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192 仙亦或騙局

兩個瘦骨嶙峋、宛若尸鬼般的存在與仙門一起模糊,徹底消失,無盡的殺氣也都斂去了。 葉凡身上起了一層小疙瘩,剛才齊羅的話語說明了一切,人世間與地獄有殺祖,是兩個極端恐怖的存在。 “就這樣進入了仙門……”齊羅一陣發呆,兩個無上大敵離去了,竟踏上了成仙路! 不要說是一般的修士,就是諸賢,以及域外來的古圣等也都寒毛倒豎,身體從森寒中恢復過來,緩緩長出一口氣。 以殺證道,古之殺祖!也唯有這樣的人才能將大羅族的圣人王無聲無息的抹殺,太過恐怖。 葉凡嘆了一口氣,像這種可怖的存在,多半對大圣都能造成威脅,他們只差一步邁過了那道關卡。 “什么恩怨,什么是宿仇,在成仙路面前,一切都是空,什么都可以放下,就這樣離去了。” 古族出世,為禍人間,這兩尊殺祖冷漠對待,不問不管。天庭復立,他們冷眼相對,也許關鍵時刻會給予一擊。 而今,成仙路一開啟,所有的一切恩怨都顯得不重要了,都被拋棄了,他們直接登仙而去。 第十二日,又一位圣人王浴血搏殺,渾身都是傷痕,大口吐血,但是卻在大笑,一臉ī動之è,闖進仙門。 這是墮羽族的一位圣人王,對人族相當的敵視,曾經主張滅掉北斗星域的生靈,再現太古王族輝煌。 然而,正是這樣一個極端的古圣。在這仙門出現的剎那,舍棄了自己的族群,也顧不得針對人族了,直接沖進仙門。 唯有到了這一刻,各種執念才能放下,與成仙路相比,什么都可以丟下。不再重要。 “父親,你拋下我不顧了嗎!?”墮羽族的一個女子,雖然已新晉為祖王,但臉上卻出現了淚痕,成仙路竟讓人連至親都可舍卻,斬掉父女情。 北斗星域大亂,這是一場曠世仙緣,古之大帝都沒有完成的夢想。而今擺在眼前,讓人們徹底瘋狂了。 這些日子來,鮮血流淌,星空都被染紅了,只為了爭奪那一步登天而成仙的希望! 圣人在殞落,到目前為止,只有幾位圣人王沖進去。成功踏上了仙路。 各族發狂。有人將極道兵器都拎了出來,幾次轟擊天宇,禁錮仙門,但是都沒有成功,每一次仙門都提前遁走。 “不對,我等有古皇兵,遠勝圣人王,為何不得仙門而入,屢次被人捷足先登?” “仙門承載不了古之大帝的兵器嗎?” 成仙在眼前。所有人都瘋狂,但是卻也突現了一個問題,太古皇族都參與了進來,為何不能成功。 “若是危局,古皇兵會復活,堪比古之大帝逆天一擊,除非有同階兵器才能鎮壓。仙門在憂懼!” 許多人當場發毛了,這仙門避過古皇兵,顯然是有大問題,不少人清醒后臉è發白! 這若是一場騙局,將有多么可怕?針對的可都是圣人。而進去的更是圣人王! “這……難道說是一場ī謀!?” 這讓圣人都從尾椎骨一直涼到天靈蓋,渾身冷颼颼。這也太過驚悚了,設局坑殺古圣! 這仙門到底是什么,不是通向仙域的路嗎? 這并非人們頭腦發熱,而沒有想太多,實在是這個時機太過敏感,成仙路將要開啟,出現這樣一個仙門誰能一眼看穿? 而且,進去的可都是圣人王,他們臨行前都曾以通天法眼觀察過,肯定了那是仙域! 況且,有的圣人王親身體會到了,那些仙氣讓他們的體質在蛻變,脫胎換骨,除卻仙域還能有什么地方會如此。 太過逼真了,讓人防不勝防! 能夠瞞過圣人王的靈覺,那得是多么可怕的存在?想到這一問題,許多人骨頭縫中都在灌冷氣,通體冰寒。 “太過可怕了,成仙路果然是尸骨堆積起來的,連古之大帝都難以踏入,我等何德何能,這定然是一場ī謀!” 人們開始反省,還好總共只進去了幾個人而已,若是一窩蜂的全部闖入,都被吞沒,那將是一場萬古血災! “也不見得是騙局,這些不過是猜想而已,我不相信,圣人王登臨仙門的剎那還會看錯,天眼可照幽冥,還能有假?” 自然也有人堅信,成仙路將要開啟,這些提前出現的裂縫——仙門,應該為真,而非虛假。 “我們只需再等上幾日,就可辨真假。”太古皇族的一位老族長ī沉著臉說道。 葉凡與齊羅對視了一眼,不想摻和進去,避免墜入殺局,天之村的人無聲而來,無息而去。 “若是靜下心來,辨別真假并不是很難,可惜成仙路傳了無盡歲月,讓人等待了萬古,都說在這一世開啟,連圣人初時都被心中最大的執念é蔽了雙眼。” “沒錯,只要等上幾天,看七大生命禁區是否有異動,一切自知,要知道無上的存在就是在等成仙路啊。” 天之村的人議論,一路退走了。 