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172 十萬年帝戰落幕

上古可怖鬼船殺機再現,它們在可怕的宇宙中漂渡了這么多年,像是一群幽靈,無聲無息,但凡出現必有大殺劫。 眾人本以為歷徑十萬年那么久遠,厄難成為往事云煙,然而今日證實,歲月難以磨滅,它們還是如此的逆天。 大片的艦群黑壓壓無邊,冰脊的金屬光澤暗淡,但是卻是世間最可怕的墳場,波動在擴散! “快,進行空間跳躍!”連圣人都急了,有的人撕開虛空直接走了,而有的則構筑星門,想帶走艦群。 他們距離足夠遠,有緩沖的時間,半數的人退走了,成功躲過一劫。 唯有葉凡他們這一區域的人不能成功,因為其中的一種虛空大道主要是沖著他們來的,確切的說因葉凡而起。 日不落王族大急,五艘母船與成片的艦隊根本沒有辦法進行空間跳躍,被一種神秘的力量禁錮住了,無法走脫。 這是一場大災! 除卻日不落王族,還有半數王侯的母艦群被擋住,星門構筑失敗,在虛空大道面前他們的空間法則根本不夠看。 “這是什么力量,上古幽靈船的大道神則無可匹敵,我們都要葬送于此嗎?” 眾人一個個臉色雪白,想要以肉身飛遁,卻發現根本不可能,全都被虛空之力定住了。 他們不會忘記剛才兩位圣人的摻狀,像是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撕扯著他們,將他們拉進死亡的門內,五官扭曲掙脫不出。 “沖我來的!” 葉凡頭皮發麻,任他千般手段、萬般神通也無法擺脫,這是古之大帝浩蕩了十幾萬年的力量余波。 他覺得隨時會灰飛煙滅,在這種力量面前,個人實在太渺小了,即便將要成圣了都不杭 前方無聲無息,可怕的大災難在發生,兩艘母船與數百護衛艦寸寸斷裂化為了宇宙塵埃。 那股波動馬上就要波及到了此地! “我不想死古之大帝無緣無故扼殺我做甚?”生死攸關,葉凡真切體會到力量太渺刁、了。 對于眾生來說,古之大帝堪比神明沒有誰的力量能抗衡! 情況危急,那股波動快速而來,第三艘母艦與成片的艦群粉碎,圣器此時脆弱不堪,徑不起余波一擊。 情況危急到了頂點,葉凡的心卻靜了下來,也許籽死但此時卻不能慌身體難以掙動,唯有心明才行。 “毀滅性的力量屬于另外兩位大帝,虛空大道不過是在蔓延,并未摧毀生知……” 葉凡鎮定后,感覺時間像是停滯了,于電火石花間做出種種判斷,以金色神識展動他所懂得大虛空術的奧義。 “虛空大道沖我而來,我所能吸弓他的只有他的道……” 金色的神識共鳴與那無上大道交融,他發現身體能動了,不再被禁錮,判斷正確。 錚! 接著葉凡張口吐出一枚古鏡,道紋交織,古樸大氣,上面刻有日月星河,宇宙混沌,闡釋虛空奧秘。 這是一件王兵,是姬皓月留在永恒國度的,被天堂的人所得,落入他的手中,不曾想此時成為了保命符。 此鏡一出,那懵懂的虛空大道像是有了神志,宛若一個人復活了,籽其護住。 嚕! 虛空鏡仿品粉碎,內部烙印的萬條紋絡成為了一道道光,沒入宇宙中,被那大道吸收。 葉凡吃驚,這枚古鏡并不強大,連他都能粉碎,但卻像是一個弓子,讓那沉睡十幾萬年的虛空大道復活。 轟隆! 幽靈船的中心地,神靈九重棺散發出一縷縷的霞,那是仙光,交織成一片紋絡。 黑暗的虛空逐漸向光明轉化,棺槨前的一切都可以見到,另外兩種神秘的波動被壓制,毀滅性的力量在退縮。 一種原始的大帝級波動在爭雄,相互糾纏,彼此磨滅,復雜莫名,看起來異常妖邪。 “為什么會這樣?” 葉凡幾乎從未像今天這般震撼過,不是說大帝難以相遇,不可同世而戰嗎,可此時卻見到了三種帝紋。 虛空大道以一敵二,在無聲的對抗,宇宙星空都抖動了起來,漫天星河都要墜落了。 “哧!” 三道光自古棺中沖起,沒入蒼茫星海上方,化成了永恒,成為了天道,融為世界的本源。 他們扭曲、糾纏、交織,像是神明在生死劇戰! “這起……十幾萬年前戰斗的延續,是古之大帝對決的落幕!”葉凡聲音都顫抖了。 實在難以想象,竟然發生了這種事情,在這宇宙深處,在無窮的星海中見到了虛空大帝力量的余波。 那兩個人是誰? 葉凡知道,這不是真正的大帝對決,因為當事人都早已坐化,時間過于久遠,這只是他們的道的延續、征伐。 萬古風流人物,葬于星空,僅是余波亦讓四位大圣飲恨,讓數十古圣殞落,形成恐怖的幽靈船。 這就是鬼船的秘密,是三位無上存在造成的,而今他們的余波還沒有熄滅。 “是他們……定是他們!” 葉凡覺得通體冰涼,他洞悉了另外兩人的來歷,一定是來自不死山! 