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182 禁區古礦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禁區古礦 “段師伯,嗚嗚……”小光頭傷心大哭。 誰也沒有想到段德死了,剛走入生命禁地,是如此的突然,讓人發懵,覺得難以接受。 太初古礦,自古長存,天下共尊,非常古老,而它的無情與可怖有目共睹。 “是渡劫天功,這宗古老的法門從來都是有缺的,不見真經出世,他怎么會得到?” 在禁地深處,無情冷漠的聲音傳出,似心有不解,不明所以。 黑皇一怔,露出驚色,道:“段德他所修的是若是無瑕的渡劫天功,多半還有生的希望。” “黑皇大叔,你在說什么?”花花哭的像個小花貓似的。 葉凡、東方野等人也覺得不可思議,那可是太初古礦的無上存在,他們親自出手,怎么可能有人會活下來! “渡劫天功……”神蠶公主露出異色,顯然他也聽聞過。 這是一種遠在太古年間就存在的天功! 人族有兩大母經,名曰太陰,名曰太陽,年代古老,對后世影響深遠,古之大帝都曾受過啟發。 并不一定最古老的就一定是最強的,但是母經的意義絕對非同尋常,被世人所尊,推動了北斗人族的發展。 而在那太古年間,還另有天功流傳,也不見得比那兩部母經晚,但卻因為失傳,而未能傳承下來,故此不被人知與尊。 太古年間,星域廣袤,至尊翱翔九天上,到達過許多神秘古地,從其他星域傳過來的古經不止一種。 其實也可以想象,人族傳承古老,起源于哪里并不能知,在太古前怎么可能只有太陰與太陽兩種古法,自然還有其他典籍。 只不過,真正傳到北斗而無缺的只有那兩種罷了。 同時,太陰真經與太陽真經從最本質的兩種母力著手,闡述陰與陽的至理,故此也奠定了他們為母經的地位。 傳說,渡劫天功是道家的一位至高無上的天尊開創的,一生需要不斷歷各種大劫,最終才能得證道果。 古之大帝閱太陰經文,觀太陽經文,讀萬千原始古法,汲取精華,經歷各種磨難,得悟天地至理,于修行上披荊斬棘,參透帝路,才能創法,立下自己的道。 大黑狗追隨過萬年的無始,自然聽說過渡劫天功,這便是一種失傳的古經,可奪天宇造化,有種種極盡妙用。 昔日的大帝,數人都曾參悟過此法,當然從來沒有人得到過完整篇,都只是殘訣,最怕雷擊。 有一則古老的秘辛,稱狠人不為成仙,但證道后卻遍尋古法,要逆轉陰陽,讓其兄長復活。 有猜測稱,狠人所得古法最多,可能收集到的渡劫天功也最完整,然而她卻從為修煉過,不能逆轉輪回,對她來說便無用。 段德曾得到過狠人的吞天魔蓋,那是她的頭骨所化,雖然被鑄成了極道兵器,但是有認為可能保留下了部分殘識。 而也正是因為如此,有人推測,吞天魔蓋價值無量,若是得到它,有可能會因此通曉部分玄功古法。 段德掌握有魔蓋,也許根本得不到吞天魔功等,但若是因此而得到部分渡劫天功也算不得奇跡,誰也不知道殘識會留下什么。 渡劫天功就是要不斷的渡劫,而它所要度過的最大的一劫肯定是‘死劫’,可是據傳連開創此功的天尊自己都沒有渡過去,即便證道了。 不然的話,真能度過死劫,那就是長生,成為了仙! “讓我再看一遍!” 黑皇的眉心離開一道縫隙,露出一只詭異的豎眼,將方才段德粉身碎骨、化成血霧那一瞬的畫面重現。 “洗煉,他在洗與煉,這是也是一種渡劫。”大黑狗吃驚的說道。 無始大帝曾說過,渡劫天功難以修行,主要是這條道需要條件太多與苛刻,人體有生死二氣,很難滌盡死氣,除非有大帝相助,將人體化成純陽生氣,修此功法才能有重大突破! 可是,若與大帝一世,自己再怎么突破也難以證道,即便得大帝之氣洗煉,后期也會因帝道而被壓制。 “除非是無暇的渡劫天功,不然這樣走,是在找死,可是他怎么可能會得到完整的古經?”黑皇不死不得其解。 無始大帝曾說過一些話,道家的那位天尊似乎根本就沒有在這片星域傳承下來完整的法。 “我知道了,他難道挖出來了那位天尊的尸體,我曾聽聞,最終那位可能是葬在了北斗,為成仙路而來。” 許多古教有記載,古之大帝除卻兩三人外,皆不是在北斗誕生的,來自其他古星域,如同太古年間的古皇般,為獲成仙契機而降臨此星。 可惜,太古年間各族都先后推演錯誤,成仙路開啟時間遠未到,而應在這一世,那一時期他們都可以用“錯過”來描述。 眾人一陣發呆,難道段德挖到過那具天尊的尸體不成?難怪他整日在墓中行走。 段德手持那枚銅牌,想借助太初古礦的無上存在洗煉肉身嗎?