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48 橫掃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橫掃 一嘯山河崩! 群山萬壑都成為了塵埃,如紙糊的般毀掉,這還怎么打?葉凡如魔主跨界而來,活活將幾位強者吼碎,鮮血淋淋,觸目驚心。 他亂發飛揚,黃金戰氣滔天,屹立蒼穹下,所向無敵。 魔神! 這些人心中大叫,雙股戰戰,臉色雪白,生出一股無力感,身體忍不住顫抖,從未像現在這般恐懼。 “噗” 血花濺起,粘著血絲的骨塊飛射,葉凡黑發如瀑,眸綻冷電,金色的拳頭又將一人打成了血霧,保底爆碎! 他的強大震懾人心,只需一拳而已,就足以將一位踏入試煉場的修士擊的四分五裂,形神俱滅。 殺伐在繼續,葉凡如一頭人形的蠻龍闖進了狼群中,舉手抬足必有人被滅,血雨灑落,碎骨飛射,如打開了地獄之門。 “啊……” 這些人嚇到顫栗,驚恐的大叫著,全面敗逃,現在誰都看出來了,這是一尊神魔,與他為敵只能死。 “哪里走!”葉凡輕叱,既然選擇動手,那么就要殺個干脆,他不會有什么婦人之仁,這是走進試煉場后的殘酷法則。 “饒命,在下知錯了,不該圍剿道兄。”一位文士被追上,臉色蒼白的求饒,差點跪在那里。 葉凡冷漠無情,金色手指一點,其額頭飛出一朵血花,驚恐之色凝固,直挺挺倒在血泊中。 “轟!” 天魔傘落下,遮天蔽日,垂落下千縷萬絲,那是一道道秩序神鏈,交織在蒼空下,宛若以神鐵鑄成,璀璨奪目,鎮壓葉凡。 這是一宗強大的圣器,撕裂萬古青天,若一片星海沸騰,墜落下來,要毀滅萬物。 “他被壓制了,諸位快斬殺他!”中年道姑叫道,神色陰狠。 那天魔傘漆黑如墨,秩序神鏈有上萬道,穿透每一寸虛空,像是將葉凡禁錮在了當場。 這件兵器屬于藍衣男子,他躲在遠處,祭出此器后不斷念古老的咒語,讓它全面復活。 許多人神色異動,催動各種法器向前斬去,因為他們知道不可能善了,即便求饒,也會被擊殺。 “催動禁器殺了他!”中年道姑手中那顆頭顱叫道,正是那紅柳,身子被毀掉了,對葉凡恨到了極點。 “諸位,我們沒有退路了,唯有將他屠掉,不然都得死!”中年道姑神色猙獰,張口吐出一口血紅色的小鐘,在上面噴出幾口精血,祭了出去。 當! 喪鐘驚世,震碎了大地,湮滅了天穹,快速放大,血色的鐘體讓萬物成灰,是名副其實的死亡之鐘。 它與天魔傘一起落下,將葉凡困在當中,想要把他煉成膿血,血氣蒙蒙,鬼哭神嚎。 “真的有效,殺了他,大家萬不可退縮,斬此獠就在這一刻!”另外一些人見狀,一個個殘忍的叫著,士氣大振。 葉凡蹙眉,這天魔傘有些特別,除卻是一件可怕的圣器外,還蘊含著一個強大存在的一縷精魂。 那是一個天魔的頭顱,浮現在虛空中,比山岳還高,正是這個東西而對他有一定的威脅,禁錮了一片天地。 “殺,一定殺了他!”即便只剩下一顆頭顱的紅柳也在尖厲的叫著,催動最后的神力,將那出現裂紋的翻天印祭出,化成一座山峰,壓向場中的葉凡。 法器刺目,各個穿梭天地間,瑞氣迷蒙,殺伐氣震斷九霄。 藍楓嘴角泛起一絲陰冷的笑,聯合幾人,無聲無息祭出禁器,快速打到了場中央,果斷讓圣物爆碎。 “轟!” 這是一場殺劫,各種光蔽日,全都沖了起來,讓此地千瘡百孔,破敗的不成樣子。 “他……死了嗎?”一人顫聲說道。 遠處,魔威滔天,一把黑色的大傘高逾萬丈,葉凡竟將其搶奪在手,橫空而去數百里。 剛才禁器的毀滅之光依然未能打中他,只是毀掉了一片古地。 “這是什么人,徒手奪走了全面復活的圣兵?!”有幾人驚悚到頭皮發麻。 “他似乎沒有擺脫禁錮,還在天魔傘籠罩的范圍內!” 藍楓陰沉著臉,道:“這是一位前輩祖圣封印的天魔虛影,形成了天魔場域,短暫了禁錮了他,諸位速出手,殺他個形神俱滅。圣堂” “殺!” 眾人再度出手,中年道姑連續噴了幾口精血,催動血色的喪鐘,搖動了河山,挾圣威鎮落而下。 其他人等亦是如此,紛紛不計代價的催動各種秘寶,流光溢彩,將那里淹沒。 嗡! 葉凡的背后,五柄寶劍浮現,這是得自永恒星域的神明秘術,五色神光沖霄,輪動開來,斬向天魔傘。 像是有十萬天劍齊鳴,錚錚作響,那天魔傘雖為一種非常詭異的圣器,但是卻被劈的不斷出現裂痕。 “轟!” 天魔頭顱沖起,張口長嘯,震耳欲聾,想把葉凡吞沒下去。 然而,在一片刺目的光芒中,葉凡以六道輪回拳生生將他打爆在了天地中,黑色魔血淌落,而后化成一片云煙。 “什么,天魔虛影都被他斬殺了!”藍衣男子神色一變,轉身就逃。 當! 葉凡一拳打在血色大鐘上,裂紋密布,而后再次揮動神拳,九擊過后,在圣器的哀鳴聲中,與翻天印一起炸碎。 