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199 人世間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人世間 神靈小界在瓦解,蘊含古之大圣的法陣烙印,擴散出的波動神泣仙驚,魔哭鬼嚎,恐怖震世。 幾人身上都帶著血,若是沒有綠鼎,可能早已四分五裂,就此隕落。 神女爐無恙,因為它是大圣法器,可眾人沒有達到這個級數,在其內部亦受不了這種大圣級的沖撞。 “都死了……”龍馬身上血跡斑駁,它再回頭時,發現諸圣地五六百人全滅,沒有一個活下來。 葉凡雖取出了綠鼎,但綠光籠罩范圍有限,并不是大面積的對抗,只是一種本能的自護。 除卻姬子、圣皇子、黑皇、齊羅等人外,連那艘圣級宇宙母船都已半毀,李黑水咳血倒在地上。 這一役殘破的圣器共毀了七八件,不可阻抗那種天威,上古大圣的法陣一出,可斬月劈星,多名圣人聯手也只能飲恨。 眾人默然,地獄真的夠狠,不惜毀掉古來難得一見的神靈小界,這是在針對天璇石坊的衛易、奇士府的老府主等多位圣人共來襲而預設的陷坑。 “啊……”諸圣地個別人還有微弱神識,不過馬上就要煙消云散了,血骨早已化成爛泥,以殘念哭嚎。 “我等形神俱滅……”驚恐的哀叫,卻改變不了什么。 這里成了名副其實的地獄,整片小界毀掉,大圣法陣崩開,最后的聲息被余波震散。 “轟!” 殺圣祭出神女爐,通體燦爛,光波粼粼,將那最后的殺陣痕跡抹去,此地恢復了寧靜。 諸圣地大軍全滅! 地獄狠辣而果斷,舍棄了萬古來不變的巢穴,第一次被人攻上門,就直接引爆了此地。 唯一慶幸的是,只有葉凡他們幾位關鍵性的人進來,并未帶領天之村的后人,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殺凈!地獄與人世間必滅,敢坑本皇,老巢都被發現了,看你們能逃到何方!”黑皇呲牙咧嘴,擦凈身上的血跡。 “去人世間!”葉凡說道,一行人撕開虛空,邁入域門,趕向另一處殺手祖地。 后半夜,月光柔和,垂華落菁,大地上籠罩一層白色的薄煙,素淡寧靜。 山村寧靜,背靠一片矮山,屋舍儼然,桑林成片,竹林幽翠,村前農田肥沃,阡陌交通。 這是一個小山村,雞犬偶聞,魚塘中有蛙在鳴,雖有蟲音,卻顯得有幽寧。 這么多萬年來,沒有人知曉,人世間就隱在這片如世外桃源的鄉野之地,入口就是村外一口枯井。 此時,大軍黑壓壓一片,如鋼鐵叢林,一動不動,早已將此地封鎖,幾位圣人隱在暗中,默不作聲,堵在此地。 葉凡、圣皇子等去地獄時,早有另一批圣地的人到了此地,包括姬家那位被封至今的老圣人。 讓人驚訝的是,姜家而今的圣主姜逸飛親自到了,坐下一頭黃金吼,踏月而行,他飄逸儒雅,超凡脫俗。 另一邊,瑤池圣女白衣飄舞,如凌波仙子,在月光下清麗出塵,若廣寒宮的主人臨世。 天之村的人將主力集中在地獄,而諸圣地的人將主力集中在此,而今會師。 此外,大衍圣地的圣主親臨,終究是來了一些重量級人物。 而紫府圣女亦出關,身為先天道胎,而今她不食人間煙火,仙姿無垢,紫氣氤氳,整個人與道相合,舉手抬足間,天人合一,高深莫測,這么多年從未出手,不知達到了何等境地。 “攻打地獄的人都死了……” 諸圣地聚在此地首腦聽聞后,全都皺起了眉頭,那些雖非精銳,傷不了根基,但也是個不小的挫折。 “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個地方也多半是個殺局。”一位老圣主說道。 人世間與地獄威名名動千古,天下皆懼,巢穴不滅,傳承不斷,即便衰落下去也有歸來的一日。 而今,他們不復盛況,總的來說處在虛弱時期,但是也不是一般的大勢力可撼動的。 