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18 龍巢禍

萬龍巢位于萬丈深淵下,古洞若蜂窩,交織相連,密密麻麻,這是一處得天獨厚的神土。 據傳,這本應是一座真龍的巢穴,非神明不可居,先有古皇,后有狠人大帝,再有無始大帝,都曾看中這里。 “你不要亂來。”乾侖大圣提醒自己的孫子。 “祖父請放心,我自有分寸。”鐳戰說道,目光陰鷙,神色冷酷,對綠銅鼎志在必得,不想葉凡活上太長時間。 “唔,那個人魔又出現了,這讓我很不安,他如果襲上門來,我們多半有大禍。”乾侖大圣蹩眉。 這是他的一塊心病,太古年間,那場戰斗實在慘烈,至今想來還讓他心有余悸,人魔同修太陰與太陽,若是復仇,絕對是大患。 “各種法陣都已開啟,他即便出現又如何,用萬龍鈴可以將他鎮殺!”鐳戰說道。 “我心不安。” 鐳戰道:“依照祖父所說,此人耿直剛烈,即便為魔,也會直接大殺上門來,這樣足夠我們復活萬龍鈴,殺他一個萬劫不復,我們不要太陰太陽古經了,立刻斃掉。” “也只好如此了,不過還是做好防備吧,我族母星遠在宇宙深處,這一次得到一艘宇宙古船,也許可以讓部分人藉此上路。”乾侖說道。 該族的母星相距北斗無盡遙遠,他們的祖上留下了古老的坐標,歷代只有幾人知曉。 “祖父過于憂慮了。” “或許吧,希望是我多慮了。”乾侖說道。 這幾日來,他心驚肉跳,總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每一次手持萬龍鈴他都會鎮定下來,認為古皇兵可以掃殺一切。可是,每一次松手后,他又陷入一陣不安的心緒中,患得患失,心中煩躁。 “戰兒,你到底要如何對付人族圣體?”人一旦心中有憂,對什么都不大放心了。 鐳戰只吐了一個字,道:“殺!” 他的眼眸中光束冷冽陰毒,那是一種刻骨的殺意,他曾布局,讓赤云等引動葉凡出來,結果卻都枉死。 “莫要亂來!”乾侖告誡。 鐳戰狠辣的說道:“他不出來,我就殺到他現身,我將派人從他出世的靈墟洞天開始殺起,在他所走過的路上,他所接觸到的人,都將一個個倒在血泊中。” 乾侖當即立起了眼睛,這絕對是一場禍事,罪及無辜人,這樣亂殺,可能會惹的人族反感,群起而攻。 “祖父放心,我有分寸,要殺一批人,但相關重要人物我會留下來,等人族圣體來跪在我我的腳下來求我。” “那些只是他生命中的過客,并沒有太多的交集,你這樣出手,將他一路上相遇的人都給殺死,會引起公憤的。” 乾侖有些不悅,自己個孫子的確狠辣,可走過于不擇手段了。 “祖父,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現在成仙路將要開啟,我們只要得到綠鼎,殺上一些人族又能怎樣?蓋九幽走了,衛易孤掌難鳴,實在不行,我族的人可回母星,只余我們等待成仙路。” 鐳戰不以為然,眼中殺氣很重。 乾侖遲疑,若是得到綠銅鼎,在成仙路上的確將占盡先機,也許將會獨尊萬族前,搶先進入仙域。 “祖父,無需憂慮,我所找的人識海中都被設下了禁制,即便被擒住也不會泄露我萬龍巢,若強行搜索,仙臺會崩碎。” “咻” 一道冷冽的刀光閃過,將神城上空劈裂,亂石沖天,宮殿倒塌,妙欲庵的數十座宮殿被人割裂,許多道血光飛起,慘叫此起彼伏。 一刀過后,沒有再繼續,傷亡過百。 “可惜了,那個名為安妙依的女子不在,不然這可是一條大魚,與人族圣體有關系的人想找到還真不容易。” 只有一道這么冷漠的聲音留下,人們知道這是因仇恨葉凡而出手。 “從北域開始,一路向南殺,看他能忍到幾時,希望能夠捉住一個與他關系密切的人!” 這一日北域有數股勢力被人立劈,血流成河,只是因與葉凡有一點交集而已,談不上什么親故。 這引發一片軒然大波,讓世人惶恐,不知是哪一股勢力做的。 “唔,北域有一個人與人族圣體關系匪淺,若是捉不到,只能向南去找了。” 在這一日,刀氣縱橫,姜家所統區域內,一個看起來并不大的小菜館被人一刀剁碎,當中的伙計與客人等全部化成了血霧,慘不忍睹。 “這個糟老頭子,竟然不在。” 他們在找小婷婷的祖父,也就是姜老伯,這些年他在姜家閑暇無事,重操舊業,開了一個小店。 平日誰會欺辱他?而今卻遭此橫禍,伙計等全部慘死,化成了肉泥。 