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01 殺圣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殺圣 “咻咻咻咻……” 刺耳的尖厲聲音破空而來,九千九百九十道銀色神箭穿透虛空,殺意滔天,光是那種氣機就讓許多人直接崩碎了,就更不要真正的箭威了! 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箭,每一道銀色的箭羽都在流動圣威,世間誰可承受?這是碾殺! “砰” 大衍圣地的冰鉆石人遭受射殺,每一桿銀色的長箭都像是一柄大錘砸在他的身上,震耳欲聾,巨力無邊! 他先是被數十箭射的橫飛而起,接著又被一些粗長的銀箭洞穿了身體,發出慘叫。更新本書最新章節 這是一具圣人級的傀儡,但是卻在驚世法陣中遭受了重創! 在其身前道痕密布,秩序神鏈交織,一條條、一道道,萬縷千絲,化成為符文,但卻根本擋不住,全被射穿。 在刺目的光芒中,密密麻麻的箭羽落下,將此石人射成了刺猬,而后轟然爆炸,化為滔天能量波動。 若是無古陣守護,這片混沌神土將徹底毀掉,此地什么都剩不下,這種力道過于集中與浩犄。 “啊……”大衍圣地的教主怒吼,這是一場巨大的損失,他卻改變不了結局。 九千九百九十道圣箭齊發,足以將數位圣人毀掉,專為此等級數的存在準備的殺場。 不然也不會稱之為神明殺陣! 也不知有多少圣地人馬化成了血光,成片的人殞落,最后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成群的形神俱滅。 轟! 黑皇怒吼著,一百零八座主陣臺,三百六十五道神門,不斷明亮起來,三千六百種大道光一起掃出,阻攔圣箭。 這是一場慘烈的對抗,這等殺陣威力無窮,都已徑可殺圣人了不是一座、兩座……川而是成片的出現將這里化為了生命絕地! 沒有圣器守護的人群必死無疑,必需有以古圣級的力量防御,而且需要合在一起共同抵御。這成片的殺陣對決,劇烈的交鋒,那種波動不是常人可以面對的,一張張鮮活的面孔化為枯骨,成為劫灰。 殺手神朝有多少法陣?這是所有人在顫栗中想知道的答案,因為全都是上古圣人遺留下來的,殺傷力太大了。 黑皇怒吼躲在神女爐后方一邊狂吠一邊祭陣臺,這些年來積攢的材料全搭進去了。 它的心都在滴血,傾盡所有,鑄成了諸多絕世法陣,可此刻卻在急速的消耗中,損失巨大。 “該死的遠古神朝,到底有多少殺道法寶,怎么耗之不盡?!” 天域深處兩大神朝的祖宗級人物也懵了,這可是歷代先祖的積累,留下的殺圣陣臺,組合在一起號稱可射殺神靈! 然而,此時卻一座接著一座的崩壞,他們的的臉都抽搐了,心疼的要命,比黑皇還難受。 一片陣臺就是一座古圣殺陣,這么成群戍片組合在一起,絕對是駭人聽聞的,可是卻在接連的磨滅。 “就是幾位圣人進入法陣中,此時也被毀掉了,他們居然擋住了?!” “殺,殺,殺,殺,殺!”黑皇殺瘋了,將神女爐當作主陣旗,哐當一聲擲到了中央。 眾人臉色發白,大黑狗要發狂真夠可怕,將大圣兵器都給扔出去了,幸好還有其他圣器防御,不然麻煩大了。 不過效果是顯著的,以上古大圣的法器作為第一陣旗,那種威勢鋪天蓋地,摧破乾坤,對方的陣自一座接著一座的崩碎,浩犄能量倒卷! “瘋了,真的瘋了!” “這是真正的滅教大戰,過去黑暗年代的大戰也不過如此,涉及到了如此多的殺陣古臺。” 無論是敵我都驚住了,忍不住悚然,這絕對是一場殺劫,幸虧雙方平衡,若是一方稍弱,都會立刻被磨滅。 陣紋終于暗淡了下去,滿地狼藉,全都是神材碎片,古陣臺耗去的瑰寶也不知多少,而今卻成為了廢料。 海量的殺氣慢慢散去,無窮無盡的悲涼與滄桑升起,這是古器的悲鳴,一戰全毀。 很長時間后,人們才回過神來,臉色雪白,估語顫抖。 “總共毀掉了多少古圣法陣?大概……有十八座吧。” “估算太少了,最起碼二十座以上,甚至可能達到了三十六座!” “難以說清,太恐怖了,連綿成片,劫光無窮,熾盛奪目,數不過來。” 唯有徑歷才能明了,不然對這種恐怖也只是一個數字的概念,而不是心靈的悸動。 遍地碎料,古來少見,人們沉默了,手持兵器,駕馭戰車,繼續前進。 今日一戰,殺到了這番天地,早已沒有路可退可言,唯有滅掉兩大遠古神朝才能安心。 穿行過毀滅之地后,斷山、半塌的山嶺、調零的萬載巨木陸續在前路上出現。 沒有人出聲,全都在戒備。 葉凡、姬子、圣皇子走在最前方,戰意高昂,而其他人則大多無比沉重,眾人心情不同。 像葉凡、東方野等狂人這一次以磨礪自己為主,一直不打算請壓陣的幾位古圣出手。 而大衍圣地等損失慘重的傳承,則心在滴血,恨不得立刻請衛易拼命,跟遠古神朝決一死戰。 