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189 對決古金烏

‘你們竟然萃取出了這種逆天的寶液……可以打破天地桎梏,一舉成圣!?”一只古金烏驚聲道。 他們為古圣,法力無邊,翻手為云覆手為雨,輕易就將葉瞳的神識執念攝出來,進行讀取。 “哈哈……”另一只古金烏大笑,志得意滿,一爐以太初命石等提煉出來的進化液相當于神丹,絕對無價。 “真是沒有想到,來到這片古星域后會有如此逆世的大機緣,好,我們去將這場造化取到手中!” 他們早已成圣,不能藉第四階段的進化液突破口可由太初命石、不死仙藥煉出的寶液,豈會是的凡品,生死人肉白骨,可讓肉身長生。 兩只古金烏氣勢如刀裂天,渾身金羽鳴顫,讓虛空萬物崩塌,體內沖出滔天的金色妖氣。 太陽神明體、血液含帝徑、心中的大秘、進化液等讓兩只古金烏眸光熾盛,看葉瞳的眼神更加不一般了。 “拜入我金烏族門下,你的將來不可限量,必會熊耀出榷璨光華。 葉瞳反抗,根本不可能屈服。 “我們會讓你回心轉意的,你不是有一叮,師傅嗎,區區一個斬道者而已,一會兒就去鎮殺他!” 兩只古金烏很從容,身為圣人,俯視蒼生如對蟻蟲,抬手間就可以斃掉不成圣的修士。 “唔,最強進化液在天之村萃取,讓我看一看到底怎么去,如何奪來這場造化!” 一只古金烏伸手點去,想要物底將葉瞳的仙臺看個究竟,弄清楚所有秘密。 “哧!” 突然,五色圣光掃來,化成五柄寶夕,彌漫混沌氣息,絕世鋒到,突無的劈殺出。 噗! 血光一閃,這只金烏的一根手指被削掉一截,鮮血四濺,讓他神色大變,成圣這么多年,沒有人能傷他,今日竟然被斷指。 他提著葉瞳快速倒退,橫行出去數千丈遠,臉色難看,金眸似電,盯著原地。 自然是葉凡到了,入主在古圣機甲內,施展天庭無上的刺殺秘術,將圣人的一個手指頭斬落。 “你是什么人?”另一只古金烏喝道。 “我就是你們口中的螻蟻,區區一個斬道者而已葉凡。” 葉凡屹立在虛空,面對太陽火精,渾身流光溢彩,雖非火體,但卻堪比古圣,無懼任何圣輝。 他收有葉瞳的烙印,故此能夠第一時間在太陽外尋到他。 葉凡雖然以五色神光斬掉了圣人一指,但是心中卻不敢大意,就真正實力來說,他還不能與圣人比,剛才奏功,主要是襲殺的緣故。 他神色鄭重,打量兩位古圣。 這兩人身體干枯,可是卻精神矍鑠,干癟的肌體宛若赤金鑄成,身穿金色道衣,撩繞圣光,隨意的站在那里就壓的萬靈要窒息。 這是圣人之威! 葉凡知道弟子有難,卻沒有想到一下子惹出兩尊圣人,此時趕到這里卻也是一陣毫眉,不得不小心應付。 因為若是應付不好,他們師徒二人可能都會隕落在此。 “師傅!”葉瞳焦慮,露出憂色,他深知師尊的強大,但是卻也不認為他可戰兩位古金烏。 “你就是葉凡,號稱什么人族圣體?來到這片星域后時常會聽到一些關于你的事,可是看起來也不過如此!”一個金烏冷漠的說道。 “放開我的弟子。”葉凡面無表情。 另一只古金烏淡淡的說道:“此子與我金烏族有緣,將成為我們二人的弟子,拜在你的門下實在是耽擱他的前途,你若為他的將來著想,就該放手。” “你們放手,我絕不會拜金烏,更不會再投師門,只有一個師傅!”葉瞳很堅決的說道。 “你們聽到了,放開他吧,他只是我的弟子。”葉凡說道。 “不自量力,一個小小的斬道者而已,有什么資格與我等爭徒?已徑給予了你足夠的尊嚴與客氣,若是不知進退,抬手間鎮殺你!” 那個被斷了一指的金烏森寒的說道,此時金烏血倒流,斷指重生,他快速恢復了過來。 他面色陰沉,殺機牛露,被一個斬道者削落一指,堪稱是一種大辱,剛才沒有立刻發作不代表他身為圣人真的不在乎。 “與我爭徒,我可以奉陪。”葉凡要迎戰,向前走去,神色很脊,道:“你們覺得自己高高在上,面對我這只螻蟻,是否可以先放開我的弟子,難道還懼怕不成?” 一只古金烏大笑,松開葉瞳,將他送到了數里外,并不擔心他走掉,因為在其體內留下了道印,可于一瞬間拘禁到眼前。 “我等為圣,還會怕什么?盤坐九重天上,俯視蒼生,視你如雜草,若是不如意可隨手拔掉口……” 另一只古金烏說道,雖然如此,卻心中卻沒有這么輕視,畢竟葉凡斬傷了其中一人的手指,盡管是偷襲的。 “那就一戰吧。”葉凡說道。 “哈哈……可笑啊,與你還用一戰嗎,你沒有這個資格。