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205 神朝崩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神朝崩 干涸的混沌神土四分五裂,承受不住雷劫與古代神明遺存下來的殘缺的法陣的沖擊,星輝灑落進來。 諸圣地的人目瞪口呆,戰局發展之快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人世間與地獄的殺圣都死了,白骨架亦化劫灰。 葉凡戰力之強大超乎想象,親手宰了兩位圣者,絕對將威震天下! 人們知曉,只要此役結束,整顆古星都將大震動,人族圣體用輝煌的戰績昭告世人,他又回來了! “地獄與人世間覆滅在即,諸位還愣著作甚,一起出手,收拾殘局。” 戰斗并未結束,因為遠古神朝還有部分殺手活下來,全都是嫡系精英,若是逃走,若干年后必成隱患。 齊羅一把震碎手中的頭顱,沖向白骨殿堂。 “一個都不要放走,為先祖復仇!” “迎回遠古祖師的頭顱,雪盡恥與辱,覆滅兩大神朝!” 喊殺震天,真正的殺圣都殞落了,還能翻的出什么風浪?人們全都沖向前去。 諸圣地振奮,奮勇搏殺,闖向白骨殿堂,因為那是兩大神朝的根基與祖地,無盡歲月的積累,必有無量寶藏。 骨殿中一道枯瘦的身影,眸光碧幽幽,手指跟烏黑的鐵鉤般,抬手將就讓一群闖入者化成了血霧。 殺圣! 還有一位殺圣,散發出滔天的殺意,冷漠的盯住了所有人,像是一具古尸,冰寒刺骨。 兩大神朝掘開祖地,只發現了部分底蘊,挖出一具殺圣之王,被衛易懾住,跟隨去了宇宙深處。 還有一位殺圣留下,就是此人,他想遁走,也想隱伏下來暗殺,可是沒有機會,齊羅早已鎖定他。 葉凡、姬子、圣皇子剛剛晉階,一同逼壓而來,將他給圍住了。 “嗷嗚……”黑皇長嘯,方才一戰很不順手,而今咆哮,也沖闖來,它絕對能威脅到圣人。 另一邊,紫府圣地的那位老嫗眸光湛湛,亦望了過來,隨時會出手。 “殺!” 此人倒也干脆,主動攻殺向齊羅這個天生的對頭,想摧枯拉朽,開辟出一條血路。 同為殺圣,他知道唯有干掉齊羅才有生的希望,不然注定會被纏住,難有活命的機會。 齊羅的頭上,一座晶瑩的古塔浮現,以圣骨鑄成,防御住了攻擊,手中化血刀剖開了乾坤,引動星月之輝掃來,如一掛天河垂落,氣勢如淵海。 他喪失七位親子,而今整個人都處在一種特別的狀態,精氣神攀升到極致,戰意高昂,有一種無敵的氣概。 這位殺圣當場遭創,踉蹌倒退,那星月之光全部砸了在他的身上,骨節作響,折斷數十根。 殺生大術無用,被人圍在當中,只能做困獸之斗。 圣猿子輪動大鐵棍,像是在敲一張仙鼓般,風雷大陣,聲音沉悶,將虛空都抽砸的發出了爆破聲。 殺圣被人擠在中間,避無可避,退無可退,被動迎擊,被這股巨力震的口中咳血。 當今之世,有幾人能與古皇的子嗣比拼肉身? 姬子雙手相抵,合在一起,狀若滿月,懸于頭上,發出了刺目的光,宛若一輪神月。 一枚古鏡化形而出,在其雙手間浮現,在其頭上氣息祥和,快速射出一道恐怖的仙芒! “噗” 殺圣的胸部前后透亮,被射穿出一個駭人的血洞,胸骨斷裂多根,半邊身子被血染紅。 