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198 地獄

石龍頭顱滾落,剛勁有力的軀體亦是碎裂,炸向四方,圣級力量擴散,如劍斬天,百山崩碎,千丘成灰。 殺圣齊羅手以指切向虛空,出現一道黑色的大裂縫,將所有毀滅性的力量都導入了進去,不然在場的人都將受到沖擊。 各大圣地人都倒吸冷氣,三大帝子級人物竟當場毀掉了一個圣人級的傀儡。 這意味了什么?他們可斬真正的圣人了! “當……” 銅鐘長鳴,悠悠傳蕩數百里,整片神靈小界殺氣盈野,劍氣縱橫,成千上萬道飛起,朝這個方向劈來。 “噗” 紫府圣地一艘戰車當成化為齏粉,里面的幾位大高手瞬息化成血霧。 哧! 劍氣千幻風云起,五顏六色的彩芒橫空而過,隔著很遠就讓人肌體生疼,寒毛被刮落。 十幾萬年來,從沒有外人闖入過,這是一片殺界,屬于地獄昔日古圣的棲居地。 盡管輝煌不在,但也是驚世的,充滿了殺機,無論誰來攻打,不付出血的代價也是寸步難行。 咻! 一道粗大的劍氣宛若一道黑色山峰,橫掃了過來,當場將瑤池的十幾人劈成了血沫,引發一陣驚呼,其余人快速倒退。 轟! 搖光圣地遭遇重擊,一道巨劍從天而降,將十幾位名宿剁成肉泥。 這是一場殺劫,一道道通天劍氣飛起,粗大如山,幾乎接近圣級了,不知是古陣發出的。還是人為斬來的。 齊羅一聲長嘯,音波如海浪。席卷前方,將所有劍氣都阻住了,他在此壓陣,謹慎的盯著玄界深處,防備最可怖的敵人。 大黑狗惱怒,快速擺出一排陣臺,這是殘缺的無始殺陣,頓時瑞氣噴薄,殺機崩萬里。 轟! 前方煙塵沖天。一片山地被掃平,但是劍氣不絕,依然在攻伐。 “殺!” 圣皇子一聲長嘯,一縱就是數里。沖進了劍光中。輪動一桿黑色的大棍,指東打西,指南打北。橫掃八方。 轟隆隆! 大山若紙糊的般,難以經受一擊,不是化灰燼,就是如稻草般飛起,成片的道紋被他強行毀掉了。 姬子邁步,穿梭虛無間。抬手將數十條山嶺掀飛,擲向地獄深處。瓦解了這里的攻勢。 葉凡渾身若神璃般,籠罩彩光,一步一幻滅,撐起一道黃金門,無盡的兵器飛出,橫掃前方。 錚錚劍鳴動天,撕裂天地,悠悠鐘聲驚天,漣漪散出時摧枯拉朽,破滅萬物,寶塔沉浮,毀掉道痕,磨滅殺機。 圣皇子、姬子、葉凡三人齊動,配合黑皇的殺陣,生生打出一條路,鮮血飛濺,殺手神朝的人死傷過百,而成片的可怕禁制也被破開。 “闖地獄者有來無回,將在此沉淪,永世不能超生。”陰森森的話語在傳蕩。 “笑話,地獄都已暴露了,而今算的了什么,破滅在即,還敢威脅我等!”姜家的一位太上長老冷笑。 “昔日,諸圣地忌憚你們,是因為不知道你們的巢穴,防不勝防,如今犁庭掃穴,一個也走不了!”大衍圣地的一位活化石喝道。 “神靈請睜眸,吞噬所有人的血液,而今祭品已經準備好,盡情的享用吧。”陰慘慘的聲音再次發出。 這種音調很古怪,非常的冷,讓人的確感受到了一種驚悚的氣息,肌膚生出小疙瘩。 “裝神弄鬼,在可斬破乾坤的道法面前,一切都為虛,地獄今日覆滅在即!” 黑皇咆哮,張口一吐,三百六十五桿大旗飛出,遮天蔽日,煙霧滾滾,殺機無盡,橫掃了過去。 巨大的聲響,激烈的對抗,各種殺光飛出,前方成為一片焦灼地,連混沌氣都被轟出來了。 不得不說,地獄的防御極其驚人,光是外圍區域就已經涉及到了古圣法陣,恐怖無邊。 不時有破天殺氣飛來,諸圣地的人發出驚呼,轉瞬間有數十人被截斷軀體,倒在血泊中。 每一個人都臉色鐵青,即便到了最后關頭,千古未現的巢穴被世人發現了,地獄的人還在負隅頑抗。 若是這樣下去,想攻下這片神靈小界,即便成功,最后也可能會傷亡慘重。 又攻破了一重禁制,眾人踏著破碎的山地前行,這片神靈小界無比的堅固,到處都是陣紋,密密麻麻,殺機無窮。 “動用宇宙母船,毀掉此地!”葉凡說道。 天之村有三艘母船,因為此地空間有限,且太過危險,僅讓李黑水駕馭一艘跟了進來。 “轟!” 成片的光飛出,將前方淹沒,要全面摧毀此地,熾盛的符文銘刻虛空間。 這是母船的大道武器,發揮出強絕的力量,如利劍斬草,一掃就是一片,各種禁制快速瓦解。 葉凡他們接連攻克八層險地,到了第九層攻克不動了,可以清晰的見到有殺手神朝的人的影子,卻奈何不了。 在那山地間,黑霧裊裊,陰云密布,宛若地獄的大門敞開了,死亡的氣息鋪天蓋地。 “圣人王布下的無缺古陣!”黑皇嚇了一跳,瞪起了銅鈴大眼,開合間精光四射, 眾人遇到了大麻煩,這片上古法陣歷經數以十萬年,也不過損缺了一小部分,難以攻破。 “給我神女爐!”殺圣開口,厲天遞了過去。 葉凡、姬子、圣皇子上前,與齊羅一齊催動古之大圣的頂級法器,轟向前方。 “攻向那里!”黑皇指點,眉心裂開一道縫隙,那只豎眼能看透法陣,尋出弱點與缺憾。 “轟!” 古之大圣的威勢散發,火精滔天,霸氣到了極致。神女爐晶瑩剔透,大如山岳般向前壓去。 “喀嚓!” 可怕的響聲發出。圣人王的法陣被他們強行劈出一道巨大的縫隙,那里的道痕被磨滅。 神女爐火焰滔天,宛若要煉化整片世界,擊穿了此地,開辟出了生路。 毫無疑問,祭出古之大圣的法器,消耗是巨大的,若是旁人發出這樣威猛的攻勢多半被吸干了。葉凡他們在吐納間臉色慢慢恢復正常,并無大礙。繼續向前攻去。 “啊……” 慘叫聲成片,諸圣地的人殺了進去,對地獄神朝的人無情出手, 在這片地方。法陣道紋銳減。威力不強了,眾人可以穿行,追擊那些殺手。 “咦。不對!” 葉凡渾身寒毛倒豎,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因為他們來到了地獄最深處,并沒有見到以傳說中的白骨殿堂。 “我們攻了進來,地獄的殺圣呢,怎么修為最高的只是最初見到的那個大成王者。還有一個傀儡石龍,地獄的那些巨頭在哪里?” “速退!” “不好。我們可能有麻煩了。” 眾人齊變色,前方有一片闊地,像是一片古建筑物被人連根拔走了,空留下痕跡。 顯然,那應該是最古老的殿堂,而今不在,整片神靈小界像是被放棄了,地獄的巨頭一個都未現。 “走!” 龍馬第一個祭出陣臺,撐開域門,就想遁走,沒有了圣人王法陣的全面阻擋,離開應該不是問題。 然而,它馬上愕然了,域門剛撐開,又無聲的湮滅了,無法走脫。 其他人也遇到了相同的問題。 “發生了什么!?”諸圣地雖然來的人不是很多,但合在一起也能有五六百,一陣大亂。 “想不到我地獄也有這樣的一天,連神靈祖地都被攻破了,果然沒有永遠的神朝,沒有不朽的傳承,都有走向終點的一天,興衰更迭是永恒不變的道理。” 一道枯瘦的身影出現,一陣嘆息,他如鬼魅一般,剛才竟避過了所有人的神識。 “是地獄的神朝的殺圣!”有人大叫。 齊羅眸光一閃,手中的化血刀暴漲,抵破了天,隨時會劈出去,可是認真看后又止住了。 鬼魅般的殺圣自語道:“說到底還是我地獄沒落了,若是荒古前輝煌之時,即便沒有了底蘊,來上十位古圣也不見得能攻下!” “只是一道影子而已。”葉凡道,他可一拳粉碎殺圣留下的這道虛影。 “嘿嘿……各位還是上路吧,我沒有想到你們真能尋到此地,萬古來第一次啊。小心些總是能活的長久,你們都去死!” 地獄的殺圣眸光駭人,周圍的天地頓時變了,在向前擠壓而來,道火熊熊,化為一個牢籠,要將所有人都煉成灰燼。 “啊……”慘叫頓時成片的響起,諸圣地的人剎那死傷一大片,不能抵抗,化為了劫灰。 “上古大圣陣紋!”黑皇驚道。眾人聞言,全都臉色雪白。 神靈小界在被擠壓,竟烙印上了大圣級的道紋,整片玄界都是一個巨大的殺陣! “可惜了,要是進來七八位圣人該多好,這樣的話也值得,不過有三位帝子也足矣了。”皮包骨頭的地獄殺圣陰森的說道。 “你可真舍得,這樣運轉上古大圣的法陣,這罕見的神靈小世界都會瓦解。”大衍圣地一位活化石說道,神色焦急,沒有辦法逃走。 “神靈小界誕生了一枚世界石,被我們挖走了,那是精華,日后可重開玄界。好了,你們都上路吧。”地獄的殺圣虛影喝道,他融入到了法陣中,恐怖殺機爆發。 轟! 諸圣地的人驚恐,有人帶來了圣器,雖非傳世圣兵,但也威能驚天,奮力轟擊,可是打不開此界。 “啊……”成片的慘叫聲發出。 生命綻放,數百人轉瞬就死傷了過半,鮮血淋淋,在上古大圣法陣面前,修士弱小似蟻蟲,跟割麥子似的,成排的倒下。 “轟!” 燕一夕清嘯,催動神女爐,打開爐蓋,將厲天、龍馬、黑皇、還有母船等能夠收的人與器全部吞了進去,以此防護。 這是一場殺劫! 神女爐可擋住大圣古陣的沖擊,然而眾人墜入內部,卻也沒有擺脫危局,能量沸騰,大圣器在震動,神爐雖然無損,可是人們卻受不了,許多人在爐內化成血泥。 葉凡神色很冷,將綠鼎取了出來,拎在手中,擋在眾人身前,以此護體! 當大圣級的波動涌來時,綠鼎終是發出了迷蒙的仙光,將滔天的能量擋住。 “轟!” 神靈小界承受不住大圣法陣的運轉之力,終于瓦解,神光包裹著幸存者沖了出來。 黑皇掙脫出神光,渾身是血,墜落在地,咆哮道:“本皇精心準備的蓋世殺陣還沒動用呢,就被人差點先殺死!” 葉凡神色很冷,道:“就知道遠古神朝難滅,即便不復盛況,也很危險,不過他們在劫難逃!” 求下月票呀,求下月票!拜求。 未完待續。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