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092 黃金神藏

葉凡壓著黃金族的公主,從云朵上墜到地上,他們身在黃金圣域中,每一瞬間都能交擊千百次,神術紛呈,噴光飛霞。 兩人一會兒分開,一會兒碰撞在一起,這是帝子級的最強戰斗,更勝過當日與天皇子一戰。 黃金族的天女晶瑩的發絲飛舞,已經與葉凡拉開一段距離,她即便再強勢也是一個女子,這樣旖施的戰斗讓她抓狂。 “天呀!” 有修士驚呼,兩人由近身搏戰分開時,漫天金è光雨飛灑,碎衣飛舞,黃金公主上身肌膚雪白細膩,像是晶瑩的象牙雕刻而成,讓人覺得暈眩。 不過,觀戰的眾人沒有機會看清,光華一閃,她身上又出現了一副金絲神衣,擋住了如羊脂美玉般的肌體。 “你納命來!”黃金公主氣的ā艷的紅ú都在哆嗦,軀體都在痙攣,她傲行太古,俯視同輩,高高在上,今日一戰竟落到這般境地。 “我還怕你不成?”葉凡嘴角微揚,滿不在乎,剛才確實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但他并不在意。 與古皇子嗣近身大戰,什么都可能發生,即便戰到寸縷不及身也有可能,誰會去多想?因為帝子級大戰動輒就會殞命! 黃金族的公主是在太古皇的寵愛下長大的,一生只有黃金皇這樣六個男人能讓她敬仰,那是她的生父,除此之外對任何人都不假辭è。 她高高在上,對于太古同輩人來說,如神月當空,皎潔而神圣,是渴望不可及的絕代神女,無敵于世,舉世難尋比肩者,今曰對她來說算是一種恥辱。 她的金è瞳孔射出驚人的閃電,化為劍氣,縱橫īà,劈殺葉凡,攻伐更為劇烈了,戰的古皇血沸騰。 黃金天女臉è的潮紅,還有余韻,于雪白晶瑩的肌膚上,似那艷麗的ā朵綻放,嫣紅點點,閃爍光澤。 她一副誓殺人族圣體的架勢,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大的虧,與一個陌生男子肌膚相貼,差點“赤坦”相對。 黃金仙光飛灑,急如狂風暴雨,這個地方被金è神華淹沒了,山崩地裂,河干湖涸,云蒸霞蔚,氣象萬千。 “有什么大不了的, 別一副吃了大虧的樣子,你又不是沒有看到我的上半身。”葉凡以滿不在乎的語氣說道。 黃金公主娥眉倒豎,氣的修長晶瑩的肌體在顫抖,攻勢越發驚人了,滿頭金è發絲飛舞,與道共鳴,瞳孔內有日月轉動,有星辰殞落的可怕景象生成。 “砰” 葉凡對抗,黃金仙光掃來,他的上半截衣衫盡成灰燼,ù出強健的軀體,閃爍寶輝。 “你這是在不滿嗎,想多看我的上半身幾次才能心理平衡?”他哈哈大笑道。 黃金公主鮮艷的ú被晶瑩的貝齒差點咬破,何曾有人敢與她這樣說話,在太古年間,最絕頂的天驕人物都只能對她仰望。 她一語不發,腳踩黃金天虛步,一步一幻滅,像是一個神靈,金絲飛舞,仙姿玉骨,冠絕蓋當代,攻勢更加可怕了。 遠處,一些半圣都肌體發寒,汗毛孔冰涼,這位皇族天女的戰力讓人膽顫,像是行走于時間長河中,防不勝防。 “砰小“砰……” 奈何,葉凡真的太強大了,肉身無雙,從容相對,心有無敵拳意,每一擊都震的黃金公主掌指生疼,虎。金è血跡斑斑。 大戰到三千回合,黃金公主不能占堊據上風,幾次被葉凡震的負創,充滿了不甘,身為太古絕錢神女竟然吃癟,心中有一種郁氣。 葉凡自然是越戰越勇,眼神維璨,因為與古皇女戰斗,讓他看到了太古皇的證道路,收獲巨大! 他并沒有動用一氣化三清等秘術,而是只身獨戰,真正的生死對決,想觀摩黃金古皇的大道仙路,眼神越來越亮,像是看到了絕世奇珍。 “轟!” 他步步緊逼,金è拳頭擊出,震的黃金族公主的身體連顫,不斷倒退,嘴角血跡點點。 突然,一種很危險的氣機彌漫出,葉凡倒退,對面的黃金公主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展開了從未有的殺招。 “黃金神藏!” 遠處,古族人驚呼,這是一個傳說,他們沒有想到竟能夠親眼見到。 “真的有這種無上神術!” 古老相傳,黃金古皇想打開仙域,最終失敗,卻于坐化前打開了一個神秘的神藏世界,都是各種道痕化成的兵器。 這是一個秘術的世界,可化為無邊的大道攻擊,演化成為一種終極神術,顯然黃金公主得到了秘傳。 黃金公主身材修長,風姿驚艷,金發飛舞,在其背后是一片維璨的黃金神界,傳說中的無量神藏出現了。 那里,黃金古鐘、神鼎、道劍圣塔一個個金光閃爍,沉浮不定,向前望去,這是一個屬于兵器的神藏世界。 不要說觀戰的修士,就是葉凡都心中震動,這片世界太瑰麗了,到處都是金è祥光,到處都是兵器,一片神圣,法器多不勝數。 “鏘” 黃金公主一招手,一把金è的神劍出現在她的手中,向前立劈了下來,犀利的劍芒,劃出數千丈長,絕世鋒銳。 