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178 禁區約定

黑è山岳成片,每一座都巍峨通天,一簇簇擠在一起,化為世間最可怖的絕地不死山。 大岳中心,黑霧裊裊,神秘無比,古往今來除卻虛空大帝外,沒有幾人進去過。 此時,一個無頭的尸體面對這個方位,讓人通體冰涼,骨頭都像是被冰封了,他的強大毋庸置疑。 葉凡已不是初次見到他,當年誤入不死山就曾面對過,此人守護不死山中央神土,不容任何人冒犯。 在不死山中心,共有一百零八座主峰,黑è山體如墨,將那處密地環繞,可怕無邊。 無頭的騎士像是一個神明,讓每一個人靈都發毛,很難想象他的等階,竟然將兩位圣人王都一擊粉碎成血霧了。 “他的坐騎是一頭石馬!”圣皇子金睛如電。 無頭騎士身穿黑è金屬神衣,烏光流動,充滿質感,他高大而神武,手持黑金長矛,有懾服天地之姿,可惜沒有頭顱,在其頸項處沾染著不少血水,像是剛被人斬落。 在他的坐下是一匹高大的石馬,搖頭擺尾,昂首長嘶,強大駭人,臉盆大的石蹄子,每一次落下,都踏裂虛空。 “石馬是一頭未能大圓滿的圣靈,深不可測,可想而知這個騎士的戰力,難度深淺!” 這不死山中心到底有什么,出現這樣一個)恐怖存在,沒有頭顱,卻依然活著! “這應該只是一個守護者,并非不死山的主人,他一矛就刺碎了兩位圣人王禁區的恐怖可窺一斑。”黑皇沉聲道。 姬子平凡而默默,沒有說一句話,他的父親曾在這里戰斗過,與當中無上存在交過手。歲月無情,時間茌薦,虛空大帝早已葬進黑暗的宇宙中,尸體都不知在何方了。 “出來了,他馬踏黑岳將要出來了!”東方野提著狼牙大棒喝道。 “速退!”殺圣齊羅都變了顏è強大如他都不可一戰,只能遁走。 黑皇的陣臺早就準備好,而且此地距離不死山足夠遠他們有充裕的時間遠去。 “進行空間跳躍,離開這片魔窟!” 曹家與墨家的人驚懼,紛紛大叫,剛才在那一記戰矛的攻擊下,只有不足兩成的人活下來,只因他們遠在天邊。 然而,當無頭騎士沖來的剎那天穹崩毀那一艘艘戰艦宛若煙花綻放,在一股強大的氣機下成片的化為齏粉。 “這是什么怪物,還沒有攻擊我等,這種氣勢就能難以承受!” 殤! 到處都是死亡,到了最后,只有曹家的一艘母船遁走,其他戰艦以及墨家全部殞落,墜毀此地。首發 無頭騎士并不在意沒有攻擊,只是一種強大的氣機在散發而已,就造成了這種恐怖景來而曹家的幸存的一艘母船并未沖出去多遠,被一種凌厲的殺氣自星門中震出,悲鳴著飛向遠方大地。 無頭騎士并不多看,馬踏虛空,宛若飛仙,沒入一道域門內,竟是要尋找葉凡他們的下落。 “本皇心神不寧,怎么覺得大禍臨頭了?”在橫渡天宇的過程中,黑皇心驚肉跳。 “我也有一種預感,將有厄難臨異!”葉凡沉聲道。 圣皇子神è凝重,他亦有這種感覺,這等人物靈覺最是敏銳,可以提前感知大難的到來“速去我姬家,他是沖著我來的,感知到了我父親遺傳給我的氣息!”平日間沉默寡語的姬子說道。 所有人都心中一緊,他們相信,這種大難源自不死山,這是要針對他們。 在莫名虛空中,他們感知到了無頭騎士的存在,石馬躍虛空,追殺了下來。 幸好,黑皇掌握有古之大帝的陣紋,橫渡速度極快,一眨眼間就進入南成,下一瞬出現在姬家門前。 “黑暗動亂該不會又一次來臨了吧?”所有人的神è都很難看。 “十幾萬年前,我父親征伐不死山,鎮壓天下,即便不在了,姬家也無懼。”姬子平靜的說道。 嗡! 下一刻,一枚古鏡閃爍,古樸而大氣,憑空出現,垂落下一條條混沌瀑布,景象壯麗。 神袱! 這是虛空帝鏡內的神氓自主復活了,散發出了古之大帝的威嚴氣勢! 在這一刻,整片南域眾生都心中一顫,忍不住跪伏了下來,各大族全都震撼,飛禽走獸等全都趴伏在地上哀鳴。 哧! 虛空帝境撕開空間,一閃而沒,橫貫數以億里計,沖向中域不死山,無上帝威鋪天蓋地。 即便是在虛空中通行,這種古之大帝的氣勢也震古爍今,充溢了出來,讓許多強族膽寒。 “怎么回事?”葉凡等人都驚呆了。 這枚古鏡自己復活了,并不用他人催動,內蘊的神視就差仰天長嘯了,宛若虛空大帝再現。 “這是我父親的兵器,陪伴他征戰了一生,洞悉不死山有變,代虛空大帝而戰!”姬子眼中出現水汽。 轟隆!