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001 萬物源鼎

第一千零十一章萬物源鼎 “砰” 葉凡的手探入的仙池時被一股奇詭的力量震開了,未能深入池底。他閃目觀看,池壁中有一些絲狀的網,根根晶瑩,流動仙光,像是生靈的血管一般,甚至能吐納與呼吸。 “真有生命!” 他不得不驚,這個池子原本形似一個胎盤,被狠人一巴掌給拍碎成池,而今還依然有強大的生機。 葉凡沒有輕舉妄動,認真觀看池壁,露出驚容,而后又看向遠山,上萬座龍首峰吐出的菁華都匯聚于此,化成一個神池,孕育一個仙胎。 “那是……” 當他睜開天目細看后不禁大吃一驚,每一座龍首的眉心都有一道裂痕,似乎被人給擊穿了一個洞,煙霞流動。 葉凡凝神,目露奇光,上萬座龍首沒有一個例外,眉心上都有一個纖秀的掌印,拘禁走了山體內的精華。 “龍寶已失!” 所謂的龍寶是每一座龍首峰的精魂所在,是降臨一顆又一顆古星后孕育出的真靈,是數百萬年積累的仙之精華。 葉凡眸子中神光閃動,仔細觀看,那些張開的龍口中流出的雖然是神液,但由于喪失了龍寶,其作用顯著下降了很多倍。 “這是……狠帝所為?” 他的目光不斷移動,而后又盯住了仙池,這是一個胎盤無疑,與上萬座龍首峰相連,仙命精華滋養了它,的確能逆奪天地造化,理應能孕育出仙胎。 可是,而今一切都不復存在了,這個孕仙的地方被狠人一巴掌給拍碎了。葉凡不禁暗暗咋舌,不愧是狠人,什么都不要,果然夠狠。 葉凡震散仙光,露出池中的一切,可以見到池壁上的一條條晶瑩的“血管”是通向上萬龍首峰的,狠人依此斬了上萬真龍一刀! 殺伐之氣驚天! 可嘆,古天庭為此布局,設下了宏大的藍圖,歷經萬古,但最終卻被狠人一掌斷送,毀掉了仙胎盤。 葉凡凝眸,仔細觀看,只見池底的殘缺仙鼎也遭受了波及,顯然被狠人連同打了一掌! 這是成仙的希望,狠人不在乎成仙與否,置之不理,沒有將其帶走。葉凡深吸了一口氣,運轉兵字訣,刷的一聲將仙鼎撈了上來,奇異的力量也不能相阻。 水花四濺,仙氣蒸騰,彩霧氤氳,這個地方一片燦爛,各種光流動,將此地淹沒。 “轟” 龍馬出手了,確切的說是出蹄子,人立而起,一對足有臉盤大的馬蹄子對著葉凡就拍了下來,這是要強搶成仙的希望。 葉凡無懼,右手橫推,用力拍了一掌,將其震開,令它不能近身。 “你這家伙看來還真是不安分,若是有朝一日到了北斗,有必要為你找幾個朋友切磋下,比如說黑皇、段德之類。” 神駒長嘯,龍吟動九天,渾身龍鱗如凰血赤金般閃爍,光華沖霄,馬鬃更是像是烈火一樣燃燒,劇烈抖動。 葉凡掃了它一眼,見到又攻了過來,將萬物母氣鼎扔了過去,頓時母氣垂落,像是驚天瀑布一樣,壓在龍馬身上。 這是天地至寶,每一縷母氣都比山岳還重,當年葉凡能夠收到體內,全憑綠銅建功,吸附住了這些東西,后來被煉化才能為其所用。 不然,光是這種萬物源根的重量就足以壓死他,沒有幾個人能夠承受。 龍馬蹬踏,但是根本掙脫不了,鼎被葉凡祭煉成千上萬遍了,而今已是他的道寶,不可打破,集攻防于一體,堪稱世間神珍。 小松哼哼唧唧,剛才間龍馬攻擊葉凡,讓它很不滿,對著龍馬大翻白眼,用力揮了揮小藥鋤。 葉凡認真觀鼎,在其上還連著一些晶瑩的絲狀物,是它們在修復此鼎,越是細看越是驚異,真的有生命。 此鼎損壞的很嚴重,當初三足與鼎的底部應該都是分開的,上面有清晰的裂痕,而今愈合了,粘在了一起。 “返本追源!” 葉凡輕喝,他雙手劃動,施展驚人的大神通,這是他進入仙三境界后道果的一種體現,想看一看仙池當年發生了什么。 這是一種逆天的神術,極其消耗精氣神,因為要還原仙池破碎時前的最后一幕,這種“觀古”的行為是天地所不容的。 “轟” 最終葉凡成功了,但卻相當的模糊,只是一瞬間的感應而已,見到了二十幾萬年前的一縷天機。只見一個胎盤破碎,一口仙鼎沉入池底,上面原有的裂紋變粗,而后鼎塊分開,橫陳那里一動不動了。 葉凡久久未語,狠人果然凌厲,什么都不在乎,連成仙的希望都直接一巴掌都給震了下去,不稀罕要。 當然,他沒有見到那只纖手,涉及到了古之大帝,他不敢以逆古術窺視,不然多半有難以想象的可怕后果。 但是剛才胎盤與鼎裂的那一幕卻定格在他的識海中,不斷的回放,讓他看了個清清楚楚。仙鼎原本有裂痕,已經愈合了,可是遭受了驚世一擊,裂痕加大,又分開了。 