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020 轉世與靈山

第一千零二十章轉世與靈山 (昨天小失誤,許曄,孤兒院孩子年齡有誤,已經修正。) 這個孩童雖然年齡不大,大是卻很聰慧,眼睛很亮,額頭飽滿,臉上沒有藏區牧民的高原紅,皮膚白皙。 葉凡神色鄭重,神識放出,掃遍這個孩童每一寸肌體,更是深入識海,想要探個究竟。 輪回,關系甚大,一直是他想弄清楚的問題,究竟有沒有來生?關乎到了天大的問題。 若是有,那可以想象將來某一天必會有一場席卷整片星域的大風暴! 古之大帝哪一個是凡俗,若可以轉世,將來多半都會歸來,將會發生怎樣的可怕的場面,簡直不可預料。 若向深遠去想,古天庭瓦解了,那幾位大人物,尤其是那位帝尊可以轉世……葉凡激靈靈打了個冷顫。 這一切若是成真,天地都要傾覆,這片宇宙都要崩壞,簡直無法想象! 都說這是一個大世,成仙之路將要開啟,如果有輪回轉生這一事實,毫無疑問古之大帝會再現,到時候麻煩就大了。 葉凡天靈蓋發緊,為何萬族都在這一世覺醒,這似乎是一種預兆,剛才瞬間的猜想可能成真。 無始大帝、斗戰圣皇、不死天皇……古天庭的帝尊,哪一個是省油的燈,都足以掀翻萬古! 葉凡格外慎重,靜心凝神,不惜以自己的“神”入主這具幼小的軀體,在每一寸的血肉中前行,想要尋出一尊古佛來。 幾位上師嚇壞了,見到葉凡如此鄭重,眉心中走出一個金色的小人,如臨大敵般檢查,讓他們都心中怦怦劇跳,幾乎要窒息。 這個孩童骨骼奇異,是修煉的好苗子,在佛家來說這是天生擁有佛骨的人。且,他雖然幼小,但卻多慧,與一般的孩子根本不一樣,有點少年老成的樣子。 血肉與腑骨中并沒有藏著“神靈”,葉凡可以確定,他的神識幾乎快將每一個細胞剖開了,檢查了個通透。 最終,拳頭大的金色小人進入了孩童的識海,這是藏“神”的根本所在地,這一次葉凡是抱著殘破的綠色仙鼎進去的,若有意外發生足以鎮懾。 人的潛意識很強大,藏有自身的“神”,所謂的潛能過于神秘,涉及到了很多,自身天生之“神”若足夠強,顯然潛能也會強大很多。 葉凡搜索其潛意識,相傳若有輪回,前生便會藏于潛意識當中,過往種種,一切神通都保留在此。 他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孩童的“識藏”,那是一片經文區,這部分潛意識已復蘇,故此能誦失傳真經。 孩童的識海很不凡,有電閃雷鳴,亦有藍天雪山,非常的壯闊,這是就是所謂的潛能區一隅。 “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 驀地,葉凡呆住了,他見到了一個模糊的老僧,正在口誦經文,高坐一片道山上,位于未覺醒的潛能區域。 葉凡如遭雷擊,難道還真有輪回不成,他竟然在孩子的識海中當見到了這樣一尊老僧,簡直不可想象。 他怔怔出神,轉世成真了嗎?這是顛覆性的,讓他無法理解,他只相信今生,人死萬事空。 毫無疑問,這是極具沖擊性的,讓他的觀念受到了大震動,這尊老僧雖然模糊看不清,但絕對是一尊古佛。 葉凡穩住心緒,金色的小人在識海中邁步,向前走去,他還是有些不相信,想弄個明白,看個仔細。 “如來證涅槃,永斷于生死……” “若有至心聽,常得無量樂……” 他翻過這座道山,神情一滯,竟然見到了一片山巒,每一座上都盤坐有一個老僧,分別在開口誦經。 葉凡頓時一怔,即便轉世也不可能有這么多“神”共存,難道轉生千百世了,都為菩薩與古佛? 在這一刻,他心中大定,自語道:“我始終不相信輪回,人死如燈滅,不可能長存與轉世。” 他向前望去,發現了眾多老僧與古佛,不屬于一個時代,經文如海,古咒如河,綿延不絕。 