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12 太陽內的殿宇

太陽星浩大,溫度高的嚇人,即便成圣了也不能輕易臨近,葉凡為人族圣體,到了這個地方也覺得熱浪襲體。 火焰騰騰跳動,太陽星內部熾威恐怖,這是一今天然的生命禁地,沒事誰也不會來此駐足。 古來只有修煉火行道術的人的才會到訪,太陽精滾滾,鋪天蓋地,這是一種最本源的力量。 葉凡睜開天目,在這浩大的太陽星上尋找,他所能仰仗的是昔日與兩大金烏對決過,熟悉他們的氣息。這是一處生命禁區,只要有一點波動透出,必可被尋到。 “一座古老而殘破的殿堂……” 他露出驚容,心中著實一震,在這太陽星的深處盡看到了一座宮殿,盡管已經被坍塌,但還是有一種恢宏之氣透出。 這實在是一件異事,在熾熱的星辰上,斬道者若走進入都會化成劫灰,圣人都得小心謹慎。 而在此地有卻有一座殿宇,它以石頭筑成,到底有多么堅固?竟然保存了下來,并不熔化。 葉凡接近,仔細觀看這座用石頭堆砌成的古廟,從中看到了一種神話時代特有的圖紋等。 那是一種原始的膜拜,那時的先民尊太陽,巨石上刻有神日,也繪有神鳥,栩栩如生就。 “不是石頭神異,而是上面的符文特別,保持住了石殿不朽,沒有損毀在熾威的火溫下。 葉凡自語,這座殿宇敗落的不成樣子了,頂蓋都被掀飛了,內部石柱等也斷了,只有一個架子還在。 他踩在青石地面上發出了嗒嗒聲,有一種滄桑古意像是從那太古年間傳來,讓人沉浸在一種特別的氣氛中。 “這是史前遺跡,真的是太久遠了,太古年間,上百萬年前,究竟經歷過怎樣的一段歲月?”葉凡感嘆。 斑駁的石頭殿,暗淡的巨石,道紋依在,痕跡不滅,他在這里體味了片刻心中詫異。 古殿長存下來,銘刻的紋絡不僅是一種法陣,也是一種避火圣訣,不容小覷,稱得上一種獨到的秘術。 “可入太陽精火中而不滅,保存上百萬年,過,是神訣!” 葉凡從開始的詫異變成了心驚,平復心緒開始認真琢磨,這可能是一種無上妙術。 出入日月內,行走九幽間,這是古時大神通者的基本能力,是最強者的必須有的體現。 這最起碼是一位大圣留下的東西吧? 葉凡用心體味,發現了一種熟悉的氣息,與葉瞳很像,有那種血脈傳承的力量。 “這是……”他內心震動,該不會是太陽圣皇的行宮吧?若是如此,足以震撼天下! 葉凡悟道,將所有刻痕的都烙印進心海中,認真參悟,得到了一種古樸的道術,可以出入神日內不為天火所傷分毫。 而這只是一種基本道術,是起始階段,還應有后續法門。這讓他神色訝異,難道太陽星內部還有一種偉大的傳承留下來不成? 葉凡尋遍殿宇,盡得這種古樸的道術,在這個過程中也發現了兩只金烏的氣息,他們來過此地。 他化成一道火光追了下去,兩只古金烏為了得到后續的古法,可能就在前方…… 正如葉凡所料那般,在這太陽星上還有其他石殿,依然是殘缺的,這本應是一片宏偉的巨宮,但卻分散了,飄落在各處。 他發現了第二座古廟,駐足片刻,將道紋與御火神訣記在心中,一邊揣摩參悟一邊追了下去。 “竟然有這么多座巨宮……” 到了后來,葉凡驚住了,共發現了十幾處殿宇,所掌握的火行道術越發的繁復奧妙,威力也體現了出來。 可以勾動整顆太陽星的力量,為己所用,這若是修太陽圣經的人在此,簡直就是無敵了。 “走了,這是太陽古經的雛形,是當年人族圣皇參悟的起始階段被一一刻錄了下來……” 葉凡了然,不再強行去全部得到手中,而是沿著這條路一直走了下來,慢慢體味,感悟人族圣皇的那種創道時的思緒。 有的古殿完全毀掉了,只剩了地基,還有的只剩下了幾塊巨石,后續道法失傳已久。 沒有無缺的法,葉凡卻把握到了那種道境,那是一種御火的精粹,上升到了駕馭宇宙本源的無上法門。 不同的人,不同的道,每一個證道者都有自己與眾不同的路,這就是他感悟后的最深體會。 在這一路上,他演化御火訣,而后又開始催動數部古經,演化自己的法,熔煉于一爐。 他從黃金圓開始,真身化龍形曲線,再到道我與逝我并出,成為陰極與陽極,讓神形趨于完美。 到了最后,他不再追圣皇的道術,走過那些石殿時,也只是在這條路上參悟自己的法,通體光華湛湛。 在其體內,數部古經在同時運轉,發出了浩大的天音,讓其看起來神圣而莊嚴,宛若一尊仙王下界。 他的肌體流動寶輝,每一寸血肉都充滿了強大的力量,葉凡的身體幻滅,不斷的發生變化。體內黃金血液流動的聲音,像是雷鳴,隆隆作響,若是有人站在這里多半會被震昏。 很難想象那是這樣一種力量,這也難怪他的肉身強悍到了極致,能夠打爛圣人的肉身。 