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41 人族第一關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人族第一關 月華灑落,星輝如瀑,一條條銀白色的星河垂掛,讓整座古城看起來神秘而宏大,可謂冀近神靈之地。 四野,蠻獸嘶吼,異禽盤旋,或體如巨山,活羽翅遮天,一個個雄踞一方,全都是遠古的異種。 那霸氣的虬龍、那紫翅繞雷電的神鹿、那正在啃食青蛟的古禽等都為坐騎,皆端坐有冠絕一域的強者。 古城前,諸雄無聲,唯有兇禽猛獸在嘶鳴,無比的壓抑,那古老的城體充滿了壓迫感。 葉凡蹙眉,感覺到了一種滄桑與霸氣,這座巨城給人的感覺非常的恢宏浩大,像是亙古長存,講述了整個人族的古史。 “這座城池建于何時、起源何代早已不可考證,號稱人族最強試煉路上第一關。”有人低語。 葉凡得悉,宇宙中有諸多“細小的古路”,都通向最終的試煉主道,這里一個節點,亦像是一座大壩,統一了各方人族強者的路徑。 在這磅礴的巨城前竟足有二百九十余人,都各自獨處,每一個人都是一地的主角,全都是人中之杰。 “人可真不少,星域中有很多生命星辰嗎?”龍馬心驚,打量四周。 沒有一個是弱者,而當中的一些人的坐騎甚至成圣了,雄霸一方,威勢凜凜。 到了這個地方后,葉凡又見到了那十三騎,顯然他們很強勢,獨霸一方,沒人愿輕易招惹。 十三鐵騎也看到了他們,其中幾人冷笑,并未當做一回事,傲視群雄。 “他們是天荒十三騎,來自一片古老的星域,實力高深莫測,聽聞他們一路血戰,所向披靡,連接引使都被驚動了。” 葉凡認真聆聽,他獨自一個人上路,剛來到此地,途中并未遇到過一位競爭者,需要了解情況。 “接引使是什么身份?”也有不少修士對這試煉古路不了解,請教周圍的人。 “接引使是這人族第一關的守護者,統馭,在此引領各方人雄入城,告知他們前行的路途。”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才是最強試煉古路的,只有到達這里的人才有資格進行接下來的角逐。 過早敗于路途中、死在星空的強者根本見不到這座巨城,這是一處重鎮,海納百川,聚各方人杰,從這里入關才能繼續前行。 “十三騎……本座會領教的。”龍馬冷聲道。 旁邊一些人立刻閃開,不愿與這一人一騎呆在一起了,現在誰也不愿剛開始就十方樹敵。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懼天荒十三騎,很多異人各據一方,眸子深邃,靜等接引使,外物難動根本心。 葉凡心有疑問,怎么會有這么多人,都是來自不同的星域嗎?那得有多少生命古星,實在讓人吃驚! 一道冷哼傳來,一頭金翅天鵬從天而降,上面盤坐有一個女子,為一中年道姑,姿色中等,但是氣質非凡,一看就是強者。 葉凡眉頭一蹙,他在路上見到過這個女人,曾被冷言相對,說他不若掉頭回去,不需參加最強試煉。 金翅鵬鳥雖然縮小了軀體,但是依然有數丈長,渾身金黃璀璨,剛勁有力,落下的剎那罡起霸烈,是神能的釋放。 周圍有人不由自主倒退,坐下異獸嘶鳴,感受到了一種威壓,被一股強大的場域逼退了,不由得變色。中年道姑還未出手,她的坐騎就讓人生畏了,壓制了一些人的氣勢,抵御不住。 葉凡也在這個方位,冷眼旁觀,沒有什么表示。 龍馬四足如鐵柱子般紋絲未動,冷漠的看著那頭天鵬,敢若逼來,它絕對不惜一戰。 它沒有魯莽,畢竟是在人族第一關前,多少人都在看著,這個時候出頭絕對不是好事,會被所有人盯住。 當然,如果對方敢主動冒犯那就另說了,龍馬會以最暴烈的手段還擊、反殺。 金翅天鵬落下,挑釁的向這邊看了一眼,羽翅光華蔽日,慢條斯理的收攏翅膀,氣勢極盛。7 “還未成圣,也敢在本座面前擺譜!”龍馬打了響鼻,殺意不加掩飾,它已不似昔日那般浮躁,很是沉穩。 道姑冷漠的向這邊看了一眼,顯然也不想剛到人族第一關前就成為焦點,那樣對她日后會很不利,說必定會被人視作有威脅的競爭者而聯手屠掉。 她安撫金翅鵬鳥,讓它不要妄動,等待進城的時刻。 葉凡始終平靜面對,龍馬也沒有進逼,雙方相安無事,都占據了一處有利的位置。 足足等了一日一夜,這個地方都沒有打斗發生,眾人都很克制,而在這個過程中人又多了一些。 