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142 壓迫

“這個外來的雜種,他何德何能會獲得第三階段的進化液,連我都沒有資格服用,而他卻被選中了!” 墮絡是一個藍發男子,平日舉止優雅,翩翩儒秀,此時神è獰厲,白暫的臉上充滿了戾氣,將高腳酒杯重重的摔在地上,鮮紅的酒水宛若血液,灑了一地。 此前他已出過手,在葉凡悟道時的那個深夜駕馭圣器戰船襲殺,卻被梵宙阻止了,不能成行。 他是梵族的一個強大的外戚,年少而實力超凡,已經斬道多年,因追求梵仙而對葉凡這樣的人無比敵視。 一個老嫗垂首站在一旁,道:“少爺一切都晚了,現在梵宙已親自將第三階段的進化液送過去了,想來那個小子很快就會做出突破了,據說他擁有不滅金血,將很值錢!” “我真想親手放掉他全身的金è血液,該死的,他是從哪片星域冒出來的,若是被我得知非掃平那顆古星不可。”墮絡煩躁的走來走去。 突然,天穹上傳下來一道神秘的 動,一個巨大的星門出現,像是紫金鑄成,內有星光閃動,連接著一片未知的星域。 “星門出現了,這是梵族的古圣老祖在召喚幾位嫡系子嗣。”墮絡吃驚的仰頭觀望。 “這么說來,梵宙他們要離開,過……也許是一個機會!”老嫗眼中閃爍瘋狂的光芒。 “你的意思是……會不會太進冒險了?”墮絡顫聲問道。 老嫗的眼洞中射出兩道冷幽幽的光,道:“那可是第三階段的進化液,會讓各方王侯巨頭打破頭顱爭搶。梵宙將離去,肯定不放心他獨自突破……機會擺在眼前為什么不爭取,少爺若能得到,可能會一飛沖天! 事實上確實如此,梵族的嫡系尤其是幾位巨頭見到星門之后全都在第一時間起身,向星門沖去。 “你先不要急于突破,等我回來為你護法,免得有意外發生。”梵宙說道,而后蹙眉,像是想起了什么,道:“進化液放在你這里不太好,可能會招來大禍先放回去,而且你也進入密土,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這些日子以來都有人襲殺葉凡,其中不乏強大的半圣駕馭超級古圣機甲,這次若放任葉凡自己在外突破,多半會有殺身大禍。 凡點頭。 梵宙與幾大巨頭沒有耽擱,第一時間沖向天穹沒入星門內,眨眼消失不見了。 再葉凡也在這個時間進入了梵族的凈土,是一個最重要的地方,平日間外人不能涉足,唯有梵仙、梵天等可以出入。 “什么!是不是太冒險了,現在立刻攻進凈土?”墮絡驚呆了,幾大巨頭剛離去,現在就做出這么出格的舉動讓他很震驚。 “他剛踏進凈土還沒有深入到前方重地,是截獲神液的唯一機會了!”老嫗深沉的說道,站在這里能夠清晰的見到前方凈土內的幾道身影。 “這太膽大了!”墮絡很不安。 “我愿出手,若是出了事,絕不會連累少爺。”老嫗說道。 “好,你將他殺個干凈,奪來第三階段的進化液!”墮絡寒聲道,神è快速變得很冷酷,道“我去請爺爺出關到時候讓他掃除痕跡,也許該離開梵族了,去投奔永恒主星的那位,只要有神液在手什么都好說。” 他徹底豁出去了,這種神液連半圣都會瘋狂,會讓各方最強大的王侯折腰,若是能奪來一切都值得。 凈土內很安靜草木靈氣很威,走在這片區域內,云霄氤氳,霧氣蒸騰像是來到了仙人的居所。石山間,神泉汩汩一些瑞獸出沒,三足金烏劃過低空,拖著長長的火光,神鸞羽翼亮麗,彩芒橫空。 還有各種古藥遍地生長,芬芳撲鼻,葉凡走在凈土中,發現一些奇異的生靈出沒,為此地帶來一層神秘。 突然,他心中一跳,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危機,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 他想也不想,第一時間橫移數千丈遠,一道烏光出現在原地,將他立身之所擊穿,那里出現一個數十里深的巨洞,將地下巖漿都給打穿了出來。 可怕的偷襲,無聲無息,有人要取他的命! 在那里出現一臺黑è的機甲,只有七丈高,通體宛如黑鐵主鑄成,閃爍冰冷的黑金光澤,手持一把漆黑的。首,當對于常人來說卻也很巨大,能有數米長。 “小子就憑你也想擁有如此寶液,還是交出來吧。” 這是一具古圣級別的機甲,有人駕馭它,對葉凡實施了暗殺,相當于圣人的襲殺,恐怖無邊。 “什么人,敢闖梵族凈土?!”前方幾名老者震怒。 