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132 生擒活捉

梵仙極力掙動,亮麗的紅色發絲飛舞,披散在羊脂玉般的潔白頸項與胸前,卻難以脫離赤紅如血的恒宇爐所形成的漩渦。 葉凡而今道行高深,演化出的古之大帝仙爐非常逼真,猶若真實的凰血赤金鑄成,燦爛而晶瑩,發出一縷縷赤霞,纏縛住這具妙體。 “梵天步!” 梵仙輕喝,腳下生出光暈,道痕千縷萬道,擴散向四面八方,冰冷與黑暗的宇宙崩潰了一大片,黑色深淵相連。 她接連邁出十幾步,勉強掙脫束縛,切斷了赤紅的帝爐,想要沖天而上。 葉凡仰頭向上看,沖著她的短裙指點,神色放肆,道:“走光了。” “呀!” 梵仙臉上緋紅,第一次氣的尖叫,并攏雙腿,如陀螺般的旋轉,直沖云霄而上數十里。 “梵小姐,不得不說你的這雙美腿天下無雙,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短裙太長了。”葉凡哈哈大笑。 一群人目瞪口呆,這小子真是忒囂張了,敢在仙羽星海調侃帶刺的火仙玫瑰梵仙,過去這樣的人都被扔進宇宙黑洞了。 梵仙并攏雙腿,紫色短裙光華一閃,向下蔓延,成為戰衣,閃爍冰冷的金屬光澤,卻也讓那白嫩修長的腿更晃眼了。 她發絲飛舞,瞪向葉凡,掌心冉射出一道紫光,一口紫金神劍浮現手中,先前立劈。 “咚!” 這是一口非常可怕的紫金劍,平日以她的藕臂為劍鞘溫養,鋒銳難擋,始一出現就是混沌紫光,熾盛奪目! “小姐動怒了,這是她的至寶,將來要伴隨她進入圣級,相傳鑄煉時摻雜有神痕紫金,無堅不摧。” “當!” 然而讓所有人都深感意外的是,葉凡僅以金色的拳頭迎擊就擋住了這柄劍,發出一串可怕的火花。 “鏘!” 金色血氣滿空,葉凡逆天而上,迎戰梵仙,掌指化成了一塊金色的天碑,上面符文閃爍,能有一丈高,撞的紫金神劍顫抖與輕鳴。 所有人都呆住了,這可是非同尋常的現象,不要說是梵仙,就是其二叔梵宙都沒有這么強大的肉身。 這柄劍隨時能夠成為圣器,是古圣為其鑄成,是她溫養了多少年的秘寶,為的就是與其匹配,將來共同進軍圣階。 “不可能,他的肉身比梵仙小姐還強大嗎?”光頭男子與長毛巨漢都一陣頭大,覺得自己剛才一直在鬼門關前轉悠。 “梵天劍訣!” 梵仙輕喝,腳踏漆黑的宇宙間,手持這口紫色的神劍連連劃動,賦予了它一種玄奧的劍意,射出一片絕世犀利的混沌劍氣。 她屹立在那里,連續劈斬,一道道劍芒縱橫交織,讓葉凡都很吃驚,她竟有如此繁奧的妙術,出乎意料。 因為這混沌劍氣蘊含有恐怖的空間法則之力,構建成一個漆黑的門戶,這是要將他生生劈進一處異域。 這是以無堅不摧的混沌劍氣構筑出了星門,連通了暗獄,要將敵手永遠流放進去!光頭男子等人興奮,仔細觀看。 暗獄是仙羽星海中的一處牢獄,專關重犯,為幾大勢力共同管轄,是一個有進無出的地方。 葉凡驚訝,以劍意洞穿虛空、交織出空間法則、構筑星門,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果然有奇妙與獨到之處。 “轟!” 他雙手一合,如兩塊金色的大磨盤轉動,將漫天的劍氣還有那道星門碾壓了個粉碎,宇宙中光雨飛灑,燦若彗星。 梵仙的攻勢被這一擊輕易瓦解,成為一道道絢爛的光,她手持紫金劍的藕臂在輕輕顫抖,剛才被巨力硬撼,險些脫手。 她的體內有流淌有梵天戰血,經過各種古法淬煉讓她的肉身極度強固,若是旁人經受人族圣體的連續沖擊,早已粉身碎骨多時了。 葉凡嘴角掛著一縷淡笑,什么也沒有說,沖著她又勾了勾手,以她的方式進行挑釁。 梵仙氣的牙根疼,第一次覺得眼前這個小子如此可恨,若是真的收為扈從,也一定讓他吃盡苦頭。 她眸子突然化成兩輪璀璨光團,宛若兩輪小太陽,整個人的氣勢不斷飆升,那口紫金長劍懸在頭上,護住軀體。 她的血液在轟鳴,沖刷血管壁,一股凌天戰意沖起,整個人散發出古代神明般的光輝! 梵天戰體講究的以戰伐天下,九天十地惟我獨尊,需要一種無敵氣概,在古時肉身搏殺號稱無雙。 她的體表浮現一道道紋絡,潔白晶瑩的肉身充滿了大道的氣息,寸寸炫目,她一聲輕叱,化成一道光束沖了過來。 體術對決,近身搏殺! 梵仙的戰力飆升,施展出了祖先所開創的梵天八散手,每一記散手都有劃開宇宙的奧秘,玄而又玄,將葉凡籠罩在艷艷仙霞中。 她不是真正的戰體,自然不能與葉凡的肉身相比,不過這種妙術與手段確實可怕無邊,每一擊都是一片星域的力量,助漲她的戰力。 梵天八式以及梵夭步等堪與古之大帝的妙術媲美,葉凡深為吃驚,不知她的祖上強到了什么地步,難道真是古帝? “砰” 葉凡雙手再合,碾出一縷縷圣輝,將梵仙的各種攻擊掃滅,將她亦打的橫飛了出去,嘴角鮮血縷縷。 “小姐……敗了!” 