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016 天尊

大道和鳴,仙輝鑄成的真龍與凰鳥鳴動蒼天,瑞光成千上萬縷,那座道臺上一片璀璨,一個中年男子被神環籠罩,此時長身而起。 他黑發濃密,眼神清亮,談不上多么英武,有一和妖異的氣質,如一個魔胎轉世,讓人不由自主的敬畏。 “貴客臨門,有失遠迎。”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蓬萊的天尊并未出手,相反和顏悅色,從那五色道臺上一步就邁了下來,瞬間到了眼前。 龍馬心頭一跳,這個術,一步就是數十里,一般人絕對施展不出,這個中年男子的實力讓人忌憚。 他是斬道者毫無疑問,且若沒有猜錯的話,定是一個大成的王者,是葉凡目前在地球上見到的最強者。 蓬萊天尊雖然掩去了氣機,但是其自身的威勢等卻透過一和氣質傳達了出來,到了葉凡這等境界自可感應到,能發現本質。 這是一位上古之人! 不然也不會有這等修為,大成王者元論放在那里都稱得上人族高手,而今在地球上不說是第一高手也差不多。 這個人眼神如星辰,有一和神秘的力量,當是修煉那本天書達到了一個駭人的境界導致的,黑發拔散,不怒而威。 “蓬萊與世隔絕,多年不卻外界走動,一些弟子心性浮躁了,讓幾位道友見笑了。”天尊很客氣與隨和,根本就沒有動手的意思。 他剛一出關,就先責備了自己的吊子等,讓他們收起兵器,迎接貴客完全出乎葉凡一行人的預料。 既然對方這樣客氣,他們也不能在興師問罪連龍馬都訕訕的收手了,將那株五色寶樹還給了蓬萊教主。 說實話,它一百二十個不樂意,這可是一件圣人器,被葉凡以黑箭擊落,正好被他所奪,愛不釋手。 一場大戰消佴與無形,緊張氣氛散去,葉凡他們踏入了仙門中這里摩崖林立,秀山一座座,神藤纏繞,瑞光成片,古藥芬芳,更有仙鶴飛舞,靈泉汩汩,流光溢彩,端的是是一處凈土。 蓬萊子弟多少都有些不甘,這么多年了還是頭一次有人打上門來,馬踏蓬萊,一頭龍馬將山門都給夷為平地了,數十座大山被踩的崩塌,讓他們不忿。 “仙路崎嶇,多有磨難,心性尤為重要,是我疏忽了,這么多年只顧閉關煉道身,沒有想到幾個不成器的弟子卻這樣自以為是了。” 蓬萊天尊毫不留情責斥幾位大能級弟子,說的幾人面紅耳赤,連一句話也不敢反駁。 “你們為何得罪葉道兄?” “凌霄去中土走了一趟,說是有一教門盜取眾生念力,自號天庭,出手懲治……”蓬萊教主說道。 所謂的凌霄就是小天尊,也是眼前這個大成王者的嫡系后人,擁有不凡的身份,不然也不會被人如此庇護。 天尊聽完后點了點頭道:“葉道兄不更與孩子一般見識,他們數十上百年才出去一趟根本不了解中土,聽風是雨,年輕氣威,總愛沖動行事。 葉凡能說什么人家都說到了這份上,且龍馬早已出手將一群人都給踩成重傷,那位小天尊更是差點斷為兩截,總不能逼人過甚。 接下來,他們相談甚歡,討論道術,這位天尊說了不少修行心得,都是經驗之談。 修為達到這一境界,即便是在上古年間,也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畢竟那個時期雖有諸子圣賢還在,但不少都是域外來客,并非真正的土著。 葉凡深感佩服,這個,人道術超絕,所修門有獨到之處,能夠走到這一步,成為一個大成的王者絕對是驚艷之輩。 蓬萊天尊直言,立教可以,但是名為天庭確實有些犯忌諱,當年連上古諸賢都是極力回避的,不愿沾惹這二字,怕有災禍。 他善意的提醒,上古不成文的天條中確實有這樣的規定,能避則避,不然將來說不定有大麻煩。 “哦,還有這等事,難道說古天庭之名都成了禁忌,是域外有人在盯著嗎?”葉凡問道。 “說不得,說不好,對于一些東西,我們還是心存敬畏好。”天尊這樣說道。 葉凡點了點頭,而后問起了五色祭壇的事,這才是他最為關心的,他想尋出一條通向星空深處的古路。 遠處,那座五色道臺流光溢彩,有大道氣機彌漫,那和材質絕不會有錯,是筑造星域祭壇的特殊石料。 天尊一嘆,上古圣賢離去,并未留下什么星空坐標,雖然一些密地有五色祭壇,但是后人根本不知如何開啟。 “就沒有人去探索過嗎?”葉凡不死心。 天尊神色一怔,看向遠處的五色道臺,而后道:“那些密地都很危險,不滿道兄說,我還真是知道一個地方,這座道臺就是從那里得到的,可惜我實力有限不能深入。” “哦,還有這樣的地方,天尊可否告知,讓我去看上一看。” 蓬萊天尊點頭,當然不可能立刻動身,禮節不可免,招待他們在此喝靈茶。 葉凡騎坐龍馬而來,讓蓬萊的天尊很是震動,一番詢問,才得知出自昆侖,讓他眼眸閃動異彩,連連贊嘆。 “不知另外兩座海外仙山都住了一些什么人?”葉凡問道。 