殺圣眸光明滅不定,他被幾大高手合圍在中央,透出的可怖氣機壓他的要窒息,如墜泥沼,很難反抗。 “嗷吼……”黑皇一聲大吼,銅頭鐵臂,直接一個猛撲,那只大爪子跟一座小山似的的壓了下來。 同一時間,葉凡上前,不滅金身光輝燦爛,身體籠罩異象,想徒手格殺大敵。 血花綻放,一位殺圣怎能擋的住群虎的撲殺,黑皇差點將其心臟給掏出來,而葉凡則直接將其右臂扯下,圣血淋淋,血腥而暴戾。 屠圣! 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懸念,這幾位高手同動,此人想逃生比登天都難。 最后一擊發出,他們將殺圣打成了一團血霧,只將四裂的元神留給齊羅探索。 “四塊世界石,將是我們開辟神明小界的根本!”殺圣收起傷悲,露出一縷喜色。 地獄與人世間都覆滅了,他們的祖界各自誕生了一枚珍貴的世界石,被收藏在此。 而干涸的混沌神土更是小界中的神品,誕生了兩塊世界石,而今收在骨殿中,價值無量。 “沖,古老的殿堂中圣物諸多,可以彌補我們這一役的損失!”殺圣齊羅道。 黑皇、龍馬二話沒說,撒丫子狂奔,沖向殿堂,開始了史上最瘋狂的大洗劫,見什么收什么。 最終,甚至將幾位美女殺手都不小心卷入了法器空間內部。 “殺啊……” 在這一刻,諸教都殺瘋了,早先不見出手,此時全都如猛虎下山,生猛無比。 諸圣地的人全都沖著古老殿堂而去,誰都不肯落后半步。 戰車隆隆,碾壓過殘破的道痕,大軍無盡,摧毀一座座古殿,標志著遠古神朝自此覆滅。 人喊馬嘶,諸圣地的援軍到了,一頭頭蠻獸坐騎踏過長空,踩塌了天宇,如一片鋼鐵洪流卷來。 當中竟然有圣人! 在最后的關頭,瓜分寶藏之際,有的圣地將底蘊都出動了,讓天之村的人腹誹與憤怒。 姬家、瑤池、風族、道一、紫府、姜家等圣地亦有些冷漠,面對這幾個投機的古教,很是不滿。 “這骨殿有我四象圣地一份。”一個老者騎坐在金睛碧鱗獸上,大聲的喝道,帶著一群強者臨近。 大戰時不見他們的蹤影,躲在最后,真正瓜分遠古神朝寶藏時,卻沖在最前,攔阻住了天庭的人。 “你們是誰,大戰時可曾出力,方才為何不見?”老刀把子問道。 “我等傳承久遠,名為四象圣地,這骨殿中有我先輩頭骨,而今將迎回。”老者說道。 “自然也少不了我九霄圣地。”另一側,一輛輛古老的戰車駛來,每一輛都銹跡斑駁,但是卻有恐怖戰氣繚繞,全都是寶兵。 又一大圣地到來,要瓜分寶藏,剛才大戰時,也不知躲在哪個角落,并未在前沖殺。 “真是笑話,該出力時不見蹤影,到了這種關頭一個個沖到了最前方,你們不嫌羞愧嗎?”天之村一位老者說道。 “我等盡心盡力而來,不說其他,單是祖先的枯骨橫陳于此,就有資格入內,哪里用得著你們天庭余孽多說,認真細算起來,你們也當接收審罰,當誅!”九霄圣地的一位老嫗陰惻惻的說道。 兩大遠古神朝傳承無盡歲月,連圣人都照刺不誤,積累的神藏簡直不可估量,沒人可以想象有多少。 也許瞬間就可以藉此重組出兩大圣地來,讓人眼紅,他們沖來瓜分,自是人性貪欲使然。 可此時卻為天之村的人扣上一個可怕的大帽子就過分了,其心可誅! 葉凡出列,橫眉而立,瞪了過去,口中只有一個字,道:“滾!” 