因為,小婷婷學太陰古經回來,把姜老伯節奏去團聚了,鐳戰的人沒有尋到,故此一刀將菜館斬成塵埃。 “那個太陰之體與人族圣體關系密切,我們若是將她擒殺,想來一定會激起其怒憤,嘿!” “可是,她身在姜家,這個出過大帝的龐然大物有些不好對付,若是去襲殺,可能會惹出麻煩。” “不妨一試,若是能夠成功,人族圣體必會痛徹心扉,急眼跳出,若是失敗,我們速退,前往中域與南域,殺出下一片血染之地。” “好,試上一試!” 在這一日,北域震動,繼數處人族勢力被血殺、留下一地的尸體后,姜家一處幽靜的神島竟也遭受了攻擊,死傷慘重。 開數萬年未有之事,姜家遇強敵襲擊,一座神島沉落,四分五裂,數十人死于非命。 太陰之體姜婷婷負傷,背負自己的爺爺艱難突圍,躲過一劫,險些遇害,幸虧有葉凡給她的棋盤陣紋。 姜家震怒,反應迅疾,快速追擊。 而今小婷婷在姜家地位極高,身為太陰之體,那是他們未來的希望。 圣主姜逸飛統領各方高手親自追殺了下去,據傳動用了從不出世的“底蘊”! 對方橫穿虛空,都被他們追上了部分人,離火神爐與恒宇爐仿品齊出,當場鎮殺了兩位半圣還有三位王者。 可惜,在搜索他們的識海時,這些人的元神全都崩碎了。北域一片大亂,消息滿天飛看,世人恐慌。 “死了那么多的人,連荒古世家都遭受了攻擊,到底是何方巨擘所為?” “這些人太殘忍了,連手無寸鐵的凡人都一刀劈成了肉泥,為逼迫人族圣體出來也不至于如此極端吧,可恨!” 接連數地遭受襲擊,鮮血淋淋,觸目驚心,讓各地都不能寧靜。 “蠢貨,卻惹姜家作甚,那是一個連我都看不清深淺的龍潭虎穴。”鐳戰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看著從域門中走出的幾人,陰沉著臉教訓,了一頓。 “這樣……殺凡人有些過了。”乾侖皺起了眉頭。 “不如此,人族圣體怎么會自責呢,同時也可讓那些愚蠢的人類去怪他們的圣體,因為是他招來的禍患!”鐳戰眸子很陰冷。 他命令這些人繼續上路,去中域殺人,去南域的靈墟洞天等地屠戮,雞犬不留,殺個干凈。 鐳戰的眸光相當的陰鷙,他能夠預想到,會有怎樣的風波,人族圣體必然要處在風尖浪口上,無論如何也會跳出來有所“表示”。 北風呼嘯,雪峰上一老一少并立,人魔耳朵微動,聽到了一些話語。 “他們似乎針對你做了一些事要進行殺戮……” 葉凡不得不佩服,他也修成了順風耳,但卻無法與人魔相比,野人老爺子竟能夠穿透一座座法陣,直入萬龍巢,聽聞到秘語,避過了乾侖大圣! 隨后,葉凡憤怒,聽聞了人魔的細解,他很想將此地給掀翻,徹底掃平。 這個名為鐳戰的冷血古圣為了對付他連凡人都不放過,只要與他有交集,一律血殺掉。 “我與他無怨無仇,只是想圖謀我的鼎而已,就弄出這樣的殺劫,不屑尸骨盈野,血染各地。既然如此,沒什么可說的了,今日我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葉凡怒了,將綠銅鼎取了出來,遞給人魔,道:“前輩,咱不烤一只龍,這一次烤一窩龍,干脆將萬龍巢給掀翻,填平算了!” 人魔露伸出手,將此鼎托在掌心,掂量了一番,剎那霸氣無邊,睥睨冰原,這種東西恐怕也唯有他能催動出恐怖神威來。 葉凡強烈要求,請人魔搗毀萬龍巢,打到該族膽寒,以血的代價來償還他們的罪孽。 “前輩,攻下這處龍巢,以你的赤金神鏈足以穿成十幾里長那么一串龍,燒烤個幾十年都吃不完!” 這些話當然不能說動人魔,主要是野人老爺子一直強勢慣了,本來自己就是為了找萬龍巢不痛快來的。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殘破綠鼎縮小成拳頭大,被持于左掌心,在其右手中則出現一根晶瑩的白骨棒。 他輪動起來,頓時狂風大作,電閃離鳴,飛山走石,各座雪峰都被刮走了,恐怖氣息瞬間震驚了北域! 一聲巨響,野人老爺子非常的狂霸,手持白骨棒子將大地給砸塌了,全面崩碎,地下萬丈深的龍巢露了出來。 “什么人?!” 萬龍巢內一陣大亂,天崩地裂,混沌氣洶涌,有人擊穿了厚實的地層,強勢攻了進來,這是太古來從未有之事! “吃龍的人!”人魔老爺子沉聲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