這個時代沒有人證道成帝,對于他來說是一個機會,將來不會被壓制。 “太初古礦有異動了!”葉瞳說道。 碧綠的靈池清澈透亮,倒映出一片清晰的地貌,人們屏住呼吸,回過神來,仔細凝望。 太初古礦,仙氣裊裊,將古洞徹底埋在下方,沒有感情波動的聲音傳出,仿佛可以斬落三十三層天。 “二十幾萬年前,‘那位’在開辟道場時,曾有一縷莫名氣機出現,難道是古代的天尊葬在這顆古星上……被發現了?” 葉凡、黑皇等人聽聞此話,雖然隔著無盡遠,僅是透過這方靈池而聽到,但卻也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這種秘辛不是他們該聽到的! 還好,太初古礦的存在沒有說下去,止住了這個話題,一雙冰冷的光束飛出,繞著斗戰勝佛轉了一遭。 老圣猿見過了生死,且火眼金睛,想來比黑皇等人看的更透徹,對于段德的消亡,并未有什么情緒波動。 他一步一步向生命禁地深處走去,每一步落下都是道痕成片,足印很深很重,也很吃力。 越是臨近古礦,越是如此,他行事在扛著九天十地而行,肩負了莫大的壓力。 “為什么,斗戰圣王手持古皇令,古礦中的存在對他還是如此冷漠?”神蠶公主變色。 不說是天地間最古老的生命禁地也差不多了,早在古族君臨大地時,這個地方就沒有人能靠近,不容涉足。 仙氣彌漫,古礦內一雙冰冷的眸子透過霧靄,盯住了斗戰勝佛,傳出古老的聲音。 “斗戰圣猿一脈最是剛烈霸道,你看似老邁不堪,但是體內血氣澎湃,若出則可霸吞天地,我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機,你很像一個人。” 斗戰勝佛并未托大,無論是在輩分來說,還是從修為來說,太初古礦的無上存在都能承受他的一禮。 太初古礦內沒有了聲音,一切都很冷漠,老圣猿持古皇令來此,也沒有能夠得到什么特別的對待,他也不再言語了。 “內心剛烈,跟當年的那只猴子很像,與他什么關系?”很久后,古礦中才有傳來這樣一道神音,壓迫的萬古青天轟鳴,像是要墜落了。 “斗戰圣皇是我的兄長。”老圣猿說道。 “那個不敬天不敬地的猴子……”得到的竟然這樣一句評價,斗戰勝佛雙眉跳動,眼中金光隱現。 “斗戰圣皇法力無邊,要成就戰仙,睥睨天下,你身為他的胞弟,還需來太初古礦嗎?”依然是那種無情的聲音。 老圣猿脊梁挺的筆直,站在那里一句不發,渾身金色毛發很刺目,眼中亦很冷漠。 “你來太初古礦所為何事?” “求一塊太初命石。”斗戰勝佛說道,不卑不亢,眸光凝視那片霧靄,他沒有走過去,事實上離古礦還很遠。 “為你自己續命?” “我了我唯一的侄兒。” 古礦中,傳來一聲冷冽的笑,道:“你兄長自負到認為可以化為戰仙,還照顧不好的子嗣嗎,需要來此求石?” “壞了!”神蠶嶺內,神蠶公主露出憂懼之色,道:“斗戰圣皇,驚神泣仙,傲視太古,不敬天不敬地,肯定得罪過太初古礦的存在。” 葉凡、燕一夕、黑皇等人都變色,這可能會是一場大患,而今誰能抗生命禁地中的存在,斗戰勝佛多半有難。 圣皇子雙眉倒豎,眸子開闔間金光四射。 古礦中傳來冷漠的聲音,道:“若是旁人,我賜下一塊命石也無妨,可斗戰圣皇曾放言,他無需這一切,一力可破天!” “是我為侄兒求一塊太初命石,并非我兄長相求。”斗戰勝佛說道,想一桿標槍般立在那里。 “還不是一樣嗎,兄弟,父子,叔侄,差到哪里去。” “我來此只想求一塊太初命石!”斗戰勝佛聲音洪亮。 “你走吧,不會賜下。”太初古礦的存在拒絕了。 “此地不屬于你一個人,我持古皇令而來,需要一塊太初命石!”斗戰勝佛說道。 “你在這樣與我說話嗎?”聲音一下子變得無比冷酷,殺機盈萬古,自太初古礦中震出。 “慢!”第二個聲音響起,同時一枚銹跡斑駁的銅令出現,這是另一位無上存在,道:“剛才那個人在身體炸碎前,說將此令送你,三枚古令在手,要求的確都該得到滿足。” “斗戰圣皇想一力破天,傲視古今,曾言無需其他。過去種種,你我皆明,太初命石不該給他的胞弟,且他剛才對我不敬,當斬!” 一道可怕的殺念,像是瀚海一般沖了出來。 “吼……” 突然,一桿仙俠艷艷的黑鐵棍自斗戰勝佛的頭顱中沖出,一個上抵九天,下踩九幽的金色巨猿化出,發生一聲響遍天宇的大吼,鎮壓九天十地。 “斗戰圣皇!”神蠶公主驚呼。 “父親!”圣皇子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