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078 再見安妙依

虛空中的鼎在沉浮,由信仰力凝聚成,四面八方飛來的一縷縷的念力沒入鼎中,讓里面沸騰。 人世煉身,紅塵煉心,最終卻抵不住業火一燒,可能會就此成劫灰,前功盡棄,化為東流水。這是一些強大修士的共識。 葉凡的額骨如鏡,在反射光輝,體表如神皮,輕輕抖動,吸納火光,淬煉血肉。 他的骨節在移動,臟腑在有規律的鳴顫,千錘百煉,鍛造己身,磨礪筋骨。 這是一個人世鼎,聚集紅塵念力,化成無盡業火,煅燒葉凡的軀體與元神,鼎與他的肉身都很晶瑩璀璨。 爐與鼎,兩字常連在一起,有著特別的意義。 天地為銅爐,熔煉眾生,任何一人都在這乾坤中,接受熔鍛,最終成灰。 紅塵為火,念力鑄鼎,而今所成的人世鼎也可稱之為爐,焚身鍛道,自是百倍、萬倍于天地銅爐,對修士來說是一場磨難。 以天地銅爐煉身,以人世大鼎淬道,這是許多強大修士走到后期后都必須要經歷的,烈火煉真金,留下者爍爍放光,失敗者成為劫灰。 葉凡還沒有走到那一步,卻提前經歷了,所倚仗的自然是人族圣體之魄,可以熬過這樣的劫難。 寶光閃爍,鼎內念力沸騰,信仰力化成佛光,等若在蒸煮他,將其籠罩與覆蓋,渾身都在被錘煉。 蘭陀寺內眾僧口誦真經,一個個寶相莊嚴,禪唱不絕于耳,越來越大,響遍群山。 葉凡對業火無懼,骨節移動像是爆豆響個不停,臟腑抖動,渾身齊鳴,聲音震耳。 通過剛才那一戰,他體悟很深,堅定了自己的路,心中空靈,一個金色的小人盤坐眉心前,與肉身一般接受業火炙烤。 這不亞于一場圣體天劫,淬煉己身,熬煉筋骨與元神,他平靜不動,忍受磨礪。 葉凡的金色元神還有胎骨同時得到錘煉,他的道行在精進,心中的各種妙術也在臻至化境。 這么多年來,他修為的進境相對他人來說非常快了,而今經受業火洗禮與錘煉,得到了鞏固。 一般來說,這是圣人以后才能考慮的事情,而今他提前經受,其道基自此后將堅不可摧。 “喀嚓!” 長達兩個時辰,葉凡的骨頭來回移動,在此過程中身體矮了一寸,而后十方精氣經過業火過濾,沒入其身體中,胎骨在精煉。 胎骨在動,血肉在淬煉,而今修行到了他這般田地,想要脫胎換骨很難,除非尋到不死藥,此次能有這等胎骨變化的結果,已是逆天。 “隨時可能會屹立在第七個小臺階上……”葉凡心中自語。 當初他用了十年才登臨斬道第六個小臺階上,此后每前行半步都無比艱難。而今以佛教最為純凈的念力淬煉,不曾想竟有了突破口。 老僧苦慈口念阿彌陀佛,眾僧誦經,都覺得很不可思議。蘭陀寺誰人敢闖,半圣進來都得飲恨,這么多信仰之力,無人可敵。不曾想,人族圣體竟能抵住業火,藉此煉體。 一共持續了三個時辰,葉凡精神飽滿,體魄瑩瑩放光,血肉強健有力,他從人世鼎中邁步走出。 葉凡感覺肉身如一個永恒的神爐,承載著自己的元神,血氣澎湃,強盛到了一個極致。 舉手抬足,他都覺得格外強大,超脫于六道輪回拳上,各種妙術升華,像是沖開了某種桎梏。 心有無敵信念,加上這樣的肉身,他很想與火麒子、凰虛道這樣的古皇子大戰一場,來檢驗自己的道果。 業火難傷他真身! 眾僧都不得不嘆,人族圣體的強大不能以道里計,這打破了常理。 人世鼎散掉,重新化為了瀚海般的念力,一片燦爛,籠罩在蘭陀寺的上方。 “請神僧打開石塔,放妙依出來。”葉凡平和的說道。 苦慈點頭,并沒有食言。 “萬族并起,亂世來臨,成仙路亦將開啟,也可能有驚變,我并不想以圣賢法陣困住你,畢竟你身為人族圣體。” 葉凡點頭,表達謝意。不過心中卻并不認為真能被困住,他有圣器未用,有行字秘破陣,想要困他不見得能成功。 九層石塔并不宏偉,談不上巍峨,但是古樸中隱約給人一種錯覺,如九層高天濃縮在此,鎮壓蘭陀寺內。 苦慈毫不掩飾,稱這是大圣所留的一件圣器,數萬年無人能撼動了,自古鎮壓于此。 葉凡點頭,他以六道輪回拳都不能撼動分毫,可想而知石塔的堅固。 “我等也無惡意,鎮壓她百年,未必不是福,若在此有所得,證就菩薩位也不是沒有可能。” 苦慈念了一聲咒語,九層石塔作響,那緊閉的石門射出萬道佛光,而后轟隆一聲敞開,佛力澎湃。 石塔寂靜,并無人走出。葉凡一怔,探出神念向里觀望。苦慈微訝,而后點頭。 在第四層石塔內,有一女子在盤坐,一盞青燈伴古佛,一動不動,陷入深層次的入定,明悟佛禪妙理。 石塔內很簡樸,幾乎什么都沒有,安妙依出塵祥寧,洗盡鉛華,如一株蓮于石室生長,不為人知。 昔年,她艷冠天下,為天下最美女子之一,風華絕代,而今卻如此寧靜,褪盡了紅塵華光,氣質內斂。 一盞青燈搖曳不定,她恬淡而寂靜,沒有一點聲息,盤坐一個蒲團上,旁邊一座慈悲的石佛。 “妙依!”葉凡呼喚。 十四年未見,安妙依越發出世了,有些清減,閉著美眸,一動不動,像是坐化在了那里。 那青燈,正是他送給安妙依的,而今神祇已復蘇,成為了一盞難得的道寶。 蘭陀寺還算開明,并沒有收走,將她鎮壓于此,讓她化“魔”為“佛”,總的來說竟是真的想成全她。 佛教教義之爭很是頻繁,有時非常尖銳,所謂的正統誰能真的說清。 “難得啊,她在這般年歲就陷入了深層次的菩薩界中,不愧是一朵仙葩。”苦慈羅漢點頭。 “妙依!”葉凡再次呼喚。 “這是一種精神層次的涅槃,要超越自我,想成為菩薩必須要過這一關,究竟何時能醒來,難以說清。”苦慈道。 他面帶悲苦之色,深入佛門參禪悟道遠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常有一些神僧坐化閉關處。 佛教,各種法理博大精深,浩如煙海,但是若想有所成,非常艱難,在一些特定的境界,很難修煉。 說的好聽是涅槃,其實就是坐化了,悟道失敗而終,死于修行。 歷代圣僧,強如圣人,最終的結局也大多如此,一個人坐化在密封的石室中,無聲無息而終。 葉凡在這里足足等了半個月,安妙依一動不動,面容清減,與塵同在,像是要化道了,就連身前的那盞青燈都暗淡了下來,燈芯之火將熄。 “妙依她不會有事吧?” “這……神游菩薩界,最是危險,這關乎未來的道果,什么都有可能發生,許多驚艷的佛子被寄予厚望,不乏須彌山未來的接任者,都曾于此境界莫名坐化。”苦慈蹙眉。 “就是說……她可能會很危險?”葉凡問道。 “佛法無邊,威力浩瀚莫測,但是修行起來卻是有諸多險阻,當年一些被認為是古佛轉世的人都曾坐化半途中。”苦慈間接答道。 葉凡蹙眉,又等了半個月,發現安妙依的氣息弱了不少,那盞青燈明滅不定,絕世容貌越發清減,像是要與塵世隔絕了。 “不行,我要將她拉回來,什么菩薩界,什么古佛天,告訴在我怎樣進去?!”葉凡覺得不能等了,他心中非常擔心。 “你不修佛法,即便告訴你,也不可能入菩薩界,沒有辦法將她的神魂接引回來。”苦慈搖頭。 葉凡焦慮,走來走去。 “施主,要懂得放下才好。”苦慈輕嘆。 “為什么要放下?”葉凡道。 “她一心向佛,進我蘭陀寺前,曾淡然一笑,放下了紅塵中的一切,你即便進入菩薩界也不見得能將她帶回來。” 葉凡不語。 十幾天后,安妙依清瘦了一些,越發的出塵,于石室中像是失去了生機,有枯寂坐化的危險。 “妙依,你醒一醒!”葉凡心憂,輕聲呼喚,然而安妙依卻像是要離塵而去,難以醒轉。 葉凡要神游菩薩界! “誰說我不通佛法,不是曾以唵字天音對抗過神僧嗎?”他執意要神游菩薩域,接引安妙依回來。 苦慈一怔,道:“好吧,你可以嘗試,但若失敗,請立刻歸返,不然可能會神滅,只留一具空殼。” 葉凡口中大喝了一聲唵字天音,宇宙初開,天地初始,萬物初生,他要強行進入神秘的菩薩精神領域中。 在其背后,出現一個高大的身影,神光普照,卻不是佛像,讓苦慈與一干老僧一陣無言。 “別人施展唵字天音,背后呈現一尊佛陀,代表了禮敬與遵從,而他背后卻是自己。” “是太自我了,還是說他不尊天地,心中只有自己的道?” 連一干老僧都忍不住腹誹,這樣的道太過強勢,所要進軍的仙路注定霸烈,將來多半要遭天譴。 宇宙天音與佛共鳴,葉凡身后的身影宛如一尊魔神,雙眸犀利,黑發披散,而后強行撕開一道精神領域,邁步而入。 這是佛教特別的精神場域,外人難以入內,唯有悟道的神僧才能神游進來。 葉凡剛一進來,就感覺到了一種神圣與祥和,有一些神僧、羅漢等盤坐石崖上,更有一些行走古剎深山中。 各種影跡都很模糊,但卻給人很真實的感覺,禪唱不絕,悠悠傳來。 葉凡路過古剎,穿行過一片遠古戰場,在這片精神域場中尋找安妙依,不久見到一片僧人席地而坐,口誦真經。 前方,有大佛印記,需要頂禮膜拜,葉凡到來顯得格格不入,口中只誦自己真名,不念佛陀號,不尊這里的一切。 “何人闖樂土,褻瀆菩薩界,為何不拜諸天菩薩,不敬古佛?” “我為什么要拜?佛陀都說,每個人都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尊自己就夠了,真佛無需人拜。”葉凡道。 “你是在質疑神明,說前賢為假佛嗎?”一個威嚴的聲音從高空傳來,強大的壓力都落下。 葉凡沒有說話,直接一拳就轟了上去,開始誦自己的“經”,竟要在這里度化各種菩薩、神僧的印記。 “這是什么人,不敗菩薩,不敬佛陀,只尊自己?”一些羅漢的神念同時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