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32 古星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古星 那是一艘特別巨大的宇宙母船,如一塊隕星橫過,黑壓壓,讓人覺得壓抑而要窒息。 它通體烏黑,上面有一個“神”字,是以太古時期的神文書寫,散發著一種奇異的偉力。 神來了,讓人心頭一沉,圣光傭兵團的人不敢觸惹,全都躲避,看著它橫空而過。 坦牟星域浩瀚無垠,到了此地后飛船蹤跡不時可見,但卻從來沒有一艘像神這么有威懾力。 “這個組織詭異莫測,據傳能深入古老的宇宙盡頭,很多地方都有他們的足跡,不可招惹。”老傭兵霍白說道。 “神這個組織太強大了,有修士說他們不是永恒主星的人,只是在我們的國度建了一個基地而已。”另一名傭兵說道。 道一沒有開口,只是盯著,看到神的母船遠去,露出思忖的神色。 “咻” 一道璀璨的光劃過,遠處一艘戰艦被射碎,如煙花一樣綻放,成為了宇宙塵埃。 數十艘宇宙飛船沖過,攻擊前方的艦群,那里的戰船接連爆炸,光束交織。 “快走!” 圣光傭兵團的母船打開一道星門,帶著所有戰艦進行了空進跳躍,離開此地,不想卷入這場征伐中。 “是曹家的人在追擊火焰傭兵團。” 在宇宙星空中,仇家若是見面自然少不了一場征伐,許多大勢力進入這里,少不了矛盾,新仇舊怨加在一起很可能就是一場火拼。 坦牟星域很廣袤,圣光傭兵團逐步搜索,足跡遍及了東部區域,可是一直無所獲。 “唉,須陀族的祖先降臨過那顆古星,后來的六萬年都沒有再見到,而今尋來,多半只能白跑一趟,不然他們怎么可能會交出神皮古卷。”老傭兵嘆道。 一連過去了數日,他們以生命感應器探測,可始終沒有收獲,這片星域如果有生命古地,早已有反應了。 期間,只是見到了一艘又一艘宇宙飛船,都是與他們一般,為生命古樹而來。 “天上不會掉餡餅,我想沒有人能尋到那處古地,也許早已湮滅在了歷史長河中。”許多人灰心。 轟! 劇烈的爆炸,前方竟有一艘母船被擊沉了,諸多高手死于非命,兩大敵對勢力遭遇,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圣光傭兵團又一次進行空間躍遷,改變航道,不想卷入這場紛爭中,此時的坦牟星域很危險。 “很糟糕,長時間下去我們也可能會被人攻擊,真是莫名所以,那顆古星為什么不見了,須陀族在說謊嗎?”老傭兵道。 葉凡也發表了一些看法,參與在討論中,認為這顆古星可能毀滅了,不然何以搜索不到。 宇宙無邊,足夠強大的人可以斬落星辰,這么漫長的時間過去了,什么都有可能發生。 “還有一種情況,須陀族的祖先當年闖進了神明開辟的天域中,后來入口封閉了,他們再也尋覓不到。”道一開口,他很和善與陽光,很愛笑,讓人覺得親切。 “古代神明開辟的天域中……包容一顆古星。”其他傭兵吃驚,這是多么可怕的神能。 黑暗的宇宙沒有、沒有終點,諸多大勢力分布坦牟星域中,偶爾相遇。 眾人都在全力搜索,這已不是關乎一族興盛那么簡單,而是可能會讓一整片星域輝煌起來。 “前方那顆行星有些怪異,降落下去。”圣光傭兵團的母船搜索到了一顆小行星,派遣戰艦登陸,去仔細探索。 這是一顆不算小的行星,寸草不生,到處都是隕石坑,看起來無比的荒涼。 母船掃描發現,在上面有一個天坑,格外的深,看起來如同一個黑洞,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葉凡他們這艘母船被指派降落在此,認真查看。 “咦,這個天坑有點怪,不像是隕星撞擊而成,很像是認為打出來的。”老傭兵霍白經驗豐富,第一時間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這如果被證實為真,無疑是一條重要線索,最起碼說明曾有強者在此出沒過,這片星域中出現過生靈。 艙門被打開,葉凡、霍白、道一還有另外幾人先后走出,圍繞著這個天坑觀看,都露出異色。 “這該不會是被人一拳轟出來的吧?” 天坑直徑能有數百里,非常巨大,但并非拳頭狀,像是鋒銳之器擊成。 “難道說是一劍刺出的?”老傭兵霍白皺眉。 “應該是被人一指點出的,這個天坑入地處與指端形狀很像,像是一指破入!”道一發表看法。 眾人心中一凜,這最起碼也是一位圣人,過去發生了什么,他想剖開這顆星辰嗎? “這里難道有神性礦物,古圣曾降臨在此,想要開掘此星?”有人眼神火熱,覺得很有可能。 在永恒主星,每年都有大量的探索飛船進入星空,執行尋找神礦的任務,也不知有多少星辰被毀掉。 “并非如此。”