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021 進入星空的最后一條路

爐子上銅銹斑駁,爐蓋抖動……哐當作響……像是隨時都會被掀開。 眾人不得不倒退,準帝釋迦牟尼封印的銅爐,天知道里面有什么,就形狀而言很像是一個煉妖爐。 如果沒有意外面話,很可能鎮龘壓有一位上古妖圣! “為何這么香?” 唯一讓人意外的是,爐子中不時有清香彌漫出,小松是第一個發現的,無比陶醉,一點都不害怕,紫è鉆石一樣的小鼻子衾動,飄飄ù仙。 “到底怎么回事?”葉凡詢問。 幾位上師認真觀研碑文,由震驚變為了滿臉的ī動,而后無比的喜悅,幾乎快手舞足蹈了。 這與他們的身份不相符,平日很穩重,乃是有名的高僧,顯然銅爐關乎甚大,才讓他們如此失態。 “這是一個藥爐!” “是釋迦摩尼佛主親自煉化的一爐大藥!” 此語一出,在場的人無不ù出驚容,一位準帝留下的一爐藥這可真是驚人,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這是佛主留下的大藥!” 一位上師連念佛號,以此來掩飾自己的ī動與失態,這關乎甚大,讓每一個人都心中劇震不已。 碑文上是很古老的起源文字,需要認真研讀才能明白,幾位上師慢慢翻譯了出來,念給幾人聽。 兩千多年前,釋迦摩尼曾于此煉藥,想以靈山的龍脈為火,慢慢催熟一爐大藥,留給后人。 然而,這爐藥實在太稀珍了,所耗時間無法想象直到釋迦佛主離去那一天都沒有成丹還在溫養中。 “這是佛門大藥,古來幾乎沒有人煉成過,其神效遠遠超過藥王!”一位上師說道。 數百年的溫養,以龍脈精氣為火慢慢熬煉,連這個圣人級的藥爐的靈ì都搭了進去內蘊神抿死亡,大藥還是永成二后來,釋迦摩尼進入了星空,囑托后人可以繼續看守,有朝一日必然功成。 又過去數百年,靈山因一場驚人的變故慢慢的枯竭了,后世的大德圣僧也等不下去了,也將進入星空。 然而,佛門大藥未成若是強行帶走,改換地脈龍火必然功虧一簣,甚至炸爐,毀于一旦。 最終,佛門的菩薩等全部退走,留此碑文說明封印了整片靈山,希冀有朝一日大藥可成。 眾人面面相覷,這大藥未免太耗時了,竟需要數以百年的時間,連諸多圣僧都沒有辦法等下去了,只得離開。 “這株藥是以不死神樹的精華煉成的。”一位上師驚聲道他指著碑文最后一行字,手指頭都在顫抖。 主材竟然是佛門唯一的菩提神樹精粹! 當年佛主以一段不死樹主干化藥,煉入銅爐中,顯然是要祭煉出一爐絕世寶藥。 這讓所有人都動容了。釋迦摩尼這是在嘗試他有一株神樹,與尋常的菩提樹完全不一樣,不惜耗掉一段主干,這絕對是要煉不死藥! 他若成功那么就意味著,一株不死樹曰后可以煉出四爐大藥藥力能增加幾倍。 “誰能拿到便歸誰!”龍馬第一個行動,玄攻一轉,噴出一口精氣,將那爐蓋掀開。 “哧” 一道綠霞頓時沖天而上,速度非常快,所有人都預感大事不妙,這爐大藥靈ì太強了,則開爐蓋就要跑掉,全都沖天而起,追了下去。 連葉凡都是一驚,腳踩行字訣化成一道電光,伸出一只大手覆蓋了過去。龍馬更是火光滔天,張開大口,能將一座山吞掉。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預料,這爐大藥很特別,沖霄而上的僅是一朵藥云,并非真身。這片綠云也有強大的藥ì,連葉凡、神騎士、龍馬這樣的高手在內都被騙過了。真正的大藥在下面。 當幾大高手覺察后急忙俯沖下來,卻見到紫è的小不點美滋滋,抱著一株碧綠的小樹在陶醉呢。龍馬上來就是一蹄子,想要搶奪,結果被葉凡一巴掌給打了出去。 這是一枚丹藥,形狀非常特別,不是渾圓的仙丹,而是形似一摻菩提小樹,能有巴掌高,通體碧綠璀璨,跟小石佛相映成輝。 “丹成了!” “這可能是有記載以來,佛門煉成的第二爐大藥!” 第一爐在遠古,超出了人們的理解,早已無法考證,而這一爐卻〖真〗實的在眼前,耗死了一件圣兵的神抿,以靈山地脈精氣熬煉成。 葉凡仔細觀察,發現這枚丹藥藥ì太強烈了,小松都就那樣抱著都已經離地而起,飄了起來,那些霞光沒入它的口鼻間,讓它像是舉霞飛升了。 “能有一株不死藥七八成的藥力!”這是他的判斷,絕對是神珍。 “趕緊以玉器封印起來,不然藥氣會散掉。”神騎士提醒。 葉凡取出一個羊脂玉鼎,將這枚小樹形狀的神丹封了進去,而后遞給了小松,讓它保存好。 紫è的小不點用力搖頭,長長的睫毛眨動,大眼睛黑亮如寶石,要以此作禮物送給師傅。 “從來都是師傅給徒弟藥與兵,哪有這樣的,此藥是你發現的,最后也是你得到的,收起來吧。” 