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009 孕仙

第一千零九章孕仙 成仙地是一個謎一樣的地方,古往今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杰想來這里看個究竟,但幾乎全都飲恨而終。 上萬座山峰并立,圍攏成一個山谷,每一座龍首峰都張開了龍口,垂落下一條彩瀑,仙光騰騰,匯聚向中心仙池。 “池中是什么?”葉凡看不真切,在那口仙池中神光億縷,絢爛刺目,就是睜開天眼也看不透。 谷中帶狀仙氣繚繞,神霞騰騰,瑞光爍爍,各種仙華流動,形成一處瑰麗的人間仙景。 連龍馬都不禁情緒波動劇烈,四蹄蹬踏,難以安寧,恨不得第一時間沖過去,它生于昆侖,自然知曉孕仙之地,但卻從來都沒有機會進來。 葉凡神色振奮,一手抓著古卷,另一只手攥進了拳頭,他終于走了進來,將揭曉萬古之謎! 此時,最為平靜的還是小松,它沒那么多的心思,那丈許長的仙池也只能引發它好奇而已,還沒有藥王來的實在,更讓紫色的小東西動心。 赤子之心最是難得,而這也是它道行能快速精進的根本原因。 “走!”葉凡跳下龍馬,親自在前帶路而行,此地非常重要,關乎他日后能否得道成仙。 到了這個地方殺機更盛了,即便沒有觸發也讓人陣陣心悸,這還是仙霧彌漫的情況下,隱去了大半的殺氣。 可以清晰的見到,虛空中有一條條的紋路,細密而繁奧,交織成一片星域般的軌跡,遍布每一個角落。可以想象一旦觸發必然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在這片成仙地根本不可能飛行,唯有仙草能在地面生長,這肯定是源帝的手段,即便殺陣密布,也為神藥提供了生存的凈土。 “他們的根莖與這法則交融,得到認可才能在此活下來。”葉凡自語。 緊接著,他打了個冷顫,這個地方的法則與殺陣強大到了然人心驚肉跳的地步,肯定已經誕生了黑皇所說的“陣中神靈”! “沒錯,一定是這樣。”他瞳孔急驟收縮,仔細觀看后更加確信了。當年的布陣者道行通天,讓法陣演化出了神靈意志,有了生命,化成了一個由道痕交織而成的生靈。 只有持此仙珍古卷來此才能進陣,這已不單是安全路徑圖,還成為了一種信物。不然,即便懂得法陣的運轉與布局多半都得飲恨,古之大帝手段不可預料,化法陣為活靈,陣體可以自由變化。 黑皇說過,這是道紋與法陣的最高境界,陣內孕生出一尊神祇是古之大帝逆天的表現,等若他們生命的延續。 谷中地勢不平,沒有一粒塵埃,到處都是玉質的藥田,當年的人早已預料到,此地一定能誕生出寶藥,甚至不死神藥,促進仙池更為圣潔。 在這些古藥間,葉凡也不知發現了多少株藥王,心頭劇震,這些要是合在一起比之神藥都要珍貴。 可惜,他也只能眼熱而已,除了在路徑上遇到的,其他哪怕近在眼前、觸手可及也不能妄動,不然必有殺身大禍。 龍馬吞吐仙光,眼睛都快瞪直了,而小松也邁不動腳步了,不時有藥王出現,探身即可得,這是一種莫大的誘惑。 狀若紅瑪瑙打磨而成的妖果,晶瑩欲滴,芬芳撲鼻。宛如碧玉刻成的仙蘭,翠綠鮮嫩,通體透亮,香氣襲人。青霞纏疊的云藤,云霧迷蒙,清香沁脾。 各種古藥數不勝數,品階不一,種類繁多,像是不小心闖進了仙人的藥圃,遍地都是瑰寶。 每一株古藥都流光溢彩,絢爛奪目。更有許多枯死的藥王,失去了光澤,倒在地上,所釋放出的精氣滋養了此地。 因為時間太久遠了,藥王并非不死神藥,成長到萬年就不易了,時間再長就會化為爛泥,就此衰敗。 此地的仙藤神蘭也不知多少代了,而今的藥王都是藥籽重新發芽生根所成,萬代興衰更迭,枯萎了又繁榮。 葉凡他們一路前行,僅在這條相對很安全的羊腸小路上,小松前后共挖到十一株藥王了,這是一場超級收獲,傳出去一定會驚的人瞠目結舌。 終于近了,即將到達仙池,而也正是此時葉凡見到了一座墳,非常的怪異,就坐落在路旁,橫斷了仙谷內的法陣。 他不得不吃驚,這得多么高的道行才敢在誕生出神靈意志的大帝殺陣中肆無忌憚的破壞,造出一座墳墓,手段逆天。 葉凡睜開天目,一眼望進墳墓中,見到數十塊碎片,拼湊成一個鬼臉面具,相伴在一片血衣前,讓他神色震動。 