那無頭的騎十反應汛疾,第一時間縱馬而回,沒入黑è山岳中,那頭快要成為圣靈的石馬在顫抖,踏破天地,伏在一百零八座黑峰間。 虛空鏡熊耀出一道仙芒,直沖不死山中心,灑落下萬古光輝,讓那里一片詭異。 黑霧裊裊而上,與那仙輝觸碰,沒有大爆炸,亦無巨響,只有一種羽化飛仙的光點沖起。 “死去這么多年了,虛空大帝的執念還未消,按照約定,不死山的確不該出世,算我們冒失了。” 一個古老的聲音不帶著任何感情 動,從那最神秘的黑霧中傳來,一百零八座黑峰一起轟鳴與顫抖。 方圓百萬里內,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他們清晰的聽到了這道神音,莫不震撼。 相傳,虛空大帝征伐禁區,與諸方達成協議,竟然是真的!威懾了十幾萬年,其勢還在,透過古鏡傳達出來。 嗡! 仙光一閃,那枚古鏡消失,徑直出現在姬家,光華內斂,變得古樸自然,失去了那磅辟的帝氣。 鏡中虛影點點,聲音再現,方才所發生的一切事,都透過這枚古鏡回放了一遍。 葉凡、圣皇子、東方野等人都很吃驚。 姬子眸子一片晶瑩,默默轉身,棒著古鏡走向家族深處,消失不見。 “壞了!”黑皇的臉è很難看,滿是憂懼。 約定期肯定要到了,若無意外,當是在成仙路開啟時,到了那一日,禁區的無上存在定會嚕世,天知道會發生什么! 北域大亂,雖然母船都快被斬絕了,但是這種風龘 造成的后果卻遠未平息,這是哪里來的勢力? 居然敢對古族動刀,這一路上他們摧枯拉朽,滅不了不少大族,甚至一些太古王族的祖地都被掃平了。 葉凡他們重新進入北域,因為他知道還有一族未滅,那就是蘭柱族,他們去了太初古礦,不知現在怎樣了。 此時,蘭托王族臉都綠了,心中破口大罵,將南妖問候了也不知道多少遍,這不是明顯坑人嗎!? “這是魔鬼的世界,與弱小兩字永遠扯不上關系,我們完了!” 自從二十幾艘戰艦墜落太初禁區內,外加一艘母船在里面爆炸,他們就預感到了不妙,緊急升空。 然而,禁區深處一股莫名的 動傳來,他們的艦群一片又一片的粉碎,無聲無息,恐怖到極致。 蘭柱族臉è發綠,什么都顧不上了,只想要進行空間躍遷,離開這見鬼的地方。 然而,星門無法構筑,根本就沒有辦法逃脫,他們咬牙,發動了最為猛烈的攻擊,足以能夠將一片星域毀掉。 刺目的光落向太初古礦,可卻全都被磨滅了,如此神能足以將整顆古星都給炸開,在這里卻沒有什么作用。 砰! 自那太初古礦中走出一個人,像是天道化成了人形,駁朧而恐怖,一身之力異穿古今未來,又宛若仙人復生。 蘭托族物底傻了,那不是一個真正的生靈,而是有太初命石組成的,是他們最想要的東西。 許多人都吞咽口水! 那具太初命石筑成軀體溢出一縷縷仙輝,將所有母船都禁錮了。 “昔日的道衍在世,也不見得敢闖太初古礦。” 脊漠無情的聲音自那神礦內發出,而那具太初命石身則一顫,光輝大盛,向前淹沒而來蘭托族的人嚇得亡皆冒,這座太初古礦中有什么人?!道衍是永恒主星古代的一位神明,相傳得道于一兩百萬年前。 可惜他們沒有時間震撼了,光輝所過之處,所有母船與古圣戰爭工具都成為了飛灰,全部磨滅。 就是蘭托族的圣人王,都是連哼都沒有能哼一聲,當場成為一片血光,被物底蒸干了,什么都沒有剩下。 轟! 與此同時,紫云王族的成片艦船在萬龍巢上方被萬龍鈴震出的紫 全部粉碎,化為煙塵。 至此,大戰落下了帷幕,所有母船都被滅了,除卻個別古圣機甲逃匿外,十二大王族近乎全滅。 可風龘 卻難以平息,太古萬族震怒,恨不得將天給翻過來,連太古皇族都敢進攻,這幫人吃了神明膽、想逆天嗎? “永恒,他們來在一個叫永恒的生命主星,敢來此攻伐我等,這幫螻蟻活膩了!” 太古萬族咆哮! 就在當日,許多進而可怖的王族揚言,一定想盡辦法,攻向永恒星域,將那里殺個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如論誰的收獲最大,毫無疑問是葉凡他們,這一戰繳獲無損母船三艘,古圣機甲戰爭工具五臺,此外還有五大王侯的進化液皆到手。 可是黑皇卻很焦慮,道:“太緊迫了,成仙路一旦開啟,我想約定期就到了,堪比大帝的存在會出世!天破的日子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