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160 面對祖圣

“千方百計,不惜代價,哪怕只是—具尸體,也—定要將他帶回來!”這是天堂梵族的決定,他們比旁人更清楚葉凡的價值。 不滅金身,并非后裔,血脈純凈,是宇宙中最強體質中的一種,可以培養為一個震古爍今的高手,能讓梵族君臨天下。 “過去太草率了,沒有能及時發現他是第一代金身,造成了這樣的后果,現在必須要彌補。” 梵族一些人很想汲取到葉凡的金色血液,并非簡單提煉那么簡單,而是想讓這種血脈傳承下去,用以改變他們這一族的體質!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聯姻,將不滅金血融入他們這一族內,說不定還能激活他們體內蟄伏的梵天神血! “若能成功,我梵族也許能在五千年內君臨永恒國度,成為第一大勢力!” “不錯,節種神明血交融,若是變異,也許能誕生出一個真正的神明!” 梵族無比激動,第一代不滅金身的價值無可估量,在他們看來超過了第四階段的進化液,必須要牢牢抓在手中。 關于古代神明,他們心有敬畏,那是不可理解的存在,至高無上,而今永恒國度幾個最強大與古老的大勢力的寶庫中還保存有一些神明血,每到為難時刻都可藉此造出幾位蓋世高手來力挽狂瀾。 “這件事……也許只能詰祖圣出面了。” 葉凡一戰風云動,仙羽星海刮一場風暴,他的名字傳遍這一域,只身一人毀掉三支母艦群敗,戰績輝煌,絕世驚艷。 齊家的一些嫡系發生了爭執,葉凡夜闖神島,擊殺齊云,觸痛了他們的神經,有人怒了,主張屠掉他,也有人要求克制,先不要草率做出決定。 更遠的永恒主星,葉凡人還未去,卻也已被一些大勢力惦記上了,全都想拉攏他,想得到這把鋒銳的利劍。 在這一刻,最為震怒的是曹家,在永恒主星他們很非凡,統馭一方,一般的人都不敢招惹與觸怒。 “廢物,要你們何用,三支母艦群都失手了,幾乎全滅,你們還臉活著?!”一個老者暴怒,毫無疑問,曹家成為了笑柄。 仙羽星域大震動,雖然沒有全部傳過來,但一些大勢力卻早已注意到了,全都在看他們的笑話。 “一個斬道者而已,并非古圣,遣去那么多人都折戟,你們還有什么用,一幫酒囊飯袋!”老者越吼越怒。 下方的人大氣都不敢出,這位老祖宗隨時會成圣,是而今曹家的一個強勢無比的巨頭,沒有人敢辯解。 “你們都啞巴了嗎,怎么都不說話了?”老者性如烈火,見他們一句不發,更加的憤怒了。 “老祖,而今只能請祖圣出關了,不然很難抓到那個苦修士,他有各種神秘的手段,想逃的話難以捉到。”有人仗著膽說出了這樣的話。 永恒主星,一片荒涼而殘破的廢墟內,一道身影出現,面對一個古老的神像施大禮,道:“發現了一個苦修士,血脈非凡,有資格加入我們的組織神,將來也許能成為核心成員。 “不滅金身,的確非凡,十幾萬年前曾出現過,曾經打到這片星域顫票,讓人難忘。”神像發出詭異的波動,發出了這樣的古老話語,然人驚畏。 各方反應不同,暗流洶涌,可是葉凡卻不在乎,依然按照自己的目標前行,這幾天幾乎走遍了仙羽星,尋找前輩古人的遺跡。 這是星空古路中的一站,屬于試煉地的一部分,想來前賢都在此駐足過,了解到這樣一個奇異的國度,對“苦修士”來說有莫大的好處。 “他殺了齊云,不能這樣放過,若是不咎,豈不是讓人將我齊族看扁,這不是大度,而是窩囊!” 齊家吵翻了天,主戰派要立刻動手,將葉凡尋出來,認為齊云的死對于家族來說是一種羞辱。 “他救過我族的仙珠,許多人都知曉,連我們的對頭天堂都深知,而齊云卻恩將仇報,率眾追殺,這只能說是一筆糊涂賬,若是繼續下去,外界肯定認為我們不厚道……” 齊坤等人不愿草率動手,希望想個穩妥的解決刃、法。 “沒什么可說的,此人必須得死,只有他的金色血液能洗刷恥辱!” “沒錯,既然敢挑釁,就得付出死的代價,不能讓他活下去了!” 最終,安戰派摶袖而去,擅自行動,派遣出大量高手出動,整片仙羽星域頓時一片大亂。 人們并不是很吃驚,齊族是這顆古星的半個住人,一位嫡系被殺,怎么可能會善罷甘休?必然要有所行動。 