蓬萊、方丈、濾洪為海外三仙山,名氣極大,自古流傳,民間鮮提昆侖,大多皆知蓬萊。 “方丈與瀛洲上都有高坐鎮,若是提起他們的祖朱,我想葉道兄可能會有些耳聞……天尊微笑道。 “哦,愿聞其詳。”葉凡請教。 “方丈仙山上有彭祖的后人,而瀛洲仙山上則有徐福的后人。” 葉凡聞聽,頓時驚訝,露出異色,這兩人可都是大名鼎鼎的煉氣士,在古書上都有記載。 徐福本身實力并不是多么高深,然而卻曾始皇帝尋過不死藥,帶領數童男童女出海,被載史籍中。 據蓬萊天尊所言,最終他到了濾談,沒有尋到不死藥,故此便不再回返,他的一個子嗣天資不凡,得到了濾洪仙山的傳承,至今還活著,在島止有一定的決策權。 彭祖為先秦著名的煉氣士,提長壽必言他,道教各和古籍中都有提及,有推論稱,他可能得到過九秘中者字秘的殘訣,故此養生術舉世無雙。他的后人出海,最終到了方丈仙山,是該仙島幾大傳承之一,舉足輕重。 “都說海外三仙山有不死藥,不知是否為真?”龍馬開口,收起了暴脾氣,還真了一些瑞獸的姿態。 “自古一直流傳,可是誰都沒有見過。我想即便有,也早已被上古的圣皇帶走,進入無垠的星空中了。”天尊搖頭。 蓬策、方丈、濾洪這三座海外仙山,在上古年間極富威名,有諸多圣賢出沒,留下了很多道統。 不過,自從天地有變后,許多道統生都撤離了,三仙山靈氣雖然未少繼續,但已經沒落了下來,道統不足原來的一成。 最后,天尊引路,親自將葉凡帶到一片海域,深入水下世界,來到一片海宮前,這里一片荒涼,魚蝦不敢進。 “這是上古龍宮嗎?”張清揚等人驚駭。 這片宮闕無比恢宏,盡管而今已經是斷壁殘垣,但昔日的輝煌威況可以想象,全都是玉石巨柱,跟天宮一般。 此地幾位浩大,連綿成片,漫長的歲月過去了,還有不少完好的古宮,其實宏偉,晶瑩通透,散發著寶光。 在這片海宮的最深處,天尊止住了腳步,道:“前方很危險,不能行進了,我能帶路到此。” 就在羊邊,有一片如水晶一般的宮闕,在海底深處鵬相生輝,綻放絢爛的光,像是一片神闕,巨大的柱子,磅礴的寶殿,耀的人睜不開雙眼。 而這片連綿的寶闕中龘央,有一座五色石頭山,像個墳冢一般,立于中龘央,被諸多古宮環繞。 天尊稱他的五色道臺就是從這里取走的,當時費了很大一番心力,耗去了很長時間才成,叮囑葉凡進去時一定要小心。 萬物母氣鼎吞吐神力絲絳,葉凡將所有弟子都收了進去,而后交給了龍馬,同時又取出一支黑箭,留嚕護身。 “你不要回蓬萊,小心一點,護好他們,等我出來。”葉凡叮囑。 龍馬自然不甘,這個地方肯定有秘寶,即便很危險,但值得去冒險,多半有大收獲。但最終它沒有進去,艷崛子跑掉了。 葉凡進入這片水晶宮,當時就感覺到了陣陣殺機,絕對有上古陣守護,警告人們不準接近。 四外水晶光華流動,如同一片夢幻的世界,這個地方真如上古的龍宮一般壯闊,唯一不和龘諧的是中心的五色石頭堆,有一和魔性的力量。 葉凡就是沖著這座五色墳冢來的,欲尋星空古路的坐標,就必須先要找這和東西,也許能有線索。 “這不是墳冢,而是一個上古封印地!” 當到了近前,圍繞這座五色神壇走了幾圈后,他露出震驚之色,以這和五色石布下的封印那可真是非同小可! 葉凡心中生警兆,腳踩行字訣倒退,然而一股很恐怖的力量極快,自封印地內爆發出,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絞來,想把他拉扯過去。 他心中劇震,這是圣威!氣息鋪天蓋地,弗遠不至,強大的讓人震驚。 葉凡不是沒有防備,但是卻沒有想到有一尊活著的遠古圣人,被封在海底上古龍宮內,這是一和巨大的危機。 他腳踩行字訣,身體化成一道閃電沖向水晶宮外,想要第一時間遁走,離開這恐怖之極的絕地。 一旦成圣,便將高高在上!光以戰力而能言,幾乎可以說是超脫了人類的范疇,視斬道者都如螻蟻般,可俯視眾生。 “轟隆隆……” 所有水晶宮都移位,檔住了葉凡的去路,化成一片上古殺陣,徹底復蘇,比剛才也不知恐怖了多少倍,這是遠古圣人布下的古陣。 遠處,蓬萊天尊臉色冷漠,雙手劃動,是他激活了這片上古大陣,眸光冰冷,不帶任何感情。 “我所得五色道臺與上古天書都是源自這里,只有一點忘記告訴你了,此地還封印有一個,上古魔胎。你在這里等死吧,我先去斬了龍馬還有你的弟子,然后再來欣賞你慢慢枯死!” 天尊像是換了一個人,眸光幽森,冷冰冰的說道,而后轉身就走。 葉凡嘴角露出一縷冷漠的笑,對著他的背影道:“你以為我不知你設局嗎,我既然敢來,自然無懼,一會兒我去為你收尸。” “你先過了遠古魔圣那一關吧,封印地內無人可活,哈哈……”,天尊殘醅的大笑,森然道:“我先去將龍馬等斬殺個干凈!”他就此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