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211 魔威驚古今

第一年二百一十一章魔威驚古今 “他就那樣吃了我族的一位強者!?” “是……是的,他活生生的吃了一位圣人,且那并不是結束,而是才剛剛開始。” 這只金烏滿身血跡,驚恐的敘述當時的經過,身體簌簌發抖,讓兩位金烏圣人都一陣發寒,身臨其境。 剛一交手就讓一位古圣殞落,金烏族群震驚,另一位巨頭出面,結果剛喝斥一聲也不幸遇難。 “他是怎么出手的?”兩只金烏圣人心有不甘的問道。 “他就是這樣……把抓住,而后用力一扭,將一位圣人的脖子擰斷。”這只血跡斑斑的金烏惶恐的說道,用手比劃著。 兩只老金烏脖子上的寒氣颼颼的,怎么看那個人魔都像是揪小雞仔般,輕易將金烏族的古圣給扭斷了脖子。 這是哪里冒出來的存在?實在可怕,就像是一個惡魔,讓人只是聽聞都覺得寒意襲體。 “戰局怎樣?”兩只古金烏緊張的問道,該族的大人物要降臨北斗,在中途若走出現意外那可真是一場災難。 “情形很不妙,那是一個人魔,我等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兇殘的人,老祖當即下令退走,我們進入了不同的域門,我活了下來,不知道其他人怎樣。”這只金烏說道。 他離開時見到人魔進入金烏族群中,勇不可擋,生食金烏族古圣,其他人碰到就亡挨著就死,金烏血四濺。 “是金仍老祖帶隊還是金煜大圣祖宗來了,亦或是說無上的殿下來了?”一只金烏圣人問道。 這只金烏顫聲道:“是……金們老祖帶隊,看樣子兇多吉少了,不然他不會將我等疏散,分開逃入北斗古星。” 火桑星有五色祭壇可通向其他古地,他們在距離北斗不遠的一顆枯星上走出,那里有古代的傳送大陣。剩下的路只要飛行,就可以到達北斗了不曾想在路上發生了這等意外,這是一場大禍。 “現在族人都在冰冷的宇宙中逃亡,生死難料,真不知那個人魔達到了何等境界。”這只逃脫一命的金烏戰戰兢兢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漆黑的宇宙深處,戰斗早已結束,金烏族強者喋血的結局不可避免。 一位著上半身、宛若老野人般的存在,盤坐虛空中,雙手間火焰跳動,分外刺目。 若是有強者在此一定會大吃一驚,這是先天本源道火非超凡之輩不能催動。 這位老者將其當作普通火焰,正在炙烤一只渾身金光燦爛的古烏,一絲不茍,非常認真,似很是饑餓。 而在旁邊,還有幾只金烏現出了原形身體巨大被一個崩斷的赤紅色神鐵鏈刺透,宛若火雞般被穿成了一串。 每一只都金色羽毛爍爍散發神輝,一看就走了不得的強者,可是而今卻成為了盤中餐,將被烤熟。 遠處,還有金烏嚇得亡命飛遁,有的撐開了域門,有的直接逃向黑暗的宇宙深處,嚇破了膽子。 這對于他們來說,真的是一場浩劫,這個人魔究竟有多么強,根本不可度量,讓人絕望! 他們當中的金烏老祖金仍,都被這個存在一棒子給敲死了,鮮血淋淋,毫無還手之力。 他們后悔的腸子都青了,許多人氣悔到吐血,在宇宙中見到了這具干尸,有人想謀奪纏繞在其身上的赤金神鏈,還有古金烏想把這具軀體煉成兵器,結果卻惹出這等大禍。 早知如此,他們絕對會遠遠的避開,不會惹這尊瘟神! 見過變態的,沒有見過這么變態,金烏一族何其強悍,受上蒼庇護,卻不曾想遭遇了這種橫禍。 還好,這個人魔沒有理會其他人,只是將對他不敬、辱其“尸骨”的老金烏給屠了,用來充饑。 本源道火跳動,讓漆黑的宇宙有了一點微光,不久后一只金黃油亮、看起來香嘖嘖的金烏就被烤熟了,老圣人開始大快朵頤。 若是有人在此,一定會嚇到半死,那原本為一位金烏圣者,可是眼下卻什么都不是,淪為了別人的盤中餐。 “想不到頭回到了這里,……” 人魔一邊大口啃食油亮的金烏圣肉,一邊輕聲自語,帶著一種莫名的感情,望向前方那顆巨大的古星。 當年,離開熒惑時,他使用永恒的放逐這一秘術,撕開宇宙,將自己放逐進了未知的宇宙深處,不曾想到頭來卻到了故地。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們,……我族出了大帝,會推演到這一切的!” 被穿成一串的金烏中,還有人未死,驚嚇過度,顫聲說道,覺得這像是一場噩夢,有人意……敢吃他們,實在荒謬與恐怖! “你們不是善類,什么狗屁大帝,自封的吧?