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009 了卻紅塵事

小松大哭,說什么也不松手,晶瑩的淚珠成串的往下滾落,苦苦哀求,稚嫩的聲音帶著一種絕望,讓人跟著心酸。 葉凡摸了摸它的頭,道:“我也想帶你離去,但真的不適合,為師對你寄予了厚望。” 而今的北斗絕對是一個是非地,若不是有故人在那里,難以割舍,葉凡說什么也不會在這時趕去。 太古萬族為何于這一世集體復出,為什么一些強大的古皇子被封印到了這一世?所有這些都是在等待一個契機一—成仙之路的開啟。 古往今來,一位又一位大帝趕到北斗古星域,全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諸多星域的不死藥都匯聚到那里,“因”已經種下,“果”要在今世結! 沒有人可以活的這么久遠,古之大帝不能自封神源中,他們他們太過強大,世上沒任何物質可以鎮封他們。 太古的圣皇以及后期的人族大帝雖然都相繼坐化掉了,但他們的后手必會發作,既然有古皇子,那么多半也會有帝子顯化。 成仙,有著無可抵抗的誘惑,在這片天地中斬道,打破這片天地的束縛,進入仙域! 許多人杰,都在等待,全都是為了這一世。 北斗有那么多古族,有那么多擁有帶姿的人,葉凡在這這一岸天下無敵,但回去后就完全不一樣了。 帝路爭雄,仙路開啟,縱然是他都可能有喋血的那一天,世事難料。 而地球相對來說還算平靜,小松天資不凡,在末法時代完全是靠自己,憑著一種本能就修進道宮秘境,這不能說不是一種奇跡。 古之大帝不論出身! 未成名前,任何一位大帝的身世都算不得什么,尤其是妖族,甚至可能就是一頭凡獸而已。 葉凡看到了這只紫色的小松鼠體內那種浩瀚如海的潛力,讓他都很震驚。希望它能在地球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也許有朝一日會成為他的一大臂助,甚至將來某一天神兵天降北斗,出現力王狂瀾那一幕也不是沒可能。 “以你的性格來說,將來所要走的道路與為師肯定不一樣,連天大戰并不見得是接近大帝的捷徑,自然歸真也不錯。” 沒有古皇子壓迫,沒有莫測的強者俯視,沒有帝子等待一戰,并不是什么遺憾,相反對小松來說值得慶幸。 “師傅,我修煉很快的,要不了多久就能幫你了。”小松聲音很稚嫩,嗚咽著說道。 “你有這個心就可以了,我敢斷言,將來會有這樣一天的。”葉凡仰望星空。 在那遙遠的過去,恒宇、西皇、阿彌陀佛大帝等橫渡星域,來到了北斗星域,所圖為何? 除卻狠人外,連無始都不能真正確定,包括萬族的古皇等,幾乎沒有一位大帝屬于那顆古星,而今一切的風暴都將在那里上演! 葉凡有一種預感,成仙路必然不是那么簡單,說不定會惹出驚天的大難,天知道會發生什么。 “記住,在這個大世,唯有變強才能自保,才能守護這一切,將來為師可能真的需要你的幫助,你在大后方努力突破!” 凰天女、詹一凡等人驚異,葉凡對小松還真是抱了很大的希望,不過他們也沒有什么可不滿的。 事實擺在眼前,在這末法時代,小松每進一階就會惹來天劫,比上古妖孽還妖孽,與他們在雷雨天渡劫相比,不可同日而語。 顯然,葉凡是將這個紫色的小不點當成衣缽傳人來培養的,看到了它有走上帝路的希望。 小松大眼睛都哭紅了,堅持要送葉凡,想看著他踏上星空古路。葉凡頓時笑了,小不點還不死心呢,尋路肯定會有一段時間可走。 “我相信天庭必可大放異彩!”葉凡勉勵另外幾名弟子,未讓他們送行,離開就離開了,沒什么可傷感的。 他已將昆侖的仙鼎取出,相信數十上百年內,靈氣會逐漸變盛,而這蓬萊則會更進一步,成為修煉圣土。 最終,葉凡騎坐龍馬離去,張清揚與龍小雀相隨,小松一邊抹眼淚一邊相送,他哀求跟來送別,葉凡不忍拒絕。 一行人離開蓬萊,葉凡徑直趕往方丈仙山,相見一位老道士認真請教,早先兩人就已見過數次了。 葉凡依據一些史籍記載,推斷出應有一條古路存在,而方丈仙山這位老道士不久前證實了他的猜想,古人確實為后人留了一條。 “道友真的要進入星空深處?正如我上次所說那般,那條路很難走,有不少艱難險阻。”老道人肌膚雪白晶瑩,發絲根根如雪,氣色很好。 葉凡不敢怠慢,這是蓬萊的一位斬道王者,亦是教皇口中的那個中土老道士,曾在一百多年前逼退梵蒂岡諸雄。 葉凡向他詳細請教在那條路上可能遇到的種種情況。 “老朽所知有限,也與你一般從前人所留的道書中做出的判斷,偶爾一次機會得到證實,確有一條路。” “日后,請還請前輩多多照料蓬萊。”葉凡拱手。 “道友客氣了,各方道統穩定才是大幸。這些年來,蓬萊天尊練上古天書人迷,甚至想放出魔胎,我想去阻止,有心無力,多虧道友了。”老道人口誦道號。 葉凡昔日曾送給他一株藥王,這是一番天大的禮,又曾以破關心得相贈,這樣一個坐于海外、卻在真心守護中土的老人值得如此對請 葉凡遠去,僅帶著小松回到了市,見到了許瓊一家人,請他們吃了一頓飯,又贈送了一些小鋒物。 許曄這個瘋丫頭見到小松立時張牙舞爪,恨不得每時每刻都抱在懷中,喜愛的不得了,小松恨不得立刻逃之夭夭。 “以后照看一下他們。”葉凡對小松傳音。 紫色的小不點大眼睛又紅了,認真的點了點頭,被動抗龘議著被許曄抱跑了。 楊曉酒量不高,不多時就趴在了桌子上。 “你……是不是要走了?”許瓊顫聲問道,她有一種預感,這多半是他們最后一次相見了。 “是的。”葉凡點頭。 “不再回來了嗎?”許瓊吃驚的睜大了美目。 “我不知道。”葉凡說道。 最終,葉凡起身,最后看了她一眼,就此遠去,默默的揮了揮手。 “葉風……”許瓊在后面喊道,忍不住哽咽了,她知道就此一別,便永遠見不到了。 錯過,是沒有辦法的選擇,本以為還可以做一輩子的朋友,卻沒有想到,最終還是要隔絕在星空的兩邊。 葉凡消失,小松亦追了下去。 一路上,師徒都很安靜,真要離去,很多事都很無奈,這片天地生他養他,有著太多的不舍。 “師傅,許曄看到我施展神通了。”紫色的小不點小聲說道。“媽,小叔叔到底是什么人,我早就想問你了,怎么與相冊中那個二十幾年前的叔叔一模一樣,沒有變老。還有剛才……小松……它飛走了!” 許瓊看著女兒,依稀見到了自己少女時代稚嫩的樣子,許多回憶浮上心頭,那溫馨的、難忘的、苦澀的……努力克制,沒有讓淚水滾落,道:“那個小松鼠還會出現的,以后你對它好一些,也許能……走上一條特別的路。” “我本來就對它很好!”許曄大眼睛閃亮,發現了很多疑點,追問個不停。 葉凡耽擱了一個月有余,了卻紅塵諸事,無論是親朋故友還是同學的父母等,他都沒有相見,只是默默的為他們做了一些事。 他不想打破這些人的寧靜,沒有必要讓他們的生活軌跡發生波瀾,踏上修行路,百年會匆匆而過,若是執意相見,徒留一段段傷感。 葉凡暗中將許多畫面拍攝了下來,想給星空另一端的一些故人看,有親情,有思念,更有黯然。 葉凡在自己的父母墳前放下一捧潔白的花,淚水忍不住滑落,他拼命的修煉,終于回來了,可是終是未能相見。 “師傅,以后我會常來送花的。”小松紅著眼睛說道。 在他們離開時,一群孩童跑來,也在墓前送上了一大捧潔白的花。 “爺爺,奶奶,謝謝你們捐助孤兒隆……”那些孩子在低訴。 葉凡看了最后一眼,帶著小松遠去。 在一處無名的矮山上,龍馬、張清揚、龍小雀等候很多天了,他們早已處理好各自的事,此外還多了一個人,那就是梵蒂岡的神騎士。 “而今,我還有一事有點小遺憾,曾在二戰中顯化過的那位神秘大妖,至今未能一見。” 葉凡問神騎士,他是否知曉詳情,結果被告知雖然聽聞過,但根本就沒有機會一見。 葉凡看了一眼這片天地,又看了看手中的這款手機,這一切于他來說又將變得遙遠了。 忽然,手機鈴聲響起,印度的上師告訴葉凡,發現了一位神秘的佛子,竟然發生了伏藏中最為神秘的識藏現象,可誦出無缺的古老咒語,也許能登上靈山。 伏藏是宗教受到劫難時藏匿起來、日后重新挖掘出來的經典,分為書藏、圣物藏和識藏。 最為神奇的就當屬識藏,據說當某種經典或咒文在遇到災難無法流傳下去時,就由神靈授藏在某人的意識深處,以免失傳。 在一些外在條件刺激下,被授藏經文的人,有些是根本不識字的牧民,便能誦出或錄下神秘經文。 葉凡來到了藏區,見到了幾位上師,更是見到了一個六歲的孩童。這個孩子眼睛很亮,幼時曾生了一場大病,發生了識藏現象,能誦出諸多失傳的佛門典籍。 葉凡在見到這個孩童的剎那一下子呆住了,他雙手劃動,緩緩推演,將這個孩童幾十年后的容貌給顯化了出來。 “星空另一岸的古佛!” 來世,信則有,不信則無,歲月悠悠,世間終會出現兩朵相同的花,千百年的回眸,一花凋零,一花綻。 是否為同一朵,任后人去評斷。 葉凡神色極其嚴肅,是否有來生?是否該留一份深刻進靈魂,付予輪回,他想在這一刻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