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00 天域

霧靄緩緩流動,死寂是永恒的主題,沒有一點聲音,這就是域外,一片離開大地、高高在上的天域。 事實上是,那些蒙蒙霧霄也不是霧氣,而是真正的混沌,這里極其的荒蕪,保留著最原始的氣機。 對于修士來說,混沌是寶貴的源氣,若是能煉化,能化法寶戾氣,可演天道之秘。然而能利用的人不多,到了圣人境才可汲取與煉體。 在域外俯瞰下方,一個巨大的星辰無比的壯闊與美麗,而它卻也是只是諸天星辰中的一粒,可謂是滄海一粟。 “隱伏在此,徹底遠離古星,若非發現那一組坐標,誰能夠尋到?” “遠古神朝早已留好到了退路,預感到了處境不妙,放棄了昔日的祖地,倒也果決。” 這已是域外,離生命古星有段距離了,若非黑皇的陣臺足夠強大與神秘,一般人怎能橫渡到此。 成仙路將要開啟,不久前兩位恐怖的殺祖強勢闖進了偽仙門,事后讓兩大神朝預感到了危機,做好了全面撤退的準備。 “終是被尋到了,絕不能放走一個人!”老刀把子咆哮,站在齊羅身邊,他要為七位叔伯報仇。 殺圣早已恢復冷靜,神色漠然,無喜無憂,此時只有一個念頭,毀掉地獄與人世間,讓七位親子的血魂能夠安息。 天域,這是一片混沌枯地,是一個天生的狹小時空,自成一個小天宇,被開掘出來后能夠化為樂土。 狠人的大墓,還有不久前的出現的偽仙門,那是被發現的真正的混沌神土,內部生機勃勃,蘊含有各種古藥與神珍,是一個小世界。 而這處天宇,則是此種混沌神土干涸后化成的,失去了九成的靈氣,但也是難得的寶地。 “這是上古神明廢棄的閉關地,盡管枯寂了,但也是一場福澤,竟能被兩大神朝發現并開掘出來,實屬造化。” 天域入口,一片虛無,與黑暗的宇宙交融在一起,若非葉凡與黑皇齊上前瓦解封印,眾人即便站在眼前也難以發箕。 混沌氣更濃了,流淌出來,里面一片幽寧,像是一個吞噬人的太古兇獸張開了巨口,讓人望而生畏。 眾人面面相覷,諸圣地無人愿邁第一步,要知道里面可是有兩尊殺圣,若是出手,可能會讓一個不朽的傳承覆滅。 齊羅神色平靜,第一個走了進去,葉凡、姬子、圣皇子緊隨在后,而后是身穿古圣機甲的東方野、厲天等。 “怕什么,本皇早忍不住了,要收拾他們全部!”大黑狗叫囂,雄赳赳氣昂昂,也沖了進去,隨后是龍馬。 諸圣地見狀齊動,都已經殺到了此地,這一戰不可避免,即便兩尊殺圣再恐怖也得滅掉,不然永無寧日! 嘩轟! 走進一個黑暗的空間,前行百丈遠,前方傳來雷鳴的般的巨響,一道瀑布垂落,擋住一個古洞。 “這是……混沌瀑布!” 眾人吃驚,全都睜大了眼睛,此洞才是天域的必經古洞,以此壯觀景象攔路。 若是一般的人必會被阻在外面,根本穿行不過去,此混沌瀑落下,連斬道者都會被壓碎,承受不住。 “起!” 葉凡一聲輕喝,祭出萬物母氣鼎,化作樸實的大道載體,在混沌瀑布中沉浮,將其截斷! 眾人見狀,又驚又羨,無比嫉妒,這等誕生于天地之初的法寶仙粹,舉世難尋,萬古難得一見,卻落于他的手中,諸圣地眼熱卻不可得。 一行人魚貫而入,全都走了進去,穿過古洞終于進入了前方的樂土內,頓時感應到了一股滄桑與壯闊,更有無盡的靈氣撲面而來。 即便混沌神土干涸,所余靈氣不足原來的一成,高于外部大世界,是一處修行的寶地。 巍峨的靈山,蔥綠的神谷,玉帶般的溪水,叮咚的神泉眼,還有石縫中的古藥,讓人心中一顫。 若是在此隱居,再理想不過,如果兩大神朝蟄伏幾千年,再現于后世必然實力大進,威脅天下各地。 開闊的谷地中,幾具巨大的骨骼,流動著淡金色的光澤,都是太古的異種,死去也不知多少歲月了,保留至今。 許多人咽口水,這是混沌神土內原本的生靈,絕對都達到圣級了,血脈枯竭老死于此,竟然沒有化道。 這是最理想的煉器材料,讓人眼紅! “諸位先別管這些,先除掉兩大巨頭要緊!”老刀把子說道。 穿過這片區域,真正的山門擋在了前方,無形的殺氣在彌漫,到了此地才接近最可怕的重地。 “誰都不要妄動,不然可能會有殺劫!”黑皇提醒。 然而,它話語剛落,一道巨大的劍氣掃過,數十人被攔腰斬斷,凄厲大叫,這些半截的軀體帶著大片的血在翻滾。 “怎么回事?”搖光圣地的一位宿老的臉當時就綠了。 “古藥……”一位弟子慘呼道。 只因去采摘石崖上的一株三萬年藥齡的寶藥,觸發了禁制,讓一群人遭遇厄難,到了這里可謂步步殺機。 “殺吧,兩大神朝肯定早已發現我們進來!” 宇宙母船升空,發出了一道熾威的光,大道符文烙印在前方,將山門夾為了平地! “轟!” 可怕的氣機爆發,一片巍峨磅礴的黑影浮現,發出了古圣都心驚肉跳的氣息,向前劈來。 這是一群大劍,確切的說是劍一般的山峰!