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090 戰皇天女

注冊】會員,無任何彈出廣告綠色閱讀。 葉凡右手化為翻天印,金è符文銘刻在上.一條條、一縷縷,只一記就將李問天給拍翻了,打的他大口吐血。 像是拎死鴨子般,葉凡一把就將他給拘禁了過來,揪住他的天藍寶衣,倒提在手中。 “這……” 黃金族沖過來的護衛發毛,這一切太過了,從葉凡崩裂神塔而出,到擊斃半圣,生擒李問天都發生在一瞬間。 “噗” 葉凡出手無情,掌指間金è符文閃爍,如一個金è的磨盤般,橫掃了過來,兩名護衛骨斷筋折,鮮血濺起很高。 “住手!”黃靜公主輕喝。 葉凡不理會,剛才他被收入大羅銀精鑄成的半圣塔中時,這些人可是想將他煉成一灘膿血,現在豈能收手。 他倒提著李問天,手握他的一對腳踝骨,將他當成了一個人形兵器,向前殺去。 眾人一個個都有些發怔,葉凡持一名半圣對敵,可真是有點猛過頭了,讓許多人瞠目結舌。 “啪” 他手持人形兵器,抽在一個黃金族護衛的身上,鮮血淋淋,一具死尸橫飛了出去,元神之火熄滅。 李問天再也難以鎮靜,不能保持原來的飄逸氣質了,神è難看,氣的嘴ú哆嗦,這是生平第一遭這樣被人對待。 他一生少有敗績,是一位絕頂級半圣,而今被一個低境界者鎮龘壓,當作銅人槊這種兵器來用,是一種大恥。 “錚小“體…… 葉凡眉心正閃爍,一個宛若豎眼的光束出現,那是一個寸許長的道劍,錚錚而鳴,深處一道道劍氣,將三名護衛橫斬,血雨飛灑。 他提著李問天,直奔黃金公主而去,所過之處,這些護衛不能抵擋,但有阻抗,必然伏尸其腳下。 “他沖黃金公主去了,好大的膽子,剛上完天皇子,這又要與另一脈的古皇女對上了嗎?” “這……徑直殺向黃金族的天女!” 四野,人們低語,一個個都變了顏è,這個被認為是葉凡的強者,果真是膽大包天,無所顧忌。 “夠了!” 鼻金公主一聲冷斥,神è冷傲,金è瞳孔射出兩道維璨的光束,飛向葉凡,竟如日月轉動,天宇轟鳴,道痕無量。 葉凡無懼,輕彈指一指,道:“你說夠了就夠了,相助李問天想對付我嗎?” 在他探出的指端,金è劍ō震出,猶如神界大湖落下一塊巨石,金è漣漪蔓延向四面八方,這是無疑是致命的。 “噗小“噗”…… 將他為主的七八名黃金衛,被金è的漣漪掃中,一個個全都炸開,成為一片血霧,連哼都沒有能哼出一聲。 四野靜悄悄,人們連大氣都不敢出,這個疑似為葉凡的人,讓他們要窒息,強勢而凌厲,手段逆天。 圣人不出,誰與爭鋒? 在當世幾乎真的沒有人可以收他了,先斬天皇子,又對黃金公主,徹底是跟古皇子對上了。 現在,即便葉凡沒有承受,也未說出什么,幾乎所有人都猜測,是圣體回來了! “你已得罪數十上百族,還要與我黃金族為敵?”黃金公主的金è眸光與劍ō相遇,相連間如一片煙花綻放,絢麗多彩。 “我不想生事,但也不怕事,既然你們針對我而來,也只得對你動刀。”葉凡上來就打,一手提著李問天,一手捏印,一座黑è的山體飛出,撞向黃金公主。 “我倒也沒有針對你,只是順手相助李問天而已,以黃金瞳幫他尋幾個人,不過既然你這樣認為,也沒什么好說的了。”黃金公主相當的強硬,懶得解釋,金è發絲晶瑩,上來就是古皇術。 她的雪白玉指堅如圣兵,將黑è山體瓦解,拂擊向葉凡的眉心。“鏘”的一聲,似神金交擊,葉凡以手格擋,阻止她的攻勢。 而后,兩者在這電火石花間,交擊上千次,人影翻飛,快到人眼花繚亂,人們根本跟不上他們的速度。 在這個過程中,葉凡就是將李問天當成了銅人槊,一手握拳,一手持人形兵器,與黃金公主對決。 李問天加在中間,倍感憋郁,曾幾何時,他傲里得罪,無論走到哪里都如眾星捧月般被人圍繞,而今成為階下囚卻成為了別人手中的兵器。 遠處,王旭臉è鐵青,又驚又怒,轉身就走,想要去找他的師傅。 “轟” 突然,一條青è的大龍飛來,將他攔腰卷住,裹帶著他飛向戰場中,這是葉凡施展出的真龍印。 “想走……可能嗎?”葉凡一把就將他給抓了過來。 他一手提著一個以一對人形兵器攻伐黃金公主,兩者化身成閃電,接連碰撞。 太古皇的親生女兒,潛能無盡,實力高的嚇人,黃金血液流動,渾身都在散發仙光,每一擊都驚天動地。 她雖然為一個女子,但是手段逆天,妙術驚人,黃金術舉世無雙,幾次差點將葉凡化為金石,戰力懾世。 “轟隆!” 