圣猿子手持黑色的神鐵,睥睨眾人,金色毛發閃爍,霸氣無邊,道:“有什么可哭喪著臉的,兩大神朝是最好的磨刀石,今日殺個痛快,在修道路上再上一個臺階!” “咻!” 一道可怕的劍光出現,貫穿向圣猿的后腦,狠辣而絕情,突兀的出現,無聲無息,要一擊斃命。 這種隱秘殺術太過可怕,幾乎瞞過了所有人,圣皇子在間不容發間躲過。 齊羅剎那出手向前劈去,然而一道血光在他的后背出現,切出一道可怕的傷口。 聲東擊西,有殺圣出現了,弓齊羅關注圣猿子,而真正的目標是他。 齊羅受創,連眉頭都沒有皺下,原地消失噗的一聲血光灑落將另一片虛空斬出一道血痕。 齊羅已發現對方,還以顏色,兩人交手非常的詭異,無影無形。 “噗!” 血水灑落下長空,姬家十幾位強者慘叫,未能避開,被圣人的血水當場戍為了枯骨。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發出,大衍圣地的教主頭顱滾落,怒睜雙眼無頭尸體倒在了血泊中。 他的元神剛沖起就被一道血色的殺劍洞穿了,當場煙消云散。 “殺……” 眾人怒吼,恐懼大叫,諸多劊子手出現,近在咫尺,藏匿虛空中,展開暗殺。 許多人驚叫,被刺透額骨死于非命,這是殺手中的王牌在出動! “哪里走!” 厲天、東方野等人怒吼,全面反擊,向前撲殺,他們鉆研過天庭的殺生大未,無懼此種殺道秘術。 “鬼鬼祟祟,給我死!” 圣皇子一聲咆哮,渾身金芒大盛,軀體像是黃金鑄成,輪動大棍,將一位老殺手砸了出來。 就是此人剛才將大衍圣地的教主屠掉,他是一位斬道的王者,實力出眾,幾乎在一瞬間已殺死上百人了。 沒有任何懸念,幾乎是在一息間,這位王牌殺手就被猴子一棍抽的骨斷筋折,成為一灘爛泥。 噗、噗、噗…… 血光接連閃現,姬子發威,虛空大裂斬縱橫,將諸多殺手撕裂,化戍一道道鮮血,尸骨無存。 葉凡神色冷漠,渾身金色血氣化成一道龍卷風,將一位大成王者級的殺手生生攝取了出來,而后一拳將其打爆在天空中,簡單而而暴戾,骨塊與血花迸濺。 紫府圣女終于在世人面前表現出了她的恐怖之處,與大道相合,舉手抬足,揮動天地法則,將一群殺手全都迫了出來,素手一斬,戍片的人熔化在道光中。 葉凡、姬子、圣皇子齊動,向齊羅那里撲殺過去,全都轟出了猛烈的一擊。 殺圣齊羅亦是長嘯,化血刀光萬丈長,剖開了天地,斬向對手。 “轟!” 在可怕的大對決中,人世間的殺圣遁走,離開了戰場,主動避退,只留下一道血跡。 這就是古老的殺圣,成道天地未變前,高深莫測,在萬軍中如入無人之地,想走并不難。 他向著天域出口遁去,想要突圍,但是幾股圣威如犄海般卷來,將他逼回! “殺圣要逃,說明他們沒有底氣了,我們殺,一個也不要放走。”諸圣地的人大喊,士氣大振。 葉凡卻是心頭一沉,這位殺圣狠辣果決,根本不是想逃,分明是在試探到底來了幾位古圣,現在掉頭而回,沖向了天域深處。 “殺……” 喊殺震天,這片天域沸騰,諸圣地戰車隆隆作響,碾壓過高空,圣器復蘇,一起打向前方。 在接下來,他們瓦解了一些上古殺陣臺,終于到了最深處,見到了兩片可怕的古老殿堂。 那里殺氣如海,白色的骨質閃動光澤,歲月都難以磨滅,成片的殿宇都是骨頭筑成的。 在兩片殿宇的最中心,都有一座特別的骨質建筑,光澤最為懾人,有諸王的頭骨,也有圣人的枯骨,燦爛而晶瑩,殿宇中的地毯為神皮,是從圣人身上扒下來的! “一群螻蟻也敢向巨龍挑戰,我佩服你們的勇氣,但卻也不得不嘲笑你們的愚蠢!” 一個威嚴的聲音從骨殿中傳出,古老而滄桑,也有一種霸氣,充滿了惟我獨尊的氣概。 殺圣齊羅大吼,道:“巨龍何以被人剿滅了老巢,躲到了天外,地獄與人世間兩大遠古神朝將滅,還在這里表現你們的自尊,今日全都給我去死!” 他失去了七個孩子,全都是為了兩大神朝而亡,付出了血與生命的代價,才換來而今的一切,心中悲怒到了極點。 “你為殺圣,我也為殺圣,不若今日你我間展開一場殺圣間的對決如何?”蒼老的聲音無情的回蕩。 他成道千年以上了,殺氣沸騰,恐怖無邊。不過齊羅非常人,當場答應,要力撼老牌殺圣。 另一道枯瘦的身影浮現,人世間的殺圣再現,睥睨群雄,不屑一顧,像是根本不在意入口處還有幾位圣人。 他掃過諸圣地的人,而后盯著圣皇子,又看向姬子,最后將火炬般的眸光落在了葉凡的身上。 “都自殺吧,本座給你們痛快死的機會。” 人世間的殺圣指點葉凡、姬子、圣皇子,無情的說道,對于眾人攻進來的事實一點也不憂懼。 “誰來了都無用,想覆滅人世間與地獄,那是癡人說夢,什么人族圣體,什么古皇之子,都是螻蟻,你們一個個都要死!” 他的話語跟刀子一般刮在眾人的皮膚上,森冷而冰寒,諸圣地中有不少修士抵不住殺圣的音波,肉身四分五裂,鮮血一道道,神識亦熄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