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243

“兇手抓住了,被兵士揪出,這下真相將大白了。《”隔了一日,人族第一城內傳來喧嘩聲。 許多人向中心廣場飛去,在那里一個披頭散發的男子出現,被扔在了地上。他渾身血淋淋,在刺殺一位修士時失手,被幾位兵士擒拿,綁縛到了此地當眾審判。 然而人們失望了,這是一位半圣,怎能殺死一位道行高深的真正圣人?觀其識海發現,他并非斬殺圣人的兇手。 這件事發生,更加讓人憂患,人人自危,相互提防,若是諸雄皆效仿暗殺之道,會出大亂子! “這可是人族第一城,怎么會有暗殺出現,連城主都找不出真兇,豈不會被人鉆空子,說不定有人會夜襲我們。”龍馬琢磨。 城池巨大,宏偉壯闊,街道兩旁建筑物團簇,諸雄分散居住,互不信任,不敢過于靠近。 星輝灑落,如薄煙繚繞,夜深人靜時,一聲慘叫響起,是如此的突兀,讓人發瘆。 一隊兵士如一股洪流般撲殺了過去,可惜依然無所獲,只見到一具鮮血汩汩而涌的尸體。 城內一陣大亂,許多人冷漠的看向那里,亦有一些人沖了過去,趕到現場。 “真是可惜,這還是一個孩子,只有三十歲就已斬道多年,達到了半圣境界,實乃一代天驕,就這樣被人扼殺了。” 一個男子輕嘆,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事實上早已一百八十多歲,有資格稱一個三十幾歲的強者為孩子。 “這絕對是一代人杰,若是不死,即便邁不出帝路,也能成為圣人中的王者。” 三十幾歲的半圣的確駭人聽聞,讓一些成圣的人都輕嘆,如此強勁勢頭古來少見,實為一個異數。 人們意識到,暗殺者深不可測,且選擇的目標很明顯,都是未來帝路上可能會有所作為的人。 第一人是強大的圣者,第二人為潛力無邊的后起之秀,第三人會是誰?所有人都覺得他多半不會收手。 “這算什么,藏頭露尾,也配走上最強試煉路嗎?不敢光明一戰,只會暗中殺人,生性齷齪,不過是一介鼠輩!”有人不忿。 “也許這個人本就是一個殺手,就是需要以此種血殺證道。《”另有人猜疑。 接引使下令,全城追捕,一定要將兇手擒殺,前后死了兩人都是種子級強者。 “還未進試煉場,先遇上了這等事。”龍馬自語。 星河垂落,古城朦朧,安謐祥靜,感受不到一點殺氣。 后半夜,葉凡突然睜開了眸子,化成一道金色的閃電撞碎窗子,撲向院中一處虛空。 他一拳就粉碎了真空,金色熾電交織,他如太古兇獸出閘,又似一尊戰神復生。 咻! 一道模糊的黑影被其震的倒飛,有鮮血灑落,而后這道身影快速融入了天地虛無中。 葉凡一聲冷哼,身體也不見了,天庭秘術盡展,如影隨形,配合行字訣,殺生大術冠天下。 這是一位圣人,手段超絕,非常強大,讓葉凡都心中一凜,這絕對是一個罕見的可怕的人物。 哧! 他演化斗戰圣法,一座火爐出現,鎮壓而下,凰鳴動九天,火光灼古城,恒宇爐鎮壓而下。 此人灑落下一片血花,倒退而去,猶如鬼魅,非常迅疾,快過電光。 這天下間恐怕也唯有葉凡的行字訣能追上他,幾次突圍,都被葉凡截斷前路,阻在此地。 “轟!” 龍馬偷襲,號稱踏仙無影腳,上來就是一百零八擊,每一蹄子都蹬碎了天地。 砰! 這個人遭了一記馬蹄子,橫飛數十丈遠,借力沒入虛空中,想以秘法消失。 葉凡是行家,六道輪回拳轟出,粉碎了乾坤,如洪荒猛獸般的氣息鋪天蓋地,將此人震落。 這樣的戰斗自然驚動了城中諸雄,附近門庭露出一道道冷漠的眸光,向這邊觀望,也有人沖來援手。 “殺!” 整齊劃一的喊殺聲,如一片星河拍落在大地上,驚起無邊濤瀾,震耳欲聾。 守護巨城的兵士到了,一來就是二十幾人,將這個地方團團包圍,掃平建筑,闖了進來。圣堂 清冷的月輝下,葉凡獨立,手中持著一張人皮,認真看個不停。 龍馬從遠處跑了回來,并無發現什么刺客同伙,也沒有可疑之處,口中詛咒個不停。 “發生了什么?”一個兵士沉聲問道。 星空下影影綽綽,大批的強者到了,大多都為走上最強試煉古路的人,將這里圍住。 “有人刺殺我,不過失敗了。”葉凡答道。 現場一片鴉雀無聲,這像是一層陰霾,浮在城中,讓人覺得壓抑,而葉凡卻無恙,擊退了暗殺者。不少人都露出異色,他被當做目標,絕對證明了其價值,被暗殺者認為是一種威脅。 葉凡最后以六道輪回拳擊出,打碎了一切,連那道身影都暗淡了下來,只留下一張人皮。 這是一張相對完好的人皮,好比蛇蛻,宛若是被人脫落下來的,除卻面部外,其他各處完好無缺。 “這就是兇手的皮?”人們露出怪異之色。 “難道被你擊殺了?” 黎明到來,這件事引發了一場大波,諸多兵士在這里還原戰斗場景,卻并未有更大的收獲。 在接下來的兩日里,城中沒有發生暗殺,一片寧靜,2000有人猜測那個兇手被葉凡擊斃了,也有人搖頭。 兵士將那人皮取走,送到了接引使府,一直沒有什么結構。 “這個人絕對沒死,我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秘法。”葉凡清楚的知道,擊落下一張人皮,并非真的斬掉了兇手。 “看樣子他短時間內不會出現了。”龍馬道。 葉凡沉思,道:“若是純粹來刺殺我也就罷了,可若是藉此來突顯我,引起他人關注,為我樹競爭對手于四方,成為一個明著的靶子,那就有陰謀的味道了。” 接下來的幾日都很安寧,再無流血事件發生,人們一直等待接試煉場開啟,可是接引使始終沒有什么表示。 養精蓄銳多日,不少人都不再閉關,走上了街頭,進入了茶館、酒樓等,靜待時機。 葉凡出行,遇到了一個單薄的少年,曾于第一次遭遇天荒十三騎時善意提醒過他,說這條路上強者不為他人退。 雖然到了人族第一城,但是葉凡對一些事還不算了解,唯有他是獨自上路,其他星域都有同路人。 “他們為何來了那么多人?” 葉凡虛心請教,他發現有的星域來的人未免太多了,動輒就是十數名,都源自一個古地。 “來多少人,完全是由各自星域的古路守護者決定,沒有特別限制,除非有隱憂。” 最強試煉古路是一處埋骨場,死的都是英杰,即便擁有帝資也可能會殞落途中,太過兇險,能活著而歸的并不多。 出于自身星域長期強盛考慮,一些古地自然不會派出很多人馬,一般都只是十幾名。 “十幾名……”葉凡一怔,據他所知,奇士府一般遣出三人,唯有這一世最為特殊,并未加以限制,那是因為成仙路將啟,兇吉難料。 “也有一些古地因宿敵可怕,不得已只能遣出三兩名,怕被報復。” 葉凡聞言,頓時一怔,看來這古路上的講究很多,此前奇士府的老府主卻未細說。 北斗可能有不世大敵,前路多半有最恐怖的競爭者,這么多萬年來仇恨都在延續嗎? “你……來自北斗!?”少年吃驚的睜大了眼睛,而后低聲告誡他,最好不要向人提起。 “為什么?” “我曾聽聞,那是一顆葬帝之星,人杰并起,神靈之子蟄伏,這么多萬年來成為不少星域的競爭公敵。” 葉凡深感意外,前路可能會舉世皆敵!而今所見到的人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大批的人早已上路。 星空中細小古路很多,有的路一帆風順,有的被古之大帝干預過,磨難重重,但凡強大的古星域,道路都很難走。 “據說,有人族古路,也有神族古路等,最終殊途同歸,匯向一條主干。”單薄的少年名芮瑋,講述了他知道的一些秘辛。 踏上這條古路,并非所有人都是為了證道來,各有目的,因為最終只有一個人有成帝的契機。 有些人很理智,不想闖到最后,因為整片宇宙的強者都去爭,那是何其慘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芮瑋道:“以我來說,能成圣就行,而我最重要的目的是為了族人尋到一顆生命古星,因為我們的天域空間快干涸了。” 葉凡默然,芮瑋的出生地是一片混沌凈土,就如同殺手神朝的天域、狠人的混沌仙土。 這是他們的祖地,被一遠古大圣發現,起初該族無比繁盛,因為古藥、神珍很多,可是而今已不適合居住了。 “很多人并非來自生命星辰,而是來自古之蓋代強者開辟的小世界,有的至今還在繁盛,有的沒落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芮瑋輕嘆,他們的神靈小界快枯寂了,資源有限,此時他身上連一塊神源都沒有,因為都留給了族內更為需要它的孩童,進城后他一直露宿在街頭。 “真正有資格爭奪帝路的人都來強盛而輝煌的古老星辰,比如說那天荒十三騎就是來自一片強大的古星域。”芮瑋道。 葉凡暗自嘆了一口氣,送給芮瑋一座玉鼎,里面有數百株古藥,還有一堆神源。 “我們去前方那酒樓看一看,有不少人出入,想來有最新些消息。” 兩人剛進這座懸浮天空中的巨闕內就聽聞到了一則消息,明日眾人將進入試煉場,這絕對是一件大事。 巨闕中,一個錦衣公子獨坐一桌,輕搖折扇,無人敢接近,據說來自一片很強大的古星域,天縱奇才,已經成圣。 另一邊,一個頭陀戴著金箍,束著亂發,臉上有一道如刀疤般的胎記,雖為佛門弟子,但是長相不是很和善。 葉凡心中一怔,除卻北斗的西漠,其他星域亦有強大的佛門?很快,他聽到了別人的議論,此頭陀來自一片名為阿彌陀的古老星域。 這宮闕有個桌位很特殊,別人不敢靠近,他們是四百三十七位試煉者中最為強大的人! 除了他們外,自然還有不少人,拉派結盟,志同道合者走到了一起。 “暗殺者是誰,我想很多人都應該意識到了,不就是那個名為葉凡的人嗎,說什么他擊退了刺殺者,分明是在做戲,就是他自己!”有人尖厲的說道。 葉凡向那邊望去,除卻見到了說話的人,還見到了那個曾險些交手的中年道姑。 “明日就要進試煉場了,有他好看,哼哼哼……”那些人全都不善。 第一年二百四十三,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