血色的鐘體碎片還有翻天印碎塊飛向四面八方,一道又一道慘叫聲傳來,不時有人被擊中,骨斷筋折。 葉凡如神臨塵,所向披靡,接連出手,將數件兵器打碎在天地中,劈山斷海,法力無量。 到了現在戰斗一面倒了,再難有什么懸念,中年道姑等人急急如喪家之犬,亡命飛逃。 有些人連坐騎都不顧了,各自飛奔,龍馬在后絞殺,化成一道火云,大開殺戒,于獸中稱尊。 “道友,我等可以坐下來談一談,暫且收手。”有人哀求,嚇到亡魂皆冒,因為他們發現,葉凡的速度太快了,截斷了他們的前路。 “分頭逃走!”中年道姑咬牙道。 “啊……” 在凄厲的慘叫聲中,血光四濺,一名剛脫離隊伍的人直接被葉凡打成了血泥,橫死當場。 “唯有合在一起,才能讓他稍微有些忌憚,我們不能分開,一起退出這片試煉場。” 他們心中失去了自信,根本不想踏上強者的試煉古路了,只要能活下去比什么都好。 葉凡放慢了速速,不緊不慢,在后一個個的格殺,到了現在活著的已不足五六人。 足足二十三位強者,聯合在一起,不動用禁器等就足以可擊斃古圣,可是卻被葉凡一人殺到這般凄慘境地。 “噗” 藍衣男子眸光陰狠,取出一個半尺長的傀儡小人,吐出數十口精血,全部灑落在傀儡上,顯得無比妖異。 藍楓像是去掉了大半條命,變得非常虛弱,顯然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蘸著血在傀儡眉心寫下葉凡二字,而后拿起一柄巴掌長的小劍,猛的斬向傀儡的額骨。 在這一刻,葉凡渾身寒毛倒豎,額骨生疼,像是有一柄絕世兇器將刺進其頭骨內,近在咫尺。 這太突然了! 葉凡心神震動,在這一剎那,十年征伐所開掘出的人體寶藏等,依照一種本能全部打開。 什么血中蘊星辰,骨中化神祇,一念道生,凡此種種,全都浮現! 他的額骨在發光,伴隨著一種道唱,劈開了虛空,將一種莫名危機斬滅了干凈。 “噗” 藍衣男子大口噴血,手中的傀儡灰飛煙滅,巴掌長的小劍更是折斷,他元氣大傷。 中年道姑抱著紅柳的頭顱與藍楓等總共五人,像是喪家之犬,驚恐的逃亡,一個個劈頭散發,渾身是血。 “我與你拼了!”實在跑不下去了,中年道姑臉色鐵青,催動拂塵,化成一掛天河,向前抽來。 葉凡神色漠然,戰力強到極致,一掌切出,星河崩碎,中年道姑半邊身子都被震碎,她尖厲的叫著,再次逃亡。 “啊……帶上我!”紅柳惶恐大叫,只剩下了一顆頭顱,精氣干涸,被中年道姑拋在地上,她僅余頭顱想自己遁走,可是速度太慢了。 “砰!” 葉凡一步上前,一腳踢了出去,頭顱四分五裂,沖出一道元神,恐懼的大叫:“不要殺我,只要留我一命,讓我做什么都好!” 噗! 葉凡一腳踩過,這道元神瞬時成為飛灰,在其腳底板下化為劫土,死了個干凈。 前方四人亡魂皆冒,嚇破了膽,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絕望過,昔日縱橫一域,而今卻被人像是攆狗一般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我等有眼不識大帝,你大人大量,不要與我們一般見識,饒我們一命吧”其中一人崩潰了,不斷求饒。 “住手,只要你放我們一條生路,一切都好說!”藍楓也快崩潰了,臉色蒼白叫道。 “你不是說讓我跪下來說自己是殺圣嗎,然后自斬修為,祈求你們寬恕。”葉凡聲音冷漠,并指如劍,向前壓去。 “啊……”藍楓凄厲大叫,肉身寸寸斷裂,化成碎骨與血霧,最后蔓延到了頭顱,他的元神快速沖出天靈蓋,肉身成為一團爛泥。 咻! 葉凡的指端,一道劍芒飛出,將那個元神化成的小人釘死在了虛空中,死了個徹底。 葉凡如一尊不朽的神爐,散發出滔天的金色神華,整個人屹立在天地中,比神明還恐怖。 中年道姑與剩下的兩人嚇到身體痙攣,在這一刻什么尊嚴,什么最強試煉,都成為了虛無。 葉凡并指如劍,神威浩蕩,就要結束三人性命。突然,五道身影落下,擋在了前方,君威山主出現。 “道兄手下留情,可否高抬貴手留他們一命?”他認真的說道。 “不行!”葉凡搖頭,非常果斷的拒絕。 “你覺得自己很強大嗎,連君威山主都敢拒絕?!”旁邊一人冷聲說道。 葉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理會,并指如劍,遙指前方的中年道姑幾人。 周一,求一張推薦票。同時也請各位兄弟姐妹投張月票支持,如果有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