葉凡在行走,雙足走過之處,如真龍躍天,近乎虛幻。 他的變化太特別了,一會兒化為那黃金曲線,一會兒為真身,在其兩側逝我與道我演化陰陽兩極,并行邁步。 這是大道載體! 而在這個時候,在其額骨前,一個金色的小人邁步走了出來,吞吐太陽火精汲納十方精氣,洗練燦爛的軀體。 神形之外元神要掙脫束縛,化為那遁去的一,打破宇宙的桎梏,超越出去! 在這一刻,葉凡不再嘗試復原人族圣皇的火術與大道不斷感悟自己,有一種莫大的收獲。 體內五大秘境一齊鳴動,像是有仙音傳出,肉胎在蛻變有了絲絲縷縷的圣威,神識越發凝練,金光刺目,纖塵不染。 此時葉凡是超脫的,暫時忘記了其他,軀體邁步,金色小人盤坐眉心前,兩者化一,宛若神明。 真身在黃金圖間不斷孌幻,這是大道的載體而那金色小人就是為道! 他引動太陽星內的無窮火精洗禮自身,通體明凈,越發的強勁與神妙非凡了,圣人的氣息,不朽的光輝遮體。 原本為追殺兩只古金烏而來,不曾想有這樣一番際遇讓葉凡的身心經歷了一番錘煉這是一種境界上的積累與沉淀。 葉凡依靠進化液,這兩年來修為突飛猛進大步向前,實力的提升多少有些過快口而今,有了這樣一番際遇,他像是經歷了上百萬年的時光,化出神形,悟道與反思。 他鞏固了道果,夯實了道之根基,再回首時,這一路來的足跡清晰可見,每一步都很牢固。 “進化液要謹慎用了……”葉凡自語。 這一路并不長,但是卻讓他大受觸動,看著古之大帝的足跡,他亦留下了一些光輝的腳印。 很久后,他平靜了下來,就在前方,出現一座宏偉的巨宮,保存還算完整。 無盡歲月來,它始終屹立不倒,古跡斑斑,沐浴太陽火精,散發著萬古滄桑氣。 太陽古廟! 葉凡看到了這個幾個字,以神文寫成,這是各族通用的語言,早于太古年前就有了,據說為神明開創。 “這是太陽圣皇疾棄的一座神廟,他早在那個時候就來過北斗星呃……”葉凡自語。 太陽圣皇法力無邊,神通廣大,傳說中不少星域都留下過足跡,北斗亦有軼聞。 巨宮沒有什么斬人的禁制,但卻透發著一股磅礴氣息,有一種威嚴,讓人不由自主敬畏,有些透不過氣來。 這個地方沒有大帝符號,只有后人刻上去的一些神話痕跡,但卻完整保存了下來,恢宏無比。 那些紋絡蘊含的御火道術與法陣更為高深,兩只古金烏正在殿宇中,似是很激動。、 “真是太陽圣皇的一處行宮,仔細記下來這些圖紋,也許能尋到不死扶桑神樹的線索,那是我族大帝最想得到的東西。” 這個地方已經臨近太陽中心了,火精等肆虐,狂暴無比,可是雄偉的石頭殿沉浮,自古來都沒有被毀掉。 一般的圣人都走不到這里,因為會被燒成劫灰,兩只金烏浴火而生,天生無懼火精,故此無恙。 “咦,這里有一個傳送陣,構架了一個神秘的域門,這是通向哪里?”一只金烏驚異,在宏偉的巨宮內發現一片金色的紋絡。 他們快速催動此陣臺,一道金色的門戶大開,宛若是一道仙門,璀璨奪目,瑞光成千上萬縷。 “那是……同樣太陽星的內部,什么,那里有個人……他在沉眠!” 兩只古金烏剎那變色,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在這古老的傳送陣盡頭會有一個神秘莫測的存在。 “這難道是……神話期的神明?”他們覺得嘴唇都在哆嗦,渾身都在顫抖,因為感覺到了一股無上的氣息,絲絲縷縷的傳來。 太陽星最深處,有一個人在蟄伏、沉眠! 這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四周雖然火光熾熱,但是他們卻感覺通體冰涼。 他們緩慢的撤掉法力,生怕驚醒那個存在,讓域門消失,好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這里是一片史前遺跡,那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我們必須要回到火桑星,稟告大帝,這里可能有大秘。” “唔,聽聞那個人族圣體小崽子在尋找我們,若走出去得小心一點,畢竟我族來援的強者覆滅了。” “什么圣體,等我族無上的殿下到了,落下的一根金色神羽就能斬殺他的數十次!” “圣血的味道,我一直很期待,等我族真正降臨這顆古星后,再摘他頭顱也不遲。” 兩只古金烏恨恨的說道,殊不知葉凡已來趕到了殿外。(未完待續。◤起點首發◢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