梵天戰體的后人敗給了一個無名的小子,逆天了嗎?一群劫掠者都震驚,不相信這個結果,梵家的人敗在肉身對決中,簡直如天方夜譚般。 “他一定服用過最強進化寶液,難道說是太上仙體亦或是原始魔體復蘇?”一群人心驚。 “你敗了,是否已屬于我了?”葉凡嘴角帶著一縷笑意。 “我還沒有敗呢!”梵仙神色平靜,但是通過其水靈的眸子可以看到其心中的慌亂,各種妙術齊展,殺向葉凡。 “啪”、“當……” 葉凡出擊,以純粹的肉身力量將其所有秘術都瓦解,渾身溢出一縷縷金色神輝,通體一片金黃。 他大開大合,勇不可擋,梵仙幾次被擊飛,根本就不是其對手,她護體的幾件半圣器具都碎掉了。 “金色的血液,你是傳說中的……不滅金身!你……開掘出了自身的潛能,還是服用過最強進化液?”梵仙驚叫。 “嘿,你又走光了。”葉凡仰頭向上望,絲毫不避,笑道:“別總覺得自己很超然,站那么高作甚,俯視蒼生嗎,可惜只有我而已。” 梵仙的肌膚若凝滯美玉,此時額頭卻冒出一縷縷黑線,一句話也不說,一副拼命的架勢,展開了最強的攻擊。 “這也能怪我嗎,你習慣于高高在上,我只得仰視你。”葉凡哈哈大笑。 光頭男子與長毛巨漢等一起詛咒,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喝斥,同時進行猜測。 “這王八蛋還能再無恥點嗎,到底從是從哪個犄角旮旯冒出來的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勺……” 這么變態的體質絕非默默無名之輩,在他們看來,在永恒國度雖然不見得是最強,但在其他星域肯定是天縱之姿,他們堅信,唯有這片古星誕生的強者才能成為星空下第一。 “我想快比得上傳說中血脈很純凈的太上仙體與梵天戰體了吧。” 梵仙一聲清嘯,口中噴出一片云霞,快速籠罩了這個地方,讓天眼通都失效了,這是梵天戰氣! 虛空扭曲,宇宙黑洞一個接一個的出現,這是一種很可怕的手段,梵天場域影響到了一片宇宙,讓這里成為特別的場能。 梵仙自身天賦足夠驚艷,不倚仗血脈也是一個極為可怕的天縱奇才。 吞噬、消融、分解……各種可怕的力量肆虐,要磨滅掉葉凡的金身! “轟!” 一條潔白的藕臂劃過,持紫金古劍從黑洞刺來,讓這個地方一片破碎。“叮”的一聲輕響,葉凡彈指,震開長劍,兵字訣運轉,同時順勢一拂,奪劍、拿人一氣呵成。 他抓住了一條滑嫩雪白的手臂,將劍橫在了她的頸項上,一條美人魚般光滑晶瑩的脊背貼在他的胸前,奮力掙動。 梵仙通體發光,各種妙術齊出,想要讓葉凡的肉身洞穿,但是卻被他撐開的黃金場域全部抵消了。 “嗡” 梵仙的一條美腿突然凌空擺動,高過肩頭,踢向葉凡的頭骨,凌厲而可怕,卻也盡顯其身段的柔韌與優美。 “啪” 葉凡僅伸出一只手,就牢牢的抓住了這條如白皙的修長,讓其貼在了她自己的胸腹上,閃動瑩白光澤。 “脾氣倒不小,當心我就這樣帶著你在這片星海中游龘行。” “你……放開我。”梵仙肌膚上一片嫣紅,想將葉凡大卸八塊,竟然這樣褻瀆她,是從未有之事。 “你……放開小姐!”光頭等人龘大叫。 “撤退!”突然,數十里外另一道神念波動傳來,那艘主戰艦啟動,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宇宙深處。 葉凡一呆,那分明是梵仙的神識傳音,那他手中的人是誰? 他知道上當了,這僅是化身,剛才她釋放梵天戰氣時,形成了域場,阻住了天眼,在那時遁走了! 葉凡鎮遮天吧提供壓這具化身,腳踩行字訣,化成一道閃電將光頭、長毛等全部拍翻,又將他們的飛船震裂,只為自己留下一艘。 數千里外梵仙停了下來,喃喃自語:“不滅金身……竟然是一具傳說中的不滅金身!這是任何大勢力都要拉攏的至強悔……” 突然,她俏臉徘紅,渾身不自在,氣的牙咬切齒,道:“竟呃……對我毛手毛腳!” 化身若是相距主身很遙遠也就罷了,此時只有幾千里,可以說感同身受,她如蛇一般纖柔的美體頓時扭動了起來,肌體紅霞成片。 葉凡押著梵仙的化身站在一群俘虜面前,一個個掃視過他們。這些人喘息急促,瞪著眼睛,對他怒目而視,沒有一個人屈服。 遠處,光芒一閃,三百丈長的戰艦去而復返,梵仙的真身從船艙中走出,高挑的身材美到極致。 “小姐,剛才這個混蛋對你……各種褻瀆!” “無論是該摸的還是不該摸的,不對,哪里都不該摸,反正是……他都摸了,該將那只手剁掉。” 梵仙聽到這些人的話語一個踉蹌,修長美腿一軟,差點栽倒,瞪了他們一眼,而后盯住了葉凡。 葉凡義正言辭,道:“別聽他們瞎說,我只是在探查你的體質如何,梵天戰體名不虛傳……美到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