每個人都皺起了眉頭,今夜若無功,那么將來在很長時間內,眾人都要面對可怕的襲殺了,那將是一場噩夢。 兩尊殺圣……即便防御再嚴密,那也將是一場大禍,不除掉的話,許多人都要人頭落地,甚至被毀道統。 踏進人世間的玄界,里面山川靈秀,霞光在山峰間蒸騰,宛若一派仙境,有各宗靈禽瑞獸出沒,不像是殺手的國度。 宇宙母船橫空,強行摧毀入口,讓通道擴大了無數倍,殺機爆發,有神朝的殺手反擊。 人們沒有冒進,站在外圍,催動法力橫掃前方,讓前方的殺手鮮血迸濺,光霧蒸騰,尸骨一片片。 “可以確定,此地巨頭早已撤走。”眾人仔細觀測后,得出這樣的結論,與在地獄時的防御一般,想激烈對抗,引眾人入甕,全部滅殺。 “怎么辦?”所有人都大急,若是不覆滅兩大圣地,日后將會面對是一場噩夢! 無論是豐神如玉的姜逸飛,還是清麗絕俗的瑤池圣女等,全都蹙眉,這讓每一個人都不安。 “讓我來試試看,以勾動先天氣機,看一看能否感知一些特別的情況。”紫府圣女說道,盤坐在一旁,以自己的天賦神術,融在了這片大道中,勾動整片神靈小界。 先天道胎,無比神秘,與西皇是同一種體質,世間傳言,無始大帝的母親也是此種體質,恐怖無邊。 他們天生親近大道,能夠窺盡一片天地的秘密! 眾人希冀,停止了攻擊,將她護在中央,靜靜的等待。 紫府圣女,明眸善睞,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顫動,肌體通透如白玉,泛出晶瑩的光澤,一縷縷道光射出,交融在了這片玄界中。 天地交泰,她成為光輝中的唯一,朦朧而圣潔,萬古滄桑大道都來與他相融相合,神秘無比。 此時,道法自然,她成為了大道的化身,演化這里的一切秘,想再向昔日的景。 葉凡見狀,也盤坐了下來,他運轉星空另一岸得到的《吠陀經》中記載的古法,逆轉時光,追溯本源,也要再現過去的景。 神圣道波擴散,圣體與道胎竟然生出了感應,相互促進,讓這天地大道瞬間全面交融下來,將二人淹沒。 眾人大吃一驚,都露出異色。 黑皇剛才還在憤懣,此時卻無比激動,低聲嘶吼著:“先天圣體道胎,再現無始大帝一樣的人吧!” 轟! 最后一震,葉凡與肌體明凈如玉般是紫府圣女都都睜開了眼睛,露出驚容,大道無痕,早已被斬,此地沒有留下什么。 無法探知,人世間的殺圣做的很干凈,將所有過往都給斬斷了! 怎么辦?一些圣地無比后悔,此役過后,必有一場大劫,如何面對兩位殺圣的怒火,即便是出動底蘊,對上殺圣也兇多吉少,這是專為殺而生的惡魔。 “這可如何是好!?” “日后少不了一場血戰,不知要死多少人,不能覆滅兩大神朝,未來將面對他們無休止的報復了。” “該死,為何會這樣!” 人們憂懼,攥緊拳頭,走來走去,沒有任何辦法,悔之晚矣。 葉凡站起身來,看向齊羅,道:“我進去,將它完好的帶出來。” 殺圣齊羅點頭,道:“小心,雖然沒有殺圣坐鎮了,但還是要注意,若是觸及大圣級法陣,此地什么都剩不下。” “你們在說什么,難道還有辦法不成?”眾人驚異,一齊望來。 “不錯,遠古神朝必滅!”葉凡點頭。 他邁步走向遠方,姬家的圣人、衛易、齊羅、奇士府的老府主、北域第一大寇等齊出,走了過來。 葉凡取出一口殘破的綠鼎,自己邁步而入,盤坐當中,請幾位圣人出手,祭此鼎將他打進神靈小界深處。 遠處,眾人震驚,諸圣地的人都望向那口銅銹斑駁,看起來如廢銅爛鐵般的古鼎,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 “這是……當年……” “羽化神朝祖地最大的贏家……是他!” 當年,連古族諸王,以及諸皇的道統都被驚動了,天下震撼,去中州龍脈爭奪仙鼎,結果不了了之,今日竟在葉凡手中出現。 