接下來的幾日里,沒有一位圣人進仙門,當冷靜下來后疑點漸多,全都覺得齒骨森冷,內心騰起陣陣寒氣。 仙門出現了幾次,人們以戰寵、異獸等探路,再次見到了仙域內的壯麗奇景與仙凰、青龍,散發神明氣息。 “怎么回事,的確為真?” 人們又有些狐疑了,所探測到的似沒有半點虛妄,那宛若真的應該是一片浩大的仙域世界! “天啊,我看到了一株會自己跑路的古藥!” 短暫的平寂,域外又沸騰了,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真切感應到,那非是虛幻,諸圣都動心了。 最終,有一群壽元將盡、且并未成圣的人咬牙一起闖了進去。 “反正要坐化了,大不了就丟掉最后幾個月的命,也不算賠本!” 抱著這種心態的人自然無所無懼,沖進去后向外傳送消息。一些人震驚而后喜悅。 “真的……我感覺衰老停止,枯體內有了生機,能活上很長時間了。” 他們的聲音近乎顫抖,但很快仙門就消失了,又一次隔絕兩域。 至此,人們驚疑不定,有點難以預料真假了,不能準確判定。 “為何生命禁區的人沒有來?” “為何持古皇兵不能入內?” 這是至為關鍵ì的兩個疑點。讓冷靜下來的諸圣不敢輕舉妄動。 “誰知道生命禁區的至尊是否還在,也許半個月前已踏上了仙路,只不過我們不知而已。” “應該是古皇兵自己不愿上路,他們在等待昔日的主人,獨自傷感……” 有人對兩個疑點做出了解釋,讓人們更加不確信了,這段日子來禁區很平靜。人們不知里面的情況。 終于。幾位壽元將盡的老圣人也選擇上路,沖進仙門內。 “道友,你的手段又干天和,太過殘酷了。”第二十四日,一個病懨懨的老人在一個ú紅齒白、明眸皓齒的少女扶持下,出現在域外星空。 “蓋……九幽!”古族一些人變è,面對這位人族至尊全都提心吊膽,兩年前這位老人大開殺戒,連大圣都給打死了。連誅十族祖王,震撼了整片北斗星域! 一道衰老的聲音自那道仙門內傳出,仿佛一個活了千古的幽靈,讓人靈ú隨其古音而顫抖。 “你曾經是……準帝?!晚輩有禮了,見過前輩高人。” 眾人聽到他對蓋九幽的稱呼,全都頭皮發炸,準帝……真的曾為準帝!心知是一回事。被證實是另一回事。 “老朽閉關年余,心血來潮,想帶弟子去星域深處走上一遭,不曾想剛出關就見到這等禍事。”蓋九幽說道。 “我并無殘酷心,此門內為混沌神土。路徑無數,我亦剛得不久。借他們之力探索,若有人活下來,自有曠世機緣。” “道友法力無邊,稱尊一域,若殺盡此地強者,必有干天和,無需我多說,就此告辭。”蓋九幽說完,帶著弟子沒入星空中。 到了現在,所有人都毛了,這是一個何等厲害的角è?無論怎么聽,都是一位蓋世的存在! 成仙路的殘酷得到了初步體現,此人似是要殺一批圣人來清場! 細細一想,許多人的身體都出了一層白毛汗,成仙路還未開始,就有其他古星域而來的絕代高手開始出手了,將來會怎樣? 毫無疑問,會更殘酷! 當下,古族還有來自域外的一些圣賢都變了顏è,大劫將起! “道友,你真以為可以只手遮天了嗎?”就在這時,乾侖大圣、渾拓大圣、血凰山的老族長等一起上前,各持古皇兵。 古族中的大圣終于出現,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仙門內,傳出一衰邁的淡笑,有些漠然,門戶漸漸虛淡,就此不見。 “在北斗星域,誰都難以只手遮天,古人曾說過,真龍來了都得盤著,仙凰下界也得匐臥。” 古族人聽聞一陣ī動,幾位大圣如此底氣十足,不惜一戰,讓他們倍感踏實了。 難道說真有一兩位“老前輩”還在世不成? “是嗎,我拭目以待,靜觀北斗風云變幻,成仙路上見!”最后的話語過后,挾混沌神土而來的蓋世強者就此消失,未在出現。 “唔,終于不再冷清,漸漸熱鬧了,相信未來會更加讓人期待。”星域中,一艘丈許長的金屬古船內傳出如此ō動,宛若金鐘鏗鏘。 若是葉凡在此,一定會變è,因為這正是當年他與厲天還有燕一夕自紫微古星域歸來后在天外戰場見到的那艘金屬神船。 昔日,也正是這艘神秘古船內的存在,在其身上種了一道印記,被西漠的無上古佛臨坐化前艱難焚掉。 “哞……”突然,一聲老牛的鳴音,通過神識震出,讓許多人忍不住一齊望去。 星空深處,一頭青牛悠悠而來,緩緩邁步,上面騎坐一個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