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57 當街殺神騎

星輝垂落,這片府邸中很寧靜,一縷清氣飄過,沒有絲毫的波瀾。 表面看起來院落中很寧靜,但是葉凡所化清氣卻覺得有些不對勁,并沒有什么發現,只是修士的本能直覺。 他落在院墻不遠處,沒入大地下,施展通天動地的源術,謹慎的觀察。 不久后,一雙眸子由霧氣凝聚而成,在在地底仰望,葉凡心中殺機騰起,眸光冰冷。 府邸中除卻天皇十三騎外還有幾位種子級強者,更有城中的兩名兵士,正在等待他進入局中。 這些人隱于法陣內,談笑風生,對飲美酒,與外界隔絕,若非他源術通神,可以借助大地龍氣捕捉上方的異動,根本無覺。 這是一個坑,等著他向里跳,不一定非要現場格殺他,只需他出現,有這些人見證就可讓他背上殺圣的黑鍋。 真到了那個時候,誰還會聽他解釋,競爭者會藉此除他,人族第一城的諸多修士會對他群起而攻之! 這是一個惡毒的陷阱,天荒十三騎的二號人物并沒有想真正去刺殺他,而是反過來引他入甕,陰險毒辣。 葉凡在來之前,就意識到今晚多半不是一起簡單的襲殺,而是有針對性的使絆子,現在被證實了。 “哧!” 地上的法陣中,天荒十三騎中的首領,突然持一桿紫色的戰矛,猛的刺入了地下,雙目中爆發出可怖的光芒。 這個變故讓許多人都吃了一驚,不明所以,尤其是十三騎中排名后幾位的人都是一陣膽寒·對他無比懼怕。 “顧兄,發生了什么?”一位種子級強者問道。 天荒十三騎中的首領顧凌·眸子中射出野性的光芒,著上身,強健有力的古銅寶體充滿了壓迫感,道:“有人在地下窺視我等。” 一縷清氣在地下散開,消失不見·什么都沒有留下,那道紫色的鋒芒能刺死圣人,卻不能刺中清氣。 葉凡心中一凜,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敵手·比一般的種子強者恐怖很多倍,難怪在路上時就驚動了接引使。 “我也有所感應,可是他卻一下子不復存在了。”天荒十三騎中的二號人物雙目射出青芒,甲胄覆蓋全身·似一尊遠古的魔神,如淵海般深不可測。 “沒錯,有人窺視,又剎那消散了。”一位兵士開口,讓在場人的人一驚,這是星空古路上的一個失敗者,卻如此的強大。 不用想也知道·他在前路上遇到了無敵人杰,不然憑其修為,怎么會退到人族第一城。 “會是他嗎,真是讓人忌憚。”天荒十三騎中很少說話的第五號人物陰冷的說道。 “這個人是一個威脅,靜等他來殺戮,卻不曾想沒有動手·看來想結果他的性命有些難度。”另一人說道。 葉凡越強與謹慎對他們的威脅越大·若是在后面的試煉路上動手,不付出一定的代價多半難以收局。 “不能讓他活下去了·要弄死他!”天荒十三騎中的二號人物青色眸光懾人,像是來自的地獄的魔神,話語陰寒冷酷,似毒蛇吐信。 星輝下一縷縷清氣聚在一起,落在葉凡的院中,沒入其頭頂,此氣可聚可散,并非一定要回本體。 但這終究是一股體堊內神精,若沒有什么變故,他并不愿散掉,強壯己身。 葉凡站起身來,道:“既然到了這一地步,我便當著你們的面直接殺人好了!” 說罷他笑了,而后打坐養神,陷入沉眠,根本就不在意外切的一切了。 這一夜,天荒十三騎空守了半夜,請幾位種子級強者與兩名軍士來見證,白費了力氣。 清晨,街道上恢復了繁華,人來人往,陽光燦爛,但是一些修士心頭的陰霾卻更濃了,昨夜又圯了三人。 血色恐怖,誰也不知會繼續到何時,很明顯一些強者假借殺圣之名也出手了,人人自危。 到底還有幾日才能離去,趕往人族一下處古關?這是所有人的疑問,都迫切想離開。 接引使不作為,任事態嚴重,有的人甚至懷疑與他有關,一股不好的預感浮上人們的心頭。 緊張氣氛彌漫,在這關鍵時刻,葉凡像是徹底悠閑了下來,在城中四逛,路經城門時感受到一雙目光射來,冷而寒。 他不禁回頭觀看,正是當初進城時,那個與他沖突的兵士,是一個強大的兵長。 此人穿著黑色的鐵衣,手持一桿青銅戈,站在城門那里,冷漠而無情的看著他,嘴角隱去一抹殘酷的笑。 “是他……” 葉凡確信,是昨夜兩名兵士中的一人,做客天荒十三騎的居處,在那里飲酒守候了半夜。 “還真是動了一番心思,將對我有敵意的兵長找了出來。” 午時過后,葉凡逛遍了全城,進入一家酒肆,坐下來獨飲,他在等天荒十三騎,要當眾血殺。 