充滿裂痕的鬼臉面具,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笑中有憂傷,傷中亦有微笑,與吞天魔罐上的痕跡一模一樣! “是他,他死在了這里!” 一定是那個少年,與狠帝分別后再也沒有能相見,生死兩茫茫,橫尸成仙地,沒有能擺脫既定的命運。 “我只是放心不下妹妹……” 在那墳墓中,自那碎掉的鬼臉面具上,竟有這樣一縷微弱的聲音傳出,帶著遺憾,帶著不甘,帶著哀求,像是跨越千古而來。 這張面具盡管是凡銅,做工粗糙,但它卻有一種難明的神韻,陳于墓中,讓人心中悸動。 葉凡一嘆,狠帝以逆天的禁忌神術還原了一些她想知曉的情景,讓少年死前的最后一句話能夠不熄。 “不為成仙,只為在這紅塵中等你回來。” 一個女子的聲音像是自那九天之上傳來,讓諸神都忍不住顫抖,天上地下,唯她獨尊,選擇了一條世人不可理解的路。 葉凡、小松、龍馬激靈靈打了個冷顫,一位傲視萬古,俯瞰過去、現在、未來的女子,一句話長存萬古。 這座土墳前沒有立碑,也看不到道痕交織,但是卻橫貫法陣中,長存不朽,不得不說是一種神跡。 恍惚間,葉凡見到一個小女孩,不過兩三歲,身影很模糊,梳著是一對羊角辮,臉看不真切,唯見一雙大眼純凈,蘊著淚光,在可憐的哭泣,小衣服打著補丁,穿著露出腳趾頭的小鞋子,無助的伸著小手,努力想抓住什么。 他用力搖了搖頭,墳墓還是墳墓,葬著血衣與面具碎片,再無其他。 葉凡駐足片刻,轉身離去,心有感慨,狠人名動萬古,才情第一,創出各種不世功法,卻有那樣的不幸,縱然屹立九天之上,讓眾神顫栗,卻也難改結局。 即便龍馬脾氣很暴烈,可是在這個地方卻也老老實實,大氣都不敢出,緊跟了下去。 古卷鋪展,葉凡對比地勢圖,穿過古今沒有幾人能到達的區域,接近了最中心的仙池,一道道霞光飛來,將他們映襯的渾身發光。 這是一個讓人沉醉的地方,祥光噴薄,瑞氣成千上萬道,舉世難尋第二處,若是能長久在此修行,必有大獲。 可是,沒有人敢在此久留悟法,萬一勾動大道,與這片上古法陣相融,交織出一道道殺則來,那可真是吃不了兜著走! “嗖” 藥田內一株古藥一閃而沒,留下一片清香,讓人的骨頭都快醉了,光霧入體,葉凡與龍馬還有小松仿若要舉霞飛升,通體舒泰,骨節都在作響。 “不死藥!” 仙谷內有一種神藥,可以自行飛遁,法陣內誕生的神靈并不傷它,躲向了遠處。 “不愧是仙地,還有一株不死藥!” 葉凡驚嘆,容成氏已經得到了一棵,而這里竟然還有另一株,不過孕仙的地方化生出這種神藥倒也不足為奇。 他想起了何首烏的話,便停在這里向遠處傳音,稱此地將來有一場大劫,問不死藥可愿與他離去? 龍馬在旁翻白眼,做人怎么能夠這么無恥,想捉不死神藥都這么冠冕堂皇,好像是為它好的樣子。 然而出乎龍馬的預料,神藥真的做出了積極回應,以并不強大的神識傳訊,告知葉凡若取走成仙的希望此地大劫會自解,而他若是難以取走,那么它就與他一起離去。 霞光流動,光霧彌漫,葉凡一陣無言,并沒有見到那株神藥的真身,明顯是二選一的決定,他還真對不死藥沒轍。 葉凡只能選擇上路,不死藥雖然舉世難求,一顆生命古星都不見得能誕生一株,但并非絕對遇不到,而成仙的希望則是古今唯一的! 接下來的路很順利,他們一直走到了仙池旁,這一路上小松共挖到了十七株藥王,傳到任何星域去,都會讓人震驚與不敢相信,這是奇跡! “這就是孕育成仙希望的……仙池。”葉凡聲音顫抖,終于到了近前,連他都難以抑制激動的心情,這萬古之謎終于將揭曉了。 龍馬渾身火光跳動,一顆大腦袋用力一頂葉凡,它恨不得直接跳進仙池內。只有小松很安靜,背著小藥簍站在葉凡的身邊,好奇的打量。 “這……”葉凡大吃一驚,他仔細觀察發現,這孕仙之地竟然像是一個胎盤,被人一巴掌給拍碎了,化為了一個池子! “這是誰干的?”他一下子變了顏色,難道成仙的希望被人取走了,或者說毀掉了?可是并不對,剛才神藥已經說了,成仙的希望還在這里。 “是狠人干的!”葉凡一下子想到了這個結果,忍不住一陣發毛,這位大帝果然非凡,竟真的如她自己所說那樣,不為成仙! 他張口吐出一口先天精氣,想震散仙池中射出的成千山萬縷霞光,因為這個地方太璀璨了,讓人難以睜開眼睛。 仙光被剖開,他睜開天目向池中望去,立時心神劇震,他見到了一宗器物,成仙的希望還在,就沉在池底!