當年,先有大成圣體,后有虛空大帝,奮兩世神威鎮壓了黑暗動亂,平息了不死山吠劫。 世人皆知,大成圣體最后年老體衰,晚年于圣崖殞落,被人擊殺。 虛空大帝接替,抗住了一切,最后也慢慢老去,功成收手之際亦到了暮年,回到家族中不久就將自己葬入了無垠的虛空亂流中。 “那個時代太艱難了,不死山不止一位無上存在,虛空大帝曾殺過一位后來又只身闖入進去,懷著玉石俱焚之心與對他們對決!” 可以說那是人族最為艱難的一段歲月,一位人族大帝與數位無上存在征伐與周旋,能夠平息動亂真的太難了,而別的生命禁區也有動作。 很難想象,當年的虛空大帝究竟面對了怎樣的困境。 后人從消逝的荒古文獻中得到過一鱗半爪,還原出了當年的一些事實,虛空大帝時代七大生命禁區都曾活躍過! 這是沒有載入史籍中的秘辛是后人匯聚無窮傳聞才能做出的推斷那是一個黑暗的大世,在古之大帝中,虛空大帝可能最苦因為他面對的困難太多了。 他一個人究竟承受了怎樣的壓力?不可想象,因為他可能面對的是不止一處禁區之亂。 無人能知他是怎樣成功平息所有大亂的,更沒有人知曉,他到底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所有這些,而今的世間沒有幾人能知,葉凡也是聽到一些傳聞而已,后來向姬子求證見他默認才確信。 世間也有傳聞說大夏皇朝的太皇可能是虛空大帝的二世身,葉凡為此也問過姬子,他卻黯然搖頭。 荒古秘辛僅有幾則流傳下來,言虛空大帝面對的困苦最多,能夠平息動亂自身也付出了難以想象的代價,他自出生一直戰斗到晚年,直至年老體衰。 一個人面對幾大禁區,終究是平了大亂他付出了怎樣的代價?葉凡從姬子口中得到一則真相,虛空大帝空有不死藥也只活了一世! 不用想那也是一曲悲歌。 他在大帝中的戰斗最多,面對的敵人最多,付出的代價最大! 后面出現的人族盛世與他的奠基有莫大干系,他活著時籽敵手打到寒冷,諸敵面對后世的人族大帝不敢再耗到底了。 “虛空大帝晚年時,年老體衰,將要坐化之際籽自己葬在了無垠的虛空中,世人不知,他的戰斗并未結束,與兩位無上存在戰到了星空中……”葉凡自語。 這時,所有人都能動了,虛空大道一出,壓制另外兩種毀滅性的力量,眾人如逢大赦,極速倒退。 十幾萬年前的帝戰落下了帷幕,到了此時余波也發出了終極光輝,有了結果。 “嘔當!” 神話時代九重棺,最后一層竟然打開了! 葉凡在極盡遙遠處睜開天目,拼盡一身的道行去觀,要望穿個究竟。 古之大帝的氣息擴散,即便相隔無盡遠,所有母艦也都顫抖了,所有生靈都跪伏了下來 到了這一刻,綠銅發光,直到面對世間最可怕的氣機它才復蘇,穩固住了葉凡的軀體,這片星空只有他沒有跪下去。 葬于九天上的古棺打開,一具雄偉的軀體墜落,手中持有一件破碎的兵器,竟是永恒藍金鑄成,染著帝血。 砰! 永恒藍金早在十幾萬年前就碎成了數十片,此時這件皇兵化成一道道流光飛向四面八方,消失在了宇宙中。 這是虛空大帝昔年毀掉的敵人的極道兵器! 同一時間,又一具偉岸的軀體從古棺中墜落,古之大帝氣息彌漫,震動八荒。 “虛空你戰斗了一生,臨死也拉上我們,雖恨倒也敬……”這是一個雄偉身影十幾萬年前的殘念。 “算到我們會來,詐死于棺中,雖年老體衰,但到底還是設局拼掉了我們,不甘……只這是另一具軀體發出的殘念。 他們在十幾萬年前就殞落了,那時身體就該瓦解了,昔日留下的余波殘念不散,保留到現在,而今寸寸斷裂,化為兩道永恒的仙輝,融在了宇宙中。 轟! 成片的艦群在瓦解,幽靈船將不復存在! 唯有一口古棺,孤零零,漫無目的,震碎鐵索,漂向黑暗的宇宙深處,孤獨的上路。 “快,啟動傳送法陣,奪取幽靈船神藏!”許多王侯大叫。 葉凡卻一動不動,靜靜的看著那遠去的古棺,他有一種傷感,為虛空大帝而傷。 戰斗了一生,凄涼的晚景,最后一個人一口棺,孤獨在宇宙中遠去,就這樣落幕。 他想起了黑皇說過的話,心有感觸。 “真正的人族大帝是無敵的!” “真正的人族大帝都死了……” 虛空自出生開始,一直戰到老去,即便籽坐化前,年老體衰,還在沒有人知道的宇宙中孤獨的迎戰兩位無上存在。 他有不死藥,卻只活了一世。 葉凡自語:“真正的……人族大帝……都死了。” 那口古樸的棺槨,孤零零的遠去了,進入黑暗中,直至看不見。 在這里求月票,祭虛空大帝,沒啥好說的了,月票與推薦票都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