道一搖頭,他飛到了半空中,金色發絲燦爛,用手示意,一指點向天坑方位,而另一只手則指向星空中。 老傭兵霍白變色,其他人不解。 葉凡點頭,他也早已看出了究竟,能夠發出這一指的人極度可怕,絕對是一個蓋代人物,這是從星空深處點來的一指。 確切的說這一指僅是余波,并非專門針對此地,是一位絕世強者在戰斗的過程中無意間造成的。 道一解釋完畢,除卻葉凡、老傭兵外,其他人都臉色雪白,這得是多么可怕的人物? 這個發現被報了上去,圣光傭兵團的高層震驚,沿著指芒路徑尋覓,發現了一大片隕石群,這應該是一顆巨星被人一指貫穿,點碎在此。 所有人都震驚,在古代有絕代人物爭鋒,在此發生激斗,一指造成的可怕后果讓每一個人膽寒。 現在已經可以確定,坦牟星域在過去有生靈,而那顆古星可能就此毀掉了,也許就是這片隕石帶。 一艘黑色的宇宙母船駛來,遮天蔽日,相對于其他飛船來說,它像是一個高高在上霸王龍。 一些大勢力見到,紛紛退避,為其讓路,生怕觸怒,這是名為神的組織。 “發現了什么?”一個沙啞的人問道,源自那艘黑色的神船。 圣光傭兵團惹不起神,如實相告,黑色母船內一陣沉默,而后飛出兩道身影認真在這里探索了一番。 黑色巨船停在這里,引發了其他大勢力的關注,一些飛船圍聚過來,在不遠處觀看。 最終,神組織的一位重要成員出現,臉上帶著面具,上面刻有一個神字,立于虛空中。他取出一枚晶瑩潔白的鏡子,運轉力,剎那照亮了這片星域。 “竟然是過去鏡!”老傭兵霍白低呼,言稱此鏡可以回放過去發生過的一些事,這種寶貝圣人都不可得。 鏡面光滑,潔白剔透,浮現出一組組朦朧的畫面,在逐漸向清晰轉變。 葉凡訝異,他見過類似的鏡子,段德有一面,被其視若珍寶。據說,這是大圣化道后留下的額骨打磨而成,化道偶爾會留下真骨,而額骨為仙臺所在地,代表了慧光,最為稀珍。以此磨鏡,煉成至寶,可追溯昔日種種。 “天啊!” 傳來驚呼,無論是圣光傭兵團,還是其他大勢力都呆住了,如同見鬼了一般。 那枚剔透的骨鏡內,畫面逐漸清晰,人們發現一根手指點來,巨大無邊,一下子擊碎了一顆星辰,而指芒余波又沖擊向了遠處。 許多人懷疑,碎掉的巨大星辰就是昔日的生命古星。不過隨著畫面繼續出現,他們很快又推翻了這種想法。 在那碎掉的巨大星辰間,沖起一個道偉岸的身影,碎掉的星辰化為了一片隕石群。而這個沖起的人也快速放大,向遠處拍了一掌,這顯然是一場大戰。 畫面中斷了,人們見不到結果。 “交戰的人太強了,過去鏡也不能還原那一戰!” 畫面一閃,出現了最后一幅震撼性的畫面,過去鏡徹底暗淡了下去。 “什么,這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所有人都吃驚,最后一幅畫面太過匪夷所思,一只巨大的手掌,將一顆充滿生命氣息的巨大生命古星籠罩,抓進了宇宙最深處。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人們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了,須陀族沒有說謊,當年這里確實有一處生命源地,它之所以消失了,竟是被一只大手移走的。 “追!這只大手消失在了前方那片星域,早已不在坦牟星域。” “這樣追下去好嗎,萬一遭遇絕代強者怎么辦?” “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有什么不世人物,相信當年那只大手即便屬于神明,而今也早已坐化了。” 眾人激動,想到生命古樹,眼中的光芒紛紛熱切了起來。 一艘黑色的巨大古船橫空,神組織第一個沖了出去,趕向那未知的星域中,進行探索。 熾盛的光,毀滅性的力量,千萬道則,盡情的釋放,這是一場可以摧毀星域的大戰! 永恒星域,一場天崩地裂的大戰在進行中,火麟洞的大圣降臨,持極道古皇兵而至,君臨天下。 在這片星域,諸多祖王降臨,要絕殺這顆生命古星,奪走一切。 永恒主星亦飛上高天不少強者,全都駕馭機甲,沖到了域外,參與到了這場大戰中。 這是一場流血大戰,瘋狂的搏殺,場面浩大,天外的星空被打碎,一些圣人都在喋血殞落。 “出手吧!”火麒子說道,他出現在冰冷宇宙中,濃密的藍色發絲披散,站在一位老者的身邊。 一股滔天為神威沖起,像是汪洋一般起伏,浩瀚無邊,而后波動越發的恐怖,讓一些星辰都搖動了起來,席卷了這片星域。 火麟洞的大圣持有一件可怕的古皇兵,而今兵器在復蘇,他即將打出極道仙威! 同一刻,永恒主星散發出了同樣一股強大的波動,若一尊蟄伏的戰仙復蘇了,神霞沖霄,直接打到了域外,針鋒相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