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50 跨界戰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跨界戰 中年道姑顫抖,見到葉凡手指抬起,她差點大叫出來,另外兩人更是身體痙攣,身上出了一層白毛汗。圣堂 即便道行高深的君威山主擋在前方,他們依然膽寒,毛骨悚然,地獄般的經歷似還在眼前,讓他們身心皆懼。 “道兄你嚇壞了他們,如此可憐之人放他們一條生路又何妨?”君威山主說道。 “你見他們此時可悲,可曾看到不久前他們窮兇極惡的嘴臉,狠毒而無情,不除我誓不罷休,葉某所做不過是自保與反擊。”葉凡道。 “我們錯了,請葉大帝留我們一命!”三人中的一個男子崩潰,大聲喊道,涕淚長流,哪里還有一絲強者的樣子。 “大帝?剛踏上試煉場而已,你們就認為他能走上帝路了嗎?笑話!”君威山主身畔一人冷笑。 “君威山主救命!”另一人趕緊向他求救,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道兄,算我欠你一個人情如何,饒恕他們一次?”君威山主說道,看著葉凡。 他身材修長強健,頭戴紫金冠,身穿麒麟袍,具有一雙紫瞳,發絲如瀑,稱得上是英偉,似一尊天王降世。 眸子開闔間有紫光流轉,一縷縷道芒溢出,他身具上古帝王氣象,非常的不凡,舉手抬足與天地妙理相合。 即便隨意一站,也是法相威嚴,帶著不容置疑的氣勢,震懾人心。 這絕對是一個高手,而且是一個非常強大、少有人能及的可怕人物,身上有一種特別的皇道氣韻。 “不行!”葉凡很堅決,僅以兩個字回絕,中年道姑如此相迫,攛掇諸雄來圍剿他,怎能就此放過。 仁慈也要有個度,并非針對所有人,放過一個陰毒的人就等于斬了自己一刀。 “你這人真的不知進退,君威山主好語相勸,你卻不領情,真當自己無敵天下了嗎?”不久前說話的那人再次冷聲開口。 “我殺我的仇人,與你何干,如此相阻,還要我領情,真是天大笑話!”葉凡沒有搭理他,而是直接看向君威山主。 “唉,道友不需與他計較,只因在下與女道人有些交集,故此不忍見她喪命。”君威山主道,依然要救她一命。 “這樣說來,我與她的交集更多,被她圍殺,絕不能就此放過。”葉凡說道。 后方,中年道姑還有那兩人臉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他們的命就在前方兩人的一念間,全都緊張到了極點。 “道兄真的不肯放過他們嗎?”君威山主臉色鄭重的問道。 “沒得商量!”葉凡嚴肅的說道。圣堂 “君威山主好言與你相說,你卻屢屢回絕,不知好歹!”君威山主身邊那四人中又一人開口,話語冰寒。 “這是你的奴仆還是家丁,請讓他們自重一些。”葉凡對君威山主道。 “這是幾位道友,并非我的仆人。”君威山主面露不愉之色。 “你大膽,自恃神勇無邊嗎,在君威山主面前,你也許什么都不是!”其中一人喝斥,向前邁步,氣勢洶洶。 葉凡沉下臉,道:“若再對我犬吠,直接殺之!” 這句話一出,讓現場的空氣頓時冷冽了下來,一下子變得無比緊張,令君威山主身畔的四人都齊變色,就要怒斥。 “君威山主,他擁有超越圣人的速度,我懷疑他擁有故老口中的一種禁忌秘術,他日可演化為宇宙第一仙速,也許對你有大用!”中年道姑叫道,眸子中閃過一縷陰狠,盯向葉凡那里。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君威山主你可曾看到,她到現在還想借你之力除我呢。”葉凡冷淡的說道。 說罷,他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突破君威山主的防御,要擊斃中年道姑三人。 后方,與君威山主一同前來的四人冷笑,一起出手,祭出一座宮闕,將中年道姑三人收了進去。 晶瑩的宮闕縮小,化成拳頭大,落在一個人的手掌中,剔透閃光,流動圣輝,瑞氣萬道。 “我等已經給予了你足夠的面子,你卻不知進退,莫要自誤!”其中一人鄭重警告道。 “這是你的決定嗎?”葉凡冷冷的問君威山主。 “我確實想救下他們。”君威山主說道,僅幾個字而已,但卻表明了態度,殺伐氣彌漫。 “那我只好大開殺戒了,無論是誰,阻我……皆殺!”葉凡沉聲說道。 “放肆,你以為自己是誰,敢對君威山主這樣說話,若不說出個所以然來,立刻擒殺你!”一人大喝道。 “莫要將我們與那些來自小世界或干涸天域的人相比,我等傳承真正的古星域,容不得你貿然與無禮!” 葉凡聞聽,神色冰冷,這顯然是有預謀而來,故意尋釁,找一個出手的理由,不然他們何以會如此咄咄逼人。 “我說過,你們若再犬吠,皆殺!”葉凡冷淡的說道。 幾聲冷哼傳出,那四人神色陰冷,分站一方,擺出了四象古圣陣,想要鎮壓他。 “道兄不放手,那我也只好得罪了,我只是想救人一命而已,你何必如此冷血。”這時,君威山主開口,帶了一絲冷冽之意。 葉凡知曉,這些人不可能才進入試煉場,既然沒有救藍楓、紅柳等,那么對中年道姑援手也不過是個幌子而已,并非真意。圣堂 “虛偽的人。”葉凡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不懂得取舍的人,好言相勸不聽,非要打到你心服嗎?逼我等出手。”一個人斥道。 “啪” 在這一刻,葉凡動了,速度極快,化成了一道電光,出現在那人的身邊,一巴掌扇出,金光流動,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響。 葉凡的速度太驚人了,四象陣出現破綻,無法攔截他,他甩出一個大耳光,打的那個人橫飛了起來。 噗! 血液飛濺,這個人的半張臉被抽飛了,鮮血淋淋,下巴不見,撞在遠處石壁上,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塵埃四起。 古木斷掉數百株,那座石山上出現一個人形坑洞,讓現場一下子靜了下來,過了好長一會兒那個人才痛恨的爬了出來。 他少了下頜骨,整張臉都扭曲了,血淋淋,無比的嚇人,喉嚨中發出野獸般的低沉嘶吼。 “不知死活。”葉凡平淡的說了一句,雖未取此人性命,但如此一耳光卻不比殺了他好多少。 其他幾人都變色,萬沒有想到葉凡這么恐怖,比他們預想的要強上不少。 “葉兄你這是在逼我與你一戰!”君威山主沉下了臉。 “我殺仇人,你來相阻,你們還要讓我領情,我若不肯退卻,就算是逼你們出手,好強的道理。”葉凡身上殺氣彌漫,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面對這幾人,道:“誰擋我,我便殺誰!” 這是一種無敵的霸氣,話語鏗鏘,震懾人心,絕非戲言。 他徑直向一人走去,那個人手里托著一拳頭大的宮闕,晶瑩剔透,能夠看到中年道姑三人在內。 “那我只得出手了!”君威山主一聲大喝,混元罡氣澎湃,混沌法則出現,像是開天辟地般,打出了剛猛的一拳。 轟、轟…… 接連十擊,這片天地劇烈搖動,山河成灰,高嶺成煙,莽荒山脈都被掃平了,四條大河以及十幾個巨大的湖泊皆被蒸干! 這是一場可怕的對決,讓葉凡都一陣心驚,不得不說,君威山主極其恐怖,竟能與他硬撼。 十年征伐,十年血戰,這是葉凡所遇到的最可怕的敵手之一,不愧來自一片真正的古星域,這是有無敵端倪的強者。 最剛猛的十擊過后,君威山主頭也不回,轉身就走,渾身繚繞混沌光,裹帶著另外四人沖向遠處。 非常快,混沌氣化成一道光河,載著他們瞬息遠遁數百里,一下子沒入到了滿目瘡痍的大地深處。 葉凡帶著殺意,不緊不慢,跟在后面,追殺了下來。 這個地方緊鄰第三十七區,君威山主帶著四人一閃而沒,進行了跨界,深入了進去。 葉凡嘴角帶著一絲冷漠的笑,思忖了片刻,沒有立刻跟進,他在等龍馬,準備一起跨界殺敵。 終于,片刻后一聲長嘶傳來,龍馬出現,渾身都是火光,它解決了所有坐騎,殺到了此地。 “剛才發生了什么,整片天地都像是要翻過來了似的。”