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165 降臨永恒

燦爛的星空下,徒留一聲尖叫,卻無可奈何,梵仙臉è一陣紅一陣白,卻改變不了什么。 梵云通想追下去大開殺戒,卻忍住了這種戾氣,他敢對仙羽齊族這樣做,齊耀光也絕對會滅掉天堂。 光輝灑落,葉凡與齊耀光來到了仙羽星,他們的速度極快,在這一路上齊族的圣人都是心情愉快的。 “喂,小子你怎么不說話,便宜占盡,現在成圣人了?”老家伙很不正經。 “你才是圣人。”葉凡沒好氣的說道,想一想剛才的經歷,真是一陣頭大。 “年輕人真是好福氣,比我當年強多了,ǐ果斷嘛。”齊耀光哈哈的笑道。 “你個老貨,為老不尊!”葉凡揉太陽é,他爐養百經,玄功通神,而今九轉過后一切后遺癥都消失了。 “嘿,小道友別這么說嗎,那可是星域中的一朵仙葩,就這樣插在了你這坨牛糞上,嘖嘖……真是的!”老東西說話很不厚道。 葉凡真想踩他,給了他一個后腦勺,懶得他與多說,開始思量接下來的路。 齊耀光明顯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道:“喂,年輕人別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話說也談不上誰占誰的便宜,畢竟你是一個活生生的不滅金身,值得付出與拉攏。” 葉凡腦門子上出現一縷縷黑線,最后斜睨了他一眼,道:“既然前輩這么說了,我覺得齊萌小姐ǐ不錯的。” 齊耀光吃癟,立刻打住,嚴重警告他,別打歪主意,不然滿世界追殺他,同時他也不敢再繼續椰揄了。 “前輩,我是認真的。”輪到葉凡擠對他了。 “一邊呆著去,把我惹急了,現在就毀尸滅跡,將你給解決掉,管你是什么金身還是圣體!”齊耀光黑著臉道。 齊家,地處一片原始山脈中,下方是城市,上方是懸空的神島,星羅密布,看起來很壯觀。 葉凡這是第一次以客人的身份入內,這一次受到了隆重的接待,由他們的祖圣賠著,自然沒有人敢挑刺。 登臨一座懸空的古城,葉凡感受到了一種滄桑與大氣,這是當年的太上仙體閉關的地方,而今成為了諸圣都需敬仰的神圣古地。 街道上,青石板被歲月磨的坑坑洼洼,走在上面,回à出跨越千古的聲響,葉凡心中空明,在這個地方難得的靜了下來。 齊耀光很狡栓,他自然也想得到不滅金血,但卻不勉強,反而對葉凡很是關照,并不強求。 “老祖宗,他殺了齊云,真的就這么一筆揭過了?”有人不甘的問道。 齊耀光嚴厲告誡自家子弟,要與葉凡改善關系,不得為敵,因為他已看出其潛力,成長起來的話也許會舉世無敵! 有這樣的一個朋友,遠勝過其那些上不得臺面的打算,當然前提是葉凡能活下來,能成長到那一境界。 有一點齊耀光未曾算到,自己的一位后人天生是個大嘴巴,他們回到齊族仙城還沒有半個時辰,這位就添油加醋,將梵族賠了夫人又折兵的事說了出去。 “什么,你說梵仙與那苦修士在星空下……” “不會吧,我們永恒星域的一朵神葩就這么被人拿下了?那該死的苦修士,我要殺了他—” 外界,一片沸騰! 三教九流,各方人馬,全都因此而動,求證這些消息,星空網上更是大亂,許多人暴動,不能接受。 當齊耀光得知后,氣得想一巴掌拍死這個大嘴巴的重孫子,滿臉黑è神紋,這不是找事嗎? “我不相信,一個域外的苦修士而已,怎能配的上我們星域的仙珠,肯定是謠傳。” “如果是真的,我一定會去……殺了那個不滅金身!” 梵仙在這片星域人氣極高,發生了這等大事,年輕一代全都不淡定了,引發一場軒然ō,許多人在摩拳擦掌。 至于天堂,許多人則是氣炸了肺,這次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什么都沒有得到。 葉凡在齊家盤桓了數日,打死也不肯給一滴金è血液,甚至連自己的頭發都生怕墜落一根,像防賊般對待齊耀光。 “不是我小氣,你們如果以我的基因復出另一個金身來,與我一模一樣,讓我情何以堪?” 齊耀光拍著ō脯保證,道:“你放心,我只是想得到一點不滅金血,用以修行,絕沒有那種想法,且那樣的復制體價值不大,難有你的本源神ì。” 葉凡看著他,打死也不相信,堅決的不給,這些日子來通體明凈無垢,不落一絲一縷,就怕他鉆空子。 最后,他給予了這位老圣人成仙池取來的一些神液算作答謝,卻沒有想到引得對方震動,這些液體中竟蘊含有一種神ì礦物。 “小子你就這么不相信我齊家能提煉出第四階段的進化液?” 葉凡堅持要離去,齊耀光也不好阻攔,雖然知曉這具不滅金身價值極大,但是思量再三卻覺得與其交好更為合適。 