在這天堂內也時有流血事件發生,他們是劫掠者,一個個好勇斗狠,一言不合便時常決斗解決爭端。可是卻沒有人敢在這里出手,今日打破常例。 “噗” 黑è的機甲果斷而狠厲,出手無情,漆黑的匕首一轉,將那唱吼的老者的頭顱割落了下來,鮮血四濺。? 這是古圣級的手段,即便幾個老者很非凡,實力超級強大,是梵族的長老,但卻也不夠看。 “當!” 黑è的匕首割裂虛空,將幾位老者的戰甲防御全部斬碎,瞬殺四位長老,他們的軀體支離破碎,血肉飛濺,一個個死不瞑目。 “敵襲,來人!” 手持五è神瓶的長老大叫,極度震驚,有人敢這樣行事,他全力逃遁,呼喚凈土深處的強者。 葉凡心中凜然,第三階段的進化液果真金貴,舉世罕見,這肯定是內鬼,不惜賭命犯險,這是要反出梵族了。 黑è的機甲有七丈多高,相對于常人來說是一個龐然大物,但是卻動作敏捷,如同一道黑è的閃電,噗的一聲撕開了那個長老的軀體,骨頭塊、臟臟等全部濺起,血腥而殘酷。 黑è機甲內的老嫗眼中閃動瘋狂的光芒,高高躍起,一把抓向五è神瓶,即將到手。同時,機甲另一只手中的黑è匕首向葉凡劈去,烏光長達數千丈,恨戾無邊。 “小子去死,此液與你無緣,不該被你擁有!” 黑è機甲跋扈無邊,森然無比,帶著無比的快慰,覺得截斷了葉凡的仙路。 然而其聲音快速夏然而止。因為另一具神秘的機甲出現,閃動晶瑩光芒,手持一把長矛,差點將其手掌洞穿,半路阻擋,搶先向五è玉瓶抓去。 不止她一個人出手! 另有人鋌而走險,在這關鍵時刻下毒手,要奪走第三階段的進化液,這太過人了,哪怕與梵族決裂也在所不辭。 “轟!” 另一邊,一臺強大的機甲來襲,手提一口數丈長的利劍,劃出一道冷森森的幽光,圣器 動劇烈,直接殺向葉凡。 “殺!” 而且不止一人,還有一個持龍堊槍的人出手,駕馭古圣機甲,攻擊力驚人,想要屠掉葉凡,讓他肉與神皆滅。 前段時間,攻擊葉凡的人都出現了,包括宣臨風這種半圣等,此時藏身在機甲內,發揮出了圣威! 這是一場大難,形勢危急到了極點,葉凡這么多天來都在防備,若不是為了獲取第三階段的進化液,早就離開了。 而今,大敵皆現,殺伐相繼而來,讓他陷入了絕境。 黑箭防堊身,綠銅預備,他第一時間沒入了地下,深入龍脈中,勾動了天堂的天地大勢! 僅差一線,他與死神擦肩而過,數種古圣級的攻擊,直入地下數十里,粉碎了許多龍脈與大深淵。 葉凡毛骨發涼,險而又險的避過,突破,他需要得到神液而突破,不想在這個地方隱忍下去了,這樣太被動了,不好反擊,命總是受到威脅。 地面上幾具機甲在爭鋒,差點將凈土外圍打沉,他們在爭奪那個五è神瓶。 “哼!” 突然,神瓶一響,輕微震動,沒入到了地下龍脈中。 葉凡借助兵字訣,虎口奪食,真正的道行不比他們弱,只是不如機甲強大罷了。 幾位強者駕馭戰爭寶具,雖然可發揮出古圣級的戰力,但若是論這種技巧卻有些遜è,遠不如機甲所擁有的毀滅的威力。 “什么人,敢來天堂凈土攪鬧!”遠處,梵族的人怒吼,一群老古董沖了過來,一片毀滅的神光掃至。 幾臺機甲都沒有戀戰,第一時間遁走,他們可不想被堵住,那么將有死無生。 “該死的,那個小子沒有死?進化液也沒有到手!”墮絡怒不可遏。 那個老嫗眼眸地冷,道:“數位強者出手,都想奪走進化液,打亂了節奏。” 另一個庭院內,宣臨風森然道:“這個小崽子又逃過了一劫,不過你活不了多久了,只要你還在這片星域,早晚得死!” 一間密室內,曹清神è沉,臉如石刻,道:“我想得到他一身的寶血,可這次又失敗了。” “這次太倉促,下次不會有意外了,要不了多久,他的一舉一動都會在我們的視線中了,必死無疑。”灰衣老人森的說道。 梵族的人震怒,沒有抓住人,自也未輕舉妄動,只是加強了戒備而已,一切都要等幾大巨頭回來后再做決定。 “他沒有死吧?”梵仙蹙眉,擺動一雙優雅修長的美,如兩條雪白的蛇纏繞。 地層深失,葉凡神è冷冽,手持五è神瓶在地脈中盤坐良久,確信沒有威脅后,決定立刻進入星空去突破。 “我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不會再隱忍,你們……等著,讓你們一個個付出血的代價!” 他擺出棋盤陣紋,進入了宇宙星空內,連續橫渡,確信來到了足夠遠的地方,準備渡劫。 “這片星空真是太美麗了,將成為我得道之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