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40 天路盡頭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天路盡頭 永恒半廢,死者不知其數,有圣人與骨被踏碎自家門中,這就是十年慘戰,悲涼落幕。網 原本繁盛的一顆主星,而今成為了一片硝煙劫敗之地,當然古族也遺落下不少尸骨,萬里不見人煙。 白發強者一劍寒光斷九霄,掃亡太古十大強族,沒有停駐,背負黑劍而去,留下一段傳說。 古族損失不小,但收獲也是巨大的,攻破諸多圣地,帶回來了上古封印下來的不少珍貴的進化液。 看似滿載而歸,可此中種種艱辛不為外人知。他們迎來了一個突飛猛進的歲月,血脈傳承、進化液等造就了一個時期的輝煌。 北斗古星域,萬族齊鳴,諸賢降臨,一位位璀璨的英杰崛起,開創了一個個傳奇。 葉凡遠去了,而他的弟子葉瞳卻橫空出世,如彗星般劃過,照亮了大地,讓他的傳說得以不滅。 因為葉瞳每一戰的勝利,就會讓人想到昔日的人族圣體,這是他的弟子,是他輝煌的延續。 落葉飄零,草木逢秋,斗轉星移,再璀璨的光環也有褪色的一天,會在時間長河中被人遺忘。 北斗進入了戰國時代,不斷有賢者涌入,亦有他們的弟子到來,進入了嶄新的黃金盛世時期。 這樣下去,葉凡也終將會被人漸漸遺忘,一顆又一顆燦爛的圣星出世,他們來自域外的通天、火桑、勾陳等諸多古地。 時間就是這么的無情,圣人的崛起,神話的誕生,可讓諸多往事褪色。 冰冷的宇宙,黑暗無疆,孤獨的旅者在枯靜中品味寂寞,一人一馬,闖過一片又一片的星域,雖危險重重,但是葉凡意志堅定,不可動搖。 龍馬也變得沉默了,不再像過去那么毛躁,多了一種沉穩,少了一份浮焦。網7 十年征伐,不進則退,進則浴血,一路戰過來,葉凡都曾發生過意外,而龍馬更是有幾次差點死掉。 “什么時候是盡頭?”龍馬低語,載著葉凡行走,又到了一顆死星,警惕的打量著四野,因為他們曾經吃過大虧。 有一次剛走出星門,疏忽之下被一位蟻圣王撲殺,他們差一點殞落,艱難逃過一劫,養傷很久。 葉凡默然,他也不知古路何時盡,十年疲憊,十年收獲,他道心不動,神志如鐵,已適應了這一切。 “又一座墳。” 龍馬馱著葉凡,在古星上奔行,來到一座小土包前,一面石碑,上刻有幾行字,蒼勁有力。 “神王姜岳之墓。”僅有這個字,記錄昔日一代人杰的落幕,最強試煉路上多尸骨,很多人都倒在了路上。 這應該是數萬年前的碑與墳,即將塌陷,因為最后的一點封印力也消失了。 “這樣的付出值不值,我們究竟在追尋著什么?”龍馬噴出一片焰火,昂首向天。 在這個地方,葉凡他們沒有遇到危險,這顆行星上有異獸骸骨,龐大如山,早已絕滅。 一晃又過去了兩個月,他們殺了一群幽靈般可怕的魂體,元神飽受折磨,從一個如地獄般的死星中闖過,終于有了轉機。 他們自一位幽靈圣者的識海中搜索到,前方宇宙深處有生靈,且是人類,不再是絕地。 沒有比這再好的消息了,枯燥的旅途終于要結束,讓這一人一馬一陣振奮。 “我受夠了,我們哪里是在闖天路,而是在過地獄,一整顆星都是魂體,一整星都是骨靈……不是人遭的罪。”龍馬遍體傷口。 這早已是平常事,十年血戰,連葉凡都曾被人劈掉過半截身子,而龍馬的元神都被人拘走過。圣堂 “不成圣的話,走在這條路上隨時會喪命,不知道他們怎樣了。”葉凡低語。 姬家大小月亮、南妖兄妹、中皇、龐博等都踏上了這條路,可是他還是在很久以前見到過他們遺下的一點痕跡呢。 “走!” 葉凡遙望宇宙深處,早已沒有了回頭路,此去前路兇險再多,哪怕是幽冥地府,他也要闖上一闖。 一人一馬在枯寂的宇宙中前行,歷經十幾天,數次借助小型五色祭壇橫渡,終于尋到了一條特別的路。 “闖出來了,我們終于到了目的地!”龍馬人立而起,馬嘶如雷鳴,神識之堅,波動之烈,震的四野的隕石都跟著轟鳴。 馬踏星域而過,歷經十年,殺出一條血路,來到了一片星空,在這里不在是死星,有一塊石碑指引前方。 龍馬留下一道火光,載著葉凡在天宇中躍起,踩踏的宇宙都顫抖了,接連跑了兩日,路上看到了數十面古碑,遙指前方。 