神胎盤已毀掉,修復效果遠不如前,故此又經歷了二十幾萬年,鼎的三足與底部而今才又重新合在一起。 葉凡輕輕扯下那些晶瑩而透明的絲線,將這口仙鼎露了出來,而與此同時上萬座龍首峰發出一道龍吟。 “轟” 至強至圣的氣息彌漫而出,凌駕九霄上,在這一刻地球上所有修士心中都一陣悸動,越是強大的修士越是明顯,甚至聽到了龍吟。 “我竟然得到了它。” 葉凡疑在夢中,感覺有些不真實,這可是古來無數人杰為之而瘋狂的東西,起源天庭,連上古圣皇與大帝都必爭,一些大圣與準帝更是為此付出了性命。 綠鼎上有不少歲月斑駁的印記,但每一道刻痕都很模糊,因為時間太久遠了,看起來返璞歸真,暗淡自然與真實。 葉凡用手摩挲,沒有任何極道氣息溢出,但是卻讓他倍感凝重,這即便是殘缺的,持掌它也可以橫掃諸域。 他在進昆侖仙脈前就已廢盡氣力自體內取出了兩塊老銅,在這一路上綠銅塊并無氣機波動,直到葉凡將他們向鼎上對接而去,才發出了一片熾盛的光! 葉凡吃了一驚,銅塊斑駁,自從得到后就跟個老太爺一樣,從來沒有主動過,而此時卻發出了隆隆雷鳴。 鼎的底部有一個大窟窿,兩枚銅塊放上去后正好堵住,嚴絲合縫,仙光流動,它們粘在了一起。 “就這樣補上了嗎?” 當光華斂去,綠鼎暗淡下來后,葉凡用盡力氣,滿頭大汗,喀的一聲又將兩塊老銅掰了下來,并非真的愈合。 “果然不成,需要在仙胎盤內孕養才行。” 成仙的秘密究竟在哪里?葉凡睜開天目,沒有放過一寸地方,將鼎的內外看了個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上面的古老的痕跡,是名副其實的萬古滄桑,歷經了也不知多么久的歲月,上有花鳥魚蟲與日月星辰等,更有太古前的先民以及神明! “這口鼎了不得,鑄鼎的人圖謀太大了,可惜他等不到那一刻。” 葉凡神色凝重,這口鼎所刻的痕跡都有非凡意義,天地初始,萬物初生,都能在上面找到,這是萬物源鼎,一切都能納入! 他盯著太古前的神明,眸子一瞬不瞬,想要看個透徹,自語道:“難道有不朽的秘密?” 無盡歲月前,天地間有神明,只是不知能否長生不死。猴子曾透露,他的父親斗戰圣皇言道,神戰最為恐怖。 “成仙的契機在哪里?”葉凡從神明痕跡上轉移,看向太古先民,而后又觀上面的日月星辰,風雨雷電,花鳥魚蟲等。 “萬物源鼎,成仙的秘密究竟蘊含在哪里?”他盤坐下來,抱鼎而思索。 整整幫個月,葉凡都沒有動一下,像是一塊磐石般,將心神都沉入了鼎內,參悟它的萬古仙秘。 小松很乖巧的守護在旁,為他護法,主要是防備龍馬掙脫出來,紫色小東西盡心盡力,一雙大眼亮晶晶。 葉凡終于睜開了眼睛,鼎上有萬物,每一物都是一種道痕,博大精深,恐怕終一生也難以全部參悟透徹。 而至于鼎的內部,那是無法理解的法則與紋絡,交織成了無上的————道! 葉凡站起身來,一陣沉默,遙望天穹,道:“若想盡得成仙之法,需要進入星空,向上古諸賢請教,或許才能了解鼎中秘。” 太古萬族也許知道什么,不然為何爭奪仙鼎?羽化神朝的祖廟中或許也有記載,而星空這一端卻只能靠他自己猜,難以盡悟明白。 “仙鼎已碎,還不如煉入我的萬物母氣鼎內。”葉凡這樣說道,心中一陣意動。 認真說起來,兩者真的很神似,一個是萬物源鼎,一個萬物母氣鼎,可謂天生相合。 最終,他并沒有付諸行動,此鼎干系甚大,而今可不能亂動,且就是想重新鑄煉的話憑現在的他也根本沒有一點希望。以他的道行來說,不要說化掉綠銅,就是稍微攻擊下,都可能會反被震死! “在古中國,鼎為神器,有著太多的講究,恐怕就是源起這口仙鼎吧。” 葉凡的鼎與這口鼎形狀一樣,都是三足兩耳圓鼎。一口鼎,兩個耳,三只足,為道的有形體。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相對應。 “星空另一端的朋友,你們還好嗎?”葉凡喃喃自語。 而今,他得到了仙鼎,即便不足三分之一,但想來也看可以傲立一方了,可以對抗極道兵器! 若是有一天能回到北斗星域,無論是搖光圣子持龍紋黑金帝兵來襲,還是凰虛道等人挾古皇兵殺至,他都無懼。 “仙鼎一定有不少碎塊散落在各地,希望日后我能夠全部集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