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138 圣人機甲

清風拂面,院中的竹林沙沙作響,天色將晚,火燒云灑落,余暉染紅草木與屋脊,這里很安靜與和諧。 葉凡拔起紫葫蘆的木塞,頓時有一種清香溢出!很快滿園飄芳,仙氣流動,如煙似霞,讓人身心皆醉。 他很快就確定,這比當初自紫瞳女子他們那里奪來的進化液要強,液體晶瑩,香氣迷蒙襲人,讓人有將要羽化飛仙的錯覺。 “不愧是以古代神明煉丹的古法提煉出來的,僅花了幾個月時間而已,就能如此!” 一般人服用進化液需要精心準備,讓身體與精神都達到最為巔峰的狀態,然后凝神靜識,抱守道心,不然可能會出大問題。 這個前期準備過程馬虎不得,不能出一點砒漏,不讓將前功盡棄,白白糟蹋神液。 然而對于葉凡來說,卻沒這么多顧慮,他與永恒國度的人不同,注重開掘肉身寶藏,溫養元神,很少仰仗外器,隨時能進行。 “不愧是天命巖石、隕星枯藤心、太初命石等各主料熔煉在一起的神性礦物,而今化液,神效驚人!” 后半夜,滿園極靜,唯有如水的月光灑落,讓這片竹林庭院升起一縷縷潔白的薄煙,看起來裊娜而神秘。 葉凡向掌心內倒出一點神液,頓時化成一股清氣繞體而行,順著他的毛孔沒入了進去,讓他的血肉抖動,雷鳴陣陣,像是在做一種特別的體術訓練。 這是初體驗,僅僅是試驗而已他覺得效果不凡,需認真與謹慎對待! 院中早已準備了一個玉池葉凡盤坐在當中,取出紫葫蘆,準備將所有進化液都倒出來,放進池中進行煉化。 紫葫蘆看起來不大,是一株靈藤結出來的,只有半尺多長,但是其實內蘊了不少神液,鐫刻有空間法則能將半方玉池裝滿。 天命巖石、隕星枯藤心等溶解出了有效成分,液體為天地靈氣所化,真正的精華是太初命石等內蘊的至精至神的物質。 “若是對我有神效,能夠破關晉階,永恒國度將是我的‘得道’之地!”葉凡自語。 突然,一陣怪笑冷颼颼的傳來,天上皎潔的明月都被一片黑云擋住了,院中瞬間冰冷。 白色的月光消失,圣潔氣息蕩然無存竹林幽森,漆黑一片,有人以力封了竹園,陰冷殺意彌漫。 在黑暗中,一道銀白身影出現于黑色霧氣中格外明亮與醒目整片黑暗的園子唯有他是亮的。 這是一個老者,留著一撮山羊胡,擁有銀色的瞳孔,身體干巴巴,如一根老樹權成精似的。 他雖然看起來短小干枯,但是精氣神十足,尤其是一雙眸子跟兩盞燈火般,讓人難以正視。在他的身上,是銀色的金屬甲衣,锃亮爍爍在黑夜中很刺目。 “你是誰,為何闖我的住處?”葉凡沉聲問道,盯著此人且將紫葫蘆收起,沒有將進化液倒出來。 “年輕人不錯道行不淺,不要說仙羽星海,將來永恒國度都可能會有你一席之地。”他的銀色瞳孔神光流轉,鎮定自若,來到園中的石桌石椅前,徑自坐了下來。 在這竹園中,他反倒像是一個主人,而葉凡則是外來者,他的聲音很有穿透力,如銅鐘一般嗡嗡作響,道:“跪過來吧,老朽有惜才之心,指給你一條光明大路。” 葉凡神色冷了下來,漠然的盯著他,沒有說什么,竹園中的氣氛頓時很詭異口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話語?”銀瞳老者淡淡的說道,自顧倒了一杯茶水,輕啜了一口。 “你跟宣墨什么關系?”葉凡問道。 “他是我的侄孫。”