古皇的女兒,體龘內的血液宛若雷鳴海嘯,震的許多觀戰者膽顫,飛快倒退,每一滴血液中都蘊含有太古皇遺傳下來的力量。 在當今之世界有誰敢與圣體肉身搏戰,也唯有帝子級人物而已,黃金公主雖然看起來要婀娜秀麗,風華絕代,但是戰斗起來后宛若女戰神轉生。 一頭黃金發,每一次甩動都割裂虛空,如一束最燦1爛的陽光在跳動,任何一擊都撕裂天地。 兩人大戰,從大荒中殺回高地大墳,又從大墳殺進群山萬壑間,殺的天地失è,日月無光。 黃金公主震驚,她一向自負,在太古年間,她同代無敵,沒有一個人能過在他的手下走過十招,傲視太古,被譽為古今最驚艷的女子。 而今,卻遇到這樣一個大敵,連翻大戰,對方越戰越勇,體龘內如蟄伏著神ì光輝,灼的她的一雙黃金瞳都陣陣疼痛。 這是從來唯有過之事! “是了,難怪父親說,若是我在這一日復生,一定會遇到敵手,多半不能無敵天下了。”她想起了黃金皇的話語。 這是一個大世,將不止她一人復生,肯定還有其他古皇子,等待那成仙路開啟,沒有人敢說一定無敵。 而今,幾位古皇子出世了,甚至古之大帝的子嗣也出現了,過去都是在各自時代橫掃天下同輩,舉世無雙的人杰,而今相遇,孰弱孰強,難以論斷。 “砰!” 第一千七百招過后,黃金公主金è瞳孔光芒突然熾威了起來,雪白如玉、艷冠天下的姿容突然突然殺機陡升,一雙纖纖玉手拍來。 葉凡依照慣例,以一對人形兵器阻擋。黃金公主眉頭微蹩,變換妙術,隔空按了一記,纖手劃過,穿透虛空,直取葉凡的喉嚨,要摘其頭顱。 葉凡腳踩行字訣倒退。 突然,黃金公主雙手一合,做出了一個古怪的姿勢,雙手狀若水晶瓶,轟隆一聲暴響,天地都炸開了! 在水晶瓶中飛出一片黃金仙光,殺傷力大的恐怖,是如此的迅疾,不顧李問天師兄弟的死活,全部籠罩在內。 葉凡變è,這絕對是古皇的禁忌秘術,比元皇道劍還要可怕,比天皇子神靈訣都要強上一些,這個女子很難惹。 黃金仙光! 這是太古皇臨坐化前悟出的一種秘術,超過塵世法,若是古之大帝施展,定然會出現一縷縷仙力。 葉凡變è,感受到了危機,眼前的敵手雖為一個女子,但是卻比天皇子還厲害! “毒。 李問天與王旭全都炸開了,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形神俱滅,被殺了個干凈。 黃金公主出手果斷而凌厲,透過血霧,殺了過來,水晶瓶握在雙手中,噴薄黃金仙光,殺傷力大的驚世。 葉凡渾身都起了一層小疙瘩,他知道對方可能會不顧及王旭的死活,卻沒有想到連李問天都給殺了,只為重創他! 這個女子夠狠! 李問天可是域外圣人的得意弟子,說殺就給殺了,只為讓他負傷,尋機擊殺! 葉凡舉雙拳迎擊,從指端開始,金è的光芒熾威,蔓延到雙臂,成為了黃金è,血氣沸騰。 “真的是圣體……金è的拳指與血氣!” 有人驚呼,但是很快住嘴了,一臉的驚容,忍不住顫抖。 因為,廣股黃金光如海一般擴散向四方,像是有一片金è的禁忌神海在起伏,肆虐長空! 黃金仙光! 事實上,人們已經已經意識到,葉凡的拳頭與雙臂是被此光照耀后化成金è的,可能遭遇了不測。 黃金公主一生無敗,傲視太古,睥睨天下,被譽為皇族天女! 早在十幾年前她就復蘇了,不過一直沒有出世罷了,她的父親將當年自己所走過的證道路,化成一座十絕皇陣,留給了她,近年來她才走出。 僅此一項,就足以證明,她的修為不再同齡的黃金皇下! 黃金古皇對她寄予了莫大的希望,視她為自己生命的延續,想讓她代自己進入仙域。 除卻十絕皇陣外,他還祭煉了一張證道圖,將傳說中幾位古皇所經歷的最為艱險磨難,全部濃縮當中,留給自己的女兒闖。 這些年來,黃金公主一直在戰斗,在闖幾位古皇的年輕時的生死關,一人見證數位古皇的無上仙路! 這次出世,雖說她說并不是主要針對葉凡,但卻也未嘗沒有鎮龘壓他的打算,黃金王被斗戰勝佛戰敗,讓這位古皇女心中憋了一口氣。 既然斗戰勝佛說了,同階人的征伐,他不會干預,她即便殺了圣皇子與葉凡,也沒有人能說出什么來。 黃金光確實恐怖,葉凡的一雙手臂都快凝固了,化為了冰冷的黃金,即將崩碎。 “復蘇!” 在這生死一剎那間,他一聲斷喝,體龘內的黃金血氣全面復蘇,從渾身每一個毛孔沖出,照亮了整片天宇。 “轟!” 他的手臂瞬間恢復正常,一雙拳頭依然是金è,但卻充滿了生機,一拳打向水晶仙瓶,一拳轟向黃金公主的仙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