大多是從星域深處而來,匯聚到此地,到了最后竟然達到了四百余人,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葉凡不太相信會有這么多的生命古星,這不符合他所知曉的情況。 在這里他只能作為一個聽眾,留意一些人的交談,藉此了解,不久后果然有了一些收獲。 “人族第一關,半年至五年開啟一次,這一次的人數偏多。”一位虬髯大漢開口。 葉凡一怔,原來如此,怪不得這么多人集中趕到此地,原來近日內可能又是一次開關日,許多人都滯留此地半年以上了。 “雖說是一次開關日,但也不一定放行,我曾聽聞,必須有一個達到種子級的強者在列,才能讓眾人進關,由此有時會等上五年。” “放心好了,這一次絕對可以進去,天荒十三騎一路血戰,早已驚動了接引使,你說能不放行嗎?” “唔,這倒也是,這一次來了不少狠茬子,有數片古老星域的來客,天荒十三騎并非一枝獨秀,最起碼有數批競爭者,而這僅是已知的。” 最后,共有四百三十七人趕至人族第一關前,面對這蒼茫的巨城。 “進關!” 終于,一道神念傳來,如黃鐘大呂般回蕩,震的許多人骨骼抖動,血液沖涌,露出駭然之色。 古老的城門吱呀呀的打開了,沉重無比,這是一座矗立在星空中的巨城,內有適合人類生存的環境。 四百三十七位修士或催動坐騎,或徒步而行,向前走去,每個人都不平靜。 古城散發著太古洪荒的氣息,以灰褐色的巨石筑成,宏偉懾人,上面有人在把守。 士兵并不是很多,都穿著金屬光澤冷冽的甲胄,長戟裂天,鐵戈斷空,如一隊天兵般,對眾人虎視眈眈。 他們有一股殺氣,像是征戰過諸多星域,殺伐過無窮強者,而今守護此地,讓人不敢冒犯,如一群兇獸蟄伏于此。 進城的過程中發生了一些騷動,強者恒強,不會為他人而退,尤其是在這條要爭雄到底的大帝路上更不會退縮。 批絕頂人物出現,在各自的區域都是非常的強勢,壓迫的其他人倒退,為他們讓路。 顯然,天荒十三騎是一股絕頂戰力,讓他們周邊的人都近乎窒息,十三頭蠻獸嘶吼,踏過長空,像洪流一般遠去。 其中幾人冷笑,掃向葉凡這個方位看了一眼,若不是有近百位修士相隔在中間,他們間多半會發生一戰。 “囂張個鳥,本座會與你們一戰!”龍馬開口。 每隔數十人都會有一尊強勢的人,讓其他人不敢靠近,避開一條路,彌漫著一股強大的戰意。 毫無意外,葉凡他們這里也有人稱尊,要爭奪主路,要動搖其他競爭者的道心。 不得不說,那個中年道姑很強大,戰氣四溢,壓的人要窒息,四方修士都承受不住,接連倒退。 她坐下的金翅天鵬更是桀驁不馴,睥睨諸雄,閃動金色鵬翅,金色神芒裂空,無比的強勢。 這個區域的人都退了,唯有葉凡一人一騎還在,且龍馬放開腳步,向城門方向而去。 中年道姑眸光冷冽,她坐下的金翅天鵬神芒大盛,通體刺目,化作一道金色的閃電追擊了過來,展開鋪天蓋地的一對巨翅,探下利爪,閃爍鋒銳的冷芒,抓向葉凡的軀體,想將他撕裂。 龍馬大怒,就要還擊,而在這個過程中,葉凡冷靜的取出一桿黑色的長槍,軀干不動,唯右手持暗金長槍冷漠的刺了出去。 太快了,快過所有人的眼睛,快過所有人的反應!一道黑色的閃電刺透了天穹,血雨噴濺,鵬羽凋落。 鵬鳥只有短暫而急促的一聲哀鳴發出,葉凡冷漠的如同一尊戰神,一槍洞穿了金色天鵬的頭顱,讓其斃命當場。 鮮血沿著黑色的槍桿流淌而下,觸目驚心,葉凡穩坐馬背上,穩如磐石,畫面定格在了這里。 “那是一頭半圣級的鵬鳥,竟然……一擊就被釘死了,這是何人?” 附近區域一陣大嘩,眾人心驚肉跳,這個看起來沉默寡言的強者絕對不可招惹。 中年道姑沖天而去,避過了槍芒,露出震怒之色,滾滾戰氣裂天宇,一聲輕叱,就要撲殺下來。 宏偉的城樓上傳來一片大喝聲,那些士兵舉起了長戟、鐵戈等,冷視下方。 “任何人都不得在此大動干戈!” 話語非常有力,震懾住了所有人,因為若是作亂,可能會失去進行最強試煉的資格。 “啪” 葉凡單臂震槍,斜指南天,鵬鳥尸體四分五裂,血雨灑落,所有人都被驚的倒退。 一人一騎,向著城門而去。十年征伐,他戰衣殘破,血跡斑斑,而龍馬身上亦是如此,雖然沒有鮮艷亮麗的甲胄,但是他們卻有一種不可阻擋的殺伐之氣,震懾人心! 一人一騎前行,雄偉的巨城前鴉雀無聲,眾人任他們走向城門,這片區域無人阻擋。 求下月票,也求下推薦票,諸位大帝不能老神在在呀,求支援,求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