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35 生命之樹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生命之樹 神搶先一步,將此生命古地命名為第五神星,這讓人懷疑是否有特別的意義,難道還有其他四顆古星? 沒有一個大勢力退出,全部向前沖去,從坦牟星域來到第五神星,路途遙遠,不少人死于中途,而今即將見到生命之樹,誰會放棄。圣堂最新章節 “這顆星辰并不大,像是快要枯竭了,生命波動很弱。” 即便是臨近后,生命探測器上的波紋也很輕微,讓人未免有些失望,這不是一顆龐大的行星。 “它籠罩著鉛云,阻隔了視線,難以掃描地上景物。” 眾人訝異,一般的云層等怎么能阻擋宇宙母船的探索,可是這暗灰色的霧靄卻截斷了各種感應。 星辰真的很小,當然是相對永恒主星而言。 葉凡盯著大屏幕,觀看各種掃描出的數據得悉,此星大小與地球相仿,但生命氣息很弱。 灰蒙蒙的霧氣籠罩在行星上,讓此地看起來一片蕭索,不知地上真實情況如何。 “降落,做好戰斗準備!” 第一艘宇宙母船沖進了霧靄,向大地落去,劃出一道銀灰色的光澤,其他組織見狀也紛紛效仿。 很快,人們傳出了驚呼聲,失望大于喜悅,這是一顆慘淡的行星,高崗、巨山、大壑等地,枯木扎根,伸展向天。幾乎看不到綠色,到處都是枯萎的草木,像是遭受過一場劫難,整顆星辰失去了生氣。 葉凡露出異色,在方才的一瞬間,他生出一種錯覺,這顆古星曾經很大,只不過衰竭了,導致越來越小,與地球有點像。 “這是一顆走向生命終點的星辰,最后的生機應該就是近幾千年來消失的。”老傭兵霍白說道。 地上的湖泊都干涸了,許多雄偉的山體不再壯麗,死氣沉沉,一株株落光葉子的老樹隨時會倒下,更有許多瀑布斷流的崖痕。 這讓人失望,當一處生命地走向末日,還能有什么神樹?多半早已被人帶走了。 “咦,快看,那里還有一點綠色生命。網” 葉凡他們的戰船內,一個傭兵盯著屏幕上的一處山崖,那里生命波動很輕微,綠光搖曳。 飛船劃過一道優美的軌跡,自天空中落下,山崖上老樹、古藤糾纏,全都萎敗了。在那黃草間,有一棵藥草,掛著十幾名綠葉,在釋放著最后靈氣。 艙門打開,眾人相繼走出。 “半人高的老藥,這是……碧麟蘭,能夠生長到這等樣子,最起碼有五萬年的藥齡了,是一株小藥王!” 人們一陣愕嘆,這是一株寶藥,可惜天地變化了,它也衰敗了,靠原有的靈氣支撐到現在,價值全失。 老傭兵霍白掘開地表,在地下發現了干涸的龍脈,點了點頭,老藥是依此支撐下來的。 “可惜,可嘆,我們終于發現了生命星,卻白跑了一趟。”其他傭兵沮喪。 遠處飛船劃過,向著另一個方位沖去,那邊似乎有了新的發現。他們亦上路,有人發現一塊巨碑,破開了一片禁制,而后一片古建筑群出現。 隨后,人們出手,不少遺棄的城池從封印中現出,聳立在地面上。 “果然有生命遺跡,曾經有一群土著,只是不知道而今去了哪里。” 人們沖進城池,在建筑物中搜索,可惜沒有有用的器物,大多都是凡人所留。 “這顆星辰上的修士將山門等多半整體移走了,故此難以發現他們的傳承。” 因為,在那些宏偉的大山上,還有氣象非凡的大谷中,明顯有許多拔地而去的建筑遺痕。 “舉族遷徙,他們到了何方?” “應該就是近幾萬年來發生的事情。” “這顆行星還有輕微的生命波動,地下應該還有部分龍脈沒有衰竭。” 不多時,遠處傳來劇烈的爆炸聲,有母船被擊沉,發出了刺目的光,許多飛船趕去。 “發現了一座磅礴的祭壇,上面有竟供奉有生命之樹的嫩芽,精氣澎湃!” 圣光傭兵團召喚他們的傭兵,向那里聚集,想要分上一杯美羹,葉凡、霍白、道一等快趕至。網 這是被梵族發現的,他們揭開一張封印條幅,露出一座小山般的祭壇,以黑色晶石筑成,規模宏大。 在祭壇最中心有不少祭品,如幾塊瑩白的圣骨、一些干涸的血跡、還有散落的法器,最顯眼的莫過于中心的一個玉盤,高高在上,散發著驚人的生命氣息。 潔白的玉盤中有尺許長的一段嫩枝,上面有十幾枚碧綠晶瑩的嫩眼,精氣繚繞,不過卻被玉盤封住了,不能外泄。 “生命古樹!” 趕來的人驚呼,剛才的戰斗就是因此而起。 “這是生命古樹最嫩的一串神芽,是其精華。” 有人向前沖,結果發現祭壇上的幾枚圣骨,還有那干涸的血槽中,以及其他法器全都發出了光,將他們橫掃了出去。 “祭壇有強大的禁制,萬不可強攻,小心破解。” 各方人馬一起出手,想瓦解古老的祭壇,生命之樹的嫩枝出現了,這絕對是神品寶藥,能生死人肉白骨,亦蘊含大道碎片。 葉凡蹙眉,他沒有貿然上前,遠遠的關注。