人的名樹的影,葉凡天下這么多年,殺過古皇子,叫板過天下諸祖王,一路血戰至今,威名赫赫,這些人神色頓時一滯,雖然極度憤怒,但是也不敢翻臉。 “葉凡你名動天下,確實可威壓一方,但也要講一個理字,憑什么不讓我等占據骨殿,他們不是天庭余孽嗎?”四象圣地的人質問。 “他們也屬于殺手神朝,是當殺的余孽,我等說的不對嗎?”九霄圣地的一位老嫗冷笑。 轟! 葉凡的身體發出了無量光,黃金血氣將此地淹沒,擴散而出,如汪洋般浩蕩。 “噗” 前方那些人大口咳血,橫飛了出去,幾位老者也都臉色蒼白,一步一步倒退。 “你們想找死嗎?”葉凡神色冷漠,話語相當的直接,毫不留情面。 “你……想冒天下之大不韙嗎?!”他們色厲內荏的叫道。 葉凡聲色俱厲,大聲喝道:“昔日的天庭早已成煙,被諸圣地攻破,覆滅了個干凈。我所創的天庭,不再是什么殺手神朝,向我教潑臟水,引大禍于我等,其心可誅!” 他聲音如刀,斬在每一個人的心間,眸光掃過之處,這些人避退,不敢與之正視。 葉凡為不滅金身,血氣之旺盛舉世難匹,向前邁步,震的這些人一個個咳血倒退,差點當場崩碎。 “你……” “就算天庭不為殺手余孽,你有什么權利阻我等進白骨殿堂,地獄與人世間的寶藏屬于天下,自有我等一份。” 這些人雖臉色雪白,不由自主的倒退,但口中卻不屈服。 “笑話,大戰時你們在哪里,怎不見蹤影,全都縮在最后方,到了瓜分寶藏時比誰都積極了!”葉凡掃視這個幾個圣地,臉色冷漠與冰森無比。 后方,黑皇、龍馬、東方野、包括圣皇子在內等,一個個全都橫眉冷對,向前逼來。 葉凡繼續道:“直到現在戰斗還未結束,衛易大圣等去星域深處與大敵對決,而我的弟子也在與諸敵拼殺,你們做了什么,迫不及待的跑到這里來瓜分寶藏!?” 他大聲怒斥,神色冷到了極點。 遠處,葉瞳正在大戰,對上了地獄的神子,如他當年所說的那般,代師而戰昔日宿敵! 他剛斬道,從絕對實力上來說并不是地獄神子的對手,畢竟這是一個神朝培養出的絕世奇才,斬道很多年了。 但是,葉瞳卻并不退縮,哪怕渾身是血,遭受重創,也在搏殺,磨礪自己。 當然,姬子等人都在關注,避免真的發生意外。 另一邊,小雀兒、古琳、古飛也在戰斗,天之村的人在與殺手廝殺。 而姬家、紫府、風族、瑤池、姜家、道一圣地的人馬也沒有停下,依然在與余下的殺手交鋒,收拾殘局。 “你們可曾戰斗,出過什么力,流過一滴血嗎?有什么臉面要來瓜分寶藏?還包藏禍心,向我天庭潑臟水……都給我滾!”葉凡霸氣的說道,攔住了所有人的路。 這些人臉色雪白,說不出話來,一個個嘴角溢血,退到了遠處。 “年輕人適可而止,不要咄咄逼人太甚……”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在天地間震動,圣威彌漫。 “世間有一個理字,若對某些人說不通的話,還有一個殺字!”葉凡針鋒相對,屹立蒼穹上。 暈嘞,被誤會了,我當然希望大家有條件的話正版訂閱支持遮天,看到正版支持的人多,我自然也有一種沖勁與動力。我只是在說那個大神之光的活動就不用額外花費了,因為那個需要訂閱一個作者所有的書。揮淚,遮天需要正版訂閱啦,求下月票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