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陸續見到了一些人,感受到了一種生氣,不再是那么的死寂。 “嗷吼……” 蠻獸長嘯,那是透過神識散發出來的,且有沸騰的血氣,像是一群史前兇獸奔騰而至,讓星空都顫抖了起來。 葉凡訝異,他見到了一些人類,從不同的方位而來,最后匯向了這條路,許多人都騎著小山般巨大的異獸。 有的像麒龍,有的是食蛟獸,犄角高聳,鱗甲森森,殺氣滾滾,一看就是歷經過生死的洗禮。 葉凡與龍馬放緩了速度,認真留意,又前行了半日,不時見到這樣的人,亦有美麗出塵的女子駕鸞鳥而行,飄逸靈動。 “這些都是踏上星空最強試煉古路的人嗎,他們來自哪里?”葉凡琢磨,竟然有這么多人,這一路上他已見到不下百人了。 怎么都在這一刻趕到,難道有什么特別的變故嗎? 連龍馬都一陣吃驚,星空上有很多生命古星嗎?不太可能,他們闖過諸多星域,也沒有見到一顆! “滾開!” 后方鐵騎震星空,暴烈的聲音傳來,十三騎并行,一個個都穿著圣衣,閃動不同的金屬冷光,像是一股鋼鐵洪流般碾壓而來。 這些坐騎全都是洪荒異種,每一頭都世間少有,如貔貅古獸,雄壯神武,睥睨天宇。還有九頭并存的神蟒,色彩斑斕,是遠古蛇皇后裔。更有蒼龍,呼風喚雨。 這簡直像是一群天將,呼嘯天地,趕星追月,無所不能,血氣壓蓋天宇,恐怖滔天。 尤其是正中央,一頭銀白色的古狼身上坐著的男子更是不凡,著上半身,鷹脧狼顧,惟我獨尊,眸子比神燈還刺眼。 而他的坐騎雖然是一頭老狼,并非異獸,但卻成圣了,是一頭名副其實的圣獸。 “滾開!” 這十三騎沖來,快若閃電,猛若海嘯,血氣拍彼岸,震的這里一片搖動,而且一個個桀驁不馴,口氣讓人生憤。 龍馬停了下來,閃在一邊,做好了大戰的準備,葉凡則漠然觀看,坐在上面巋然不動。 星空被踏裂,十三鐵騎沖過,并未停下來,如颶風一樣遠去,留下一股狂濤。 龍馬氣極,頗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它已經準備迎戰了,結果這十三騎并未停留,直接沖去。 葉凡也意外,他無所畏懼,既然是史上最強試煉古路,肯定會有強者大碰撞,他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卻未能戰成。 就在這時,一個羽扇綸巾、看起來很清秀的文士自后趕來,腳下道紋浮現,一步就是千百丈,搖頭而過,帶著一絲輕視,道:“古來帝路多尸骨,有我無敵,這條路上沒人會為他人退。” 而后,又一只金翅天鵬飛過,載著一名中年女子,冷冷的看過來一眼,道:“心有懼意,為他人讓路,何必來此,不如掉頭而回。” “汪!”龍馬氣昏了頭,竟發出了一聲狗叫,可見深受黑皇影響,而今震怒了。 它知道自己干了一件錯事,原本是為了迎戰,結果卻成為了這條路上的怯懦者,它并不知有這么多講究。 “道兄,這條路上強者應無懼,競爭慘烈,所有人都是對手,未戰就先以氣勢壓人者不在少數,你不要記掛心里去。”一個身子單薄的少年善意的告知,匆匆而去。 “本座連地獄都闖過來了,還懼他們不成,我們路上見!”龍馬憋了一肚子的氣,被人喝斥滾開,已讓它很窩火,又被后面的人奚落,讓它差點吼嘯。 葉凡沒說什么,目光清澈,不再耽擱時間,龍馬一聲嘶鳴,化成血電沖進星空深處。 石碑不見了,路標消失了,前方人群多了起來,所有人都有自己氣勢與威壓,一看就知都是人雄,沒有簡單之輩。 “那是……”龍馬一雙碩大的眸子露出精光,怒氣消失,瞪著前方,有些發怔。 葉凡也是吃驚,沒有想到見到了這樣一幅異象。 在這宇宙中,有一座宏偉的巨城的坐落在前方,氣象萬千,有龍吟鳳鳴傳來,在星月下橫亙,萬古不朽。 所有人都停在了這里,不再向前,遠眺這座古城,它有一種蒼茫的大氣,流動有不朽的力量。 “星空下的一座古城……”許多人都露出驚容。 它很雄偉,亦很神秘,不是坐落行星上,而是直接懸在宇宙星空中,接受星輝的洗禮,非常沖擊人的視覺。 它占地極廣,城墻若山嶺,綿延無盡,城樓高大壯闊,一對厚重的城門閉合著,像是可以擋住千軍萬馬,以及古來諸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