 “你與道相悖,違逆天地,不能得道成帝。” 這簡短的意志,讓許多人睜大了眸子,向前觀看,誰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噗” 道之源碎裂,飛向四面八方,要重新歸于虛無的天地中。 “這個人永遠不能證道,天地不認可,哈哈……”有人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而踏上星空古路的試煉者,此時足有一百五十余人聚到了這里,見狀也都露出異色,許多人都長出了一口氣。 天地竟否認了這樣一個實力強大、壓迫的許多強者透不過氣來的絕頂人物。 “嗡” 葉凡的眉心飛出一座鼎,萬物母氣垂落,有吞納九天十地的威勢,震撼人心。 “我何需你認可,你不過是我拿來用的東西!”葉凡聲音冷漠,施展出禁仙六封,攫取道之源,將它重新吞納到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