老者放下茶杯,以手指輕輕敲擊石桌,發出有韻律的聲音。 “怪不得,你想為他出頭?”葉凡神色冷漠的說道。 宣墨挑釁,想踩踏他的頭顱,對他攻擊,不曾想卻反被凌虐,被葉凡輪砸進地下,以腳底板在臉上踩個不停,顴骨與額骨等都碎掉了。 “年輕人,風頭太勁容易吃大虧,更容易早死,所謂的英才都是早逝的,或者說被人殺死的。”銀瞳老者不陰不陽的說道。 “這么說你是個廢材,所以才能活到現在?”葉凡哂道。 “小子嘴巴倒是很不饒人,這樣的人死的最快,我想你可能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了!”老者陰沉的說道。 葉凡未語,而是突然行動了起來,化成一道電光沖向老者,他感覺到了一種危險,不想讓對方先發難,而是搶先施殺龘手。 他整個人是橫飛過去的,雙手向前按去,仿若金色的天碑鎮遮天吧提供壓。銀瞳老者變色,銀白金屬戰甲發光,快速放大,成為一個白銀鑄成的小巨人,高達幾丈。 “當!” 葉凡的手掌與其合金身對決,在上面烙印下兩個淺淺的掌印,發出刺耳的聲響,可并未損毀。 他不禁倒退,眸光燦爛,射出兩道長達十幾丈的光束,盯著這個金屬戰甲。 “好強大的肉身,超乎我的想象,險些輕敵,不過你的掙扎是徒勞的,沒有任何希望!”銀瞳老者也很吃驚的說道。 銀白色的金屬人發出一縷縷圣器波動,恐怖無邊,開始全面復蘇! 這是一臺圣人機甲,并不是很高大,也沒有圣船那么恐怖無邊,但是踏入了圣字行列,用來格斗很是恐怖。 這樣的圣器數量不多,難以錘煉,即便是超級大勢力也沒有多少,非重要人物不能掌控。 “嘿,葉凡你不是囂張嗎,今天我看你如何逃過這一劫!”遠處傳來宣墨的聲音,透發著刻骨的恨。 顯而易見,這是復仇而來,請來他的叔祖,若非為圣,誰能以肉身擋住? 駕馭圣人機甲,堪與絕世高手一戰,誰都得發毛,他屹立遠處,臉上帶著刻骨的寒意,不久前吃了大虧,今次要還上。 “年輕人,將你手中的最強血脈進化液呈上來,我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銀白色的機甲內傳出老者的聲音。 宣墨在遠處殘酷的冷笑,道:“你獲得了一個名額,想在今夜突破嗎,我就是在要這關鍵時刻打斷你,奪你神液,讓你眼睜睜的看著,卻無可奈何!” 深諳折磨人之道,若是常人,在這關鍵時刻被搶走寶液,非被氣瘋不可。 銀瞳老者還有宣墨不可謂不毒,想讓葉凡氣憋郁、悔恨,在絕望中死去,故此后半夜來襲。 “你們以為吃定我了?”葉凡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沒有人救的了你,這個園子被封印了,除非我死,不然外界無人可知發生了什么,年輕人我送你上路!”銀瞳老者說道。 “哈哈……哈哈哈……”宣墨囂張大笑,森寒的說道:“外來的小子你授首的時候到了,不久前你讓我受盡羞辱,抬不起頭來,而今我要百倍還你,將你的顱骨煉化成一枚精致的指環,作為戰利品帶在我的指上!” 銀瞳老者似不想鬧出過大的動靜,直接撲殺了過來,機甲雖然有數丈高,但是卻超級靈敏,手中持著一把銀色的大劍。 “剛才這臺機甲未復蘇,現在你再來試試看!”他采取了近身格殺,在這個世上不成圣,沒有人可以對抗這具兵人。 