許多人眼睛火熱,一個個心中大動,但是卻不敢有什么表示,而今有幾人能殺的了圣體,想奪過來的話很難。 此鼎,竟需要這么多人合力催動,驚的人們說不出話來。 咻! 一道淡淡的綠光閃過,銅鼎載著葉凡橫穿了進去,快過閃電,隱約間竟感到時間的力量在倒轉,整片空間都像是在重塑,太過可怕與怪異了。 上古圣人法陣在阻攔,但是卻被此鼎穿透,攻克禁制,生生擊出一條通道,化出一個恐怖的孔洞,穿了進去。 所有人都震撼! 很久后才有人詢問,究竟如何尋出兩大神朝? 殺圣齊羅沉默,臉上出現傷感,緩緩走向遠處,背影蕭索,像是一下子蒼老了一千歲。 老刀把子跟了上去,扶住自己的祖父。 天之村一位老人輕嘆,講出了隱情。 殺圣齊羅有七個孩子,早在也不知多少年前就分別送進了地獄與人世間地獄的小據點,只是為了尋到兩大神朝的重地,而后摸索進最終的古老殿堂。 期間發生了什么,誰也不知,這么漫長的歲月來,天之村的人曾見到過齊羅大哭過五六次,每一次都悲慟欲絕。 最終的結果是,齊羅抱養了一個孫子老刀把子伴在身畔,別人都以為是他的親孫。不用說也知道,他的親子等都死去了。 七子若活到現在,本應子嗣成群,圍繞在殺圣身畔,可最后他卻只是孤零零。 “我最后一位叔伯,隱忍兩千多年,在兩年前成功進入了人世間的最古殿堂,可未過多久也死了。”老刀把子說道。 人世間與地獄的祖地之所以能發現,就是此人之功。 天庭覆滅,只有小蝦米兩三只活下來,直到齊羅這一代才有起色,恢復了一些元氣。 積弱已久,前人費勁心力,也只找到一兩個小據點,齊羅忍痛,讓所有親子想辦法投入進去,這么漫長的歲月,才最終打入最高古殿堂。 “我的最后一個孩子……成功了,未曾暴露,卻因被派去開掘一個地方,去同去的人都被滅口了。” 齊羅漠然的說道,眼底深處是無盡的悲。 父子血脈相通,他們有一種秘法,臨死前有短暫的心靈感應,兩年前那最后的幼子魂斷時,泣血傳給他一組奇異的坐標,但魂力太弱,來不及傾訴完,最終告訴他刻印在人世間內一地,可以尋獲。 “人世間與地獄合在一起鑿出了一處天域,開掘好后,將參與者都滅口了。”這是齊羅的判斷。 “轟!” 突然,人世間的神靈小界發生了大崩潰,古之大圣的法陣復蘇,全民震動,絞殺萬物,毀滅世間一切。 所有人都倒退,葉凡駕馭綠鼎沖了出來。 “怎么樣?”所有人都沖了上去,圍住了他,緊張的詢問。 “成功了,尋到了一處天域的坐標!”葉凡答道。 殺圣齊羅聞聽此言,再也忍不住,渾濁的老淚滾落而下,身軀一陣顫抖,有解脫也有無盡的悲。 他喃喃著,只有兩個字:“孩子……” 清冷的風吹來,天地間霧靄繚動,人們全都在歡呼,這意味著兩大神朝可能會被徹底滅掉了。 人們都推測出了大概,殺手神朝的人肯定是躲進了那處天域,放棄了古來的巢穴,將要就此隱伏下來。 此時唯有齊羅落寞,久久不能說出一句話來,身軀在微微顫抖著,仰望天際,任老淚淌落。 老刀把子上前扶住了他,什么也說不出口,唯有相伴在旁。 “前輩,我們去覆滅這兩大神朝!”葉凡說道,此時說不出什么,唯有徹底解決敵人,才是對他最大的慰藉。 “沖,殺了他們,一個都不留!” “殺啊,去那處天域,徹底掃平,讓兩大遠古神朝成為歷史,在今夜煙消云散!” 人們怒吼。 陣臺已經寄出,域門已經打開,所有人都上路,沖向那處天域。 這是一片古地,竟然是在域外,有混沌氣繚繞,脫離了古星的地面,能夠被發現實在是太難了。 汗,接到電話了,要出門,今晚只能一章了,本來今天早更新了,覺得第二章也會很早的,暈了。辰東跟大家一樣,現實中也有很多事,這些在所難免呀,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