然而,葉凡源術無雙,改變氣質與容貌,沒有人能夠發覺,大搖大擺的出入各座城市內,很是從容。 “找不到,這個苦修士的秘法很詭異,化身人海中,根本沒有辦法揪出來。”.齊家的圣戰者蹙眉,咬牙切齒。 “去請祖圣吧,我聽說梵族的古圣出關了,可能要為了那個小來此地,不能讓他們帶走!” “唔,還有一個辦法,將太上仙鏡請出來,他即便藏在億萬人海中也能將他尋出來。” “不錯,而今該動用這枚仙鏡了。” 齊族的主戰者,將有大動作,誓要尋出葉凡,取他的性命。 數萬年前,齊家出了一個太上仙體,驚艷無雙,橫掃了這片星空,無敵古今,曾留下幾件秘寶,其中一枚古鏡威力不是最強,但神能絕對是奇特的。 它所照之處,一切虛妄都會被破開,任何隱秘都將無所遁形,名為太上仙鏡。 “轟隆!” 一道巨大的光束灑落,葉凡靈魂顫栗,他吃驚的仰頭觀看,發現一片燦爛的光輝灑落,將他埋沒。 “好可怕的光,源自一枚古鏡!” 葉凡心驚肉跳,取出綠銅防御,而后風馳電掣,瞬息數千里,離開了那個城市。 然而,未過多時,一片燦爛的光又一次灑落,流光溢彩,讓他無所遁形,又一次暴露。 “這個小果然有些手段,但是想逃過太上仙鏡的捏索,那是不可能的。”仙羽齊族的人大笑,他們鎖定了葉凡。 “轟!” 戰艦轟鳴,一艘又一艘母艦騰空,這顆行星不大,他們瞬息萬里,很快就來到了葉凡所在的地域,發出一道道神光,對他進行射殺。 “該死的齊族!” 葉凡吃驚,四艘宇宙母船飛來,他也只能跑路了,開啟域門,一路飛逃,向著域外而去。 然而,齊家以太上仙境為引,蒙蒙仙輝流淌,照耀出了他的一切,跟隨進入域外,他沒有辦法擺脫。 葉凡在這片星域遇到了大麻煩,第一次感覺這么棘手,始終無法擺脫,太上仙鏡很神妙,將他的一切都能映照出來。 “距離太近了,我若是布下無始大帝的欺天陣紋,他們也許暫時失去感知,可是只要我一動還是會被察覺,需要拉開足夠的距離行。” 叫凡橫渡天宇,而齊族的人也能進行空間跳躍,對他展開了不死不休的大追殺。 葉凡神色變得冷酷了起來,準備降臨在一片隕石星空中,開始反擊,他還有些秘密手段,也許能重創對方的母艦。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讓他心悸的波動傳來,他知道大事不妙,有古圣到了! “不好,驚動了這等人物!” 星域深處,出現一大片陰云,這是一種壯觀的奇景,橫掃過諸星,極速趕來,其中黑色的大手向前探來,將這片星空都給覆蓋了。 四艘母艦顫票,他們受阻! 葉凡心中凜然,他的確還與古圣有距離,除非再上一個臺階,不然肯定遠不是對手。 黑色的大手,將要四艘母艦抓走,這等手段通天徹地。 轟! 另一片星域中,一只青色的大手探來,與黑色的大手重重撞在一切,截住了他的去路,同時伴隨有一聲大喝:“梵族的老鬼,你敢來我齊族撒野?!” 黑色的大手撤回,反手向葉凡攫來,要將他裹帶走,無邊無際,籠罩了星空。 葉凡變色,入主機甲內,發出一聲清嘯,背后五色神光橫掃星域,光芒燦爛,同時揮動出了金色的拳頭,六道拳意絕世! 一聲巨響,星空下混沌霧氣澎湃,葉凡翻了幾個跟頭,跌落向遠方。 而黑色的大手則是一震,沒有能夠將他抓走。 所有人都震驚,尤其是四艘母船中的人都目瞪口呆,充滿了不解。 “太強大了,可與古圣爭鋒!,、 “一般的人駕馭古圣戰爭工具,能夠發出圣威,也不能真正與一位圣人這樣戰斗。” 一片青色的道光發出,青色的大手探來,也想將葉凡攥住,帶回齊族。 葉凡的背后,黃金神藏開啟,道鐘、神劍、天塔、寶傘等各種金色的武器一起飛出,淹沒了前方,與青色的大手劇烈撞擊。 “這個小逆天了,他能與古圣一戰了!?” “我們齊族的老祖來了,他都能頂住,這是怎樣的一種戰力?” 齊族的大軍不斷趕到,可是到了這片星空卻全都呆住了,葉凡拉出拼命的架勢,可與古圣爭雄! 天堂一方,黑色的大手沒有探出,在旁冷漠注視,可以模糊的看到一道黑影立身在宇宙深處,一縷縷道痕交織成一片可怕的域場。 “他……抵住祖圣?”星空深處,梵族也有母艦趕來,梵仙覺得口中發干,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