葉凡變色,這是圣級波動,真正的圣器復活了,銀色大劍絕世鋒銳,大道痕跡成千上萬縷,白茫茫一片。 而且,這個老者本身就是一個大成的王者,接近半圣級的存在,駕馭這臺圣器機甲,得心應手,將力道掌控的爐火純青,沒有浪費一絲神力,茫茫道痕與劍氣全部垂落向葉凡。 葉凡很干脆,真身進入石胎內,頭上懸有一支黑色的圣箭,左手持持另一支,雙重防護,同時右手拎著看起來很殘破的綠鼎,化成一道閃電,撞向銀色戰甲。 “當!” 綠銅鼎砸在了那把銀色的大劍上,雖然鼎上沒有什么波動,亦無大道神痕,沒有復蘇,可是依然將大劍砸斷了! “轟隆!” 而且,綠鼎去勢不改,被葉凡輪動起來,如一道綠芒般打在銀白金屬戰甲的胸膛上,當場擊穿。 葉凡得勢不饒人,他的機會不多,雙方若拉開距離,對方駕馭這臺機甲可以展現圣人級的法力,若是再驚動旁人,對他來說將是一場大難。 他必須要把握住此時最為難得的機會,將其格殺! 可以說,起初雙方都不想鬧出太大的動靜,上來就全力搏戰,都想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戰斗,所倚仗都是堅固的圣身。 而此時,銀瞳老者卻后悔不迭,這是一個怪物,沒有圣級法力,卻有圣級軀體,且手中的綠鼎也太恐怖了,將其圣人機甲都給砸爛了。 當! 金屬撞擊音響聲不絕,葉凡連出重手,全都擊在要害,讓其渾身都出現了大洞,這些日子來,他全面研究過圣船、機甲等,知曉他們的弱點集中在那里。 “喀嚓” 火花四射,銀白機甲許多大道痕跡被毀掉,機體光澤暗淡了很多,銀瞳老者駭然變色,驚變太快了!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個斬道者能攻破圣器! “你的不滅金身……血脈全面復蘇了,化成了最強體質中的一種!”他忍不住大叫。 過去,唯有原始魔體、梵天戰體、太上仙體能徒手裂開圣器,眼前之人還未成圣就有了這番威勢!絕對不是第十幾代。 伴隨著一片電芒,葉凡手持綠銅鼎,將這臺機甲轟碎了半邊身子,各種道紋還有火花四射,冒起一縷縷白煙。 銀瞳老者后悔的想一頭撞死,真是太托大了,就這樣被毀掉了一臺珍貴的圣器機甲,損失無法估量。 可是眼下卻不是遲疑的時刻,保命最要緊,他沖出機甲,撕開虛空想要遁走。 然而,葉凡怎么可能給他機會,此人如此來欺他,而今暴露了綠銅絕對要滅口! “砰。 他行字訣一展,化成了一道浮光,瞬息而至,一把將其抓住。 銀瞳老者大駭,他是一位大成王者,可卻被人像抓小雞仔般揪住了,難以掙動。 “年輕人有話好說,老朽可以給你無盡的好處。”銀瞳老者徹底軟了,臉色蒼白。 葉凡冷笑,噗的一聲直接將其頭顱給揪了下來,鮮血從斷裂的脖子那里汩汩噴涌。 “住手,停下來,殺了老夫這樣的大成王者,對你來說會有天大的麻煩!”銀瞳老者的元神驚恐的大叫著。 “大成王者又怎么了?”葉凡神色冷酷,一巴掌落下,像是拍爛了西瓜般,這顆頭顱成為一灘血漿,將此人殺了個徹底。 遮天有一首主題歌曲《鎮命歌》,是不敗東方主唱的,現正在歪二、五、七、九舉辦個唱,很漂亮的妹子,很多好聽的歌,現在正在進行中,大家可以去圍觀,俺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