每一座山峰都插入云霄,數百上千座并在一起,宏偉而壯闊,每一座都宛如一柄利劍,直上直下。 劍氣千萬道,山峰射出神光,一道道的掃來,這是殺劫,是一片圣人級的殺陣。 宇宙母船都被掃飛了出去,若非開啟了能量護照,可能已經解體,攻擊力極其驚人。 “咻咻咻咻……” 劍氣如芒,橫掃而過,幾乎是一瞬間,諸圣地中有數百人被削掉了頭顱,被割裂了軀體,被斬成了肉醬,血花一朵朵。 這是圣人級的攻擊,眾人自然擋不住! “轟!” 圣威騰起,諸圣地帶來了傳世圣兵,第一時間祭出,總算擋住了攻擊,護住了其他人。 “師叔,你怎么了,快醒一醒!”一個少年搖動一個年老的軀體。 “師妹,不要睡,快睜開眼睛!”一個青年男子抱著一個女修士。 各種嘈雜聲與悲音響起,兩大殺手神朝很可怖,根本就沒有派出圣級下的弟子門徒,上來就是絕殺。 “破!” 殺圣齊羅一聲大吼,催動大圣的法器神女爐,眸子中一片空洞,發出了天庭的殺生大術。 轟! 數百上千座劍山一座座的炸開,古圣級波動劇烈,宛若星空解體了,擴散而出。 圣級劍山破滅,化成亂流,掃平了這片區域,成為一片不毛之地。 “渺小的螻蟻,也敢在巨龍身上啃噬,尋到了天域,你們一個也別想活!”可怖的聲音發出,整片空間都在顫抖。 齊羅帶隊向前沖去,無懼這種威脅,手中的化血刀芒長達數萬丈,橫掃過無數的禁制,讓禁區化為了通途。 一道熾威的殺光飛起,葉凡、姬子、圣皇子共同對抗,將這種可斬圣人的恐怖波動震散在虛空中。 前方是一片玉臺,每一座都晶燦透明,殺氣無盡,懸浮在半空中,垂落下了讓人絕望的氣息。 三大帝子級人物雖然震碎了殺光,但是那種氣機還是溢出了一大片,后方傳出陣陣慘叫聲。 諸圣地瞬間死了三百余人,全都是身體爆碎而亡,承受不住古圣王的氣息與殺意。 前方是一座圣人王級的殺陣! “真當圣地是蟻蟲了嗎?給我破!”姜逸飛騎坐在黃金吼上,沖向前方,在他的頭頂上,出現一座神爐,九只神鳥盤旋,一輪太陽當空,恐怖無邊,對抗住了圣人王殺陣。 “轟!” 他抬手一指,這座神爐飛起,向前沖去,落在殺陣中當場炸開了。 無邊的光霧飛起,劇烈能量幾乎將這片混沌神土震裂,將殺陣都給抹平了,成為赤土。 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一件禁器,比一般的圣器都要強大! “模仿恒宇帝爐而成的一件禁器,需要耗費許多天地奇珍,無需催動法力,它自行運轉,但卻也只有一次使用機會而已。” 一位老人低語,推測出了真相。 姜家的底蘊讓人心驚,他們擅長祭煉禁器,模仿自家的帝爐煉出如此可怕的兵器,可發出一縷帝威,瞬息抹平圣人王殺陣,著實讓人覺得悚然。 顯然,姜逸飛這一擊將兩大神朝都給鎮住了,沉靜了瞬息,沒有一點聲音。 若是這等禁器砸在殺圣的身上,多半也能給屠掉! 不過這終究是器物,不是活人,殺圣可以避過,細想來還是難以威脅到。 突然,幽幽之音傳來,地獄鎮魂曲響起,這是殺圣的攻擊,音波比劍氣還可怕,無處不在,穿透虛空,斬殺眾人。 諸圣地帶來了圣器,竟然防不住,地獄鎮魂曲十方皆殺,在這剎那間,噗噗噗聲不絕于耳,四百余人死于非命,全部化成了血泥,慘不忍睹! 大衍圣地的老圣主發狂,死的大多都是他們的精英,原本準備了一座圣人級殺陣,還未來得及布出,這些持陣旗的人都死了! “給我殺!” 隨著他一聲大吼,一個渾身晶瑩剔透,宛若冰鉆一般的石人沖起,沒入前方,劇烈大吼! 這是一個圣人級的傻儡,是大衍圣地的底蘊之一,被帶到了此地,展開了瘋狂的攻擊。 同一時間,葉凡長嘯,金色血氣自天靈蓋沖起,如一把利劍刺透天穹,他震出唵字天音,化解地獄的殺曲,擋住了這場殺劫,后方無人再殞落。 “都給我去死!” 黑皇咆哮,剛才它沖在前方破陣,面對殺曲首當其中,耳膜差點被撕裂,溢出一縷縷血跡,此時發怒,連續祭出陣臺,橫掃前方。 在刺目的殺光中,黑皇的陣臺摧枯拉朽,將地獄鎮魂臺湮滅,瓦解了這片魔地。 眾人瘋狂,一起向上沖殺,打到了此地,人們覺得離遠古神圣殿堂不遠了。 “啊……” “殺啊……” 喊殺聲震天,慘叫聲也此起彼伏。 殺到這一步,終于是與兩大神朝的老殺手遭遇了,攻克一處處難關后,殺手伏尸,被斬戮在當場,鮮血流淌。 “你們所有人都要死!”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帶著森然與殺意,道:“開啟神明法陣,將所有人都給我煉化!” “開啟你二爺,都給我掃滅!”黑皇睜開了第三只豎眼,祭出密密麻麻的陣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