葉凡一拳崩開,金è劍氣四散,他徒手硬接,而后向前猛沖,沖向黃金神藏內。 “當” 一口金è的大鐘悠悠鳴顫,出現在皇族公辛的頭頂上,震出一片金è的驚濤,漣漪道道,山川盡成碎屑。 葉凡都受到了沖擊,被阻擋在外。 而后,一口大鼎嗡的一聲轟鳴,自天而降,想要將他收進去進行煉化。 “砰” 葉凡張口吐出一道神輝,化成一卷先天道圖,將此鼎抽飛了出去。然而,天空中一顫,一座金è的神塔又降落了下來,鎮堊壓而下。 兵器無窮,攻擊無量立身在黃金神藏前這位皇族天女似占堊據了絕對的主動,那身后的金è世界,一件件強大的兵器飛出,密密麻麻,隨她召喚。 不過葉凡并不亂,嘴角微翹,他運轉兵字訣讓滿天的黃金兵器都混亂了起來。 這些并不是真正的兵器,都是大道痕跡化成的不能被他全部控制,但也足夠了,讓這里瞬息凌亂。 這是個金è的世界,每一個角落都是兵器,全部倒飛了起來,四處飛射,不分敵我的攻擊,兩人一同承受。 若是別人對上這一黃金神藏,絕對是一種大難,這相當于在皇族天女掌控的世界中開戰,然而兵字訣讓這一切優勢不再那么明顯了。 葉凡開始偷師,掠奪黃金神藏,他覺得這是一種無敵秘術,黃金古皇留下的這種大道神藏妙用無窮。 一氣化三清秘術展出,兩個葉凡出現,在這個金è的世界共同奪取金è兵器,每奪得一件,他就能掌控一種道則。 “轟隆” 他以斗字訣模仿與演化,在其背后出現一把把金è的兵器,古鐘、道劍、寶鼎、神塔等一個個懸浮了起來。 “你……” 黃金公主驚怒,對方這是赤ǒǒ的強盜行徑,以秘術窺她神藏之源,搶奪各種大道痕跡化成的神兵利刃。 在這樣大戰下去,到最后多半真的能被對方徹底偷師成功,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敵手,強大而可怕又賴皮。 葉凡對這種黃金神藏非常在意,憑著本能,他知道對方并沒有將此秘術演化到最高境界,不然將恐怖無邊。 “轟!” 兩人戰到最后,黃金公主無奈了,口吐鮮血,雪白藕臂出現裂痕,不得不開始敗逃,黃金神藏都快成對方的秘術了。 “還差一點,我還有一些不懂的地方,請公主多多指點,大不了我自碎上身衣衫,讓你看個清清楚楚。” 葉凡演化黃金黃金神藏,在后追擊,當中屹立兩個自己,將各種大道兵器化為己用。 黃金公主氣的吐血,卻只能無奈敗逃,根本就沒有一絲勝算,再不走可能就可能被生擒活捉了。 “公主莫要擔心,我等來了。”有半圣率領護衛攻來。 葉凡一聲冷哼,屹立虛空中,身后中無量金光榷璨,他撐開了黃金神藏,各種兵器錚錚而鳴,沉沉浮浮。 “殺!” 他吐出這個字后,整個天地都變了,身后黃金古鐘、神劍、寶鼎、天刀等同時沖了過來,沒有一件兵器是重樣的,化成一片光雨掃過。 “噗小“噗……” 黃金神藏,這種無上秘術恐怖的嚇人,世上只有蓋九幽與葉凡懂得兵字秘,除他們之外,別人難以干擾,這是一種無敵的術! 一片金è的光雨過后,金è神劍將半圣洞穿,大鐘悠悠,將其籠罩,鐘ō震下,讓其身體寸寸碎裂。 另有天刀等橫掃護衛,有寶鼎煉化諸多高手,有金è古琴等發出神音,氣芒縱橫,橫掃四方。 威力絕倫的攻擊!數不清的兵器化成一片金è光雨掃過,前方阻擋的高手全都被削成了血霧,皆化為道痕,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古皇禁忌篇秘術,在這一刻發揮出了讓世人膽寒的神威! 黃金公主大恨,這個人戰的她顏面盡失,上半截玉、體都被看光了,而今又偷盜她的仙術,反殺她的護衛,對她來說是一種大恥。 “公主莫走,我還要請教。”葉凡追擊,他掌握有行字秘,這是天下第一極速,自然快過所有敵手。 黃金族的天女一語不發,飛快逃向天際,奈何敵手太強,擺脫不了,幾次出手,讓她的金絲神衣不斷碎裂開。 有古族半路出手攔截,然而葉凡的攻擊很簡單,黃金神藏一開啟,大道神兵無邊,金è光雨掃過,一片慘叫聲傳來他發覺此種神術非常適合他,他黃金血氣無量,一旦演化,堪稱無敵術,可進行無差別攻擊,他下定決心奪來,不肯放過黃金族的天女,準備生擒活捉。 這一路殺下來,葉凡打的黃金族公主徹底抓狂了,不知是不是有意為之,她數次玉體橫陳,被打到神衣粉碎,都快無衣可以蔽體了。 “還請公主止步,若不愿坦誠相對也可以,告知我神術秘法,我便任你離去。” “你做夢!” “那就對不住了,我們分個高下,來個生死了斷吧。”葉凡道,又一輪攻擊開始,追著太古神女猛攻,打到戰衣崩潰,妙體橫陳,恨的她牙根都癢癢。 “活捉黃金天女!”遠處,大黑狗等嗷傲大叫。 “捉住古皇女,拉回去做壓寨夫人!”龍馬也長嘶,進行心理干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