葉凡一抖手,將那朵藥云震散,多給了在場的幾哭,這也擁有不死神ì……價值極高。 小松堅持要孝敬給葉凡,但終是被拒絕了,葉凡做主,將神丹封在了“松塔”中。 “星空的另一端有不死藥,為師不缺這些東西,曾幾次藉此脫胎換骨,而你正需要,可以用它來蛻變、錘煉道身。” 葉凡取出長白山祖參贈送的液滴,給在場眾人各分了一滴,這些原本是準備給小松留下的,而今它得到了這爐大藥,已然不需。 在星空的另一邊大弟子瞳瞳還有小雀兒他們有九竅圣靈神液對修煉的益處太大了葉凡總覺得沒有為小松筑下同樣堅實的根基有點遺憾,而今總算了卻一樁心事。 龍馬張嘴,但卻說不出什么,這是小松發現的,最終也被它得到了讓這頭惡馬只能覺得時運不濟。 他們將靈山轉了個‘遍’幾位上師自一些絕壁上抄錄了不少經文,神情振奮,很多都是失傳經篇。 他們在這里大掃à,直到數日后才離去,雖然沒有其他珍貴的器物,但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最后,回到了凡界。 “師傅,我們從那里進入星空?”張清揚問道。 “去尋函谷關。”葉凡道。 當年釋迦摩尼與老子都進入了星空,且都降臨過北斗星域,靈山上沒有星空坐標,佛門的路線圖不可得。 而今,只能去尋老子所走的道路了,這也是葉凡向方丈山那個老道士請教所得到的〖答〗案老子確實為后人留下了一條古路,但卑很艱難! 函谷關名震古今,是古〖中〗國最負威名的一座雄關要塞,因關在谷中,深險如函,故稱函谷關。 昔日此地戰馬嘶鳴,尸橫遍野,曾經是一處終極戰場,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當年,六國聯軍叩關,最終卻落得“流血漂櫓伏尸百萬……”秦所仰仗的就是函谷關。 而對于修士來說這里更是有著極為特別的地位,老子騎牛西行紫氣東來,浩à三萬里,最終西出函谷關,留下諸多仙秘。 千百年來,眾多海內外道家、道教人士都到這里朝圣祭祖,儼然已成為道門最重之地! 多谷關位于而今的河南省靈寶市北十五公里處的王垛村,葉凡、神騎士、龍馬、小松、佛童āā、張清揚、龍宇軒一行七人來到這里。 “小松回去吧。”葉凡ō了ō它的頭。 紫è的小不點又哭了,大眼睛通紅,淚水成串的滾落,不止一次的哀求他帶著它一起離去,輕輕嗚咽。 葉凡也不忍,心有酸澀,離別總是然人無奈,星空另一端卻讓他割舍不下,這一邊也有牽掛。 “為師是為你好,將來總能相見,你現在遠離漩渦,靜心苦修,跳,脫在戰場外,是最好的選擇。” “我等師父登上星路時再離開,親眼看著你離去。”小松怯弱的哽咽道。 葉凡點頭,沒有再說什么。一顆古星只能有一人能證道,他思慮很多,只能狠心將小不點留下。 “這一別不知是幾十年,幾百年,還是幾千年了……”他心中默默嘆了一口氣。 凡世的函谷關古城早已不存,以葉凡之神通也足足耗去半年的時間,才堪堪打通一條古路,進入一片上古法陣所圍成的天地中。 前方,帶狀黑霧彌漫,鬼氣森森,尸骨遍野,到處都是鬼火,天地間沒有一點光彩,無比的暗淡。 這是一片上古戰場,鬼哭神嚎,也不知有多少陽靈在這個地方出沒,全都是昔年戰死的兵ú! 而在地平線盡頭有一片山谷,那里聳立有一座巨城,正是修界的函谷關,自古以來赫赫有名! “相傳,通過函谷關,打開西門,是一片無垠的星空,當年尹喜負責鎮守此地,不知而今是否還有圣人守護。”葉凡自語。 這片上古戰場中有各種職兵ī馬,成千上萬的出沒,根本就沒有轉生一說,哭嚎聲讓人頭皮發麻,黑霧涌動,不時有厲鬼沖來。 葉凡騎坐龍馬上,口誦《度人經》,諸邪避退,各種陳靈全都被凈化,成為云煙,整片天地都一片光明了。 當來到這古今第一推關前,一個大喝傳來,震的人雙耳嗡嗡作響,城門前妖氣滔天,血光遍野,將這片上古戰場徹底淹沒了。 “什么人敢闖函谷關?”這是一位上古大妖,血光如海,法力滔天,鎮守在關前。 “是你!”葉凡一怔,沒有想到在離開前終究是遇到了在二戰年間曾與凡界顯化過的蓋世妖尊,這道身影與那照片上的模糊影跡ě合。 “我等想過函谷。”葉凡上前,表示要借道而過。 “吾奉關尹子之命鎮守此關,若想通過要憑實力說話。”這尊大妖是一個斬道王者,渾身妖氣澎湃,眼眸璀璨,身體推健,肌膚如玉,非常的妖異。 在此前,誰猜到了走這條路,沒稍到的請投月票。好吧,你猜到了,就更應該投了。現在,月票榜很ī烈,需要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