有本事讓他來找我,照樣吃掉!”人魔很不講究,擦了擦嘴,拎其白骨大棒一下子就將這頭金烏給敲死了,頭顱碎裂,金烏血濺起。 這就像是一個從原始石器時代走來的無敵的部落首領,茹毛飲血,老圣人不信邪,對金烏族的恫嚇不在乎。 與此同時,他手中的白骨大棒光澤晶瑩,閃動夢幻般的仙輝,提煉幾只金烏的圣骨精華,烙印在上。 能夠看到,白骨大棒上出現了一只金烏,栩栩如生,散發著神輝,所有金烏圣骨都化作了此兵器的一部分。 細看的話,上面還有其他圖痕,各不相同,有上古大鱷,亦有騰云駕霧的蒼龍,怎么看都都有點想萬龍巢的古皇族本體,此外還有各種古族,最低等的都是圣人。 若是有人細研究這根白骨棒的話多半會嚇到神魂出竅,這得敲死多少古圣才會有這么多斑駁古痕。 無論怎么看都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這位人魔老爺子,拎著骨棒對這這些強者出手時,多半是像敲死小雞仔、野鴨子那么容易。 星域深處發生了這等可怕的事,除卻金烏族外一些來自域外的古圣亦逐漸感到了。 “有人在宇宙中催動本源道火,像是在煉化什么東西?” “什么,他在……烤金烏,天啊那是金烏族的圣人,被他……吃掉了!” 很快,域外的賢者被驚動了,弓發一場狂瀾幾大強者眼球差點瞪掉在地上,不敢相信這一事實。 “我搓,我沒看錯吧,這……讓人難以相信,這位是是誰?太變態了!” “他在吃圣級的金烏,該不會回到了神話時代吧,太古前的神明以金烏、大鵬、蒼龍為食他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幾位強大的圣人看到這一幕后,稍一清醒,立刻開始光速遁,有多遠跑多遠!開玩笑,能吃金烏族圣人,胃口肯定極好將他們嘎嘣嘎嘣的嚼掉也絕對沒問題。 這則消息立時傳回了北斗起初人們都不相信,后來隨著一位圣賢親自出面證實頓時弓發軒然大波。 人們知道,強悍到極點的一位野人魔來了,許多人都覺得發毛,萬一這位上北斗來打獵,估計不少人會殞落。 尤其是古族,當得到消息時,怎么琢磨都覺得有點不對勁,越想越覺得這像是一個傳說的中的魔主。 “該會不是……太古的人魔吧,難道說是他又活著出現了?” 想到這一可能,古談人都頭皮發炸,恨不得跳起來狂逃,這主太兇殘了,當年吃光了一方啊! “太古人魔又出現了?趕緊準備,別讓他堵上門來,不然會被吃掉全族!”這是許多人相互傳遞的消息。 也有古族前賢長嘆,說這是報應。當年人族弱勢,淪為許多大族口中的血食,可是最終卻出了那樣一尊另類的恐怖人魔,反過來大殺古族強者,連一些名人古圣都被他放在架子上烤熟了,吞進了肚中。 “人魔回來了!” 這則消息像是一股颶風,刮遍北斗,讓眾多古族戰心驚膽顫,當域外諸圣了解到這是怎樣一個存在后也目瞪口呆,從脊椎尾骨開始颼颼的冒涼氣。 葉凡得到這一消息后,也是有點發呆,他是在熒惑古星與那位野人老爺子分別的,不曾想這么多年過去后,這位兇殘的活祖宗又出現在了北斗星域。 他只能感嘆,這位祖宗神通廣大到了讓人不可理解的程度,不借助五色祭壇,只是靠秘術,撕裂宇宙,就能穿行出這么遠! 又有幾只金烏逃到了北斗的太陽星附近,被人捉住,搜索他們的識海,親眼目睹了那一面倒的可怕戰斗情景。 而兩只金烏古圣得到最終確切的結果后,頓時安分了下來,想立刻逃回火桑星,這等存在沒法對付,上去純粹是找死! 唯有葉凡大喜,確定消息為真后,直接就去堵兩只古金烏了,他一直在盯著兩個高調的強者,現在自然不會留情。 “人族圣體為我等血食,綠銅鼎將屬于我族大帝…… 這樣的話,兩只古金烏不敢隨便說了,連金烏族大軍都讓人吃掉了,現在高調叫板,可能會同樣不得好死。 “晚了,現在收斂已經遲了,說出來的話潑出去的水,拜下了因,今日我來索果!”葉凡冷笑,黑發披散,身體強健,如一尊神魔般,矗立虛空中,出現在太陽附近。 他相信,兩只金烏躲進了太陽星內,逃不了,可以尋出來。 “野人老爺子回來了,當年他以上古神鱷招待我,今日我也烤只金烏送給他,禮尚往來。”葉凡自語。 他覺得,這位的兇殘老爺子如果口味很刁,可以領其去萬龍巢或者火麟洞,也許能夠得到滿足。 替兇殘的野人老爺子求票了,月底呼喚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