翻手間滅你!”古金烏大笑,與此同時一只大手向前拍來。 他雖然這樣說,可是卻于暗中調動了可怕的天道力量,這就是成圣者能俯視眾生的原因所在。 身融于道中,化蒼天萬物道則與體內,自身就是一片大道,真身出日月,下九幽山河,不所不能。 此時,天地大道共振,星宇轟鳴,近在皮尺的巨大太陽燃燒,像是因他在抖動,鎮壓而下。 秩序神鏈成千上萬道,虛空崩開了,各種法則化成的光將葉凡淹沒,這絕對是致命的。 古金烏在話語上輕視,可真正動手卻獅子搏兔,毫不保留,要一擊滅殺人族圣體。 轟隆! 天地崩塌,日月齊抖,大道神則完全炸開了,毀滅一切。 葉凡變色,入主在古圣戰爭工具內,運轉所有法力,整具軀體發光,撐起絕世異象! 仙王臨九天、金色苦海、混沌青蓮、錦繡河山等連在一起,形成一個真實的世界,宛如六道輪回,又如在重開天地。 熾盛的光,模糊的異象,不算無缺,還未完滿,但是被葉凡個力施展,依然很驚人。 模糊的異象宛如一口天刀,生生撕開了爆炸式的無盡圣人法則,切開一片虛空,掙脫了出來。 葉凡有守有攻,無盡異象向前碾壓而去,要將金烏籠罩。 兩只古金烏都露出異色,這一切太過匪夷所思,一個斬道者而已,藉助那臺戰爭工具竟能與他們當中的一人對戰。 轟! 這一擊落幕,葉凡橫擊九重天,撕開萬千道則,飛了出去,站在了葉瞳的身前,將其扯在身后。 古金烏面色難看,他竟然沒有將葉凡拿下,方才說抬手鎮殺,卻被其化解掉了殺局。 “人族圣體你確實有些道行,我承認小看你了,今日看你究竟能否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一聲輕喝,身后出現一只三足烏鴉,渾身如黃金鑄成,并非墨色,光華蔽日。 在一聲清冽的長嘯聲中,其身后的金烏渾身毛羽翕張,鏗鏘作響,數不盡的金劍飛出,割裂蒼空。 “鏘!” 葉凡竟針鋒相對,沒有退避,身后的虛空裂開了,化為一個金色的世界,各種兵器飛出,斬向前方,與每一把金夕抗衡。 這是一場殺劫,若是在塵世進行,肯定生靈涂炭,在這太陽近前大戰,讓火光滔天,云霧連綿。 葉凡背后浮現黃金神藏,金色的天塔、神夕、道鐘、葫蘆等化成了光雨,密密麻麻,與金烏羽夕碰撞,響聲不絕于耳。 “留你不得!” 古金烏震驚,沒有想到一個斬道者借助一件戰爭工具擋住了他,短時間內難以拿下,這讓他心中出現陰覆,此人若是成圣會有多么強大?也許唯有早一步扼殺才是最好的選擇! 另一只未動手的金烏也陰睛不定,在原來的預估中,他們當中任何一人若是盡個力,翻手就能斬掉葉凡,此時心中震動。 “師傅,我要斬道了……需要進入太陽中。”葉瞳突然傳音,露出不安的神色。 葉凡一陣毫眉,這個時候斬道非常危險,容不得人打擾,可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都不行,葉瞳的道很特別,需要進入烈日內。 斬道,對于修士來說極為關鍵,影響一生的成就,且若是失敗,很可能會化為劫灰。 “你去吧,進入太陽,靜心悟道,無需在意外邊的一切。” 葉凡說道。 葉瞳是他的大弟子,迎來了最為關鍵的時刻,他說什么也要守護好,不允許有失。 葉瞳點頭,轉身進入了太陽內。他明白師尊心意已決,說什么都沒用,最好的解決之道就是順利斬道。 一只金烏脊笑道:“你以為能擋我嗎?還想在此護道,自不量力!今日我裂你元神,搜你識海,殺進天之村,看我如何奪你們天庭的的造化!” 他振撾長鳴,圣威浩蕩,鋪天蓋地,瞬息間讓太陽都搖動了起來,天道規則為他所用。 這不是一般的古圣,這只金烏早在千年前就為圣人了,道行深厚,法力無邊,超過一般的圣人。 嗡! 突然,一股恐怖氣息散發出,在葉凡的手指間出現兩支黑色的箭羽,散發出詭異無比的力量。 連葉凡都大吃了一驚,因為這箭羽在面對金烏時似乎有些不同了! 這是大羿射日時所余材料鑄成的兵器,古來神秘,曾伴隨過很多強者,是上古秘寶。 咻! 一支黑色的箭羽飛出,射碎了天穹,烏光懾人,長達數百里,古金烏感覺到了危險,振撾沖霄,但是依然被射中了。 噗! 一道血光濺起,他的一只金色神翅被射穿,鮮血灑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