葉凡神色鎮定了下來,眼眸深邃,一眼望到了盡頭,雙手劃動,推演昔日的因果,這是逆天的觀古術。 明媚的晴朗天空下,一個三歲的孩童墜落進一個地窟中,里面有石佛,有缽盂,有腐爛的古經。這是佛門的一處地宮,在石臺上有一塊“佛頂骨”,被落下的孩子砸中,發出了一片奇異的光,沒入他的識海中。 不久后,孩童被救了上來,卻大病了一場,可是由此便能誦經文了,可寫咒語,發生了識藏現象。 “是了,原來如此,一切都是這樣來的。”葉凡自語。 他退出了孩童的識海,下一刻帶著幾位上師尋到了那處地宮,見到了一些殘跡。三年前,孩童的父親將他抱出來后,并沒有動這里的一切,還保持原樣。 “伏藏!”幾位上師當即激動的說道,佛頂骨內蘊含了佛門的道統,在孩子落下的剎那,轉移進了他的識海中。 相傳,釋迦牟尼曾以整顆古星的業火煉化真身,鍛鑄準帝軀體,由此脫胎換骨,而在這個過程中,燒出幾塊殘骨,其中有一塊是頭頂骨。 而后,幾塊骨就成了佛門至高的圣物,歷代高僧大佛都會參拜,默誦經文,由此也等若承載了佛門的道統。 葉凡將佛頂蓋持在手中,入手沉甸甸,不過卻未感覺到壓力,因為歷代大德圣僧整日面對,早已將其煉化,磨掉了準帝氣機,不然根本無人可接近。 而今,這只是一快佛骨了,內蘊的經文都轉移到了這個孩童的識海中。 “這可是難得的煉器材料,若是做成一個骨盾,幾乎可擋一切攻伐。” 旁邊,幾位上師聽到他自語差點嚇破膽,這可是是釋迦牟尼的頭蓋骨,貢起來禮敬都嫌不夠,還想打磨成古盾? 一切前因后果明了,這不是什么轉世,只是佛門伏藏的轉移,不能證明有來生。 在這個世上,葉凡知曉唯有幾樣東西可保人元神不朽,藥王、神髓、九竅圣靈內蘊的神液、成了氣候的龍鰍、以及最稀珍的不死藥! 可這個孩童為何與星空另一岸的古佛模樣相同?這讓他多少有些疑惑。 “一生又一生,一世又一世,總會能找出兩個容貌相同的人,這也算不得什么。”葉凡自語。 他堅信沒有轉世,元神總會枯朽,若是可轉生,那豈不是說人人體內都有不死藥,這怎么可能! 他以強大的元神深入孩童的識海,仔細檢查了多遍,確信與星空另一岸的古佛無關,根本不可能有他的印記。 “古佛于我有恩,說是見到了未來的某一場景,我想就是這一刻吧,他想讓我將這個孩童帶回去,傳出其識海中的無盡佛法。” 葉凡蹙眉,這樣小的一個孩童實在不適合帶到星空另一邊,太過幼小了,且他的父母怎能割舍。 然而,幾位上師替他開口,剛一說想帶這個孩子去修行,這對牧民夫婦就答應了,而且無比的高興。 他們都信佛,這個孩子自幼能誦古經,讓他們深感自豪,愿意將他送入佛門中修行。最主要的是幾位上師尋到這里時,曾施展出過佛法,在這個時代宛若神人一般。 夫婦兩人還有其他孩子,此后倒也不至于孤獨,而且認為這個孩子若是能常伴佛前是一種莫大的榮幸。 葉凡問這個孩子是否愿意,最主要的還是他其自己,盡管不大,但也值得尊重,他不會勉強。 “我愿意!”出乎他的意料,六歲的孩童很干脆,表示愿意隨他去修行。 葉凡一嘆,在星空另一端老僧化道前竭盡所能幫助他,斬斷他身上的神秘枷鎖,果真是看到了今日的“果”。 最終,他們一行人上路,趕往靈山,因為這個孩子誦出了完整的咒語,小松鈴鐺中的小石佛光輝燦爛,指引出了靈山。 這一次,道路光明璀璨,鋪展向遠方,沒有一個斷點,通向一片雄偉的大山,順利進入。 靈山! 依舊如過去,是一片干涸之地,缺少生機,什么都枯萎了,成片的古廟座落,寂靜無聲,死氣沉沉。 幾位上師無比激動,沒有想到有一天真能登上,這是早在釋迦摩尼前就已存在的上古道場,至高無上。 葉凡、神騎士、小松、龍馬、張清揚、龍宇軒、還有這個名為“花花”的孩童也都很不平靜,立身在山巔,眺望茫茫山海。 一座座圣廟,一片片古老的建筑,恢宏磅礴,承載了佛門上古的輝煌,過去發生了太多的往事。 