老傭兵霍白也是神神叨叨,站在人群后。 神組織來了,那艘黑色的母船鋪天蓋地,覆蓋在上方,射下來一束刺目的光,將禁止瓦解了部分。 “生命神樹,天啊,真的發現了這株不死仙藥!” 突然,遠方傳來驚呼聲,母船在戰斗,強者在御空而行,劇烈沖突,全部沒入了一片山嶺中。 轟! 與此同時,這片祭壇煙塵沖天,被眾人一起動手攻破了,在混亂中不知被誰奪走了生命之樹的嫩芽。 百里外的山脈深處,霞光沖霄,瑞彩蓬勃,相隔很遠都可清洗見到,許多人掉頭沖去,相對于真正的生命古樹來說一小段嫩芽算不得什么了。 短短百里路,不少人喋血,為了減少競爭對手,相互暗算,連神都被人暗中攻擊了,宇宙母船破損了一塊。 人們在大亂中沖進了山脈,身后留下不少尸體與血跡,一株不死神樹的價值可以大帝動容,更何況是這些人。 “啊……” 一片又一片的慘叫聲傳來,數十上百人喪命,卻不能接近妙樹,這里有悚世法陣。 巍峨的山脈,壯麗的高峰,這原本應該是一片蘊含仙氣的寶地,有騰仙飛皇之氣氣象,可惜而今干涸了。 老木很多,全都干巴巴,大多都倒在了地上,踩上去會立時朽碎,在這片山脈最深處,綠霞騰騰,一株仙樹扎根在中心林地中。 那里其他草木都枯萎了,泉水失去了靈氣,只有池畔的一株一米都高的古樹在散發精氣。 作為一株樹來說,它真的很矮,最高不過一米二,可是樹干蒼勁,裂開了一片片老皮,像是一條虬龍蟄伏在此。 上面的葉子綠霞閃爍,如一道道仙虹飛舞,光霧迷蒙,看起來神妙無雙,讓人親近。 而這個地方亦有道音隆隆,圍繞著古樹而響,像是發出了開天辟地的原始之聲。 “真的是生命古樹,想不到……它竟被留下了!” 所有人都激動了,不少人忍不住仰天嘶吼,這簡直是天大的神緣,是一場無法想象的大造化。 地上有很多尸體,更有大片的血跡,顯然剛才發生了爭搶,所有人都不能靠近,都只能遠遠觀望。 此地有一塊石碑,神組織出現,正在認真研讀,亦有一些大勢力的人上前。 上面記載了一些秘辛。該古地干涸,他們不得不舉族遷徙,在途中發生了嚴重的內斗,而后遭遇了恐怖的宇宙生物襲擊,近乎全滅,一位老圣者拼死突圍,將生命古樹帶回了故地。 石碑旁,有一片化道的痕跡,只殘留下一塊瑩白的骨頭,老圣者早已坐化很多年了。 “原來如此,這處生命古地的人被擊殺在了宇宙中,多半滅族了。” “那祭壇上的嫩芽是他獻上的,在祈求上蒼護佑他的族人嗎?” 許多人恍然,而后神色陰晴不定,他們心中焦急,卻沒有辦法上前。 這里竟有一座大圣級的法陣,前后有幾位圣人沖擊,全都重傷而退,其他人則直接死亡。 “這可是大圣法陣,就是同級數的強者來都不見得能攻破,除非有身著神明機甲,不然無法入內。” 一群人先喜而后絕望,須陀族的神皮古卷記載為真,最終他們尋到了這顆古星,可到頭來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他們即便毀掉這顆古星,這處山脈也能保留下來,得不到神樹,這種空守寶山而不能得的憋屈讓人極度不甘。 神組織也無奈,他們來了四人,沒有一位大圣,皆眸光閃動,明滅不定。 “傳說中的不死神樹,消失無盡歲月了,而今再現,卻不能得到。”眾人心中像是有一只小蟲在啃噬。 “返回永恒主星,去請道紋造詣高深的強者,不信打不開此地!” 最終,在數十上百側嘗試、又留下一地尸體后,一些大族紛紛上路,沖向永恒星域。 他們拼速度、搶時間,都想第一個回到永恒,搶占先機,讓族內宿老等請出高人瓦解此地,奪得仙藥。 火麟洞的炎麒大圣率領祖王將永恒主星給封鎖了,他們幾次進攻都無法突破古皇大道的守護,白白付出了血的代價。 “那里有星門打開,古皇大道封鎖此星,連他們也闖不進去。唔,又出現幾批人,都抓過來。” 從第五神星趕回的人,第一時間就被發覺,瞬間被從天而降的祖王擄走,一個個臉色雪白。 “大圣,我們發現了一則驚天的消息!”火麟洞的一位圣人近乎顫抖,悄聲轉告炎麒大圣。 “九凰王大人,出大事了,遠方的星空……竟然有一株不死藥!”另一邊,有人向血凰山的主事者稟告。 同一時間,麟天王等其他古圣也都知曉了,一個個全都震撼,親自去提審那些俘虜,觀看他們的識海,無不震驚。 “真的是仙藥嫩芽,這是……生命古樹!”炎麒大圣不能平靜,諸多修士從第五神星回來求援,結果全部被抓。其中一人在那祭壇上趁亂奪得一枚嫩芽,雖然只有指甲蓋大小,但是卻仙氣氤氳,此時照亮了炎麒、火麒子的臉膛。 “一定要得到這株不死神樹,每一株仙藥都蘊含著讓太古皇都癡迷的秘密!”炎麒盯著掌心的嫩芽,快速做出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