小酒館臨街,在外面也擺了幾張桌椅,兼做露天生意,出入的人不是很多。 半刻鐘后,街道另一個方向傳來隆隆聲,一群鐵騎馳來讓古街一陣搖動,不少人躲避。 天荒十三騎來了,要進一家酒闕,這是他們的習慣,近幾日都是如此,選擇這個時間段出現。 “你活不了多久!”對面,天荒十三騎的一位騎士說道,話語不高,一般的人聽不到。 葉凡一直在關注他們,憑他的耳力自然能清晰聽聞。 這些人中不少人都帶著冷笑,殺意不加掩飾,老十二與老十三更是挑釁,沖著他比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可以說,這是一種羞辱,走上試煉古路后·這樣的動作是一種嚴重的輕蔑與挑釁。 這個地方有幾家大酒闕,自然有不少修士·而今人人自危,都希望在這種場合多做交流,尋到結盟者。 不少人都見到了這一幕,意識到今日可能會有一場大沖突,這兩方結怨已深·早晚會爆發。 “你們有些人活不過今天。”葉凡輕語,飲下一杯酒。 “你說什么,挑釁我等,想找死嗎?”老十三暴烈的說道。 “你在主動招惹我等·若不賠罪,當場擊殺你!”老十二裸的挑事,進行恫嚇與威脅。 “請你說的清楚一些,不然別怪我們無情。”當中的第九號人物·轉過身來陰冷的說道。 他們選擇性的忽略了片刻酋的主動挑釁,而是抓住葉凡這一句不放,希望將事情鬧大。 他們需要有一個合適的理由擊殺葉凡,一直希望他主動挑事,然后與.兵士共同鎮殺他。 天荒十三騎中的第十號人物還有老十一則直接逼了過來,這兩人皆殺機畢露,不怕出事·一直苦于沒借口。 “你這是在尋死!” “看你怎么活命,這可是你先惹我等的!” 最為激進的老十二與老十三殘忍的笑了,跟著逼了過來,這一次連二號人物都意動了,覺得葉凡可能忍不住了,也許是聯合兵士格殺他的好機會。 即便他再強·能強過城中兵士的合法鎮殺嗎?那顯然不可能! 看著這些人逼來·葉凡很平靜,坐在那里自斟自飲·可是空氣卻緊張到了極致,附近所有酒樓的窗都打開了,街道上更是一陣死寂,所有人都在關注。 “即便你現在道歉也沒用,跪下來求饒也殺無赦!”老十二叫囂,逼葉凡出手。 這有些欺人太甚,當面羞辱,一般人很難忍受,太過直接與暴戾了。 葉凡未動,平靜的飲酒,小酒肆內卻走出一人,身材修長強健,身穿紫衣,黑發如瀑,很是英武,但細看的話,容貌又很模糊,拖著一口鐵劍,在地上劃出一道道火星。 他來到街上,徑直走向天荒十三騎,打量每一個人。 “你是誰,滾到一邊去,今日我們只想殺那個姓葉的。”老十三非常跋扈,到現在都沒有什么掩飾了。 “噗!” 血光迸濺,誰也沒有想到,紫衣男子在老十三話語落畢的剎那,暴起發難! 他輪動鐵劍,比閃電都快!直接將老十三給立劈了,鮮血飛灑,噴涌的到處都是,連那坐騎都化為了兩截。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頭皮發炸,這一切太突然了,誰敢在城中當街殺人? 這違反了城規,需要以命償還! 這個人行事無所顧忌,實在過于干脆與果斷,尤其是他這一劍絕世犀利,強如圣人都難躲過。 “殺人了!”有人大叫,街道上徹底大亂。 眾多修士血脈噴張,他們知道今日必有大事發生,敢當街殺天荒十三騎,必然大有來頭,將是一場劇變。 “啊……” 天荒十三騎當場炸開了,不少人大叫、怒吼著,這一切太突然了,此人囂張的過分,暴起發難,當眾殺人,誰也沒有料到。 “老十三!” 天荒十三騎中一些人大叫,怒到極致,各種光飛舞,一起向前打 紫衣人自然就是葉凡,施展一氣化三清,這是他的道身,當街格殺大敵。他就是要如此,當眾擊殺,斬開這些人的面子與尊嚴,殺個徹底。 哧! 葉凡準備充足,一劍過后,第二劍已劈出,比這些人行動的更迅疾,當天荒十三騎中的一些人震怒、圍攻上來時,他手中的滴血的鐵劍已經離老十二的頭顱不及半尺。 完全是一氣呵成,一切都是在電火石花間發生的,殺過老十三后,葉凡中途沒有任何停頓。 “啊……” 老十二大叫,臉色蒼白,身上發出無量光,且有各種兵器沖出、阻擋,但還是晚了。 “噗” 鐵劍橫空,劈過他的頭顱,斬掉了多半張臉,鮮血飛濺起六七尺高! 葉凡一劍劈出,天荒十三騎中老十二的半顆頭顱飛起,天靈蓋被斬為兩半,當場橫死,鮮血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