龍馬狐疑。 “遇到了一個敵人,非常強大,來自一片古星域,而非一片神靈小界。”葉凡道。 不久后,一人一馬進入了第三十七區,這片地域同樣廣袤無邊,山嶺幽深,古木參天,猿啼虎嘯。 越向里走他們身上的壓力越大,最終像是背負著一座大山在前行,百萬斤枷鎖如期而至,化形而出。 在葉凡與龍馬的手腳上,出現了血色鐐銬,流動晶瑩的光澤,沉重如天。 若是一般的修士被鎖住,肯定會被壓得骨頭斷裂,肉身成泥,即便走上最強試煉路的人,也有不少人會承受不住。 這是一種強大的束縛! 不過葉凡與龍馬卻不在乎,完全是將它當成了一種磨練,深入第三十七區,尋找君威山主幾人。 他們走進一片山脈深處,莽荒氣息撲面,異獸橫行,蠻禽嘯長空,同時有一股敵意襲來。 前方,有一片開闊地,君威山主等人并立在那里,冷漠的看著他們,身上同樣帶著血色的枷鎖,閃動可怖的光澤。 “怎么不逃了?”龍馬嘲諷。 “我們從未逃,只是后退到了此地而已,在此獵殺你等,為你們選了一個上好的墳場!”其中一人冷聲道。 葉凡眸光如劍,掃過幾人,最終露出一縷殺意,大步向前。 “讓我來!”龍馬迫不及待,雖然帶著百萬斤的枷鎖,沉重如山,行動大受影響,但依然化成了一道火光,展現出了非凡的速度。 “哧!” 對面有兩人齊動,動作竟然更快,避過龍馬的巨蹄,電閃雷鳴,法則交織,他們催動圣器直接鎮殺了下來。 龍馬一驚,迅速后退,竟差一點被對方的速度壓制,深感意外,自語道:“他們也學有行字訣嗎?” 葉凡搖頭,道:“這是他們的主戰場,身上的枷鎖是假的。” “什么?”龍馬一驚。 “他們原本就在三十七區,剛才進入三十六區不過是想引我們過來而已,以秘術掩飾了。”葉凡道。 “陰險狠毒。”龍馬咬牙。 “不錯,我們是從三十七區入口進入的,以元磁秘術掩飾,進入三十六區引你過來,真以為我們方才不如你不成?!”那名被葉凡扇掉下巴的修士修復了傷體,陰森而冷酷的說道,帶著一股恨意。 君威山主身上出現一縷縷混沌氣,比方才更強盛了,屹立在那里,宛若一尊神王轉生,紫眸如電! “原本我就是想跨界修行,百萬斤鐐銬對我是一種磨礪,有它在最好不過!”葉凡非常的強勢,根本未將枷鎖當成負擔,就在這時全力出手了。 轟! 在其背后,黃金神藏出現,這是一個金色的世界,道鐘、天塔、仙劍、古鏡等都是金色的,璀璨奪目,一齊飛了出來,無差別攻擊。 前方的幾人大吃一驚,全力抗衡,各種法器齊出,更有圣器完全復活,鎮壓而下。 “鏘!” 黃金寶藏中,數十上百件金色的神兵利刃,個個燦爛奪目,像是以道劫黃金鑄成,恐怖無邊。 這些兵器齊射,全都劈斬在一座玉闕上,這自然是圣器,可卻當場四分五裂,承受不住這一秘術的攻伐,被毀于此! “啊……”宮闕的主人心痛,卻改變不了這個現實。 這是一件難得的寶貝,卻難以抵抗古皇禁忌篇的秘術,被摧毀在此,成為了廢料。 中年道姑、還有另外兩人全都墜落在地,臉色蒼白,從碎裂的圣器宮闕中逃出,渾身顫抖,臉上沒有一點血色。 他們恐懼到了極點,知道大禍將要臨頭,而今真的是無處可躲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被人像攆狗一樣追殺,原以為遇到君威山主可以逃過一劫,可是而今看來還是難逃一死。 眼前這個人太強勢了,跨界追殺,依然如魔神一般,擁有無敵之勢! “在真正的戰斗開始前,先解決掉你們。”葉凡冷漠的說道。 “不!”中年道姑惶恐大叫,另外兩人則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住手!”君威山主想阻止,龍行虎步,向前沖來。 “噗” 葉凡背后的黃金神藏光華更盛了了,飛出數十件金色法器,在一瞬間將中年道姑三人斬成了血泥,元神皆滅。 “我要殺你們,誰也救不了!”葉凡冰冷的話語在山脈中回蕩,透露著強大的自信,神來了也要斬掉。 繼續求下推薦票與月票,各位請支援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