葉凡需要第四階段的進化液,但是詳細了解后卻只能感嘆,這種東西太過逆天,憑齊家提煉第三階段的沒問題,想進—步幾乎不可能了。 因為所欠缺的一種神ì主材根本不可能搜集到,據傳四千年前那種東西還有一塊遺存,被人拿出來拍賣過,可惜早已耗盡了。 茫茫天宇,想要自己去尋找,可遇不可尋,如大海撈升。 而今,無論是天堂還是齊家大部分神ì礦物都是多年積累下來的,或者是付出高昂的代價與人交換來的,臨時去尋覓太難了。 這些天來,齊耀光像是防狼般,不讓葉凡接近齊萌,這讓他忍不住翻白眼。 在離去前,葉凡想見識一下太上仙鏡,這宗秘寶太神奇了,竟能將他從茫茫人海中尋出,實在值得警惕。 齊耀光將秘器取來,這是一枚古鏡,跨越的歲月以萬年為單位,古樸中溢出屢屢仙氣,盡顯神秘。 “你大可放心,永恒主星僅此一枚寶鏡,舍此之外,無人能看透你的假身。”齊耀光微笑道。 此鏡很神奇,只要光芒灑落,籠罩在身,任你前般掩飾,萬般隱藏,都無所遁形。 仙羽星很小,并不是很大,故此鏡光可以灑落,能照耀到各地,若是在永恒主星它就不會這么靈驗了。 齊家是仙羽星的半個主人,行事可以沒有什么顧忌,照遍所有城池都沒有問題,離開此地就沒那么簡單了。 葉凡ō了ō下巴,放下心來,此鏡不能推演天機,只是鏡光神秘而已,上次被光束掃中才顯形,若是地域足夠浩瀚,或者提前避開,此鏡無效果。 這一日,葉凡離開,齊族在域外幫他構筑了一個星門,直通永恒國度,免去了他自行尋路、橫渡的繁瑣。 “你自己小心點,曹家可是發誓了,要取你的神血,斬你的命ú,這些天來我們齊家可是頂住了極大的壓力。”齊耀光說道。 他不動聲è,送葉凡上路,無聲無息,將其一根斷發取到手中。 葉凡立時生出感應,近距離內,他絕對不弱于圣人,故意嗆老家伙,道:“前輩,你什么時候撮合我與齊萌妹妹?” “滾!”齊耀臉皮抖動,想要打人。 葉凡彈指,發絲成灰,而后頭也不回的沖進了星門,就此消失不見。 虛空通道內一片黑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沖出,前方有一個巨大的星辰,一種讓人敬畏的神明氣息鋪天蓋地而來。 它無比的浩瀚,也不知道比仙羽星大了多少倍,像是有一尊活著的真神在蟄伏,在這顆古星上沉睡,讓人面對它時顫栗。 這就是永恒主星! 光以壯闊來說,絕對可以與北斗的生命古星媲美,存在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似乎真如傳說那般,誕生過神明。 葉凡很謹慎與小心,以欺天陣紋遮身,以天庭秘法融于虛空,而后向這顆大星飛去,他不想剛一臨近就被人發覺。 最終,他順利降臨,站在了這顆大星上,頓時感覺到了一種莽荒與浩瀚的氣息迎面撲來山搖地動,一群古獸一個個都如小山般大,從前方叢林中沖過,碾碎了很多巨樹。 這是一個誕生過神明的世界,沒有邊際,大岳聳立,長河奔騰,山河壯闊無邊,許多物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葉凡橫渡了也不知道幾百萬里,總算是從大荒沖出來了,謹慎的詢問,慢慢的了解,真切體會到了一些大勢力的權勢多么滔天。 元城,是一座歷史久遠、自上古長存下來的巨城,建筑物有古代的,更有現代的,很是復雜與奇特。 此地沒有過高的建筑,不然所有古殿等都會被現代建筑淹沒,而今看起來更趨近古典。 古堡、水晶城、園林、現代墅區等相結合,看起來賞心悅目,這是永恒主星十大名都之一,各方大勢力都有入主,是一個魚龍混雜的上古圣城。 葉凡很無言,他看到了巨大的廣告牌,士面竟然是梵仙,她所主演的一部《神明》將上映,讓葉凡一陣目瞪口呆。 “類似于地球的影視嗎?” 他真的有些無言,難怪曹清會從永恒主星追到天堂去,看來明星美女效應不僅限于星空的另一端,在哪里都一樣。 葉凡走在保留有土古氣息的大街上,被現代與古典交替沖擊著,漫無目的的向前行走,途中看到了上古大圣在一塊青石上留下的腳印,也看到了神明子孫棲居的古堡遺址,更看到了現代的劇院。 突然,一股慘烈的氣息迎面撲來,前方像是有千軍萬馬在奔騰,殺伐之氣讓他都心驚。 葉凡閃目觀看,那是一座占地很廣的角斗場,每一塊巨石上都刻有大道符文,流淌著歲月的痕跡。 很多人駐足,因為大幅廣告剛貼出來,三日后這里將有驚艷的大對決,是超強神體的一次大碰撞。 葉凡當場石化,因為他看到了廣告上那將參與角斗的一人,雖然只是一個側面,但幾乎可以確認,是一位故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