可惜,而今靈泉已干,草木已枯,沒有了往昔的繁盛,但是沒有人敢小覷,因為他們感覺到了一股浩瀚的波動,孕育在山體、建筑內,這是純凈的信仰念力。 不久后,他們開始分開行動,搜索這片上古道場,這里是一片寶藏地。 葉凡的目標很簡單,只為尋找星空坐標,可是始終沒有什么收獲。他出入一座座古建筑,尋找藏經閣,有些地方有強大的禁制。 龍馬恨不得將這個地方翻過來,掘地三尺,四處尋找佛寶,雖然見到了一些秘器,但都不滿意。 傳世圣兵沒有,佛門退走時將最重要的東西都帶走了,不過卻有些珍貴的器物也非比等閑。 幾位上師在一面石壁前,得到了一些秘法與古咒,全都大喜過望。 神騎士對著一片浮雕默默出神,他感應到了一種強大的法則力量,竟在此悟道了,一動不動,沒有人打擾。 張清揚與龍宇軒也在一些摩崖碑林間,抄錄下一些疑似秘法的道紋的痕跡,認真的整理。 龍馬一聲長嘶,終于尋到一個殘缺的缽盂,是圣人所用的兵器,頓時大喜過望。在蓬萊奪得的五色圣樹被葉凡繳獲,留在了那里,以作鎮教之用,讓它很不滿,而今總算又得到了一件。 孩童花花佛感十足,不多時就尋到了一部殘經,引起了葉凡的注意,正是《吠陀經》,無比古老,連釋迦摩尼都深受過啟發。 盡管只有一卷,但價值也不可估量,葉凡曾在印度得到過一卷,觀古術等便是藉此悟出來的。 他站在這里,認真觀看良久,而后閉眸思悟了很長時間,數個時辰后才睜開眼睛。 忽然,眾人聽到了小松的叫聲,葉凡第一個沖了過去,靈山雖然沒有特別的陷阱與殺機,但卻有不少強大禁制,他怕小家伙出現意外。 紫色的小不點手捧著小石佛尋寶,所獲甚豐,因為但凡重要器物的地方,小石佛都會閃爍光華,連龍馬的缽盂都是死皮賴臉從小松的手中“借”去的。 此時,它發現了一個銅爐,都快腐朽了,可是卻有濃烈的香氣發出,讓人似是要舉霞飛升。 而且,它在劇烈搖動,里面像是有一個生靈,驚的小松都猶豫不決,沒有敢上前。 因為葉凡早已吩咐過它,在這個地方千萬不要冒險,遇上什么古怪一定要呼喚他,避免發生意外。 龍馬、神騎士、幾位上師也都被驚動,全都沖了過來,當見到銅爐的剎那,全都大吃了一驚。 “這個爐子是一件圣兵,不過卻毀掉了,失去了一身寶氣,內蘊的神祇已經死亡。”這是神騎士的結論。 葉凡點頭,露出一縷凝重之色,這可是一件圣兵啊,就這么的毀掉了,實在是有些可惜。 “咦,這是煉妖爐嗎?”張清揚開口,他身為中土道門的小天師,對于這些古器很是了解。 “旁邊有文字……”孩童花花說道,指著不遠處的一塊石碑,上面密密麻麻,像是記載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 葉凡、神騎士等人全都不認識,因為這是梵文,所有文字都很古老,無法理解。 幾位上師上前,認真研讀,露出凝重之色,因為這是起源文字,是梵文最初的道跡,艱澀難懂。 幸好,他們增認真鉆研過,能夠大致的辨認出這些上古時期的古文,當讀懂大半后立時都變了顏色。 “這是后世的大德圣僧在撤離靈山前所刻的秘文,記載了這座銅爐的秘密。”一位上師鄭重的說道。 “往下讀,看看到底說了什么。” 一位上師神色震驚,道:“這是釋迦摩尼親手封印的古爐!” 就在這時,爐子又一陣震動,像是有什么生靈要沖出來,讓幾人都是驚異不已。 耗盡了一件圣兵的靈氣,連內蘊的神祇都死了,里面到底有什么? 幫人做個廣告: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擊水三千里!瑞根官文新作《官道無疆》,改革開放大時代的畫卷徐徐展開,敬請品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